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怪诞文言军事小说 赤壁怪战

llzxj9287 收藏 6 901
导读:余以下岗,闲居在家,经商无本,打工无力,盗抢无胆,终日扪虱,虚度时光。一日闲极无聊,偶开电视,见播“小兵××”,“××游击队”,……。皆儿时烂熟之剧改编也。看不多时,拍案而起,大哭道:“此种酒糟之笔,酸臭文章,竟登大雅之堂。我等生花之笔,锦绣文章,却在此处饲虱,天何不公也。”忽而自咐道,何不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方显我下岗之人百万甲兵之胸怀,故而引出一段《赤壁怪战》佳话,实乃百世流传之作,与红楼同名兮。

余以下岗,闲居在家,经商无本,打工无力,盗抢无胆,终日扪虱,虚度时光。一日闲极无聊,偶开电视,见播“小兵××”,“××游击队”,……。皆儿时烂熟之剧改编也。看不多时,拍案而起,大哭道:“此种酒糟之笔,酸臭文章,竟登大雅之堂。我等生花之笔,锦绣文章,却在此处饲虱,天何不公也。”忽而自咐道,何不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方显我下岗之人百万甲兵之胸怀,故而引出一段《赤壁怪战》佳话,实乃百世流传之作,与红楼同名兮。


怪诞文言军事小说 赤壁怪战

诗曰:

滚滚长江都是水,白狼皆偷天,是非功过怎与评。一壶浊酒轮英雄,江山依旧在,都在茶饭戏言中。


这一首诗,说的是东汉末年赤壁大战之事。各位看官(官,领导也。各位看官,此处谓各位看书的领导之意),若知战事如何,且听我慢慢道来。

话说曹操曹孟德只因斩了吕布,破了袁绍,军威大振。假余威,终日驱军南下,不一日,大军已近新野地面。刘备刘玄德此刻正驻新野,闻得曹操驱兵前来,大惊失色,既召集帐下,商议对策。商议多时,言战言降,众说纷纭,皆无定论。 正议论处,忽闻帐下一人大声喝道:“某有一策,不知当言否?”刘备定睛一看,由来是小将张辽。这张辽字文远,年方一十八岁,惯使一口大刀,重八十一斤,有万夫不当之勇。刘备道:“文远有策,但言无妨。”张辽道:“当下之世,天下英雄仅曹操,孙权,及主公三人矣,余皆鼠辈。如今天下十分,曹操已得五分,如日中天;孙权祖袭江东,地愈千里,战将百员,十分天下已得三分,如地之强龙。主公帐下,将不过关张,兵不过数万,且无栖生之地,如丧家之犬。如今曹操以挟胜之旅三十余万,大军压境,战之,必败;降之,全败。故曰战不可战,降不可降。”众将闻之,皆笑曰:“大军压境,战不可战,降不可降,奈之若何?” 张辽道:“走也。如今刘表新死,荆州无主。荆州西联巴蜀,北望中原,乃养虎之地。主公不如避操之锋锐,待曹操与孙权争斗,伺机图了荆州,西去巴蜀,养精蓄锐,不过一年,自然兵精粮足”刘备闻言,大喜道:“此计甚妙,可先命关羽西去取了夏口,作为接应,众将可大开府库,银两甲仗米粮,能取则取之,不能取皆散与百姓,三日之后,西去也。”众将皆诺,依计行事。

再说曹操,正日益勒兵南下,欲迫刘备投降。这一日探马来报,道是刘备派关羽西去攻取夏口,自己则大开府库,散米散粮,毫无整兵备战之举。曹操闻言,颔首不语。此时帐下谋士徐庶,字元直上前道:“主公无忧,某有一策,可破刘备也。”曹操大喜道:“元直快言。”徐庶道:“刘备此举,必是西去先图荆州,再图巴蜀,此乃天赐良机,助主公之力也。”曹操急摇头叹曰:“元直此番差矣。刘备西去,意在荆州,后取巴蜀,此乃养虎之地。我等鞭长莫及,待其养成虎势,再来与我争锋天下,奈之?”徐庶道:“荆州与吴地相接,自然孙权先是为患。荆州可窥东吴,扼巴蜀,乃兵家要地。主公若是据之,刘孙自然联合,以抗主公。主公若是退之,刘孙必起刀兵,互争荆州。”曹操笑道:“此乃坐山观虎斗是也。”徐庶道:“不若主公与我一彪轻骑,连夜赶去新野,袭其大营,促其西行。”曹操抚掌大笑道:“此等小事,何劳元直出手。今日元直只管与老夫饮酒取乐,一醉方休。酒醒之时,捷报至矣。”

是夜,曹操果然与徐庶饮了一夜酒,直至大醉。睡了一日方醒,早有探马帐外等候,道是刘备大败,抛妻遗子,狼狈不堪。曹操大喜,既传令三军,剋日进发,不一日,已抵长江岸边。曹操勒马长江,望空际万里,波涛汹涌,不觉感慨万千,横槊赋诗道:


长江之水天上来 奔流到海不复回

天生我才今堪用 万马齐谙究可哀


诗之一出,三军呼声雷动,旌旗翻滚,万马嘶鸣,好一派壮观景象。

不提曹军在江边鼓噪以示军威,早惊动了东吴之主孙权。这孙权乃江南世家之后,生得虹虬碧眼,一派英雄气概。如今听得曹军大兵压境,便召集帐下商议对策。正商议间,军士来报,曹操派人修书一封,务必缴与主公大人。孙权忙命呈上,打开一看,见上书“老夫今日勒兵八十三万,欲与将军围猎于江东耳。”孙权将书示以帐下,只见武将愤慨,文官失色;武官言战,文官议降。争议间,只见一人走上堂来。孙权定睛一看,原来是帐下大将赵云是也。这赵云乃东吴第一战将,正在南面平定蛮彝作乱,如今听得曹操兵勒长江,恐孙权有失,故星夜赶来。孙权见赵云驾到,大喜道:“子龙赶来,东吴有救矣。”忙将曹操勒兵八十三万之事告与赵云。赵云闻言,大笑道:“主公差矣,曹贼何来八十三万人马。”孙权道:“愿闻其详。”赵云道:“曹贼所依者,青州兵二十万耳,如今斩吕布,破袁绍,颇有折损,所余之兵,十五、六万耳。吕布、袁绍降卒虽有二十余万,皆乌合之众,不足挂齿。今闻刘表新死,荆州空虚。荆州西望巴蜀,南视东吴,乃一狗牵二虎之地。曹贼若兵足,可遣轻骑尾追不舍,既可取荆州之地,又可击刘备之败寇,可谓一石可得双鸟也。今曹贼不图进兵,却日夜在江边鼓噪呐喊,何也,兵少也。曹贼兵勒长江,只是杨军威迫主公降矣”孙权闻言,大喜道:“若非子龙所言,大事误矣。”赵云道:“长江天险,足以固守。我等以静视动而待其变。曹贼兵驱千里,粮草转输颇难,料其难以久留。不日即将退兵。”孙权闻言,忙调兵遣将,固守长江。


不提这边曹、孙、刘各自备战,那边却惹恼了一位顶天立地之人物。各位看官若问此人是谁,乃女侠周瑜是也。这周瑜本东吴世家之女,有闭花羞月之貌,倾城倾国之色。自幼得高人指点,习得一身武艺,可将一条五尺银枪,舞得水泼不进,鬼哭神泣。更兼天生豪饮,专喜结交英雄豪杰,乃天下第一等人物,有诗为证:


飒爽英姿五尺枪 闻鸡起舞演兵场

江东女子多奇志 不爱红装爱武装




话说周瑜闻得曹操勒兵长江,日视东吴,不由怒冲心生,自言道:“曹操这老贼,想得天下,只需夺了皇位,号令天下便是,何故兴起刀兵,扰我江东父老。待我前去曹营,将汝灌得烂醉,取了首级,方解我江东父老之危。”言罢,便结束停当,前去见了孙权,告诉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孙权闻言,自然百般劝阻,周瑜只是摇头,道:“此事汝等男人难成,一般女子亦难成,唯我能成。主公勿忧,小女子自有处置。”言罢既既告辞出门,一匹骏马,直奔江边而去。

这一日曹操料毕军务,已是日幕时分。忽听军士来报,道是江东名士周瑜求见。曹操自言道:“这周瑜乃江东一奇女子,与孙权三代世交,今日来我军帐,不知何意。”言罢便迎出军帐而去。出了军寨大门,果见一小将立于夕阳之下。银盔银甲,一匹白色骏马,手提一杆银枪。待走近处,只见得此人粉面红唇,娥眉杏眼,一笑则娇,一怒则怜。曹操料定此人就是周瑜,详作大喜之状,叫道:“久闻姑娘乃天下第一奇女子,今日得见,三生有幸。”周瑜马上娇声喝道:“来人必是曹操曹丞相。”曹操道:“老夫便是。”周瑜急忙滚身下马,行礼道:“久闻曹丞相为当今天下第一等英雄,不想今日得见”曹操见周瑜并无恶意,放下心来,一把扯住周瑜,携手同进军寨。进了中军大帐,曹操着周瑜除了头盔,露了一头秀发,又安排众将见了周瑜,叹道:“老夫驰骋中原,见过美女无数,比不得姑娘如此俊俏。汝之父母有此等女儿,实在羡杀老夫矣。”不期曹操话音刚落,帐中有人大声喝道:“主公多有不是。”曹操循声望去,原来是庞统发怒。庞统,字士元,本乃一孤儿,为曹操所养,只生得身高丈二,膀粗腰圆,双臂有千均之力,惯使一对玄铁锤,左手二百斤,右手二百二十斤,冲杀破阵,万夫不当,乃曹操手下第一爱将。曹操见庞统怪叫,详装不快,沉脸道:“士元无礼。”庞统叫道:“吾非无礼。平日主公不拘言笑,天大功劳只落一个好字。如今见一俊俏女子,便喜笑颜开,吾等不服矣。”周瑜见状,忙施礼道:“此位必是庞将军了,听说将军神力天下第一,今日得见,万幸也。”庞统叫道:“两军阵前,只认刀枪拳脚,不识花言巧语。今日你我比试武艺,你若是胜我,我便服你。”曹操忙道:“愈发无礼了,汝怎敢与一女子比武。”周瑜忙道:“无妨,比试一番亦可。只是刀枪无情,须是用了木刀木枪方可。”曹操闻言,早知其意,笑道:“可,可。”过不多时,军士携了木质兵器进帐,庞统持了一条木棍,周瑜选了一把木剑,与帐中比试武艺。

话说这庞统持了木棍,思咐道:“虽是木棍,她一弱小女子,亦经不住,不如扫她一扫,倒下地去,便是罢了。”注意打定,便轮木棍望周瑜腿上扫去。这周瑜见棍扫来,望起一跃,躲过木棍,用剑轻点庞统左肩。这庞统平时用兵器重四百多斤,今日手持两斤重之木棍,如何顺手,被 周瑜一点,立脚不住,跌倒在地。庞统失了一阵,恼羞成怒,持棍望周瑜尽力一戳,又被周瑜躲过,使个顺手牵羊的架势,庞统又跌了一跤。庞统见输了两阵,满脸通红,扔了木棍,舒张虎臂,一把将周瑜抱起。众人忙道:“使不得,使不得。”庞统道:“比武犹如对阵,拳脚相加,如何使不得?”众人道:“周瑜乃未嫁之女,天下共知。而今被你抱了,将来如何嫁人?”庞统一惊,不觉手松,却把周瑜摔在地下。曹操连忙将周瑜扶起,道:“这个莽汉,不知怜香惜玉,望姑娘见谅。”周瑜道:“不妨事,我赢两阵,庞将军赢一阵。”庞统不服,嘟囔道:“吾本不输,中计耳。”众人大笑。周瑜笑道:“将军英名,天下闻名,小女子岂敢与将军比武?久闻丞相帐下皆英雄豪杰,小女子得以结识,三生有幸。丞相何不取酒来,小女子欲与诸位英雄同饮。”曹操大喜,忙命军士取酒。过了片刻,果有一军士捧了一酒壶上来。周瑜见了,不快道:“都道丞相为天下第一英雄,不想为吝啬之徒。”曹操不解,忙问:“此话怎讲?”周瑜道:“惜酒耳。当取巨斛也。”曹操大笑,命军士取巨斛来。须臾,果有军士抬酒捧斛而来。周瑜命人斟了两巨斛,自捧一斛,对庞统道:“小女子敬将军一斛,以示赔罪。”说罢一饮而尽,庞统乃率直汉子,忙跟着饮了,面皮已微发红。周瑜又命人斟了,道:“再敬一斛。”又是一饮而尽,庞统无奈,也一口饮了,不觉面红耳赤,汗如雨下。周瑜道:“将军好酒量,再敬将军一斛。”又是一饮而尽。庞统望着曹操,面露难色。曹操道:“士元,刚才如此威猛,如今惧之,何也?”庞统无奈,只得一饮而尽,顷刻醉倒在地。曹操命军士抬了去安歇,对众将道:“这个痴汉,甚是缺少婆娘管教。那位将军若能成其好事,老夫重赏。“众将见曹操如此仗义,甚为欣慰。周瑜见倒了庞统,分外得意,对众将道:“小女子今日得见众位英雄豪杰,有意结识,欲打个通关,陪各位各饮一斛。”众将忙道遵命。一通酒下来,只见周瑜面色绯红,醉眼惺忪,道:“小女子醉矣。今晚欲与丞相抵足而眠,不知丞相意下如何?”曹操忙命众将扶周瑜进后帐。周瑜进了后帐,兀自除了衣衫,露了一身细皮白肉,爬上曹操卧榻,憨憨睡去。众将见周瑜如此豪爽,皆赞不绝口。徐庶见周瑜赤身而卧,手无寸兵,亦放心离去。

俗话说花开两朵,各表一支。话说这孙权帐下有一小将,姓黄名盖,字汉升。这黄盖生得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善使一口金背大刀,万人难敌。只因听了童谣道:“郎才配女貌,银枪对金刀”,故对周瑜有仰慕之心。这一日,听得周瑜单枪匹马,望曹营去了,不觉心生嫉恨,自言道:“这周瑜不知何意,敢是仰慕曹操权威,贪图荣华也。”忽而又自咐道:“曹营中皆虎狼之辈,周瑜一妙龄女子,独去曹营,恐然有失。不若我夜间前去劫营,救她一救。”注意打定,便结束停当,只望孙权处去。孙权正与赵云商议军事,见黄盖进来,道:“汉升何事?”黄盖道:“曹操日夜在对岸鼓噪扬威,好不恼人。望主公与我两百敢死之士,今夜前去劫营,挫其锐气。”孙权听了,便望着赵云。见赵云微一点头,便拔一令牌交与黄盖,道:“黄将军兀自小心,冲他一冲便可。”黄盖得了令牌,喜出望外,行礼退下。赵云见黄盖去远了,便对孙权道:“黄将军此行必为周瑜。义气用事,恐然有失,不若今晚我在领五千精兵,前去接应,助他一力。”孙权道:“使得使得,我再领五万军马,江心待命,将军得手,我再杀来”赵云大笑道:“好计好计,明早与主公共饮庆功酒也。”

这黄盖领了两百军马,登上快船,扯起风帆,望对岸驾去。及到江心,黄盖对众军士道:“此番前去劫营,曹贼有八十余万众,我等区区两百骑,如羊入虎口,恐有去无回也。”众军士道:“吾等皆敢死之士,何敢惜命?将军何出此言”黄盖道:“军中只有反劫营之法。若敌军深夜来劫营,军士须勿惊慌,只需伏地,宁死不动。此时营中驰骋者,必为敌军。强弓硬弩射之,管教有来无回。”众军士笑道:“将军熟读兵法,弓马娴熟,将军不惧,吾等何惧。”黄盖道:“如此甚好。须臾上岸,汝等弃马,五人一队,只需去灯黑无人之处放火。吾只带五名军士,使个镫里藏身之术,驱马于曹营乱闯。曹军见马上无人,必不来射吾等。吾等只寻曹操,若见了一刀砍下首级,大功告成。”众军士喜道:“他日偌当得将军,亦使此道。” 黄盖见对岸渐近,嘱众军士依计行事,四更天北营门会合,主公自有接应,军士皆言偌。

此时周瑜正在曹操帐中装醉假眠,只待夜半寻机行事。曹操虽然多疑,只因一女子赤身抵足而眠,身无寸兵,亦不多疑,鼾鼾睡去。及到夜半时分,忽闻帐外人生嘈杂,火光闪闪。曹操惊起,立于帐外观看。一边闪过徐庶,曹操道:“军中走火,速派军士灭火。”徐庶道:“若是军中走火,只是一处,如今四处火起,必是孙权派人偷营。主公可在暗处躲避。待某遣人应付”便扯曹操于暗处伏了。周瑜起身,不见了曹操,恨道:“必是黄盖那厮吃醋,前来偷营,坏我好事。如今待在此处无用,不若去江东也。”言罢便寻着自己披挂,只身寻路遁去。

话说黄盖领着两百匹马,四五个军士,使个镫里藏身之术,于曹营中来回乱闯,只是不见曹操踪影。正遗憾间,忽闻身后杀声大起,火光冲天,知是孙权派人接应,便翻身上马,金刀一晃,大声喝道:“东吴好汉全夥在此,降者不杀。”曹操于暗处闻得杀声大起,知是吴兵果来劫营,正欲起身调兵遣将,不料被一人一把扯住,定睛一看,乃徐庶也。曹操道:“元直,吴兵果然劫营,速速派兵。”徐庶道:“此时不退,更待何时?”曹操道:“元直何出此言?”徐庶道:“如今十分天下,主公已得五分,青州亲兵,皆已厌战,急待回许都请赏,以图富贵。此地之兵,多为吕布、袁绍降卒,战之无力,坑之恐失信于天下,养之靡费粮草,不若留与孙权,费其钱粮也。主公一走,刘备、孙权必起争斗。待其斗得人疲马乏之时,主公便是人壮马肥之日,届时再来厮杀,取天下易如反掌。”曹操闻言,便以袖蒙面,遁去不提。

再说赵云、黄盖兵合一处,于曹营中来回驰骋,四处放火。曹兵则只是伏于暗处,用强弓硬弩射之。正混战间,孙权带五万人马杀到,曹兵为军纪所迫,不敢乱走,只被吴兵杀得尸积如山,血流成河,鬼哭狼嚎。赵云见时机已到,便大声喝道:“投兵免盔者不杀。”众曹兵知大势已去,皆投兵降之。

孙权得胜回营,自然大摆筵席,犒赏三军人马。正欢喜间,探马来报,道是刘备趁主公大战曹贼之机,占了荆州六郡。孙权恨道:“编履小儿,趁火打劫,待我尽起东吴人马,杀他个片甲不留。”周瑜、赵云忙道:“主公勿恼,常言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如今刘备后方不稳,必会分兵去取巴蜀,待时再去与其争夺荆州不迟。”孙权方息怒罢言,饮酒嬉乐不提。这一计,果有“麦城败走,关云长被擒;火烧联营,刘玄德病死”之后话,此处不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