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血刃 第一卷 永嘉之乱 第三十四章虚惊一场(下)

程志 收藏 9 9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


第三十四章虚惊一场(下)

众人紧随祁雨缓慢前进,突然,一大群宿鸟呼啦一下飞到空中。众人心中猛然一惊,见只是一群小鸟,并不以为然的继续前进。

正在这时,祁雨突然大声喊道:“等等”

杜曾等人赶紧停止住脚步,不解的向祁雨望去,祁雨也不答话,随手捡起一段粗木棍,猛然向前投去,只见那木棍所触及的地面轰然塌了一大块。

众人不由得心中一惊。

如果不是祁雨提醒,他们一脚踩下去,后果可想而知。那个陷井不光深,而且下面直直的竖立起数十根削尖的木棍。

杜曾快步来到陷进边缘,皱眉道:“想不到这里居然还有陷井,这说明这里离他们的驻地应该很近了。”

祁雨点点头:“杜统领说得没错,这里陷井密布,显然他们怕敌人摸进来,看来我们的方向没错,不过从现在起大家都要加倍小心,这里不仅有独立的陷井,更多的是连环陷井,一不小心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原始村落。谢飞清晨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活动了一下身骨,推开房门。

门外的情景差点吓了他一跳,只见巴特尔全身爬在地上,真正的做到了五体投地。巴特尔的头上放着一个包裹。旁边还有他的兵刃,一个粗大的狼牙棒。

谢飞大为不解,向人群中望去,他终于找到了那个唯一会说汉话的阿莱姆,谢飞向他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莱姆看看了前任首领(白发老者)和现任首领格桑,一脸颇为黯然感慨,得到了二人的认可后,阿莱姆终于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有些无力缓缓的说道:“尊敬的大人,我巴鲁族第一勇士巴特尔,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私有财产了。也就是大人您的奴隶了。”

“嗯”谢飞不禁一愣,暗付这搞什么飞机呀。谢飞问道:“巴特尔怎么就成了我的私有财产了?”

现在巴特尔却没有了先前的那种飞扬跋扈,震撼绝望之余,却是面如死灰,失魂落魄,震撼自然是因为谢飞胜了他,居然没有给他一点还手之力,当场就失去了战争力;绝望自然是因为感觉没希望找回面子了。

阿莱姆正色说道:“公平对决,是我们巴鲁族人的传统,草原圣狼是我们巴鲁族的图腾,谁也不能亵渎。否则将遭到全族人地唾弃,甚至追杀,最轻也是逐出部落。族中男儿如果以草原圣狼地名义进行挑战。对手可以拒绝。但接受地话。输地一方,所有地一切。包括本人都是赢方地!不过没什么不死不休地深仇大恨。一般没人会用草原圣狼地名义进行挑战。有地话。一般也没人会拒绝。否则会被看做是懦夫!”

谢飞也是大骇,当初巴特尔以草原圣狼的名义向他发起挑战,由于语言不通,他根本不知道巴特尔当时叽叽嘎嘎的说些什么,谢飞也是一阵无语,少数民族就是规矩多,自古由来已久,少数民族的人把他们的传统和信仰看得比命都重。

谢飞尴尬却歉意地笑了笑,连声说道:“还好我没接受!也不算是!不必如此在意,不知无罪嘛!”

“如果你输了,勉强可以说是不知无罪!可是巴特尔却输了,是他挑起的,他也出手了,而且你也还手了,怎么能不算!会遭到圣狼惩罚的!”阿莱姆继续翻译格桑的话,格桑也是一脸无奈的神情,阿莱姆接着说道:“如果你不接受,巴特尔要么自杀,要么受到草原圣狼的唾弃,但逐出部落是肯定要的,总之他这一生算毁了!”

谢飞此时不再勉强,巴特尔的战斗力他已经见识过了,放眼谢飞一方,除了杜曾或许可以勉强与其一战的话,像李善、贾顺虽然他们也是少有的高手,但是在巴特尔面前估计只有挨打的份。别的不说,就是巴特尔那强悍的防御力就是无人可及。

谢飞伸手扶起巴特尔,对其说道:“既然如此,我们汉人有句俗话叫做不打不相识,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兄弟了。”

阿莱姆把谢飞的话翻译给巴特尔以后,巴特尔更是感激得一塌糊涂,古代人不像现代一样,那时候人的地位尊卑观念极强,现在谢飞已是他巴特尔的主人了,世界上哪有奴隶和主人称兄道弟的,他要是不感激那才是怪事。

巴特尔起身后站在谢飞身后,以向众人示意阵营从此不同了。

通过格桑交谈,谢飞知道巴鲁族不仅仅是他们这些人,他们的人数在五万左右,现在大多数居住在呼仑贝尔大草原一带,不过那里他们经常要受到鲜卑人的欺负,鲜卑人经常会去抢掠他们的牲口和财富,并且残杀他们的族人,奸淫妇女。总之,他们的生存条件极差。

巴鲁人虽然勇敢,但是必竟人数太少,区区四五万之数,除去老弱病残,即使全部武装起来,又能有多少战斗力,与鲜卑人那三十多万大军相比,他们太弱了。

巴鲁族人的武器也极其原始,他们不会制造武器,铁制器具都是从汉人那里购买的,当听到他们缺少武器,谢飞暗道机会来了,谢飞有军士们淘汰下来的汉制式装备环首刀和其备用甲胄,环首刀可是当时世界上威力最大的冷兵器时代的武器,不过比起唐代的横刀来又相差太远。现在谢飞只有五千多人,反正将来有实力要全部换作唐代横刀。那些武器反正留着也是留着,还不如送给巴鲁人做人情。

还真多亏谢飞这个人情,巴鲁人得到实惠,才会死心踏地的跟着谢飞。

谢飞与巴鲁族人缔结友好盟约,承诺向其提供物质支援,包括食盐和布匹以及武器,在必要的时候,谢飞将会派兵支援他们。其实谢飞并没有多少真心帮助他们,只是想利用他们在与五胡的拼杀中多消耗对方的有生力量。不过谢飞但小睢古代人了,巴鲁人对敌人是冷血无情,对朋友却也是肝胆相照,经长时间的相处,所谓日久见人心,谢飞才改变以前既定的对巴鲁政策。后来在谢飞的大力支持下,巴鲁人统一了大草原,而巴鲁人也成为了谢飞的远征中坚力量。

午饭时间到了,格桑对谢飞的招待规格,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过这顿饭还没有吃,就听到牛角号突然急促的响起。谢飞忙问格桑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巴鲁勇士来报:“说有大批敌人进攻。敌人不仅数量众人,而且战斗力惊人,不过盏茶功夫,连破他们三道陷井防线。”

谢飞一皱眉,心道:“定是杜曾他们攻来了!”也不等格桑等众人的反应,当先跃了出去,巴特尔见状,随后跟了出来。

巴鲁人的村落虽然在群山环抱中,却也相对比较平坦,此地不适合放养,不过巴鲁人都是天生的战士,他们凭借树木山石来做陷井路障,以防野兽攻击,在山谷在正面是一条曲折的小道,不适合大规模部队的展开,两旁山势陡峭,易守难攻。这个山谷盆地虽然位置隐蔽,但是曲阳军大多是本地上,他们有好多都曾是猎户,对这一带的地形极为熟悉。

当然巴鲁人在此地进驻,当然他们也曾仔细的查探过,此处山谷除了正面的一条小路,后面的小山上也有一条路,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斜刺里还有一条路,生在灌丛之中,若非常年在此活动,是定然发现不了的。杜曾当然也不是有勇无谋之辈,他为了谢飞的安全,故意在正面大张声势,却让祁雨带着一小队人从那条斜道摸进来,让敌军措手不及。

谢飞来到到山道出口处,只见约三百的步卒拿着刀枪左冲右突,却不见进攻,似乎只是做做样子,巴鲁勇士只要进攻,他们便一触既退,但是却不离去,只要巴鲁人一退,他们就不约而同的上前袭扰,这是典型的游击战术。格桑因为与谢飞语言不通,又让阿莱姆随行翻译。谢飞问道:“此处是否还有其他出路?”

格桑道:“我们在此居住,此地地形早已熟然与胸,只有前后各一条路,都是易守难攻。别无其他。”

谢飞摇摇头,对格桑道:“不对,这里应该还有其他出路,只是你们没有发现而已。”虽然格桑对谢飞的话不太相信,不过谢飞并没有理会,趁着现在冲突未起,他只能赶紧制止这场战争,如果大战一起,不知道要伤亡多少人,巴鲁人谢飞当然想让他们死心踏地的为自己卖命,自然不想让他们伤在自己人手中,曲阳军都是谢飞这三个多月以来辛苦训练的结果,自然不愿意让他们折在这里。谢飞对对面曲阳军大声喝道:“对面的军士听着,我乃曲阳县守谢飞,让你们统领出来答话。”

对面的曲阳军一听谢飞出来喊阵,自然不敢擅自做主,立即跑去向杜曾报告。

时间不长,杜曾走出阵列,当他见谢飞安然无恙,心中大喜。谢飞并未与杜曾多说话,他早已看出杜曾的意图,为了不伤巴鲁族一兵一卒,谢飞直截了当的问道:“你可无办法通知后面的人停止进攻,赶紧退下来。”

杜曾见谢飞如此说,虽然不明白他的意图,不过也没有多问,只是无奈的摇摇头,叹了口气。

谢飞见此情形,不由得大急,忙对杜曾说到:“你赶紧让士兵对后山喊话,就说谢飞在此,让他们停止进攻,立即退出来。”

祁雨此时正带领三百多曲阳军士,从斜刺里的那条小道摸到了巴鲁村落的后面,不过巴鲁人显然没有发现这条小道,在这里也没有任何防卫力量。眼见就要摸到村落的边缘,甚至下面的人影已清晰可见,可是正在这时,却突然听见喊声四起,忙令人去打探,打探之人很快回来,一并带回了那句喊话,祁雨不由的一愣,若照此说,谢飞显然是不想让已方伤害对方。祁雨明白谢飞治军严格,向来言出必行,行必践,践必果。

祁雨赶紧下令道:“全军撤退,令攻打山道的军马立刻撤回,等我前去!”说完不等众人反应,忙喝到:“前军变后军,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