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豪车的黑老大竟是巡警队长 掠款四亿惊动中央

驾豪车的黑老大竟是巡警队长 掠款四亿惊动中央

由于关建军是幕后老板,“花贺天地”成为阳泉知名的高档娱乐场所之一,这里一度成为吸毒、色情服务的集中地(12月16日摄)。12月16日,山西省公安厅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破获一起涉黑案件。山西省公安厅经过半年多的努力,一举打掉了长期盘踞阳泉的以关建军、关建民、许建军、王红玉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十多年来开设赌尝欺压百姓、巧取豪夺、大肆攫取国家资源。 新华社发(马睿 摄)

新华网太原12月17日电(“新华视点”记者胡靖国、赵阳、张羽)一个以公安局巡警大队大队长为首的黑社会组织,十几年来在山西阳泉市一带经常寻衅滋事、暴力讨债、聚众赌博、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无恶不作,检察院的起诉罪名多达20多项。

今年5月6日,在公安部、山西省的高度重视下,山西省公安厅对以阳泉市城区公安分局原巡警大队大队长关建军为首的黑社会组织展开全面侦查。

截至目前,已抓捕组织成员56名,收缴枪支8支,各种砍刀、刺刀、镐把170多把;查明违法犯罪案件46起,冻结资金2.5亿多元;查封北京等地的房产27套,价值1.7亿多元;扣押车辆30多部,其中一辆价值840余万元的劳斯莱斯轿车。此外,还扣押了大量的金条、银锭、玉器、首饰、文物收藏品、名表等奢侈品,查封了阳泉犬业协会、南苑天露、花贺天地等多个经济实体。

“黄、赌、毒”中滋生的“关家”势力

驾豪车的黑老大竟是巡警队长 掠款四亿惊动中央

关建军自行挂牌成立的阳泉市犬业协会,当地人称之为“狗潮,这里是关建军发号施令的指挥部(12月16日摄)。 新华社发(马睿 摄)

驾豪车的黑老大竟是巡警队长 掠款四亿惊动中央

关氏兄弟的狗场占地60亩,十分气派。(图片来源:山西晚报)

据山西省公安厅督察总队总队长刘金祥介绍,从1997年开始,以犯罪嫌疑人关建军、关建民兄弟和许建军为首的赌博团伙,在阳泉市城区开设赌常他们纠集了一批地痞流氓,为赌场维护秩序,索要赌债。现查明1997年到2002年间,“关家”在阳泉市开设的赌场就有十余家,聚赌人员少则十余人,多则数十人,赌资动辄数百万元。这时“关家”已组成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

插手煤炭行业疯狂掠夺资源

驾豪车的黑老大竟是巡警队长 掠款四亿惊动中央

警方在“5·6”案件中扣押车辆30余部,其中关建民的一辆劳斯莱斯轿车价值840余万元(12月16日摄)。 新华社发(马睿 摄)

山西省公安厅纪检书记任鸿太介绍,2004年煤炭市场好转以后,关家兄弟也看上了这块肥肉,开始插手煤炭行业,巧取豪夺、大肆攫取国家资源。

几年间,他们通过不正常手段霸占了平定县西锁簧煤矿、昔阳县北坪煤业等六七座煤矿的经营权。该组织骨干成员还在阳泉市郊区、平定县、盂县开黑口子,大肆攫取国家资源。关建民等在平定县连庄村私挖滥采煤炭资源,在无任何合法占地、开采审批的情况下,就大肆占地挖煤,时间长达5个月,直到专案组进驻阳泉,环境遭到严重破坏,村民叫苦不迭。

2005年,关建民雇佣平定县西锁簧村村民投标西锁簧煤矿,以1760万元中标。但事后关建民等向该村支部书记李继先行贿一辆价值18万元的欧蓝德轿车,只交给西锁簧村528万元就获取了煤矿的经营权。开采中,在煤矿附近挖黑口子非法采矿,两个煤矿开采所需的火工品大部分由其手下非法购买,累计非法购买炸药18吨左右,并违规带至井下储存。2008年3月9日,井下非法储存的炸药发生爆炸,致井下6名工人死亡,多人受伤。案发后,关建民以给100万元另加服刑期间每年10万元,诱骗分管技术的樊宝林将安全事故责任全部包揽。最终,没掏一分钱,让樊顶了罪。

要挟政府欺压百姓

驾豪车的黑老大竟是巡警队长 掠款四亿惊动中央

南苑天露休闲中心是关建军的第一指挥部,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关建军不去公安局上班,就在这里开展巡警队日常工作,同时,南苑天露休闲中心还是关建军“洗钱”之地,巨额非法所得在这里披上了合法的外衣(12月16日摄)。 新华社发(马睿 摄)

为了最大限度地攫取经济利益,关建军黑社会组织不择手段,利用其非法影响力向一些基层组织施加影响,从一些农村基层政权组织,到政府相关职能部门,从司法机关到人大代表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严重威胁基层政权建设和司法公正,并且肆无忌惮地欺压百姓。

2008年,关建军的手下王红玉与李某合伙经营煤矿时发生纠纷,在关建军的帮助下,案件被阳泉市城区公安分局立案侦查。关建军还派巡警队协勤追捕李某。李某被提请批准逮捕后,阳泉市检察院两次经市检委会研究决定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批准逮捕。王红玉先后两次组织200余人围堵阳泉市委、市政府大门,闯入市委、市政府大院示威,借此向检察机关施压。后城区检察院作出了批准逮捕的决定,李某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

2008年王红玉在阳泉义井村开发房地产,为打败竞争对手山西远鑫实业有限公司,垄断经营,带领工人将进入远鑫实业有限公司工地的所有道路阻断,致使上千住户、村民无路可走,出入受限3年之久。

看完这则报道,看着那些触目惊心的事实,心头疑团丛生:

这是一个涉案十数年的黑恶势力团伙,一直是“隐”着的?当地政府和公安内部没有发现?以原巡警队长关建军为首的一伙黑恶势力,在那里“开设赌场、欺压百姓、巧取豪夺、大肆攫取国家资源”。“其涉嫌违法犯罪的书证、物证一千余件;提取、收缴凶器,各种砍刀、刺刀100余把,镐把、钢管等作案工具70余根,仿六四钢珠枪7支、猎枪1支、弩3支”。这些物件在他们的使用过程中,不知制造了多少凶案乃至血案,当地政府和公安没有发现?

这是一个以黑发迹,不断膨胀的涉黑团伙,也一直是“隐”着的?报道中所列的“该组织资金2.5940亿元;查封该组织在北京等地的房产27套,价值1亿多元;扣押车辆30余部,其中关建民的一辆劳斯莱斯轿车价值840余万元。此外,还扣押了大量的金条、银锭、玉器、首饰、文物收藏品、名表等奢侈品,查封了阳泉犬业协会、南苑天露、花贺天地等多个经济实体”,全是以“地下工作者”的形式出现?当地政府和公安,一点没有察觉?

这是一个涉黑案件种类品种齐全,作恶多端的涉黑团伙,也一直是“隐”着的?“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买卖爆炸物罪、非法持有枪支罪、非法持有毒品罪、抢劫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开设赌场罪、组织卖淫罪、破坏生产经营罪、非法采矿罪等20余项罪名”,让人家数都数不过来。而在这么多品种下、大量案件的发生,当地政府和公安,也没有发现?

这是一个涉案人员数量宠大的涉黑团伙,那么多黑恶劣人员的所有行动,也是“隐”着的?据报道所述,仅起诉就达45人,而且说“专案民警抓捕了56名涉案成员”,仅此而已?如果加上他们的“爪子”,那得该有多少?那该是一支多么宠大的队伍?当地政府和公安,也没有发现?

关建军自行挂牌成立的阳泉市犬业协会,即当地人称之为的“狗场”,是关建军发号施令的指挥部,也是“隐”着的?“自行挂牌成立”的做法成立?不需要任何部门批准?公安人员允许自行挂牌成立协会?当地政府和公安,也没有发现?

“南苑天露休闲中心”是关建军的第一指挥部,也是他的“洗钱”之地,这也是“隐”着的?这个地方,公安从来不去查?是阳泉娱乐业的“特区”?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关建军不去公安局上班,就在这里开展巡警队日常工作,这是不需要局长批准的?公安局领导也不知道这一件事?当地政府也不知道?

“花贺天地”是阳泉知名的娱乐场所之一,这里一度成为吸毒和色情服务的集中地,也是“隐”着的?关建军是这个场所的幕后老板,所以才让这个场所为所欲为。而在为所欲为的过程中,当地公安也没去查?如果没去,为什么?关于这一点,当地政府和公安也不知道?

警方在“5,6”案件中,共扣押车辆30辆,其中关建民的一辆劳斯莱斯轿车价值840万元,也是“隐”着的?关建民与关建军属于什么关系?当地也不问一下,他们的如此“发迹”源于什么?也不问一下关建军与这些人长期“混”在一起,是在干什么?关建军与关建民、许建军、王红玉等人在一起的所有关系和活动,也是“隐”着的?当地政府和公安,也不知道?

巡警队长成了“黑老大”,这样的黑恶势力不猖狂才怪,太正常了!但最大的问号,是为什么?难道,关建军真的是“隐身人”?其本人的所有表现,真的全是“隐”着的?亿万身价没有任何表露?他领导下的黑恶势力,在阳泉乃至其它地方的所有倒行逆施,当地政府和公安,真的不知道?所以我认为,看这一则报道,公众不能仅看表象,不能仅当作故事听!也不能让其成为片刻的过眼烟云!而是得问上许许多多的为什么?而且,在问完为什么之后,要找出所有答案!我认为,这个案子不能仅查到关建军身上为止。而是要找出关建军身后的更大“保护伞”!如果仅仅到判决关建军为止,那只能说明更大的“祸根”没有挖掉!阳泉的下一步,很难说!

而“巡警队长何以成了‘亿万富首隐形人’”这样的问题,更值得许许多多人深思!人们必须面对这样一个问题:在公安内部,除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之外,还有没有关建军之类的直接黑恶势力首脑、帮凶和参与者?而公安内部,为什么会出现诸如关建军之类的败类,更值得人们深思?得问上再一个为什么?

大凡一提起黑社会,人们就会想到月黑风高一群人挥舞着斧头大刀在大街上横冲直闯,而一见到警察来便一哄而作鸟兽散。黑社会不仅是心黑手段黑,行动更黑。但是我们看到山西阳泉关建军为首的黑社会团体,一切却似乎很难和传统的黑社会相提并论。关建军本人是公安局巡警队队长,用老百姓的话说该是“红的不能再红了”。其手下产业在阳泉都是响当当的企业,自行挂牌成立的阳泉市犬业协会,在当地妇孺皆知,被人称之为“狗场”。 南苑天露是阳泉最豪华的休闲中心,而“花贺天地”也是阳泉知名的高档娱乐场所之一。关建军集团共有小车30余部,其本人更有一辆劳斯莱斯轿车价值840余万元,估计在阳泉拔了头彩了。

因此对于关建军这个人不仅老百姓人人谈“关”色变,就是所有官员包括地方的主要领导恐怕也不陌生。而关建军行事更不懂得私私背背,甚至连基本的掩人耳目都没有,在阳泉市只要看上眼的实体便强取豪夺,指挥兄弟们拿着各种凶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作恶。手下的“花贺天地”娱乐场所更是藏污纳垢,公然成为吸毒、色情服务的集中地。更为甚者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关建军不去公安局上班,就在手下的另一个基地——南苑天露休闲中心开展巡警队日常工作,更指挥经营自己的黑社会产业。提到黑社会,人们总会以为他们想尽办法寻求官方的保护伞,而在关建军这里,你几乎搞不清他到底是哪一种身份。黑白两道在一个关建军身上“有机的结合”在一起了。

黑社会之所以能长久的生存,一是有官方的保护伞,二是善于隐蔽,有“地下活动”的经验。但这在关建军身上这些几乎都不需要,一切光明正大,一切都可以在“阳光下作业”。正是由于关建军的肆无忌惮,疯狂敛财,才使得在短短的几年之内就聚敛财物达2.5940亿元,并在北京等地拥有房产27套,价值1亿多元,本人更是与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非法买卖爆炸物、非法持有枪支、非法持有毒品、抢劫、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开设赌场、组织卖淫、破坏生产经营、非法采矿等20多种罪名合为一身,可谓五毒俱全,十恶不赦。

很难以想象,就是这么一个人,领导的这么一群黑社会力量就在地方政府和官员的眼皮底下,甚至就在眼珠子前晃荡十年之久。如果说其他部门,其他官员不知道,最起码公安部门应该知道吧?关建军不仅在公安部门工作,更是拉公安局的虎皮做自己的大旗,而且在长期把自己的巡警队搬到了“南苑天露”,这些难道公安机关都不知道?关建军之所这么胆大,那就是他早已经不把阳泉当成一个政府和社会,而是当成自己任意驰骋的江湖了。没有这么一个江湖也就成就不了关建军。现在关建军倒台了,但是如果不把这个江湖捣毁,不把那些官僚与江湖大佬双重身份的幕后人物一个个的清理出来,关建军不会是第一个,更不会是最后一个。

相关评论:

警察变身“黑老大”的根源是权力腐败

近年来,各地警方在“打黑除恶”中取得辉煌战果,也挖出了一大批“保护伞”,其中公安民警涉黑的不在少数。但像关建军这样,身为公安局巡警队长而直接充当“黑老大”,着实罕见,令人震惊。警察本是黑恶势力的天敌,是人民群众的保护神,是社会治安的守卫者,而今却成了黑社会头目,开设赌场、欺压百姓、巧取豪夺、攫取国家资源,大肆违法犯罪,“红”与“黑”的蜕变与颠倒,发人深思,更令人忧虑!

据当地警方介绍,以关建军为首的涉黑组织,以“黄、赌、毒”起家,后来插手煤炭业日渐壮大,再后来巧取豪夺、大肆攫取国家资源,敛取了数以亿计巨额财富。其发家史,可谓充满血腥和暴力,十余年来实施违法犯罪案件46起,犯下20余项罪名,对当地社会、经济秩序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就是这么一个巨大的社会“毒瘤”,却居然能够盘踞阳泉十余年,要挟政府、欺压百姓、横行乡里,不能不说是当地党委、政府和政法机关的失职。

据报道,此次打黑行动中,专案组收到了大量检举、揭发和控告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的材料,其中大部分是实名举报,足以说明群众愤怒至极。但问题是,群众的愤怒不是现在才有的,也许十余年来一直如是,只不过没有引起当地党委、政府和政法机关的重视而已。打击黑恶势力的方针是“打早打小、露头就打”,决不允许任其养肥坐大,否则受苦的是人民群众,损害的是政权基础和执政权威。而阳泉却养虎贻患、危害一方,此案背后的腐败和失职问题,仍有进一步深查的必要。

另从公安机关的内部管理看,关建军从一名城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长蜕变成“黑老大”,当地警方难辞其咎。公安机关是一支纪律部队,有着严格的内务和勤务管理制度。而关建军在十余年里集“红”与“黑”于一身,不可能不露出一些痕迹和马脚。事实上,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关建军根本不去公安局上班,而是在自己的南苑天露休闲中心开展巡警队的日常工作;他那辆价值840余万元劳斯莱斯车,更是招摇过市。如此“问题”警察,为何当地警方长期未予监督和管理?多年来,公安部一再强调建立和完善公安队伍长效管理机制,并先后颁布了《内务条令》、《纪律条令》、“五个严禁”等规章制度,为何在阳泉都成了一纸空文?

重庆打黑的一条基本经验就是“打黑先治贪”、“打黑先治警”,这揭示了黑恶性势力犯罪与当地官员,特别是警察贪腐之间的共生关系。关建军一案同样昭示我们:一旦权力失去监督,“红”变“黑”就在一线之间;强化对权力的监督和制约,才是铲除黑恶势力的治本之策。

且看关氏案起出怎样的保护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