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限价令引发地方割据 各地限制煤炭出省

坚钢 收藏 2 91
导读:国家发改委连续两年取消煤炭订货会,放任煤电企业自由对接,但对于今年已经开始对接的企业来说,这肯定不是一个自由的市场。 本报获悉,原定于本月12日在大连召开的2011年全国煤炭供需合同汇总会议(煤炭订货会的改称,下称煤炭合同汇总会)并未如期举行。大连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高级顾问堂景文说,目前为止,煤炭运销协会还没有同意。 煤炭运销协会负责汇总统计每年中国煤炭供需合同。按照国家发改委通知,2011年中国煤炭合同汇总量为9.32亿吨,其中重点电煤总量为7.69亿吨,最迟要在今年12月31前完成。

国家发改委连续两年取消煤炭订货会,放任煤电企业自由对接,但对于今年已经开始对接的企业来说,这肯定不是一个自由的市场。


本报获悉,原定于本月12日在大连召开的2011年全国煤炭供需合同汇总会议(煤炭订货会的改称,下称煤炭合同汇总会)并未如期举行。大连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高级顾问堂景文说,目前为止,煤炭运销协会还没有同意。


煤炭运销协会负责汇总统计每年中国煤炭供需合同。按照国家发改委通知,2011年中国煤炭合同汇总量为9.32亿吨,其中重点电煤总量为7.69亿吨,最迟要在今年12月31前完成。


但到目前为止,煤炭运销协会汇总到的重点电煤合同还是 “少得可怜”。煤炭运销协会的人士对本报表示,“开不开都可以,眼下来看,似乎没有非开不可的必要”。


这是国家第二次在取消煤炭合同汇总会的情况下,放任企业自由对接,不过,放任的前提是一纸限价令。与此同时,地方政府开始各自打算,纷纷优先考虑省内供应,限制出省。原本分配不均的电煤资源供需关系,正变得更为紧张。


取消背后


国家发改委前不久下发的通知称,“引导供需企业将2010年度单笔数量在30万吨以上(含30万吨)的重点电煤合同续延至2011年度,铁路运力配置维持上年水平不变”。同时发出“限价令”称,“2011年产运需衔接中,年度重点电煤合同价格维持上年水平不变,不得以任何形式变相涨价。”


这一规定让煤炭企业原本看到政府放开的希望之门再次关闭。


煤炭运销协会的人士说,国家发改委直接限制明年重点合同煤价格的做法,尽管是出于防止通胀的考虑,但与其去年的精神是不一致的。


2009年底,国家发改委专门发文《关于完善煤炭产运需衔接工作的指导意见》,曾被市场认为是一个进步,政府终于开始放开在每年煤电顶牛中的干预做法。果然,2010年作为明确取消合同汇总会的第一年,仅仅确定了重点合同框架总指标为9.065亿吨,其中电煤7.216亿吨。全国重点煤炭的汇总职能,被煤炭运销协会建立的一个电子平台接管,电煤双方只需要填写合同数量、运力落实状况等数据。


但随后的市场并没有给国家发改委太多面子,当年的合同汇总时间不仅大大被推迟,而且在电子平台上显示的汇总指标,最终被发现有些数据根本没有实际签订合同。2010年7月,随着市场价格大幅上涨,内蒙古伊泰和山西的部分煤炭企业甚至出现了抬高年初签订重点合同价格的行为。此后,这些企业被国家发改委查处并被要求退还多收的价款。


明年的煤炭合同汇总延续使用电子交易平台,但在市场看来,该电子平台上的数据约束力很差。因此,国家发改委发出《关于做好2011年煤炭产运需衔接工作的通知》,不仅规定煤炭合同价格维持不变,而且铁路运力配置也将“维持上年水平不变”。


在煤炭企业看来,上述规定意味着,明年五大发电集团、神华、中煤等重点国企的大合同,已经不需要再谈了,无论合同量还是价格,都与2009年签订的保持基本一致即可。


江苏瑞华燃料集团长期为长三角地区供应电煤和冶金煤,煤炭主要来自中煤、神华和山西、内蒙的各大企业。该集团副总裁张凯上个月就已经分别拜访了常年合作的主要煤炭企业,对于2011年的价格和数量,他说,双方心里都已经很清楚了,都是比较稳定的。


地方干预


对煤炭合同汇总会施加的影响,看似国家发改委正在减弱,而地方政府却在不断增强。


12月6日,河南省煤炭供需衔接会提出,2011年重点电煤合同价格将维持2010年的水平,交易合同价按今年11月22日市场交易价格执行。一位参会的煤炭人士透露说,“这样算下来,重点电煤5000大卡折合550元。”对于电厂来说,这一价格明显偏高。


上述人士说,河南定下这样偏高的价格,有利于从省外调运更多的煤炭,同时有利于保证省内煤炭企业的生产积极性。河南属于电煤供需紧张的省份之一,全省煤炭每年产量2亿吨左右,但是全省的消耗量近4亿吨,有近一半的缺口需要从外省调运。


在这次煤炭供需衔接会上,河南省政府方面还明确,除湖南等地的个别重点客户外,省内煤炭一律不许出省。事实上就在会后不久,该省电厂存煤开始告急,17家电厂存煤不足3天,全省电煤库存只有256万吨,远低于冬季最低电煤库存350万吨的警戒线。


“限制煤炭出省”已经成为各地通行的做法。据悉,煤炭大省山西有关部门也曾明确,省内煤炭资源,一律统一组织谈判确定,严禁煤矿私自出省。


在河南之前,贵州也召开了省内煤炭衔接会。紧接着陕西省也召开了省内煤炭衔接准备会议,目前已经明确,2011年煤炭衔接期间,省内煤炭不得外运,优先考虑省内需求。


另外,五大集团在2011年电煤合同签订中,将不再集中以集团的名义统一谈判和签订合同,而是下属各个地方电厂自己签订,因为“这样在应对煤炭大省和大企业的强势方面,会更加灵活”。


国电集团燃料部副主任张圣集说,电厂比较突出的问题在于,重点计划太少,合同兑现率太低,电厂仍然不适应煤炭供应结构变化和市场要求,供应主渠道还没有建立。


煤炭企业人士预计,由于 “限价令”和大部分电厂库存的稳定,市场煤炭价格不会像往年那样,出现煤炭订货季节的习惯性猛涨,秦皇岛等北方港口的市场煤炭价格保持稳定,甚至略有下降。


但这并不意味着,重点合同将没有一点风险。煤炭运销协会人士说,“我们只管合同数量,不管价格,国家发改委和铁道部要的也只是平台汇总的结果,然后布置安排运力,但至于平台能否代表企业签订的真实合同,价格有没有附加条件,这些都不是我们所能做的。至于价格问题,是价格部门的事”。


根据往年的惯例,一旦市场煤炭价格出现大幅上扬,当初电煤双方签订的重点合同便失去作用,合同兑现率大大降低。市场仍将考验国家发改委的限价令,也将再次考验依靠一个电子交易平台确定的全国9亿多吨重点合同煤的真假成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