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壮士杨养正出殡 灵堂唱响《大刀进行曲》

头顶铁锅不怕炸 收藏 5 724
导读:  [img]http://img1.gtimg.com/cq/pics/hv1/47/240/687/44733422.jpg[/img]   杨养正的离去让妻子赵孝芳伤心不已   [img]http://img1.gtimg.com/cq/pics/hv1/48/240/687/44733423.jpg[/img]   社会各界人士前来祭拜英雄   晚报讯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灵堂里播放的不是哀乐,而是《大刀进行曲》。激昂而悲壮的乐曲,让人心中一凛,也串起了这位刚刚过世

八百壮士杨养正出殡 灵堂唱响《大刀进行曲》


杨养正的离去让妻子赵孝芳伤心不已


八百壮士杨养正出殡 灵堂唱响《大刀进行曲》


社会各界人士前来祭拜英雄


晚报讯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灵堂里播放的不是哀乐,而是《大刀进行曲》。激昂而悲壮的乐曲,让人心中一凛,也串起了这位刚刚过世的96岁老人的人生。

杨养正,生于1914年,于2010年12月16日辞世。当年坚守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至此成为绝唱。


灵堂设在南岸区弹子石祥和人家小区,老人生前居住的地方。早晨8时,香烛已经插满香盆。亲属们说,从前晚搭好灵堂,一夜都不断有人赶来悼念。


拿来《大刀进行曲》伴奏带的,是重庆关爱老兵志愿者组织的志愿者。他们还送来了央视为老人拍摄的纪录片。站在老人遗像前,几名志愿者大声唱起了《八百壮士歌》:“中国不能亡……中国一定强!”


“这是父亲最爱唱的歌。”大女儿杨庆玲说,志愿者们经常来看望父亲,一起聊天、一起唱歌。一名志愿者告诉记者,他们来自各行各业,都是通过网络组织起来,为抗战老兵们送去一点温暖。


昨日,亲戚、邻居、战友后人,还有上百名陌生人,全国各地赶来的悼念者挤满灵堂。灵堂里的花圈上,可以看到来自天南海北的缅怀: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八百壮士王文川后人、中国远征军四川联络组全体老兵、全体上海志愿者……


下午4时,又有一批网友赶来。24岁的董浩是一名中学教师,在网上看到消息后,专程从长寿赶来悼念。“杨老在了解历史的人心中,是一个真正的英雄,一个象征家国情怀的图腾。”他眼角含泪。


傍晚,张自忠将军警卫员曹廷明来到杨老灵堂前,三鞠躬,三炷香,献上了自己的悼念之情。曹廷明和杨养正同年,同样是抗战老兵,这些年,他一直关注着全国幸存老兵们的动向。得知杨养正去世的消息后,他从沙坪坝家中赶来悼念。


晚上,又有数十名志愿者赶来。全场合唱《八百壮士歌》和《大刀进行曲》,令人动容。


据了解,老英雄杨养正逝世的消息,昨日在各QQ群、网络论坛引起极大关注。截至傍晚,记者接到数十个外地媒体记者询问及要求帮助联系采访或供稿的电话。新浪网上有1200多名网友通过微博向杨老遥寄哀思并撰写挽联:壮士未老,乾坤须挽,廉颇难销忧国泪;忠勇不死,歇马待战,岂教神州叹陆沉。


杨庆玲说,今晨6时,老人出殡,遗体将在南岸区四公里的江南殡仪馆火化。考虑到老人的个性,家人不为他办追悼会;遵从他的遗愿,骨灰可能暂时寄存。“他说要和母亲葬在一起,我们要尽心为他们找一块合适的墓地……”


记者 谈露洁 丁香乐 文 杨帆 摄


杨养正妻子


他一天也离不开我


先走了 他一个人怎么办


杨养正是个英雄。无私,忘我,无所畏惧,和普通人一样有爱,但他爱的唯有家国民族。我们敬佩他,邻居说怕他,儿女对他充满崇拜。


只有妻子赵孝芳明白,这个相伴66年的男人内心的爱与孤独。365天,两人没有哪一天分开超过3小时。


“以后,再也听不到他喊老太婆了。说好要一起走的,他没等我。他一天也离不开我,现在先走了,他一个人怎么办?”赵孝芳流着泪说。


抗战胜利第二天结婚


“那是他的心结,我必须等到这一天”


赵孝芳已经84岁了。因为心脏不好,已在武警医院治疗了好几个月。


昨日中午,在医院输完液后,她来到灵堂,默默地坐在一个角落。见有人来悼念,就握着别人的手,脸上挤出笑容,还主动开口聊天。


1944年,赵孝芳还是个18岁的小姑娘,念文德女中,漂亮又进步。姐姐在长寿桃花街上开小卖部,她经常去那里帮忙。小卖部旁边是长寿第九残废教养院,她发现有个男人经常来买东西,总是偷偷看她。“1.8米的高个子,很帅。”就这样,她认识了这个独眼的“八百壮士”。


1945年8月16日,日本投降第二天,两人举行婚礼。之前两人曾约定,日本鬼子一天不走就一天不结婚。


“那是他的心结,是他生命中最大的爱,我必须等到这一天。”她说。


独眼叔叔是一个英雄


“他不苟言笑,只有我明白”


51岁的张茂周从小和杨养正夫妇住在一个院子里。小时候,他有些害怕那个独眼的叔叔。


成年后,他才知道这个人是个英雄,和他崇拜的董存瑞一样。再看见杨养正时,他主动聊天,想听到英雄的故事。但每次老人总是紧紧地牵着赵孝芳的手,沉默着。


“有啥好说的,他不苟言笑,只有我明白。”赵孝芳说,在家里,老头子每天都抱着收音机。听到中国经济好了,运动会得了金牌之类的消息,他会兴奋得大声唱歌,一整天都精神百倍。有时候,他又会静静坐在窗前,半天不说一句话。她知道,他的思绪又回到了1937年的上海,那个被子弹击中的夜晚。


入院后不能天天见面


“说好要一起走,他没等我”


今年11月26日,赵孝芳在武警医院住院,杨养正也病倒了,医院特地把两人安排到一个病房。


“虽然病着,但他很开心,因为可以时时刻刻和我在一起。”赵孝芳说,12月7日,因为肺部严重感染、心功能衰竭,他转入新桥医院重症监护室。他看不见她了。


赵孝芳去探视过他两次。入院后第二天,见她来了,他紧紧地拉着她的手,埋怨为什么不能天天见面。“我明白他的心思,他害怕了,怕我不愿意陪他。”她说,她像哄孩子一般,反复说:“听医生的话,等转到普通病房了,我就天天陪在你身边。”他艰难地笑了。


第二次探视,他已经不能说话。紧紧握住她的手,双手已经浮肿。


现在,他先走了。“说好要一起走,他没等我。他一天也离不开我,他一个人怎么办?”赵孝芳流泪了。


(重庆晚报)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