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在变 中国当何以自处

hutaozxm1 收藏 1 8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评社北京12月18日电/解放日报编者按:即将过去的2010年,世界经济复苏步履蹒跚,国际形势错综复杂,国际力量对比正在发生深刻的、历史性的变化。在这样的背景下,大国关系出现了哪些调整?国际热点问题出现了哪些动向?中国又该如何定位自身?从今天起,我们将陆续推出“岁末纵横谈”系列文章,邀请国内知名专家学者,同读者一起回顾今年天下大事,展望未来天下大势。



主持人:杨立群



嘉宾:黄仁伟(上海社科院副院长、研究员)



俞邃(中国当代世界研究中心教授、国际自然和社会科学院院士)



量变不等于质变



主持人:今年8月,日本内阁府公布的数据显示,二季度日本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按美元计算为 12880亿,而中国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按美元计算为13390亿,很多媒体报道,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世界第二”?



俞:其一,国内生产总值(GDP)固然是衡量经济实力的一项重要指标,但非唯一,就综合国力而论,GDP带有一定片面性。而且这里还有一个统计方法问题,据悉,我国经济总量4.91万亿美元(2009年)当中,就有1万亿美元被外资拿走了,这笔账该怎么算?其二,人所共知,中国人均GDP只有3800美元,占日本十分之一,排名在世界100位之后。况且,我国在经济结构、发展阶段、核心竞争力和创新能力等方面与“世界第二”应具有的水平相距甚远。其三,迄今还没有从政府正式文件或党和国家领导人讲话中见到中国成为“世界第二”的说法。在为我国经济巨大成就感到自豪的同时,我认为应审慎看待这个问题。



黄:如果从人均、结构、质量、环境生态和竞争力来说,中国都不具有领先地位,某些指标差距还很大,甚至在20年以上。如单位GDP能耗,日本只有中国的十分之一,处于世界最先进行列。如果我们能够以正常心态来看这个超越,就会明白只是量的超越,远远不是质的超越。






问题是日本方面的反应要比我们强烈得多。因为它一直以“亚洲经济老大”自居,一旦失去头把交椅,其遭受的心理打击要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而且中日之间的历史和领土争端纠结太深太复杂,“失去世界老二、亚洲老大”的沮丧可能很快就转化为地缘政治上的防范,这是中日关系近期出现下滑趋势的内在原因之一。



美国“四面点火”



主持人:今年,从钓鱼岛撞船到南海争端,从美国航母开进黄海到美日、美韩越来越频密的军演……中国周边可谓暗流涌动。那么,我周边形势是不是像有些人说的那样 “四面起火”?这一连串动态的背后有怎样的深刻背景?



黄:对于今年的事件,我们确实要看到美国有过度反应的地方。从长远看,中国力量从亚洲大陆向西太平洋延伸的过程是必然会出现的,美国过去将其海上安全空间一直推进到中国沿海的大陆边缘的做法,恐怕必须改变了。



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力量不足以与中国进行一场全面对抗,所以其必须尽可能动员亚洲国家加入到与中国对抗的力量中,这次美国主要利用了其盟国以及有可能与中国有潜在冲突的国家。我们既要防止与美全面对抗,也要防止美国动员亚洲国家组成限制中国战略空间的联盟。中国应坚持作为亚洲的稳定力量、和平力量、发展力量。认识到这点后,亚洲国家就会对美国滥用军事力量的做法保持距离。而美国这种“四面点火”的做法,我们也不必太担心,因为其不具备在亚洲发动一场全面战争的能力,这种拉起防御网的做法也是“短见”之举,最终将损害美国在亚洲的所谓领导地位。



俞:最近我国周边的几把“野火”,令我联想起一些内涵深刻、饶有风趣的成语和诗句。“耀武扬威”,适用于经受金融危机冲击而颓丧的美国,借助军演以掩盖其虚弱。“狐假虎威”,适用于内政混乱、外交孤立的日本当局,尾随他国以显示自己“还真能”。“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比较符合军演的目的,虽说针对的是朝鲜,却怀有深层次的不可告人的其他用心。“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让我们正告那些冷战思维的人,中国和平发展的蓬勃势头是谁也阻挡不了的。


我话语权还有限



主持人:总体上来看,随着实力的消长,西方几百年来垄断世界事务的局面正在开始改变,中国今天所拥有的话语权是以往不可想象的。有些人说,世界权力正在“东移”,有些人说,中美应该“共治”世界,打造“G2”……那么,中国究竟应该如何定位自身的国际坐标?



俞:诚然,中国的和平发展导致世界战略格局的变化。中国离不开世界,世界也离不开中国。随着中国成为国际战略体系的重要平衡力量,乃至在某种意义上由顺应时代潮流进入逐渐引导时代潮流,因而“世界离不开中国”越来越成为人们的共识。相应地,中国的话语权有所增强,但仍有限。中国毕竟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依然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对于中国影响力的评估不应过誉,当然也不必忌讳。所谓世界权力“东移”,虽然包含对中国作用的蓄意夸大,却也说明美国从战略上格外重视亚太。所谓中美“共治”世界的“G2”论,其实是以恭维面目出现的“中国威胁论”的另一种表现形态。这不禁让人想起三国时期的一个典故。孙权为在魏蜀吴三角关系中取得较大回旋余地,利用曹操和刘备之间的矛盾以保全自己,曾谄媚曹操建议他称帝,曹操回答称:“是儿欲踞吾着炉火上邪!”



黄:中国在国际体系中多年的边缘状态现在有显着的改变,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已经能掌控这个体系并主导话语权。西方的绝对优势在相对减弱,但相对来说还是拥有优势,权力东移要比市场中心的东移慢得多。一方面,我们还是要坚持建立公平公正的国际体系,另一方面也应认识到国际秩序不会在短期内改变,还需要很长时间。



成为世界权力中心并不是一个国家最好的国际环境,某种程度上我们要避免成为世界权力中心。既要防止西方用其现有的体系优势来限制我发展,也要防止西方或是我们自己将我们过早地推向舞台中心。中国最好的国际定位是,在地区范围内尽我们的责任与周边国家共享中国发展带来的机遇。权力也好,责任也好,对我们都过于沉重了。


我仍需谦虚谨慎



主持人:是否继续“韬光养晦”是今年学术界辩论的一个话题,我们该如何理解 “韬光养晦,有所作为”战略方针?今天的中国还需不需要“韬光养晦”?



黄:“韬光养晦”的战略含义是,中国在每个不同的发展阶段上,应根据能力承担不同的责任,发挥作用,根据能够提供的国际公共品,来为国际体系做应该做的事。而“韬光养晦”的前提是,中国的发展与世界的发展应该是同步的,互为促进的,中国的和平与世界的和平应该是互为条件的。



问题出在两方面,一方面,国内有些人认为已经不需要韬光养晦了,这不仅会让外部世界感到威胁,也会造成国内战略思维的混乱,应该引起警惕。另一方面,外部有些人则把中国的力量上升当作是中国放弃韬光养晦。力量上升是一种客观进程,如何使用力量是主观进程。把中国力量上升本身当作威胁,当作放弃韬光养晦是不对的。应区别力量的增长和力量的使用,特别是要明确中国军事现代化和军事力量投放方向上的区别。



俞:“韬光养晦”是一种光明正大、玉汝于成的谋略,含有志存高远、谦虚谨慎的双重意思。这是古今中外大政治家们的共识与成功之道。泛加炒作本身,就不符合韬光养晦精神。20年前苏联东欧剧变,社会主义受到沉重打击,世界上要中国扛大旗的呼声四起。邓小平告诫我们要有自知之明,韬光养晦,扎扎实实地把自己的事情办好。有人误解那是没有能耐,邓小平又提出“有所作为”。“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并行不悖,具有长远指导意义,非此即彼的思维定式不符合辩证法。国外有些媒体对于“韬光养晦”要么假借误会胡乱加以评说,要么别有用心地歪曲和诋毁。对此,我们要心中有数。




机遇与挑战并存



主持人:当前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下,中国又该如何抓住和用好重要的战略机遇期?



俞:国际形势的确复杂多变,机遇与挑战是并存的。和平、发展、合作是时代主流,带来重要战略机遇期。重要的是识别机遇、选择机遇、创造机遇和扩大机遇。机遇挑战又是对立统一的,可以转化,取决于策略运用。例如金融危机是挑战,却给中国带来机遇;中国大量购买美国债券,却又包含着挑战。所以,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忧患意识。一个奇怪现象是,每当中国或是经受严峻挑战、或是抓住良好机遇的时候,随之而来的往往便是各种版本的“中国威胁论”。扬言“中国威胁”,有的是误解疑虑,有的是恶意攻击,情况不同。中国有这样的至理名言:“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这也可用来解释“中国威胁论”的诱因之一。



黄:与十年前相比,中国的战略机遇期出现了些复杂情况,过去我们的发展主要在国内,我们大量利用外部要素来发展自己,将来,我们本身的发展也将成为别人的发展机遇。但我们的弱点,我们结构中的问题也将暴露得比原来大。而那些外部要求我们改、也是我们有问题的地方就是我们最需要改变的,如果抓住此进行调整,我们的机遇就突破了。可以说,包括整个世界的产业结构和重大的技术调整,包括国际政治、安全的所有结构性变化都将是我们的机遇,我们要抓紧准备,今后十年这些机遇会接二连三出现,如果我们都抓住了,那么就是我们第二个十年的战略机遇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