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特种兵之冲出阿富汗 第三章 什么是鹰堡 第三章 什么是鹰堡(16)

sdrzdl 收藏 10 2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size][/URL] 16 之后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鹰堡。 真正的鹰堡不是指那嵌在山岩上的巨石垒砌的城堡,那只是鹰堡的一小部分。鹰堡更多的意义在其下,在鹰岩山体的体内。东西鹰岩山的山体基本上被掏空了,除了设在飞鹰谷中的67号公路南北两侧的检查站和半露于东西两侧鹰堡之下和飞鹰谷之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


16

之后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鹰堡。

真正的鹰堡不是指那嵌在山岩上的巨石垒砌的城堡,那只是鹰堡的一小部分。鹰堡更多的意义在其下,在鹰岩山体的体内。东西鹰岩山的山体基本上被掏空了,除了设在飞鹰谷中的67号公路南北两侧的检查站和半露于东西两侧鹰堡之下和飞鹰谷之上的岩坡上的碉堡群,基地所有的设施都藏于山体之中,指挥所、情报中心、救护所、兵营、洞库、应急电站,包括娱乐设施、后勤设施等等,而这些大大小小的节点由纵横上下贯通的通道相连,两座山体由穿过飞鹰谷底的一个宽大的隧道连接在一起,从而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功能完备的地下世界。或者可以把它比作是一个巨大的蚁穴,我跟燕子就是这么比喻的,但纵然如此,我还是怀疑燕子是否能够形成对鹰堡的完整印象,倒不是因为对燕子的想象力有怀疑,只是我觉得,这座巨大的地下巢穴是无法依靠语言描述或者依靠比喻、形容等修辞方法可以表达准备的,除了自己来用眼睛看。

“地狱!地狱!”行走在鹰岩山体内宽阔明亮的巷道里,帕克的无限创意的辱骂就只剩下这两个字了,那两个字在水泥铸成的拱型顶的洞道中碰撞着,造成一种空洞的回响。

宽敞的巷道顶端,一排白炽灯发着雪亮的光,隔一段距离会有不知通向何处的通风口,风扇“嗡嗡”低速转动着,向山体内供着新鲜的空气,大概还要向外抽出山体内的潮气,不时有一些奇怪的声音传来,你很难分辨那是什么在响,或大或小,或长或短,经过这个几乎密闭的空间的回响,都显得沉闷异常,感觉就像在一头怪兽的身体里。

紧跟着帕克左转、右转,上阶梯、下阶梯,不知道他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但是在这个陌生的地下世界里,你只能把自己交给他。当然,除了那么简单的跟着走,我脑子里的问号越来越多,比如这么大的山体内的工程,是怎么进行的?通风的问题怎么解决?引水排水的问题怎么解决?这里大约一个营人员的生活问题怎么解决?用电的问题怎么解决?迎面走来了两个士兵,目中无人的从我们中间闯过去,其中一个特意用肩膀顶了我一下,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讽的微笑,让人想到僵尸,坟墓里的僵尸,那让我害怕起来,我觉得这一年的服役期大概都会被封闭在这座坟墓里,不见天日。

“急救站”

“弹药库”

“餐厅”

常龙一路上都在嘟嘟囔囔判读着巷道顶端的一些灯箱标识牌,上面有字,有符号,有方向指示。

“天哪!瞧,那是不是说这里还有酒吧?”大头捅了捅小黑,指了指前面的右方向箭头指示的牌子,“酒吧”两字虽然不明显,但是那个酒杯的标志却很清楚。

“嗨,真的!我们到了哪里?夏威夷吗?哈哈!我想我们来对地方了!”小黑撇了撇厚嘴唇,随着前面的常龙一低头钻过一个低矮的洞门,而随后豁然开朗的空间让他更是兴奋异常,这里足有一个小型的电影放映厅大小,不过由于视线始终在巷道的压抑中,所以它的突然出现在视觉上显得要更为夸张一些,宏大、庞大,总之是让人想象不到的大,事实上,它大概也有电影放映厅的功能,那儿一面洞壁上,挂着一个幕布,而在相邻一侧的洞壁上,则镶着一个篮球框,几个赤膊的家伙正在这个简易的篮球场上把篮筐扣得轰轰响。而我也终于在对面一侧的洞壁上发现了让我最开心的标志——澡堂。

还不错。心里终于有了一丝安慰。这儿毕竟不是坟墓,而是一个供大约一个营的士兵生活的地方,没有必要的条件,它无法正常运转。而看起来,它不但在正常的运转,似乎运转的还不错,那么事情似乎就不必太过于担心。

大头跟那几个赤膊的家伙热情地挥手打着招呼,而换来的确是他们鄙夷的中指。

这个大厅叫做“集合点”,那是以后知道的.说白了,它是一个集中活动的地方,看电影、打篮球、开全体会议,包括基地最重要的活动,一周一次的拳赛,那是后话。不过在当时,我的想象力只停留在放映厅和篮球场上,即便如此,想到这是在一个山体内部,也已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终于,我们被帕克带到了电梯前。或者称其为电梯有点不合适,它只是类似于建筑工地上那种吊篮似的东西,就像一个大铁笼子,人打开笼子门,进到笼子里,没有1、2、3层的楼层选项,只有绿色的启动和红色的停止按钮。其实,也没有必要有那些选项,因为等那东西载着我们开始在一个黑洞洞的垂直巷道中爬升后,我们才发现,这个铁笼子只有最底层的起点和大约有一百多米高处的终点。

那段距离足足用了大约十几分钟,铁笼子“吱吱嘎嘎”“光光当当”发出沉重的喘息声,就像一个羸弱的老牛一样。而让人恐怖的是,直至上了这个所谓的电梯,帕克似乎都不准备安静片刻,他咒骂的对象自然转到了这个铁笼子上,他把它称为不要脸的八十岁的老妓女,言外之意大概是老弱不堪了还要出来接客,想想倒也形象,在这黑洞洞的世界里,听着这形象的咒骂不失为一种有意思的事情,不过让人发毛的是除了咒骂,他还深仇大恨一样晃着、踢打着这个八十岁的老妓女,我真害怕这个老妓女突然不堪凌辱而停止或者坠落,那我们也许真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