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晋 第三卷 第二次晋辽大战 第五章 授田整军

cqx7711 收藏 2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URL] 不过十天,括率使那边就有好消息传来了。之前由于防契丹的缘故,朝廷诏令各节镇修筑城池,巩固守备,驻兖州的泰宁军节度使安审信以修造城防楼堞的名义,大肆向民间摊派,搜刮财物装进自家的腰包,而抽签派往兖州任括率使的大理寺卿张仁愿应收钱十万贯,安审信听说朝廷派人来搞摊派,避而不见,张仁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


不过十天,括率使那边就有好消息传来了。之前由于防契丹的缘故,朝廷诏令各节镇修筑城池,巩固守备,驻兖州的泰宁军节度使安审信以修造城防楼堞的名义,大肆向民间摊派,搜刮财物装进自家的腰包,而抽签派往兖州任括率使的大理寺卿张仁愿应收钱十万贯,安审信听说朝廷派人来搞摊派,避而不见,张仁愿也没找他,扛着尚方宝剑毫不客气就抓住了安审信手下的守藏使,逼着他打开了安审信的一个仓库,只搬空这一个仓库就弄到了超过十万贯,立即装车运出了兖州。


根据沸沸扬扬的传说,怒火冲天的安审信带了一千多骑兵追上的运粮车队,张仁愿手持尚方宝剑,立于道中,大喝道:“节帅欲为大事耶?仁愿请以十万贯充军资,以抵挡开封十万大军!“


安审信闻之,驻马良久,道:”某与先生好久不见,特来送行耳!“


对于此等民间传言,当事双方均矢口否认,不了了之。


有了张仁愿与安审信的良好合作,各节镇对朝廷派来的括率使十分客气,好酒好肉伺候着,对于地头蛇们的大吐苦水,朝廷官员们一反常态地油盐不进,饭照吃,酒照喝,女人来跳舞也愿意一齐看,但对于应缴粮税,一概不松口,声言开封数十万军民正耽于饥荒,本使不收足钱粮,哪有颜面回去见江东父老?吃喝玩乐中开口闭口都拿张仁愿和安审信的传说来开玩笑,动不动就亮出尚方宝剑说这玩意好久不面世了,不知道还好使不好使。


要说节镇们虽然平日里就爱偷懒磨洋工,但关键时刻很多人倒是对得住朝廷的皇恩浩荡,石重贵不失时机地晓谕各镇,要向放眼契丹胸怀大晋的模范节度使安审信学习,齐心协力解决国家的困难,个人是小家,国家是大家,没有大家,哪来的小家不是?这个道理,大伙都是懂的嘛!


在撒泼耍赖的括率使,争当模范的节帅安审信,还有在开封吞并了九万侍卫亲军的石重贵语重心长的细致教育之下,各节镇再也不好意思一个劲地向中央闹穷,咬牙切齿地抽出了串绳已经断了的铜钱,库底都快发霉的陈粮,心痛至极地交给了括率使。


历时一个月,轰轰烈烈的武备学校和财政学校招生终于结束,在十余万考生中两个学校各招生三千名,本来窦仪的立意是要招精英分子,宁缺勿滥,毕竟国家财政困难在那里摆着呢,但在石重贵的授意之下,前三司使董遇,盐铁案王祚,主考官柴荣在石重贵的授意之下在自辩环节放水,只要识文断字,有一定文化水平的都招揽入校,大批量的培养军事和财政初级人才,由于人太多,石重贵决定以国家财政困难为由,不再发放入学奖学金。


安排学生录取妥当之后,文武考官回朝向石重贵复命,由于石重贵在戚城和澶州打出了威名,已被中原百姓认为是真龙天子了,各方才俊纷纷前来报考学校,武备学校招收了赵匡胤,刘遇,韩令坤,曹翰,杨光义、石守信、刘庆义、刘守忠、刘廷让、韩重赟、王政忠等,财政学校招收了赵普,张美,郑仁诲,王朴,王溥,魏仁浦,扈载等人,定于一个月之后开学。


石重贵对招生工作相当满意,下诏董遇暂代桑维翰判三司,给司徒冯道减轻工作量,明眼人都知道,这三司使是决不会再还给桑维翰了。


一待柴荣腾出空来,石重贵即命他开始清查景延广在开封城外的两万顷良田,要求厘清肥瘦,丈量实际亩数,以十亩为一单位开立地契。柴荣提出此项工作过于繁重,可否调就在开封的有才干的新招财政学员来帮忙,其中张美本身就已经是户部的知库,王溥就是盐铁案王祚的儿子,魏仁浦在枢密院做小吏。石重贵一口答应,全部照准,并知照权三司使董遇召集一些已经致仕的盐铁钱粮田税老吏前来帮忙,这些老吏在此项工作结束后将全部被财政学校骋为教授,月薪全部定为一百贯。


已近秋天,武备学校和财政学校准备开学,开封城内“开运杯”足球比赛到了尾声的时候,大晋皇帝宣布为表彰侍卫亲军在抵抗契丹大战中的丰功伟绩,特开恩将景延广在开封城内外的肥美良田分给大家,士兵,队正每人十亩,都头以上军官每人十五亩,由朝廷统一发给盖有大印的地契,这个消息在以农民为主体的晋军中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当兵为了什么?抢钱啊!抢钱为了什么?买田买地啊!有田有地才能养老,才能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理想生活,现在皇帝石重贵用盖着鲜红大印新鲜出炉的的地契告诉这群农民,理想就要实现了。


作为石重贵最铁杆的支持者,刘五刘六部下的一万二千军士理所当然地排在领地契的前列,不过十天,百余名干练老吏已经将最肥美,离河边水源最近,已经有佃户在打理,青翠的麦苗长得郁郁葱葱的十余万亩良田的地契送了出去,由于国家财政紧张,这一年的收成国家与个人是五五分,第二年是三七分,第三年及之后保持十税一,十年之后,可以在有司监督之下自由买卖。军士们接过地契,在田头或哈哈傻笑,或号啕大哭,在军官们的谆谆善诱之下无一例外地表示喝水不忘气井人,致富不忘领路人,咱们有今天的日子全拜皇帝陛下所赐,胸脯拍得砰砰作响,为了土地,为了大晋,这条命就卖皇帝陛下了,授田使柴荣告诫全体官兵,只要皇帝陛下在位,这田永远是大家的,但地契上写得明白,临阵脱逃,投敌叛变,造反犯上这些重罪一旦查明是要收回田地的。


跟下来授田的是驻开封北郊的近七万侍卫亲军,授田使柴荣代表皇帝请各军副指挥以上军官进开封城大宁宫赐宴并为本部官兵领取地契,大部分军官都兴高采烈地在部军的欢送之下进城了,少数军官以为皇帝在摆鸿门宴,进城易,出城就难了,不想去,却被做梦都想有自已一块地的低级军官和士兵们软硬兼施以兵变为要胁逼迫进城。


不出所料,石重贵摆的就是鸿门宴,但在土地重利驱使之下,这些中高级军官却也不能不来,装模作样的赐宴之后,刘五刘六率五千精兵适时出现了,和颜悦色的皇帝先将姓名处空白的地契发给近三百名指挥们,让他们填上自已的名字,先领了田地,然后每人都在同样内容的一封信上签上大名,盖上铜官印,声明由于皇帝天恩浩荡,自已已经免试进入武备学校学习,军中事务就全部交给持有官印的继任者了,指挥们刚刚签名用印,就发现自已骋请的足球教练从大殿四周涌了出来,站在桌前道一声恭喜,伸手就拿过了官印,十余名不愿交印的指挥被强行捆倒,三名赤手反抗的则血溅当场。


当侍卫亲军官兵正喜气洋洋地等着地契时,侍卫亲军副都指挥使符彦卿突然传令全军紧急集合,当官兵们兴高采烈地集合在校场上时,却发现四周开封卫戍军,河阳军已经将营盘团团包围,刀出鞘,箭上弦,将不知所措的侍卫亲军团团围住。跟下来本营的足球教练昂首挺胸在站在队前,先出示官印,而后宣读前任长官的告别信,告诉大家本人现在正式任本营指挥使,在人心惶惶的时候,官兵们被一个一个地叫出列,领取地契,并由充任副指挥的武备学校学员在空白处为他们填上姓名,眼见货真价实的地契拿到了手里,军心大为安定,再说新任了军官出不是生人,便是赫赫有名的足球裁判,足球运动员,大家都很熟,一起吃喝玩乐也很久了,石重贵煞费苦心地让手下这些裁判和运动员成为明星,对在改编的紧要关头对稳定军心起到了极大的作用。然后授田使柴荣不失进机地让大家注意土地收回的条件,就算有人想闹事,得到了极大利益的士兵也决不愿意跟着造反,以免失去刚刚得到的土地。


跟下来的几天足球教练们根据在指导足球运动期间了解的情况,有目的地在卫戍军,河阳军的协助之下开始清洗由景延广提拨的都头,队正之类小军官和死硬士兵,在软硬兼施的压力下和保证土地归属有效的条件下,大约三千人或自愿,或被迫退伍成为小地主,通过挑选和士兵推举,重新任命了队正和都头一级军官,终于彻彻底底地将这支精锐力量牢牢地控制在皇帝手里。


石重贵特地将经过戚城血战的约四千骑兵抽调出来,交给杨业统领,号近卫戚城军;潘美统领的五千民军则将在澶州血肉磨坊里爬出来的百余名军士全部提升为军官,协管全军,号近卫澶州军。


公事处理完,家事就来了。哭哭啼啼地来找石重贵的是姑姑宋国公主,嫁的是顺国军节度使杜威,知恒州军事,恒州算是与契丹对抗的最前线了,离契丹人实际控制线不过百余里,铁骑快马加鞭半日就到,杜威这个也就仗着是皇亲国戚才捞了个节度使干,其人才能品德可以说是一塌糊涂,说他是一只猪都侮辱了猪。最有名的例子是大汉奸石敬塘在天福二年升刘知远升任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兼任忠武军节度使,不久又让妹夫杜威代刘知远领忠武军,刘知远则改领归德,按规矩两人要手拉手肩并肩一齐上殿谢恩的,但刘知远竟以此为耻,声称怎么能让老虎和猪站在一起,拒不领诏,闭门不出,石敬塘这软脚蟹居然也没有办法,让妹夫杜威丢尽了面子,刘杜二人从此结下了梁子。石重贵即位,出于私怨没有按石敬塘的遗诏让刘知远入朝辅政,杜威在其中推波助澜,出力不小,再加上之后掌权的景延广一样也视刘知远为眼中钉,敌人的敌人就是俺的朋友,所以杜威仍然是高官得做,骏马得骑。


不过这顺国军节度使实在太过糟糕,拥有雄兵两万,不但从来没有尝试到契丹境内搞事以减轻国防线压力,反而在耶律德光大举起攻时,将所有兵力收缩进恒州据城死守,放任契丹人鱼肉广大城郊乡村,契丹人对他极为轻视,常常的百余骑押着成千上万的百姓绕城归国,杜威没有辜负广大契丹人民的期望,硬是压下了将领们强烈请战的呼声,任由契丹人在城墙之下来去自由,契丹人撤退时,驻守定州的义武军节度使马全节约他合兵追击,杜威这废物竟然拒不出兵,马全节由于兵力不足,只得作罢。契丹人作恶之下,千里之间,暴骨如葬,村落殆尽。


杜威畏敌如虎,避战自保的消极态度激起了朝野的极大愤怒,文官们的弹劾奏章如雪片般送入,不过因为杜威是皇亲国戚,石重贵又忙于整军,对于枢密院的日常工作是听任生死,但杜威在驻地听到了京都愤怒如潮的消息,自已惴惴不安,往日上表请求调回内地,都不准许,思来想去,只能走夫人路线,让老婆宋国公主在皇帝面前给说说情,争取调回开封这个花花世界,也好夫妻团聚,琴瑟和鸣。


前世是历史老师的石重贵当然知道杜威是什么货色,杜威所在的恒州由于饥荒严重,由朝廷下旨免除了赋税,而且也没有派括率使去催钱粮。恒州是前沿重镇,不能再放在杜威这头猪的手里了,但派个武将去的话却又拱手把雄兵雄镇送到别人手里,思来想去,石重贵下诏升贝州防御使吴峦为顺国军节度使,手下张许,王清分别升为恒州马,步军都指挥使,留别将守贝州,克日北上恒州,接管军马钱粮防务。


清晨,石重贵令刘六跟随护卫,前往视察北郊大营。接近大营,可以看到高大的营门之上一溜挂着三百余颗人头,营门之下,由副指挥带头,士兵们刚刚结束早上的十里武装越野,整整齐齐地排队入营,见到石重贵驰来,军官们连忙整队,以指挥为单位列队迎接,“万岁!”之声山呼海应,看着面目完全一新的侍卫亲军,石重贵颇感满意。


清除侍卫亲军中的害群之马后,武备学校学员即以指挥为单位,全面引入在武备学校施行的纪律,训练,行为举止准则,颁布三大纪律八大注意,全面整顿军纪和战斗力,在石重贵的强力支持之下,对整顿过程中出现的刺头毫不留情,冒头一个打掉一个,不过一个月,三百余犯上作乱,骚扰百姓,调戏民女的恶兵被枭首示众,并由授田使柴荣宣布立即废除地契,剥夺田地所有权,收归国有,在军纪和利益的双重高压之下,侍卫亲军官兵迅速完成了从流氓兵痞到职业国防军的转变,一支纪律严明,战斗力强劲的新型军队已经初具雏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