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除了身体,女人没有其他方式报答男人吗?

周朝阳 收藏 63 24393
导读: 记忆中的很多片段,在我寂寥时都会涌上心头。 今天和老婆探讨我的过去,我向老婆坦白了多年前的一次情感纠结,就连平时大大咧咧的老婆都沉默了。 那一年,我老婆回老家生孩子,我在广东做生意。也就是租了间房子,晚上去工业区摆地摊。记得是七月的一天晚上,十二点,我收摊后骑着三轮车回出租屋。由于生意不错,顺便在小食摊买了点卤肉,准备喝点小酒,这是我多年来养成的习惯。管理区离我的出租屋有3里地,路上也没有行人,只有匆忙来去的汽车。我悠闲的哼着歌儿,经过一个立交桥时,路边有个女孩提着行李像我招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记忆中的很多片段,在我寂寥时都会涌上心头。

今天和老婆探讨我的过去,我向老婆坦白了多年前的一次情感纠结,就连平时大大咧咧的老婆都沉默了。

那一年,我老婆回老家生孩子,我在广东做生意。也就是租了间房子,晚上去工业区摆地摊。记得是七月的一天晚上,十二点,我收摊后骑着三轮车回出租屋。由于生意不错,顺便在小食摊买了点卤肉,准备喝点小酒,这是我多年来养成的习惯。管理区离我的出租屋有3里地,路上也没有行人,只有匆忙来去的汽车。我悠闲的哼着歌儿,经过一个立交桥时,路边有个女孩提着行李像我招手,我踩住刹车停下了。这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大约二十多点。

“什么事?”我问她。

“大哥,帮帮忙,我来找我姐姐,她转厂了,我联系不上,现在没有钱了。”女孩弱弱的对我说。

我看着女孩无助的眼神,犹豫了一下,说:“先去我的出租屋住下吧,不过我老婆不在,好像有点不方便。”

女孩也犹豫了片刻:“好吧,看你也不像坏人!”

回出租屋后,我把中午的饭菜热了下,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才知道女孩真的饿坏了。我独自饮着小酒,在陌生女孩面前我也不好说什么。

女孩吃饱后,说起了她的遭遇。女孩叫马蓉,湖北襄樊人,才结婚不久,和丈夫吵了架,之身来广东准备进厂找事做。有个姐姐在这边厂里,准备找姐姐帮忙,不想姐姐转厂,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出门带的钱不多,现在身无分文。

我安慰着她,说没有事,这地方我熟,明天帮她找个厂。

我睡沙发,让马蓉睡床上,马蓉和我争执了好久,最后不得不依了我。我喝酒后睡觉很沉,半夜里却被马蓉的痛苦呻吟中惊醒。

我问马蓉怎么了?她只是捂住肚子喊疼。我也急的没有办法,出门找个的士去后街医院,医生诊断是急性阑尾,要马上动手术,我交了五千块钱后,签了字,当时那种情况,我不签字行吗?

手术很顺利,也很成功。我放下生意在医院照料马蓉,马蓉几次感激得掉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两个星期后,马蓉出院了,我特意买了好多菜,看着马蓉开心的做饭,我心里也很高心。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帮助是快乐的,我想。

马蓉那天像变了一个人,很善言谈,脸上漾着红晕,一双眼睛也亮亮的,很是有神。说她的家庭,说她的梦想,说她的希望,也说她的未来。时而高兴,时而忧伤,时而大笑,时而紧锁双眉,我也被她的感情感染了。

“要说我老公有你这么好,就好了!”吃饭时,马蓉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我沉默着,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低头一口一口的喝酒。

良久,我抬头,看见马蓉火辣辣的眼神,我忙转开头,轻轻的说:“去睡吧,刚刚出院,身体虚,多休息。”

马蓉默默的去洗手间冲凉,不一会儿,竟然一丝不挂的从洗手间走出来:“去洗洗,来床上睡吧!”马蓉幽幽的说。

我的血直涌头顶,心里狂跳不已。

“不行不行!”我冲出门外,任凉风吹拂我发热的身体。好久好久,我回到出租屋,却听到马蓉断断续续的哭声。

“难道让我报答你,都不行吗?”马蓉问我。

“明天我去帮你找个厂。”我说完,就躺在沙发上,蒙上头准备睡觉。

不知道过了好久,马蓉挤进了我沙发来,死死的抱着我,喃喃的述说着她的过去,她的现在,还有她对我深深的感谢。在她温暖的青春酮体里,我突然感觉很踏实,也是紧紧的搂着她,默默的听她述说,听她哭泣······

后来,我们就这样搂着睡了,很踏实的睡到天亮。

第二天,我帮马蓉找了个厂,我也继续捉我的生意,工休天,马蓉经常出来帮我洗洗衣服,煮煮饭我在也不敢看马蓉的眼神,每次心猿意马时,我就出去透透风。

我不想这样尴尬的处下去,于是在另外很远的地方找了个房子住下来,从此断绝了和马蓉的联系。

经常喝了酒,我也在想,其实马蓉是一个很好的姑娘,只是报答的方式太过激了。

难道,除了身体,女人没有其他方式报答男人吗?



2010年12月18日15于潜心斋


本文内容于 2010/12/19 8:35:05 被周朝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