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兵败圣母团

dbszyk 收藏 0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URL] 第二十七章 兵败圣母团 可兄弟归兄弟,一打起仗来就跑的习惯不是称兄道弟就能改变的。 袭击张占华的吴锡林见打他的枪不响,还真认为自己有观音菩萨护身。于是就天天披着道袍在他家不远的观音庙里烧香拜佛。他想,既然有这么多人来投靠自己,还有刀枪不入之身,发展下去不就可当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二十七章 兵败圣母团


可兄弟归兄弟,一打起仗来就跑的习惯不是称兄道弟就能改变的。

袭击张占华的吴锡林见打他的枪不响,还真认为自己有观音菩萨护身。于是就天天披着道袍在他家不远的观音庙里烧香拜佛。他想,既然有这么多人来投靠自己,还有刀枪不入之身,发展下去不就可当皇帝吗?于是就放出话去,说自己还是真命天子下凡。不几天到处的人都知道长坝上屋基出了个神仙护体的“真命天子”,对红军不满的人就纷纷投奔到“圣母团”名下,希望自己也粘粘菩萨的灵气,练成刀枪不入之身,然后将红军赶出川北,收回被红军分给穷人的田地和财产。

却说红军主力正节节抗击刘湘组织的川军“六路围攻”,还真腾不出手来收拾根据地后方的“圣母团”。两个月来,投奔吴锡林的人就达四千多人。他们仗着人多势众,专门袭击各地的苏维埃政府。而乡村苏维埃不但人员少,武器也差,顶好的就一两支缴获刘存厚的宣汉造,打一枪,拉一下,退出弹壳后再上子弹。所以在作战时,往往还不等开第二枪,“圣母团”的人就撵拢了,别说用刀砍,就是踩都能将这些苏维埃的武装人员踏成肉泥。扩大了地盘的吴锡林,认为红军的战斗力也不过如此,便真的以为自己是天上下凡的救世主,就在长坝的帽子城山的另一座观音庙设立“圣母团”总坛,狂妄地称:蒋介石不中用,刘湘更不中用,是观世音菩萨叫我下凡来统率万民消灭“赤匪”。等消除大难后,就在这帽子城山上修皇城,坐天下,到时大家都是开国元勋。

现在的人觉得吴锡林幼稚可笑到了极点。可在那时没走出过大巴山的人还真的信以为真。帽子城山下,是一望无际的梯田,能有这一片天地能不称王吗?在他们的心中,可能北京南京西安等这些古都的地势,大概也不会超过山下那几个大田。于是,各路“绅粮”、民团及零星土匪就聚集在帽子城山上,脸上帖黄符,穿着红裤子,齐声念道:“打不钻,杀不进,观音老母来救命。”占着人多势众,他们不断到处捕杀苏维埃干部和赤卫队员,还曾两度攻进万源县城,给后方的补给线造成极大的破坏,给根据地造成极坏的影响。

眼看“圣母团”越来越猖獗,方面军总部就命令离长坝最近的红胜县苏维埃独立营前去剿灭。张占荣得到命令,就将驻防的阵地交给红四军二十八团,自己亲率全营向长坝开去。

一听圣母团有三四千人,首先心虚的就是那些投诚的兵。

从罗文到长坝,只得顺河而上。张占荣还是十来岁时跟着父亲到过这些地方,山势地形早已模糊,他就让张占华在前边带路。来到一个场镇,红军队伍的到来,老百姓虽然没跑,但还是有些提防。一般只要有队伍到来,当地苏维埃都会主动前来问候。可这时,却不见地方政府人员的踪影。张占荣拦住一个准备下地的大哥,问:

“老乡,这儿的苏维埃驻地在哪?”

“这里的苏维埃早就被吴锡林打垮了。”他说。

“长坝的帽子城在哪?”

“帽子城还在上游。你们是去打吴锡林的吧?我劝你们还是别去了,就这几百人,根本就不是吴锡林的对手。他们可是打不钻杀不进的。”

“天底下有打不钻杀不进的吗?”张占荣大声喝住那人。“你莫不是吴锡林派的?”

那人一听,吓得赶紧闭口溜走了。可独立营的人一听这话,更是心虚。

越往前走,大家越是紧张。见大家心无斗志,张占荣就让钟家安在前面带队,他站在路边的高坡上问大家:“有谁看见过菩萨显灵的?”

“我!”答话的是张占明。“我参加红军前,就在观音菩萨面前烧过香,让她保佑我刀砍不入,枪打不进。结果我在苟家坪,民团的枪就没把我打穿,只伤了点皮。”

他这回答让张占荣哭笑不得。他原想不会有人见过菩萨显灵,那他就会给大家讲,什么刀枪不进,那都是鬼话。好让大家有信心战胜圣母团。可张占明这么一答,却起了反作用。

“你挨那一枪啥子观音保佑,纯粹是民团的火药枪威力小。要是换上步枪,你看是不是只伤个皮。”

他正说时,路边的树林里就冲出一队人来,他们光着上身,胸膛上贴着齐天大圣、关圣帝君、岳鹏举、张翼德之类的符,嘴里念念有辞,挥舞着大刀见人就砍。钟家安一见这阵势,正端枪推子弹上膛时,手上就挨了一刀。走在他后面的几个人有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砍死了。其余的人一见,折身就往回跑。这一跑,就形成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三百多人的队伍,在一条小跑上进行着马拉松比赛,挤得路边岩下到处是人。张占荣急了,对着那些舞刀的圣母团就打,虽然打翻几个,但逃跑的人根本就没人看。眼见圣母团的人潮水般涌来,他也只好跟着回跑。

也不知什么时候逃跑的队伍才停了下来。张占荣一点数,有十七个人不在了。就跑回的人中,也有二十多个带了伤。更让他气愤的是,竟然有三十多人连枪都跑掉了。他喊了声张占华,张占华答了声到,一看他没事,张占荣才放心了。

“你走在最前面,为啥没事?”张占荣问。

“我有准备。‘圣母团’冲出来时,我一连打栽了三个,可后面的人跑了,我不得不跑。在回跑的路上,我又打栽了两个。”

“听见没有?”张占荣大声训斥:“他们并不是打不钻的。他们四千人咋样,我们一人打二十枪就行了。数数你们的子弹,每人都有三十多颗吧!我们后方的通江兵工厂有的是枪支弹药,怕啥子?下次哪个狗日的再敢跑,老子首先就把他枪毙了。不信就试试。看你些狗日的是怕老子的枪子还是怕吴锡林的大刀。”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