穷人孩子早成才 正文 第五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10.html


结婚

累了一天了,我们回到了宿舍,呼呼大睡。还没睡好觉,王红就来拉着我出去了。大都市就是不一样,豪华,而且美丽。我被这美景给深深吸引住了,看的我眼花缭乱,脑子里顿生万象。一向排斥那种繁华的我,面对这样的环境不知道自己在思考什么,好像愣在了半空中,我是喜,还是,忧呢?我都不知道自己个了。就这样我慢慢的和王红走着,她牵着我的手介绍这里的花花草草。她带着纯真的笑,向前走着,她看着我好像有心思似的,停下了脚本,说,‘怎么啦!我惹你不高兴了’,我缓过神来,说‘哦,,,我,没事,我想家了。’王红笑着说‘这么大了,还想家啊,’说完乐呵呵的。我也从王红的玩笑中解放出来,‘取笑我,取笑我,’我边说边咯吱红。红向前跑,我向前追,我抱住了红,红转过了头,我们对视着,瞬间电火花交叉,不知不觉的我亲吻了红一下,红脸红了,我也有点,我们便走到了,行间小路,我们聊起了天。

红问我,‘农村有什么好玩的啊!’

我对着红说‘好玩的可多了’。

红晃着我的手说,‘都是有什么好玩的,快说,快说啊’。

我对着红说,‘弹溜溜蛋,摔泥巴,藏掩么鬼(捉迷藏),打弹弓,抱数,恩,,,还有抽槐也,摔扎宝,还有拾瓦屋,,,,,不说了,还有好多哩,’

红说,‘这么多啊,我们很多都没有玩过,那个藏掩么鬼是什么啊,听着挺吓人的。’

呵呵,呵呵,我说‘就是捉迷藏啊!’我接着说,‘我,家里的方言可重了,知道为什么吗,(我看了看红,)我起小就不爱读书,就喜欢跑着玩,并且在庄里疯跑,从不看书,慢慢的也就和大人大的很熟,方言也就练成了,’‘你不知道,我们那里方言可形象了,’你细细的品一下,就会发现。

红说‘你讲讲,’你们的那里有什么方言好笑。我说‘想不起来了,呵呵’红说‘真坏,骗我。’

‘你看那卖糖葫芦的,我要’。

我说,‘大爷给我两串糖葫芦,’我把钱递给了老大爷,老大爷,说‘小伙子,你女朋友真漂亮,要好好珍惜啊!我笑了,王红不好意了,说‘恩,谢谢,大爷’。

我们牵着手,东看看,西瞧瞧,对我来说,都是新鲜玩艺,你看,你看,,,,,红指着这些东西对我说。

一会儿,我们来到一个,人民公园,我们俩人就去休息去了,这里的情侣特多,‘来的真时候,’心想,我看看了红,我们一起来到鸳鸯桥,我们互相牵着手,在这里迸射出了火花。我们抱在了一起,感受了一下,一种幸福的感觉,‘一种安全的感觉,一种依靠的感觉,我似乎一下子变得轻了起来,一种忘记沉重,忘记繁琐的强轻松。’我抱着红似乎成了这里的一道风景线,于海天交接,更美了。

我们做在了这里的一个木凳子上,我的手搭在了,红的肩上,红依偎在我的怀里,我们就这样,说着。红说,‘我们什么时间结婚’。

我说‘我军校毕了业吧,伯父什么意见’

红说‘我爸爸说,在军校里举行也行,你们也不小’

我说‘在这里我也没什么亲人,伯父是我的长辈,就按伯父的办吧,不过,是先在军队里办婚礼,还是在我们老家先办。’

红说‘你说呢’。

我觉得吧‘我们先回家办,然后回来在办,这样不再来回折腾了,结完婚我们也就不用回去了,也不用接,父母了,能省去很多事’

红看着我说‘行啊,’我把红,在一次抱在了怀里。

此时,我感觉特别的幸福,不仅仅是娶了个好老婆,而且感到了人间的温暖。有人相依,相依有人,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此时的欢喜。


家中婚礼

我和王红告别了她的父母,又向队友们告别,我们一起踏上了,回家的路。临走的时候,王红的父母开车送的我们,我们下了车,红先和她的母亲道别;我站在,伯父的身边,伯父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我把王红交给你了!’我回答说‘伯父您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的,’

红又向伯父道别,伯父说‘孩子下了车,给爸爸打个电话’,红说‘恩’,看着伯父,伯母,我们依依不舍。(红是家中的独生女,从来没出过远门,但是这次嫁到了远远地北方,你说能辛酸吗,看着她们的泪珠,我的心里有些酸涩)。我右手搭在了红的肩上,左手向二老挥手告别,红举右手挥别,我们就这样挥手转身了。我们登上火车,车轮渐渐饿咚咚响起,我们就这样搭着这辆和谐和号列车回到了家。

我从兜里迅速的掏出手机,(阔别了许久的家,今日一见,不免有点兴奋),我和父亲大电话‘爸爸,我们来到火车站了’,父亲说‘我们快到了,你在等会,我们很快就到’此时父亲异常兴奋,我的脸上也笑逐颜开,红挽着我的手,看着我笑了,问‘伯父说的什么啊?’

父亲说,(我的手放在胸前,谈起一个手指),‘不告诉你’。‘你真坏’,红说。

父亲和哥哥开车来了,我们变过去了,父亲出来,大老远的就来迎我们,父亲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上车,上车,,’我们上车了,,,,

下了车,母亲,可是高兴了,(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儿子,儿媳妇,回家了),红刚下车,母亲就拉着,红说话,就像捡了个宝贝似的。我们父子俩了起来。父亲说‘我们家,虎子(儿时的乳名)有出息了,给父亲争光了。母亲对红说‘我们家虎子娶到你,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红笑了。我们坐在一起,母亲说,我们提前准备了一下,你们还需要什么,到市里买去吧,我们也不知道你们需要什么,怕给你们买不合适。

第二天,我和王红去了中百,这里的东西可是很名贵的,是我们这里最豪华的地方,也是最昂贵的东西。我们这位准贵的大小姐,自小就没受过委屈,怎么会在乎这点钱呢。‘这件挺漂亮的的,我试试吧,’红说。我说‘恩’。说着,售货员给我们拿了下来,红试了试,挺漂亮的,‘买下了,多少钱’,红问。

售货员回答说‘一千,这是我们店才进的货,这位女士,您真有眼光,找的老公也是很帅,我们就这样’。我听着也很舒服,我们就买了这件风衣,我们的红穿上,更漂亮了。

我们来到,首饰台,这里的首饰都是金的,价格不婓,这金耳环,金项链都非常的贵,我们的婚礼怎能缺少这些东西呢,买了对金耳环,金戒指,金项链,我们这里俗称为三金,我们这一趟来了消费了,不到两万,我们这位小姐,也满足了。我趴在我的怀里天真而幸福的说‘我将是世界上最美的新娘,我是最幸福的女人。’这一刻终于到来了,明天将是我们的婚礼的日子。

我们这位外地新娘,早早就到化妆室,去化妆了,我们也摸着黑起来了,忙爷们也早早的到我家了。大约十来个人,还有个小家伙,是抱鸡的,穿着新装,准备迎娶最美的新娘,我们出发了,在我们家每口,放炮开路。车的排放顺序为,摄像机的面包车,其次是新朗车,其他的就没有多大顺序了,但是,上车时,是按照长辈的先后顺序上的,我们上车时是长辈先上车,其次是小辈们,越往后辈分越轻。

我们的车到达化装室,我就下了车。来迎娶这位漂亮的新娘,我们一起上了车。‘梆梆’几声炮响,我们到家了。我们下了车,送新娘到我们的新房,这时的我们可不消遣了,我们要咬糖块,这几个伙计,能乱,我们刚咬上时,他们就把我们俩个人,推到了一块,吻上了。过了一会,我外院的大娘来了,要我们选蛋,这种选蛋是很讲究的,是吉祥的代表,我看看,选右边的吧,哦,两个,(其实,现在的人就是图个喜庆,其实两个碗里都放上了,两个鸡蛋,要么提前问我喜欢左边还是右边,总之这是意料之中的事)预示着我们的孩子是双胞胎,然后大娘拿起鸡蛋在红脸上滚了几圈,口中还念叨这什么,我也没记住。就这样,婚礼如期进行着,晌午到了,我们要拜天地了,由主持人,按照传统程序进行,我们要上香,磕头,最后是,收钱,新娘磕头,忙爷们收钱,很快就收完了,我们就做席了,开饭了。我们在吃饭的时候是必须让酒的,大约让三次吧,以表示尊敬。我们这一天可累坏了,忙的一窝子都乱收乱脚的。天黑了,我们就睡了。

在家住了,一周,走走亲戚,窜窜朋友,我们和他们认识认识,很快红就要去军队,我也很快同意了,毕竟在她家里还没举行婚礼呢,她的父母很心急,我们也就搭上了开往军队的车,虽然,我也很舍不得,父母但是,我也得对得起红的父母,不能让她们感到孤独难耐,所以我也很沉重。但是,我笑着对父母说,‘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不用担心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