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线 上篇 热血征途 第三十五章 冷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


一连转为团预备队后,行军速度明显落后于兄弟部队。路过的都是些攻克的山头或据点,几乎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

通过开阔的水网田后,前面出现了一个山垭口。从行军地图上面标识来看,标号为311的区域两边是丘陵,山头等高线疏离,波度平缓,海拔不过七八十米,一条蜿蜒扭曲的沙土小路从中间穿过。这是一连挺进途中必经的路线,营部通报,昨天已经有友邻部队通过,暂时没有发现敌情。

连指仍不敢大意,黄秋生连长和副连长康世红、指导员胡书怀以及副指导员周凯研究后,决定让刚刚归建的七班先行一步,抵近311区域的制高点和山洼处侦察。

这是一营侦察班归建为一连七班后执行的首次武侦任务,但严格来说,它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侦察,因为既没有背带步话机,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提前到达。当七班长唐国伟将全班战士兵分两路登上山路两侧的山包时,向下俯瞰,一连的前头已经进入山间小路了。

这次侦察行动对唐国伟率领的侦察班来说并不算艰巨,因为仅从军事地图和上级通报获知的信息,侦察班就已经判断出,这里应该不会有越南的火力据点。因为311区域的几个山头是孤立的,丘陵平缓,草木低矮,既不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关隘,也缺乏居高临下神出鬼没的山林险崖,和弄西山口黄土岗相去甚远。更重要的是,夹在其中穿行而过的山间小路只是条便捷通道而已,并非主力部队推进的唯一途径。总而言之,311小高地并不具备有效阻击的军事地理条件。

事实证明,侦察班的判断是对的,粗略搜索,基本上见不到有暗堡、掩体或是自然洞穴的机枪口。这支自卫反击战前就穿越火线和越南民兵、游击队、人民军屡次交手的侦察小分队,已经在异常残酷的战火中摸准了对手的一些脾性。

在连队基本通过山垭口后,侦察班才急忙下山,匆匆赶上队伍。

穿过311区域,部队开始进入了一片荒废的农场。农场其实就是一片撂荒的农耕养殖地,排灌地里引水渠和雨裂沟交叉纵横,黄黑色的污水静静流淌,沟渠边芭茅草长得疯狂,一丛丛一簇簇,和其他杂草灌木纠缠成网成片,满眼荒芜。不时能看到用芭茅草参合干树皮盖顶的茅草屋伫立在水流边,破烂孤吊,在风中瑟瑟发抖,如同被抛弃的老弱病残者。

一连踩过河渠上一座又一座的竹排短桥,继续大踏步先向前开进。

突然,走在前面的一名战士趔趄两步,一头栽了下去,无声无息地。措手不及的战友慌忙扶起他,这才发现子弹打中了后脑勺,脑浆和鲜血混杂迸溅,汹涌如流。

队伍立马骚动起来,有人喊有人跑,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侦察班刚赶上队伍,就碰到九班副李心武带着担架组几个民工往前跑,杨少平心里一揪,知道有麻烦了。

唐班长急忙喊道:“九班副,什么情况?”

李心武也顾不上部队纪律,边跑边气喘吁吁道:“二班有个兄弟挂彩了,妈的有人打冷枪!”话没说完,连队卫生员蔡晓峰挎着大药箱也匆匆赶过去,情况似乎很紧急。

几乎是下意识地,侦察班所有人都停止步伐,闪电般端起步枪四下扫瞄,但除了行军队伍 “噗嚓噗嚓” 的杂乱脚步声外,就没有其他声音了。

有偷袭就会有枪声,但侦察班紧随部队行进,途中并没有听到枪击的声音,难道敌人使用了微声武器?如果这样的话敌情就复杂了,起码枪手潜伏的方位就不好判断。

侦察班新加入的三个新兵有些紧张过头,食指死死紧扣在扳机上,准备班长一声令下抢先开火。仅仅在311地域的侦察行动中,徐建雄、何定斌、周国超三人就已经感觉到和这些侦察班老战士的明显差距,他们反应慢,行动慢,出枪也慢。

张国富的枪口在对面的茅草屋之间游移,断定道:“班长,敌人应该躲在草房里边,就在里边!”

唐国伟浓眉拧起,没有应答,显然不太认同,但也不能最后确定。

其他侦察兵也和班长一样,沉默着,紧张地搜寻着四周最可能隐藏的危险目标,哪怕是一丁点的风吹草动也不敢麻痹大意。

张国富的判断并非没道理,枪手能在路边偷袭得手,最大的嫌疑就是这些农场茅房,但杨少平仔细侦察又觉得不太可能。因为茅草房看样子已经废弃多日,经过长时间日晒雨淋风吹雨打,四周遮掩的竹篾网早就破烂不堪,放眼望去草寮空空荡荡一览无遗,即便游击手想藏匿其中也无处遁形。

几个新兵看来很赞同张国富的意见,纷纷催问道:“对对,敌人应该在草房里,班长,要不要开枪?”

唐国伟低喝道:“不行,目标不明确,不要乱开火!”

游击,狙击,这些袭击都是敌后的和零星的,但却是正规军最为头痛的战术。敌人单人匹枪来无踪去无影,却时时将威胁送到你身边,它的杀伤力不在于数量,而在于军心。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些曾经在抗日抗美战争中轻车熟路屡试不爽的军事手段,如今对手也遍地开花地使用开来。

唐国伟沉声问道:“杨少平,有没有发现敌人?”

杨少平应道:“没有。”

唐国伟问李向阳:“老弟,你看呢?”

李向阳沉吟一下,掉转枪口,指着左前方三点钟方向说道:“老哥,我看前面那排养猪的有埋伏!”

唐国伟点点头:“我看是!”

顺着班副手指的方向,左前方确有一处养猪场,几排简陋的猪栏倚靠着两间坍塌的破瓦房,两边是漂浮着粪便和烂木板的死水塘,有一头腐烂发黑的死猪躺在围栏外面,老远就能闻到猪舍飘来的阵阵腐败恶臭的气味。

正说着,罗排长跑过来,冲唐国伟喊道:“有敌人偷袭,袭击方向可能在正手位靠前方那排猪圈,七班马上过去侦察敌情!后面队伍不要乱,跟上快速通过!”

唐国伟挥手喝道:“七班跟我来!”

侦察班很快就抵近猪圈,圈里已经没有生猪了,臭烘烘的全是猪粪便、淤泥和黄污积水,猪棚倒塌了大半,木桩和竹架上留有清晰的弹孔和划痕。看来,之前兄弟部队经过这里时应该发生过短暂交火,不过,一连并没有接到上级通报。

侦察兵非常警惕,荷枪实弹四下搜索,但现场没有发现任何踩踏或匿藏的可疑迹象。

杨少平见有几块肮脏的麻布袋耷拉在猪舍的排污沟边,心一动,亮起枪刺将它挑起,倏然见到地下有一条粗大的污水槽口子,黑洞洞的污水口恰好可容纳一人钻进去。

杨少平大喊道:“班长,在这里!”

李向阳抢步过来,见到污水口厚厚的污垢被蹭出一道道光亮的痕迹,显然是有人钻爬时划出来的,顿时咬牙切齿道:“妈巴个逼,又是个地老鼠!”

徐建雄急不可耐地端起56式步枪,蹲下冲污水口“啪啪啪”就是一串点射,打得排污槽火星四溅。唐班长按住枪杆子道:“没用了,不要浪费子弹,这些地老鼠早溜了!”然后冲张海洲努努嘴,张海洲会意,拔出手榴弹,拧开盖子捅破防潮纸准备爆破。

班副李向阳喝道:“都后撤,快点!”

侦察班刚撤出十几米远,张海洲拽出拉火绳,将手榴弹扔进污水槽,几箭步疾跑过来,身后传来了一声轰隆的大爆炸,脚下一阵抖动,地面尘烟滚滚,污水槽伏击点被彻底摧毁。

归队时,碰到民工担架组抬着中枪的战友匆匆走过,整个脑袋裹在厚厚的绷布里,血浆淋漓,不知死活。

张国富看了杨少平一眼,眼神复杂。

杨少平理解这位兄弟此时有些异样的心情。打仗就会死人,这已经习以为常了,但要死,就宁愿死在冲锋的阵地上,死在敌人的枪口前,哪怕是死在趟雷的路上也好。就怕这样被冷枪打中,即便算是烈士,那也死得太窝囊太不明不白了。

杨少平知道,这一刻,自己的情绪和张国富一模一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