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师 正文 第十五章:碧血映湘江(三)

likangjiang 收藏 10 3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十一月二十六日,军委纵队离开道县向湘江渡口行进。五军团首长接到中革军委命令,命令五军团三十四师留在原地,“坚决阻击尾追之敌”,以掩护行动缓慢且走了弯路的笫八军团;同时担任整个中央红军的后卫。命令还特别指出:“万一被敌截断,返回湖南发展游击战争。”我接过这份沉甸甸的电文,心一下子凉了半截,难道历史会依然重现?尽管早有思想准备,但事到临头,还是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我随即慑定心情,坚定地说:“请首长放心,感谢中革军委对我师官兵的信任,我们保证完成任务。”我知道:中革军委把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我们红三十四师是有理由的,我们红三十四师自五次反“围剿”以来表现太出色了,几乎是每战必胜。师长、政委配合默契,指挥作战灵活机动,全师干部大多是原红四军调来的骨干,政治立场坚定,作战经验丰富。再加之部队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士气旺盛,作战能力很强,担负重任自然亦是责无旁贷的了。想通了这一切,我心情豁然开朗。与前世相比,部队人数为原来的三倍,武器装备更不可同日而语,且弹粮充足,情报信息快速准确,更重要的是本人具有后世先进的军事思想及对历史的先知……因而,我充满信心,红三十四师决不会重蹈历史覆辙,定会杀出一条血路,胜利渡过湘江。

此时此刻,临危受命,我心如止水。中央红军数万人的后卫掩护任务就落在红三十四师一个师身上。五军团主力及一、三军团各一部将阻击阵地移交给红三十四师。离开时,军团首长和我们红三十四师干部一一握手,这是一个悲壮而伤感的时刻,可能出于对红三十四师前途的担忧或不安,军团首长再三叮咛不止:“陈师长、程政委,全军团期望着你们完成任务后迅速过江,把干部、战士们安全带回来。”一一这时,我的双眼湿润了,还有董军团长、李政委及三十四师的干部们,谁的心里都意识到这一别可能会是永别。

送走了军团首长及兄弟部队,偌大的道州地区就只剩下红三十四师一支孤零零的部队。北面中央军周浑元部四个师正全力进攻我师阻击阵地;东面李云杰部两个师已被我打残一个师,剩下一个二十三师一时还难以返过气来。我与几个师领导就下一步行动简单商讨了一下,便迅速作出决定:一、立即补足战斗部队损耗的武器弹药及兵员,此事由王参谋长和蔡主任负责。二、唐副师长和段副主任组织师直单位先一步撤退,后勤部要将缴获的弹药、粮食等紧缺物资全部运走;破损的枪炮及不重要的物品全部处理扔掉。卫生部要将全部伤员带走,不准抛弃一人。后勤部、卫生部缺少人员,可从俘虏中挑选人员帮忙运输,但要讲清道理,付给报酬。三、李副参谋长暂时兼任补充营营长,负责将自愿参加红军的俘虏兵及收容的掉队的战士编入补充营。四、黄副政委负责全师宣传鼓动与政治工作。组织师、团政治部处根据中G中央和红军总政治部十一月二十五日发出的:“关于野战军进行突破敌人笫四道封锁线战役渡过湘江的政治命令”,进一步加强政治工作。五、由我和政委指挥五个战斗团、师狙击连、骑兵连及炮兵营,负责阻击北面之敌,明天再想法摆脱敌人,迅速撤往水车、文市一线。

中央军周浑元部昨日碰壁之后,今日拂哓便向我军防地展开猛烈进攻。我师刚接替阵地,有些工事还来不及整修和加固,敌人的炮火便砸过来了,没多久,十几架敌机飞过来俯冲轰炸、扫射。对敌人此套战法,我师早已熟悉,观察哨及时预警,阻击部队迅速撤到坡后陡坡下或树丛中分散隐藏起来。防空小组则对俯冲的敌机迎头痛击,很快便击中一架敌机,冒起了滚滚浓烟,一头栽倒地上,燃起了熊熊大火。其它敌机害怕了,再也不敢低空俯冲,炸弹乱扔了一通,便飞走了。炮击一停,敌人以密集的队形冲上来。担任一线阵地阻击的是我师103、104两个团,英勇的战士迅捷地冲向阵地,利用残余的工事和密密麻麻的弹坑架起了机枪、步枪,沉着地等候敌军的临近。此时,团、营的迫击炮对敌密集的冲锋队形进行猛烈炮击,师炮兵营一部则对敌二线部队的集结地展开打击。由于敌周浑元部各师从未与我师交过战,不了解我师的底细,也意想不到红军会有这么猛烈的炮火,因而吃了大亏,一顿炮击,敌军便损失了一个多团,大大打击了敌军的士气。其实,敌军还不知道我师刚才只使用了三分之一的炮兵,故而在后面的交战中,吃了更大的亏。当冲锋的敌军进入我师阵地五十米以内时,骤然响起密集的枪声与手榴弹的爆炸声。我师一个连的自动火器已超过国民党军的精锐部队,在我军炽烈火力的打击下,敌人伤亡惨重,103、104团趁机一个小反击,将进攻的敌军打了回去。敌人第二次进攻就小心谨慎得多了,炮火足足准备了半个小时,山坡表面所有的工事都被炸平了。这次,周浑元展开了一个师的兵力,企图冲上我师阵地与我军短兵相接,然后以优势兵力突破我军防御阵地。岂知我早已料到敌军会疯狂报复,果断令103、104团放弃一线阵地,不与敌军硬顶。当卯足了劲的敌人冲上空荡荡的我军阵地时,会是什么样子呢?而这时,我师准确的炮弹又落到敌人头上来了,敌军除了惊恐、混乱、躲藏、就是撤退。这一天,我采用节节阻击之战术消耗疲惫敌人;又乘其不备之时,展开突然反击;搞得敌军无所适从,又摸不清我军的虚实;到后来,便愈加小心,不敢轻易逼近我军。

我的目的达到了。晚上,我师乘着浓浓的夜色从阵地上悄悄撤下来,迈开大步向文市转移。凌晨5时,我率部到达与广西交界的仙子脚一带,命令部队隐蔽休息。连日来,部队一直处于行军打仗之中,昨晚又跑了近七十里,部队相当疲惫。决定休息几个小时。

笫二天清晨,周浑元部发现我师已撤走,派出飞机搜寻,也不见踪影,便上报司令部,何健闻之大怒。命令周浑元部迅速赶往广西灌阳、水车至文市一线;同时,又令湘军李云杰部二十三师迅即赶上,共同尾击中央红军主力。

中午十二时,我部准时出发。拦阻在路上的是南岭山脉中的都庞岭。都庞岭山峰险峻,道路崎岖难行。然而,雄关险道阻挡不住红军前进的步伐。我部用五个小时翻越了都庞岭,来到文市附近,晚上七时,全师各部到达预定位置。101团、103团接过了三军团六师在水车附近的防卸阵地。此时,军委纵队还停留在文市。我将指挥部暂设在距水车约3公里的位置,文市与水车相拒约七公里,命令104团在文市以北、以东地区构筑防卸工事,命令100、102、两个团在文市与水车之间利用有利地形构筑以支撑点为主干的三道防卸工事。组织工兵营、警卫营等师直部队,连夜帮助战斗团抢修工事。我与政委、参谋长几个主要师领导在指挥部仔佃研究敌情,师情报处将破译的几份有关湘军、桂军、中央军调动及作战命令的电文摆在桌上,我心中大喜,看来半年多的努力没有白费,已收到了效果。有了它,我们今后就有了“千里眼”、“顺风耳”;可以掌握战争的主动权。为了镇慎起见,我又将中革军委发来的敌情通报拿来对照,发现二者惊人的相同。这些情报,使我们较详细地了解到敌我双方的态势及我师周围的敌情:已渡过湘江的红军主力一军团因湘军刘建绪部六十三师与十六师先一步占领全州,无奈之下,只得在距全州约十六公里处的觉山、脚山铺、鲁班桥一带构筑防御阵地,阻击湘军由北向南的攻击。已过湘江的三军团四师则控制着界首,从界首至觉山之间约三十公里宽,这狭窄的三十公里将是近十万红军西渡湘江的唯一通道。桂军夏威部第十五军将从南边进攻界首,与湘军形成南北夹击之势。三军团另一部五师则在新圩附近阻击桂军笫七军,护卫红军的左翼通道。五军团三十四师担负文市至水车一线的防御,阻止中央军周浑元部和湘军李云杰部共五个师的追击,在掩护军委纵队的安全的同时;还要掩护第八、第九军团向湘江渡口转移。清楚这些情况之后,我沉重地说道:“今晚,双方都在调兵布阵;明天(二十八日)将会是一场血战。军委纵队明日拂晓离开文市,赶往湘江渡口,按照军委纵队目前行军的速度,每天约二十公里左右,从文市到渡口达六十公里,那么军委纵队全部渡过湘江,至少需四天时间。这四天是我们红军生死攸关的四天。我师由于早有准备,弹粮充足,支持四天问题不大;但其它红军各部弹药有限,是否能坚持四天就很难说。且敌军兵力、火力都占绝对优势;所以,我们必须作最坏的打算。我们几个师领导必须掌握好部队,提醒各级指挥员不要因打红了眼而蛮干,越在危急关头,越要冷静,充分发挥我们的长处克敌制胜,尽量减少部队伤亡。再就是要节省弹药,我师自动火器较多,消耗弹药快。各级指挥员要严格把关;注意随时搜集敌人遗失的弹药补充自已。”我讲完之后,政委接着讲道:“同志们,这次抢渡湘江战役是关系到党和红军生死存亡的大问题。在这关键时刻,我们每一个指挥员,每一个共产党员,每一个红军战士,都要坚定自已的信仰,坚定必胜的信心;完成好掩护军委纵队渡江的光荣任务。政治部要组织督查队,严格执行战场纪律。”散会后,师领导都下到各团督导去了。我派人叫来李副参谋长了解补充营的情况,李副参谋长汇报说:“目前补充营共有人员1263人,其中有自愿参加红军的俘虏兵652人,通过做工作,担任挑夫的俘虏兵又有481人愿意当红军,剩下的就是收容各单位的掉队战士。”我听了比较满意,叮嘱道:“还要进一步做好这些人的思想工作,打消他们的思想顾虑:可请政治部的同志来帮助进行教育。另外,不要降低审查标准,不能强迫,对俘虏兵必须坚持自觉自愿的原则。注意,目前补充营暂不发给武器,分配到战斗部队后才配发。”“是!”李副师参谋长敬完礼便转身走了。

我一个人留在师指挥部,静下心来思考着明天的战斗部暑。冥思中突然一个念头显现在记忆里:明天开战之前,中央军与桂军不是发生了一个小“误会”吗?中央军一个营与桂军笫七军二十四师的前锋遭遇,桂军奉行“拒中央军于广西之外”的信条,二话没说便向中央军开火,双方交战近一个小时,结果中央军这个营被桂军缴了械。是否可利用这件事做点文章,挑起桂军与中央军之矛盾。既使不行,也可乘这个机会教训一下桂军。主意拿定之后,我派人叫来特侦营方营长,面授机宜。方营长听得两眼发光,忙点头说道:“行!坚决完成任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