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02.html


果然,晁楠的想法太天真了,进入深林后晁楠才发现暗中保护和明地里保护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比如说安全感。从刚刚到现在深林里静得出奇,虽然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可这种气氛依然让晁楠感到一阵心悸。




仙岚学院坐位于金国赵国的交界处,所谓的走山路就是指苍玉山脉,山脉脚下坐落着大大小小的村庄。




六天过去了,晁楠的身子接近虚脱的边缘,向他这种娇生惯养的现代青年怎么经得起这种磨练。这六天晁楠一直吃着自己烤的连自己都认不出来的食物,晚上睡在树上,还好晁楠会爬树,否则半夜非被狼娃子叼了。




终于,走到了山脚下的一个村庄。可是眼前的景象让晁楠立刻愣在了那里。




漫天大火正在摧残着房屋,一群嗜钱如命的盗贼正在进行他们的光荣事迹,刀光剑影倒映出一张张凶残的脸。村民们的呼喊如同交响乐,振奋着盗贼们的心。渐渐地,杀人的乐趣已经超越了抢钱的乐趣,一个个都沉浸在杀人的喜悦中。




在电视中这种场景看了不少,甚至晁楠还觉得电视上拍的太夸张了,如今亲临其境,巨大的反差让他发现,原来电视上拍出来的全是小儿科。




晁楠好歹也是受过现代教育的高材生,处变不惊是基本功。晁楠可没有心情在这里观看,这种“电影”一个不小心可是要收费的。




晁楠勾着身子躲到一个房舍后面,想趁着混乱逃走。




这时突然从拐角冲出来一个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小孩。随后又冲出来一个盗贼,直接向那男的砍去,那男人来不及躲闪,竟然将怀中的小女孩挡在了面前,可是他没有看到背后的那道道光。




“噗————”




那个男人被砍在了脖子上,倒了下去。




“噗————”




晁楠忍着肩上的伤痛,硬撑着坐了起来,望着身旁的那张脸,“呵!”晁楠竟然笑了出来。




曾经的一段时光如同放电影一般在晁楠的脑中不断地浮现,在那个电影中有爸爸,有妈妈,还有妹妹,那时妹妹是家里最得宠的一个,爸爸每天给妹妹讲着故事,每次吃饭的时候妈妈总是把好吃的夹给妹妹,妹妹每天缠着自己玩游戏,这一切的一切都随着晁楠的消失而化作幻影。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晁楠看到了一张极为陌生又极为熟悉的脸。太像了,这个小女孩就如同晁念的翻版。在那一瞬间,晁楠毫不犹豫的扑了过去,尽管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妹妹。




人,在某种情况下做某种事情是不需要理由的。




可是老天似乎并不为之所动,无情的刀芒再次落了下来




“住手!”一个粗狂的声音猛的响起,正要落下的刀竟然一下子停住了,看来这个说话的人在他们中有一定的势力。




一个骑马的壮汉走下马来到这里,上下打量着晁楠,若有所思。而此时晁楠根本没注意他的眼光,而是在四处观望。




人呢?师父不是说有人暗中保护我吗?为什么还不出来?难道难道,是骗我的?




“看你这穿着应该很有钱吧,交出来饶你不死。”壮汉用刀指着晁楠说道。




“啊?”晁楠愣了一下,“没没钱。”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壮汉的刀面前自己生不起丝毫的反抗能力,看着刀尖指着自己晁楠心里很不是滋味。




那个壮汉又再次打量了一下晁楠,然后摇摇头,向身边的人做了一个手势然后走开了。




银白色的刀再次落下“等等——”




“停!”




壮汉大叫停,刀再次停了下来,刀刃离晁楠的脖子只差了一层皮。感觉到刀刃上的寒气晁楠的背已经湿透了,若不是自己喊的早现在早就身首异处了。




而在南王府内,炽星寒星也是长处了口气,刚才那一幕差点将他们吓个半死。




此时壮汉的嘴角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果然不出他所料,在死亡的面前没有人还能嘴硬,眼前这个少年也不行。




“钱呢?”




“在我包里。”晁楠指了指不远处刚刚掉下来的包。“我去拿过来。”说罢晁楠正要起身突然一把刀横在了他的面前。




“小子,别给我耍小心眼,二黄毛,你去拿。”




看着二黄毛去拿包,晁楠眼中有一丝希望在跳动,师父说过这包里的武器是加持过魔法的,上面留有自己的气息,如果他人触到的话就会使魔法元素爆裂,但晁楠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也因此晁楠觉定试一试,向他这种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青年,想骗这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大个简直太容易了。




“”




魔法元素剧烈的爆发,虽然晁楠没有受到伤害,但巨大的声音也让他的耳朵短暂性的失聪。晁楠紧闭着眼将小女孩护在身下。




终于,一切安静了,晁楠艰难的站了起来,一下子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房子呢?人呢?自己和那壮汉最近,可是现在连尸体也看不到,怕是已被轰成渣了。




以自己为中心,如同一个陨石砸下一般,出现一个巨大的坑,也许不能说是坑,因为这个坑居然笼罩了整个村庄。看来这个村庄已经“消失”了。




在南王府内,炽星寒星脸迷茫的望着眼前的水晶屏幕,上面什么也看不到,看来是被炸坏了。




晁楠怔了怔终于回过神来,纵然刚才的一幕给了他太多的震撼,但再想想自己身处的这个世界晁楠也就释然了。




回头看了看小女孩,也就六七岁的样子,她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正茫然的将头扭来扭去。村子已经没了,她的家人想必也




晁楠蹲下来看着女孩,“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嗯?不知道,他们都叫我小花妹。”女孩说话的时候头左扭右扭的,始终没有看晁楠一眼。“你是什么人呀?”




“我是好人。”晁楠的眼中有点湿了,这个女孩不止长的很像,就连声音也很像。“你的家人”晁楠忽然不说了,觉得这样做太对不起她了。




“我没有家人的,我跟我阿叔在一起的。”




晁楠怜惜的看看小女孩,道:“你阿叔死了”




让晁楠惊讶的是小女孩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哦了一声,这让晁楠很不解。




“你现在一个人,不如以后跟着我,做我的妹妹吧。”




“好呀,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女孩笑了,这是晁楠第一次看到她笑,他的笑容和自己的妹妹一样。




“我叫晁楠。”晁楠想了想又说道:“以后你就叫晁念吧。”




“嗯,我叫晁念,哥哥叫晁楠”




小女孩开心的说着,突然,晁楠发现了一丝倪端,晁念听自己说话的时候没有看着自己,而是将将脸侧向外表,眼睛直视前方。再仔细一看,晁念的眼睛根本没有聚焦。




“晁念,你的眼睛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