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三十七节 撤退(8)

拆哪儿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URL] 第三十七节 撤退(8) 在这个战火四起的年代,这座城市的飞鸟早已习惯了炮火和硝烟。灰色的天空下,鸽子成群的飞翔,在它们的翅膀下面,是这座曾经繁华而现在冷清的、空荡荡的城市,毫无生气。紫荆山下那些冲天的火光与震天的爆炸早已让它们失去了宁静的家园。以这些鸟类的智商,它们当然想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三十七节 撤退(8)

在这个战火四起的年代,这座城市的飞鸟早已习惯了炮火和硝烟。灰色的天空下,鸽子成群的飞翔,在它们的翅膀下面,是这座曾经繁华而现在冷清的、空荡荡的城市,毫无生气。紫荆山下那些冲天的火光与震天的爆炸早已让它们失去了宁静的家园。以这些鸟类的智商,它们当然想像不到人类世界的残酷与复杂。

“司令!再不撤的话,咱们弟兄们都要打光啦!”满面血污,扎着绷带的上尉冲进指挥部,一头栽倒在地上。

“二子,你他娘的给老子起来!人在阵地在,阵地都丢了,你还跑回来干啥!”盖中华一把抓住刚刚被卫兵扶起来的上尉,满面怒色。

“司令。。。。。。”看着盖中华血红的眼睛,上尉嚎啕大哭,“可怜我那些弟兄,没有重武器,已经打退小鬼子七次进攻啦,现在人都快打光啦。”

盖中华慢慢松开手,深深地望着跟了自己几年的兄弟的脸。滚滚而下的热泪将脸上的血和尘土割裂,狰狞可怖。盖中华转身操起了横放在桌子上的枪,大喝一声:“全部拿起武器!没有预备队,我们自己就是预备队!”

“不能啊,司令,不能啊,您可是大家的主心骨,要是您有个三长两短,兄弟们会垮得更快!”参谋一把抓住盖中华的手臂。

“仗打到这个份上,还有什么主心骨不主心骨的?是个爷们就跟老子上!”盖中华一把推开参谋,率先冲出了指挥部的大门。

在重炮的轰击下,紫荆山阵地早已支离破碎了,鲜血混杂在这片黑土地里,使土地呈现出一种骇人的暗红色。一名士兵从快被炸平的战壕里爬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泥土,从地上摸起一支枪,空空如也的弹仓让他很失望。放下这支步枪,他又向另外一挺机枪爬去,已经被炸断的右腿软软地垂在后面,让他感觉到钻心的疼,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回过头来用刺刀割断了那残存的一点点血肉,望着已经离开自己躯体的那截腿,士兵又伸手拉过来解开绑腿,将断口处死死缠住。没有了断腿的拖累,他的行动自由多了。推开还抓着机枪的战友慢慢变冷的尸体,换上一个弹匣推弹上膛。大量的失血让他昏昏欲睡,于是他将脸埋进冰冷的泥土,狠狠地擦了擦,感觉清醒多了才又重新操起机枪。

当日军再一次组织冲锋时,阵地上的枪声已经十分稀落了。断腿的士兵左右望了望,自己的身边已经没有几个战友了。再次把脸贴紧枪托,士兵尽力保持着射姿,机械瞄准具里的日军越来越近。

“哒哒哒”的点射骤然响起,虽然单薄,那条喷吐着的火舌却也让冲锋的日军不得不趴下身子。两名掷弹兵熟练地装好掷弹筒,调整好方向,用脚顶住底座,另一名日本士兵将榴弹放到炮口,手一松之后那枚50mm的榴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向那挺还在不屈的机枪。轰的一声之后,硝烟散去,机枪上只剩下了半只残存在上面的手臂。

当日本士兵呐喊着冲上阵地的时候,整个阵地上突然又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包括手枪。盖中华及时的赶到了阵地,这些新到的生力军全都是曾经以一敌十的老兵,无论是精确度还是火力密度都让正在攻击的日军大吃一惊。这些支那人为什么像蟑螂一样,永远都不能被消灭干净呢?再英勇的武士道,也顶不住自动火力的扫射,第八次进攻终于像辽东湾退潮的海水一样退去。


大薛乡的项青山也正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而且因为几乎无险可守,不得不一路且战且退,一直退到亮家山才稳住阵脚。天终于渐渐地黑了下去,漫长的黑夜使日军不得不暂缓进攻。项青山正在布置着防御工事的时候,骑兵通讯员到了。

“命令,各部放弃正面阵地,转入游击,避免与敌大部队交战,保存力量。”

“怎么样,锦州都撤完了吗?”项青山问。

“是的,项司令,黄处长请我代为转告,他向你们致敬!”通讯员说完,马上立正,向项青山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黄处长撤退了吗?”项青山并没有回应通讯员,反问道。

“黄处长正在女儿河一线,保证你们东线的安全。请你们立刻撤退!”


夜幕下地锦州并不宁静。女儿河一线的山县联队仿佛发了疯一样的不顾天色已经暗,坚持着进攻。

“这小鬼子怎么发了疯似的?”黄显声自言自语道。

“可能是西线和北线已经撤退,日军正想从这里把咱们包围呢。”老歪望着地图,回答道。

“女儿河上的铁桥,炸药埋好了没有?”

“报告处座,已经埋好了!处座,你先撤退吧!”勇敢回答道。

“处座,撤退吧,现在锦州已经撤得差不多了。”荣臻也劝说道。

“参谋长,现在锦州虽然撤了,但他们有些人还没走远,再说,从西线、北线撤退的盖中华项青山部都打得很苦,如果我们不守住这个侧翼,一旦让对面的小鬼子快速突入,他们可就要遭没顶之灾了。”黄显声望着荣臻,缓缓的说道。荣臻的面孔红了红,欲言又止。

当又一轮的炮击结束后,潮水一样的日军又借着暗夜冲向女儿河。夜色的掩护让阵地上的中国军队无法准确的判断日军的主攻方向,还在犹豫的时候,一部分日军已经突破了正面的防线。当三八式的刺刀捅进第一个中国士兵的胸膛时,一直紧握着起爆器的上尉咬着牙按下了手柄。冲天的火光将突过铁桥的日军孤立在了女儿河的西岸。借着微弱的火光,辽十三式步枪与三八式步枪猛烈地撞击着,从四周赶过来的中国士兵将这一小股日军团团围住。跳跃不定的微弱火苗映照着这些分不清是血还是汗的脸,在“呀!”的一声怪叫之后,一名日本士兵平端着步枪突刺过来,被中国士兵磕开之后,径直前冲的腹部像一个稻草人一样深深扎入另一把挺出的刺刀。如同开幕式一样,安静的夜里充斥着枪刺的碰撞声和骨头碎裂的声音,人类濒死的哀嚎让寒冷的夜更加冰冷刺骨。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