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二次修改稿 第二十三章 续 19

中悦 收藏 13 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size][/URL] 罗指挥还是不肯放下电话,似乎还要说什么。刘营长跟罗指挥平素不熟悉,只是集团开会时见过几次面,但非常清楚东京湾防御圈嗣谷前指罗指挥是国军方面的将领,他欲言又止,一定是遇到什么困难,这里面,军事意义之外还有非同寻常的政治意义,自己再困难,也要尽可能抽出力量国军。刘昌平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第二十三章 续 19



罗指挥还是不肯放下电话,似乎还要说什么。刘营长跟罗指挥平素不熟悉,只是集团开会时见过几次面,但非常清楚东京湾防御圈嗣谷前指罗指挥是国军方面的将领,他欲言又止,一定是遇到什么困难,这里面,军事意义之外还有非同寻常的政治意义,自己再困难,也要尽可能抽出力量支援国军。刘昌平是中共党员,迅速从视屏上看了一下东京湾防御圈沈湘部的态势,立即对着话筒朗声说道:

“罗指挥需要我们怎么配合,尽管下命令!”

这句话多少带了一点大陆的官场式客气。南隔绝线前指和东京湾嗣谷前指都是直接对中国驻日军总部曾总指挥负责的,东京湾防御战事关全局,在作战上南隔绝线处于配合的位置,罗旅长可以总体协调,说是下命令就有些客气了。

罗旅长当然品出话里的意味,心里一热,又是一股别样滋味——国军打仗,不能让解放军当宝贝似的在手心里捧着,这时节谁的日子都不好过,只是不全力增援的话,国民革命军最后的血脉,参加过钓鱼岛抗战和收复南海国土之战的这支光荣的部队——东京旅,就要全军覆没于此。

原想要那个无人车连加一个步兵连的,调整一下,罗旅长说:

“沈湘部被四面包围了。我只要你一个连,那个无人车连。”

刘昌平营长表示无人车连给,步兵营主力也给。两人都是军人,说话直率,略一推让,决定无人车连和两个步兵连下飞机后直接破围解救沈湘,另一个步兵连和机炮连留在羽田机场南加强第二道防线。


沈湘在清晨时分,从营长降到了连长。未能像防守东京北线的陶支队那样灵活机动,上峰命令死守立川汇交,沈湘就像钉子一样钉在这里,一动未动。结果就是,手下兵力只剩2辆坦克、1辆装甲车、2部155毫米自行迫击炮,人员还剩85人。

这还是全部兵力收缩到立川汇交主阵地的结果。突入中国使馆安全区的日军,2个自行炮营发现射出的炮弹竟然炸烂了第10师团的司令部,大惊失色手足无措,周围群众已经奔逃避开,一部分炮车被早已潜近等待机会的安全区中方警戒部队以单兵导弹和枪榴弹打坏,另一部分炮车和一个大队的步兵被愤怒的安全区群众团团包围,安全区里不乏日本政界商界的头面人物,不知道是怎么一个过程,这部分日军很快就同意担任安全区西南半环的警戒任务,日方人士明白中方顾忌的是能打到台湾号的自行炮,因此许多议员、商界领袖带头坐到了自行炮车上,其中抱着炮管不放的一位还是日军一位中队长的父亲,那位中队长上来苦劝,议员抱着炮管就是不肯放开,说:你们要开炮,先震死你老父,你们这些糊涂虫,就给日本留下一块活地吧!

这一千多日军站到政府军方面后,安全岛防御压力大为减轻,八王子方向另外2个日军大队本来还要攻击安全岛地区,现在与这个反正大队僵持在那里,进退两难。——进的话,实在不愿意向安全岛方向开火,警戒日军的背后,黑压压数十万日本民众聚集在那里,甚至那边有人隔着几十米远,喊出这边某个士兵的小名。军心动摇了。东面是中国军的川横集群,过不去,背后,也就是南面和西南,是炽热的富士山喷发熔岩地带,西面,是中国军155毫米炮的警告射击区——只要过线,立马就有一发神出鬼没的大炮弹把那个小组炸掉。

八王子西北直到立川汇交的十多公里防线,已被解放军的实验步兵格子团的增援部队接手。 格子部队的一位连长--军衔却是少校--径直来见沈湘,告诉他不用管东、南方向的侧背,只管正面,特别注意北面与美军横田基地突出部-我嗣谷前指集群接合部的防御。留下了两名数字化单兵当联络员,交给沈湘一具通用接口的通讯指挥仪,在沈湘的电子地图上按出自己指挥车的位置——就在东500米,敬礼,走了。

沈湘还礼,右手慢慢地放下来,目注少校的背影消失在废墟中。清晨的阳光艰难地透过东京上空的滚滚烟尘,在废墟间时明时暗地变幻着。

面向立川汇交的西面二十几座大楼,伴着日军一个大队一起,化成了废墟。数字化兵回来3个,狙击手老曹奉命护送日本平民去安全岛。沈湘要求台湾号战列舰以203毫米主炮密集覆盖立川市东南角一处疑似日军集结地——那里应有至少2个中队的日军,台湾号高级密码文字回复给沈湘兜头浇了一瓢凉水——柴油机组又被敌炮打坏一部,充电能力降低到每分钟300兆焦,扣除维持钢珠离心炮飞轮转速的必须部分,中主炮暂不能支持25千米以远的射击。

明白了。25千米,是眼前日军所能拿出火炮的最远射程。一点余量不留,台湾号已到艰难竭绝的境地。不断有漏网的炮弹、导弹打到台湾号中、左船体上,钢珠离心炮在全力拦截,但飞轮转速已到300米最小防御圈的下限,维持不了飞轮转速,模糊式拦截所依靠的超级射速就拿不出来,没有模糊式弹丸云,想封住炮弹攻击是根本不可能的。炮弹打到军舰上越多,造成破坏越大,拦截能力越弱,恶性循环,台湾号可能在短时间内垮掉。没有台湾号剩余的2管主炮支撑,东京防御圈内我军根本撑不住数十倍兵力日军的攻击。即便打25千米,中主炮每分钟平均也只能打6-8发,能力下降到一艘老式的重巡洋舰。

那个日军集结地距台湾号31千米,不能打了。自己这里距台湾号约27千米,在炮火保护圈之外,阵地要不要往后转移?请示嗣谷前指,罗旅长要他自决定。

简短的军官会议。沈湘的营下面就是排,3位排长脸孔熏黑,一位右膀缠着三角带,吊着右臂。格子连长留下的两名数字化兵,一名自我介绍代号1331的职务是班长,肩章上却是一杠两星,沈湘自己昨天上午也不过是中尉,就让1331也参加会议。

2位排长主张向后转移阵地,理由很现实:这点兵力,脱离舰炮根本守不住。撤到25千米,现在天亮了,配合无人机,鬼子的牵引炮放列或是体积更大的自行炮进入都躲不过去,重装甲车辆上来也制导舰炮打掉。我方步兵只在楼房废墟下找好防炮掩体,鬼子轻步兵上来,召唤舰炮用203毫米钢珠弹罩掉。

沈湘说,一分钟只有6-8发。

原任连职的代理一排长说:够用了。小鬼子吃了亏,不敢再用密集兵力冲击,5千米宽的正面上,它投入兵力不会超过一个大队,如果只用一个中队冲锋,我们自己就吃掉了。动用一个大队,又不敢大规模集结兵力,它攻击准备时间怎么也要一个小以上,这段时间台湾号已备出4、5百发的能量,打掉它一个大队,几秒钟内甩100发足够了。顶住它两次冲击,战舰的发电设备会修起来,充电能力恢复上来,后面更好打了。

吊着胳膊的三排长同意一排长的意见。补充说,不光是往后退,还要往右翼也就是北面靠拢,美国佬靠不住,与嗣谷前指集群的接合部要靠我们自己。

二排长有顾虑。说此处阵地已在日军无人机严密监视之下,刚才本排从东面靠拢上来,是趁着天还没亮,废墟间到处都在燃烧,鬼子无人机的红外辨识有困难,现在天亮了,我们藏在汇川立交废墟掩体下面它看不见,我们一动,它无人机就光学发现了,鬼子的炮打台湾号够不着,打掉我们却不成问题。

沈湘请1331发表意见。在场军官,除了一排长是上尉军衔外,其余4人都是中尉肩章,沈湘已被破格提拔为少校营长,不过肩章还来不及换。

几位国军军官看着这位圆脸解放军中尉,掩体里光线不亮,解放军中尉的牙很白,眼睛很亮。共军初来乍到,能说出什么见解,比我们这些在这里打了一夜的人更高明?

1331张口说话,沈湘立即听出是湖南口音,老乡啊!

1331不紧不慢的一番话,让掩体内人人服气,立即形成了一致意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