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毕竟,梁无国说话还是有一定的实力在里面的,所以,既然梁无国是这么说了,那么,滋赖佐寿多多少少也要给他梁无国一点面子,所以,滋赖佐寿是哼了一声,道:“梁无国,那好,那你就有话快说,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一些什么样子的话来!”

梁无国知道这是滋赖佐寿在暗地里面是暗暗的讽刺自己,前者现在是实力有限,他也就不理后者的挖苦了,故此,梁无国道:“曹宏达,你为什么一定要找死呢,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曹宏达是愤怒的看着梁无国,然后,前者是恨声道:“梁无国,你也能算是一个中国人,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小人,我看外面的报导说的没有错,你简直就是一个小人。”

梁无国现在武功是突飞猛进,故此,梁无国的眼力是其佳,好的没话说,他是一眼就看出曹宏达的样子绝对不是在撒谎,曹宏达说的全部都是实话,于是,梁无国道:“曹宏达,看来你是一定要我死了,我说是不是真的!”

曹宏达冷冷的看着梁无国,前者是哼了一声,道:“梁无国,是又怎么样,你是汉奸,我当然要你死了!”

梁无国苦笑了一声,他是默然不语,接着,梁无国是沉默了一会儿,道:“曹宏达,这样子吧,你如果真的想杀死我的话,那我给你机会,十天以后,我们就在中山陵打一架,如果你能赢的了我的话,那我把命给你,怎么样?”

曹宏达听见梁无国这么说以后,前者是相当的迷惑不解,是一副根本听不懂梁无国再说什么的样子,故此,曹宏达迷惑道:“梁无国,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能不能说清楚一下?”

梁无国见曹宏达乃是一副丈二的和尚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所以,前者就对后者解释一下,让曹宏达知道自己再说一些什么,遂梁无国开始解释道:“曹宏达,你不是很痛恨日本人和我吗,既然这样,那我成全你,让你和日本人以及我打个够,怎么样,这样总行了吗?”

梁无国这些话说的是直白无比,根本就不是文言文和散文,曹宏达就算再傻瓜,再笨蛋,后者也是能够听得清清楚楚的,于是,后者道:“梁无国,我明白你的意思,好!我答应你我一定奉陪到底,让你玩个痛快,十天以后就是你梁无国和日本人的死期了!”

梁无国是淡然一笑,道:“但愿如此!”

曹宏达是听懂了梁无国说的话语,可是,滋赖佐寿却是听不懂梁无国再说什么事情,所以,滋赖佐寿道:“梁无国,这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一下,不然,我拿你是问!”

现在在南京是日本人地盘,滋赖佐寿是一个日本人,所以,梁无国是对滋赖佐寿是顾忌三分,为此,梁无国在此时也是必须为滋赖佐寿是说明一下的,梁无国于是就把自己的计划给解释一下。

梁无国的意思是这样子的,他决定在南京的中山陵举行一场中日两国人马的比武大赛,让中国的武术界人士和日本的武术界人士在中山陵大打一场,至于剩下的事情就不是梁无国能管的范围之内,就由日本人做主了。

滋赖佐寿也是练武者,而且,滋赖佐寿来中国其中一个目的也有和中国的武术界人士打一场的想法,梁无国的这种说法也是正和滋赖佐寿的额意思,只不过,滋赖佐寿想到这里的时候,他担心起了一个问题出来,这个问题就足以让滋赖佐寿担心,所以,滋赖佐寿决定是问问梁无国一下,看梁无国是怎么回答的。

滋赖佐寿问梁无国,道:“梁无国,那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梁无国道:“滋赖佐寿,什么问题?”

滋赖佐寿说道:“梁无国,那要是十天以后,中日两方的人马打起来,你站在哪一边?”

梁无国是想也不想,他脱口而道:“滋赖佐寿,这还要说,那当然是站在日本这一方了和中方人士打起来?”

滋赖佐寿是万万没有料想到梁无国说话会是这么痛快,前者也没有料想到后者的反应和胆子会这么大,所以,滋赖佐寿是不由的吃惊一下,脸面之上是露出了惊愕的表情出来,表示自己的惊讶的程度有多深,不过,滋赖佐寿惊讶归惊讶,他到底还是多年老江湖,一旦惊讶过后他迅速就恢复神智过来,于是,滋赖佐寿是哈哈大笑,冷笑不止,道:“梁无国,这可是你说的,那就这么定了!”

梁无国是木然道:“绝对可以,滋赖佐寿!”

滋赖佐寿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道:“梁无国,你可真有种,只不过我怕你是玩不起。”

梁无国听了滋赖佐寿的这话以后是默然不语,他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在里面,当梁无国是叹完那口气以后,他身边的绯丹弄达和南川盛樱两个人却是分别再次握住了梁无国的手,表示了自己对梁无国的支持!

滋赖佐寿想了想,他忽然道:“梁无国,那你说接下来该怎么办,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

梁无国问道:“滋赖佐寿,你这是什么意思?”

滋赖佐寿解释道:“梁无国,你不是说十天以后要举办什么比武大赛,那么,这些人的性命是肯定要留下来的,那你打算怎么处理他们呀?”

梁无国想了想,道:“滋赖佐寿,我想先把他们关进里面去,你看怎么样?”

滋赖佐寿想了想,梁无国的这种说法也不算是过分,遂滋赖佐寿就同意了梁无国的说法了。

梁无国感觉事情有点怪怪的,因为,梁无国知道自己和滋赖佐寿的关系,他晓得自己和滋赖佐寿的关系不是很好,所以,当梁无国知道滋赖佐寿答应自己的条件是这么干脆的时候,梁无国是发觉的是十分的奇怪。

于是,梁无国害怕会发生什么意外,遂梁无国就开始仔细的想一想,想自己应该怎么做,或者说滋赖佐寿有什么目的在里面,最后,梁无国想了想,他最终还是发现了滋赖佐寿的想法。

梁无国明白滋赖佐寿是引蛇出洞的方法在里面,引蛇出洞是比喻引诱坏人进行活动,使之暴露。

梁无国知道滋赖佐寿的真实目的是这样子的,滋赖佐寿之所以会同意梁无国他自己的意见就是因为滋赖佐寿是想来一个类似于请君入瓮的法子出来,也就是滋赖佐寿之所以会答应梁无国的这个做法,就是想把厉害的中国人,然后把他们是全部消灭干净,一个不留,这大概就是滋赖佐寿的真实想法和做法了。

梁无国是猜的并没有错,这的确是滋赖佐寿的想法和做法,现在是全面侵华战争方法,中日两国的人民是爆发一场史无前例的战争出来,中日两国的两方人马是开始相互大厮杀起来,毫不留情的开始大干起来。

然而,在这场侵华战争中,日本方面是准备三个月亡华,灭亡中国,只不过,日本方面的如意算盘是打错了一点,因为,就仅仅是淞沪会战,日本光光拿下上海就花了三个月,所以,日本政府三个月灭亡中华的计划宣告破产!

可是,即使这样,日本军队以绝对优势的力量拿下了上海和南京这两块对于中国政府来说是相当重要的两块地方,这可让中方人士大为头痛,有许许多多的资料显示在中国方面是大有抗战的“亡国论”和“速胜论”两种论言在中国大肆发表,且危害甚重。

为此,在中国有志抗日志士为抗日做出了种种的贡献,他们希望驳斥掉这种论言,把在中国的日本侵略者全部是赶出中国的国土,让中国恢复平静和安宁,让日本人知道一下中国人的厉害!

而滋赖佐寿是想借用十天以后中日两国的比武大赛的机会想把会来这里趁机捣乱的中国人全部消灭干净,是一个不留,这就是基本上滋赖佐寿的计划,至于具体的计划就是滋赖佐寿还没有想好,滋赖佐寿是准备回去以后是好好的想一想,然后在十天以后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计划,把那些在滋赖佐寿的心目中该死的抗日份子全部弄的死光光。

不过,梁无国也弄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梁无国是有点低估滋赖佐寿的智商,要知道,滋赖佐寿可是江湖老手,像这种人的想法是十分的周密,当梁无国弄清楚滋赖佐寿的底细以后,滋赖佐寿也是弄清楚的梁无国的真实计划。

滋赖佐寿知道梁无国在内心之中在想一些什么事情,前者晓得后者是想利用所谓的比武大赛的机会来一个两面都能做人的契机,这自己成功摆脱汉奸的罪名,让自己过上一个好日子,而不是成为中国人的民族败类,这应该就是梁无国的真实想法。

梁无国的确有这种想法,想梁无国现在是有了自己的家室,他做事情绝对不能太嚣张,不然,后果是相当的严重,而且,梁无国知道一件事情特别重要的事情,故此,梁无国更是不能太嚣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