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1983年东北二王有关的珍贵彩色镜头(组图)

yy814476810 收藏 286 33895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公元1983年2月12日(农历三十)。

职业军人周化民、刘福山、孙维金、毕继兵、吴永春、卢文成相继倒在血洎中的时间是12时07分到12时27分。

1983年2月12日中午,王宗方、王宗玮混入沈阳空军463医院。王宗方撬开小卖部房门,入室盗窃,王宗玮在外放哨。此时,医院人员发现王宗玮形迹可疑,将他带到医院外科室盘查。后有抓住企图逃跑的王宗方,将他带到外科室隔壁房间审查。这时,王宗玮趁机开枪打死周仕民,又闯入隔壁房间,打死了孙维金、刘福山、毕继兵、打伤吴永春,“二王”匆忙逃窜。

与1983年东北二王有关的珍贵彩色镜头(组图)

事发医院西门

与1983年东北二王有关的珍贵彩色镜头(组图)

案发医院走廊,旁边的办公室就是枪案发生的地方。

与1983年东北二王有关的珍贵彩色镜头(组图)

被王宗玮杀害的人员

与1983年东北二王有关的珍贵彩色镜头(组图)

被王宗玮杀害的人员

1983年9月13日,二王在江西宁都被发现,其为躲避追捕,逃入深山。

与1983年东北二王有关的珍贵彩色镜头(组图)

二王藏匿的深山。

与1983年东北二王有关的珍贵彩色镜头(组图)

与1983年东北二王有关的珍贵彩色镜头(组图)

军警大规模围山搜捕

与1983年东北二王有关的珍贵彩色镜头(组图)

警犬参与行动

与1983年东北二王有关的珍贵彩色镜头(组图)

解放军增援部队

与1983年东北二王有关的珍贵彩色镜头(组图)

二王最终被击毙


50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266楼carlny

“二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两个罪犯怎样走向杀人犯罪的深渊,又怎样逃避打击,也是人们急于想知道底细的一个谜。其实,事情并不玄妙,也算不得复杂。



王宗(王方)和王宗玮的父母,多年来在东北机器制造厂中学当教师。在三个男孩子中,王宗(王方)和王宗玮是老二、老三。历史的和现今的许多事实证明,“二王”的父母对于自己的子女不注重思想品德教育,并常常护短、溺爱,从小养成好懒馋滑恶习的王宗(王方),念小学时候就混迹在扒手之中,在闹市里掏包行窃,开始了撬门砸锁的生涯。1974年和1975年,他曾两次被收审。1979年他在沈阳大东区辽沈卫生院当药剂员期间,又因盗窃被捕,判刑三年。这次行凶作案的日子,是他新婚后的第三天!



过去王宗(王方)犯案,他的母亲扮演了一个很不光彩的角色:当她得知儿子要被捕法办的时候,她扔下学生不教,带者王宗(王方)北逃,将犯罪儿子隐匿在亲属家里,儿子被缉拿归案了,这位“人民教师”受到公安部门的拘留处分。有这样的家长,在这个家庭里长出“二王”也就不足为奇了。



再说老三王宗玮,1976年12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80年复员,同年8月份分配到东北机器制造厂六车间当工人,在厂工作二年多,他举止文雅,说话和气。红榜题名居然有他一个。难怪发事那天,公安局找到六车间党支部书记,提到王宗玮是杀人重大嫌疑犯时,他愣住了!可见王宗玮已学会了一套伪装的伎俩呢。



说他伪装,并不是毫无根据的:



1976年初冬时节,沈阳市大北监狱某驻军值班室的三支手枪被盗,盗枪者就是王宗(王方)和王宗玮。这次“二王”在广昌山丛中最后使用的两支枪,就是当年大北监狱所丢失的手枪。那年侦查盗枪者时,最大的怀疑对象,就是窜进监狱值班室院子里的一高一矮的穿棉猴的两个青年,文字材料中记载下的体貌特征,就是今日的“二王”。可见,王宗玮在参军以前就是盗窃枪支的重大罪犯,他是混进中国人民解放军队伍里的一个歹徒。他在部队三年多,以打篮球为专业。再有一项悄悄吸引着他注意力的事,是偷藏子弹。他在1978年6月写给王宗(王方)的一封信中秘密报告:“已弄到七六二子弹一百发。”他在部队听说王宗(王方)被捕了,惊慌地从内蒙古跑回沈阳,怕是与枪事有关。回来一看,只是盗窃财物事发,才放心地回去。复员时,他不仅带着大批子弹回来,而且还在行李卷里偷藏着五颗手榴弹。从衡阳夺获的手榴弹,经过对验印号,就是他原在部队的武器。这个于1974年,也就是在他17岁的时候,就成为王宗(王方)行窃同伙的王宗玮,除其品质与王宗(王方)同样恶劣之外,略高二哥一筹的是,胆子更大,心更狠,更狡猾。他复员后,潜伏着、期待着,并尽力制造麻痹别人的假象,积累掩护自己的资本。




王宗(王方)刑满释放后,这哥俩迅速粘连一起,狼狈为奸。据已得到的材料证实,在发案前的一些日子里他们的犯罪活动最为频繁。他们研究了偷盗对象、偷盗手段,备好了化装衣着、行窃工具和在暴露的情况下掩护逃脱的枪支。他们偷盗的对象是各军医院的小卖部,这是因为王宗(王方)在医院工作多年;王宗玮熟悉部队生活,行窃起来,是轻车熟路。在大年三十中午作案的前几天,他们已绕作案四次了。农历二十九那天中午,“二王”窜到陆军医院行窃。王宗(王方)撬门入室,正欲拿钱,被赶来的女营业员一把抓住,正要扭送他的时候,走进来一个大个子“军人”,他严肃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当营业员告诉他捉到小偷时,这“军人”抓住王宗(王方),向营业员说:“交我处理!”营业员信任地把小偷交给“军人”。“军人”把小偷带走后,营业员发现他俩骑着一辆自行车逃跑了!这冒充军人者,就是王宗玮。“二王”制定了一套化装作案、掩护逃脱的战术,很容易欺骗一些轻信的善良人。



占有金钱的欲望,追求物质享受的恶念,驱使他们乔装打扮,亡命冒险。



 以下是引用daibaoluo2 在第7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淡淡的牛奶 在第4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afonsoli 在第43楼的发言:
......

谁告诉你不是的?


稍微有点脑子的就知道,你不知道也不为怪

纠正下。侦查兵。。另外我最佩服的是呼兰大侠


1986年3月28日夜 黑龙江省呼兰县公检法家属楼当晚,有52人惨死家中,均是一刀致命。其中,27人为公检法的工作人员,其余25人是其家属(包括老人、妇女和儿童)。凶手,用匕首,在死者家中的墙上,留下名号——“呼兰大侠”。

在这个平静的小县城,这起案件的概念和效果,可想而知。县公共安全专家局,迅速勘察、封锁现场,并立即向上级通报。

同年,4月2日,328专案组正式成立,共计672人(其中包括,北京派来的专家组,省厅的骨干力量,以及全国各地的精英)。

经过两年多(确切的说,是两年六个月二十三天)的调查、取证、研究、分析、排查、走访,专案组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案情毫无进展(此后,该案永久封存,停止一切调查。)。

1986年4月6日夜(也就是专案组成立的第4天),北京方面派来的痕迹鉴定专家赵某、王某,在呼兰县公共安全专家局招待所被杀。县公共安全专家局副局长郑某及其刑警队的3个刑警,惨死家中,连带家属4人。另,两个专案组成员(职务不详),在住所被杀。案发现场,墙壁上,四个字——“呼兰大侠”。(与328案件相同,凶手为一人作案。刀法纯熟,一刀致命。)

同年4月7日至9月15日期间,在呼兰、哈尔滨、阿城三地,先后有人遇害。其中,民警37人、刑警12人、及其家属56人。与前次案件不同,部分死者并非死于家中,而是在下班回家的途中,被凶手从身后偷袭,一刀刺穿颈部,而后,凶手持刀在死者的背部留下名号。经刀痕比对、鉴定,多次凶案的凶器为同一把匕首,也就是说……

一时间,整个黑龙江省的pol.ice,没人敢穿警服上班。在这段危险时期,公共安全专家干警给老百姓一种很“休闲”的感觉(都穿便装)。

呼兰县公共安全专家局某退休领导,曾扬言,“别说抓到凶手。谁能提供凶器(那把匕首)的线索,我个人,悬赏10万元!”同年9月26日,这位领导惨死家中。凶手,用匕首,在墙上留下一行字,然后,将匕首扎进墙里,“杨局长,你太令我失望了。这把刀,还是留给你们作纪念吧!”

从此,呼兰大侠,销声匿迹,弃刀归隐。

厉害啊!!这简直是侠盗的作风,不懂这位大侠啥时候重归江湖!!

二王兄弟两个都是退伍军人,由其弟弟是部队的校枪员,枪法极准,在部队就是有名的神枪手。二人可能都参加过七九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有过真实的战斗经验,胆大心细,心狠手辣,在犯案后,先后杀害了数十名警察和解放军并抢了军用枪支。如果看过《第一滴血》就会知道,这兄弟两人就是中国版的兰博。我父亲说当年沈阳军区站岗的哨兵都配发了实弹,警察都带枪上下班,二王兄弟真是把军警们吓破了胆。

 以下是引用locomotive2011 在第28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rommel_shi 在第188楼的发言:
......事实上嘞 这个是你脑际瓦特了 本能的排斥地 他们是特战啦 后来做的较枪员 这个在沈阳是家喻户晓滴蜡

铁血人的逻辑是解放军怎么可能打不过两土匪呢?不行,怎么也要是个特种兵。一来是想证明对方强大,而来是想说明还是解放军的特种兵厉害。

其实有脑筋的人根本就不信什么特种兵只说,就像前面一个网友说的那样,没准他连校枪员都不是。

建议你们搜索下“万光旭”这个名字,看这个歹徒是不是特种部队的。讲暴力性,白宝山还排不到他前面。

271楼xddq

 以下是引用鼓噪 在第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目标明确 在第3楼的发言:
有史以来最牛B的两个人物!

确实利害的,当年被吓的晚上都不敢出去了

不过这种靠乱杀无辜有名的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人渣两坨。 要学学前几年,专杀贪污的人的那个,法院判他的时候他都说:他该杀的都杀了,只是杀不尽

28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