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周英兰山歌唱垮一连兵

dbszyk 收藏 0 17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URL] 第二十六章 周英兰山歌唱垮一连兵 从苟家坪沿山梁经连盖坪寻到大沙坝,都没找到那女孩。倒是在连盖坪,张占荣从村苏维埃又招了五个新兵。一路走来,兵是好招,可让张占荣担心的是,到处的人都乐于当兵、进苏维埃,可就是没人愿种庄稼,这样下去,明年吃啥? 大部队到了开江、梁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二十六章 周英兰山歌唱垮一连兵


从苟家坪沿山梁经连盖坪寻到大沙坝,都没找到那女孩。倒是在连盖坪,张占荣从村苏维埃又招了五个新兵。一路走来,兵是好招,可让张占荣担心的是,到处的人都乐于当兵、进苏维埃,可就是没人愿种庄稼,这样下去,明年吃啥?

大部队到了开江、梁山(今梁平)县一带,留在苏区的都是些地方武装,枪支以猎枪为主不说,兵力都是未经过训练的猎户。他们打仗还是像打猎一样,只知打别人,就不知道对方也是有武器的人,而不是山里的野兽,往往不会躲避而伤亡很大。在大沙乡苏,张占荣特地将自卫队员集合起来训练了一天。回罗文的路上,大家分散开来,沿到罗文的各条路线寻找那个叫“菊子”的小女孩。

可大家都没想到的是,菊子早就到了罗文。她是罗文一个村苏的妇女部送到红胜县苏的。一进县苏,菊子一下就认出了周英兰。她喊着周妈妈,一下哭了起来。她说,她妈被王保长他们烧死了,是苟家坪的人叫她来找她爹的。

“你爹跟你张叔叔到你们那里去了。”周英兰说:“他们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你就在我这里等。”

没爹妈的孩子就是听话。小小的年纪就知道她的妈是红军的敌人烧死的,在苏维埃里,她就天天帮着红军做事。

红军的武装人员除正规军外,还有县级苏维埃的独立营、乡级苏维埃的独立连以及各级少共组织下的童子团。童子团一般是由十四至十六岁的少年组成,他们没有配备枪支,武器多数是大刀和长矛,主要任务就是在各个路口和山岗放哨和查路条,严防敌特混入苏区进行侦察和破坏活动。有经验、表现好的童子团员可升到独立连或独立营,而独立连或独立营作战英勇的又可升到正规野战部队。所以,张占荣的红胜县独立营算得上是铁打的营盘了,而他的兵就像是流水,不断地从乡村苏维埃及童子团招来,又不断地输送到前线的野战部队,使他这个营的编制就从来没满员过。为了使自己这个营长当得实实在在,而不是一个空头官衔,他就必须充实自己的队伍,不说像罗家寨那样一个连弄他个千多人,最低也要弄成个满员才像样,免得再碰上李本道时,让他耻笑自己的营长是个光杆营长。

罗文这个地方,南边的宣汉县,是红军主力正与王陵基交战的前线,东边是刚改编不久的川东游击军红三十三军占领区,西边是红胜县的后方,已基本上没有兵源,要招兵,只有到北边的万源方向碰运气。张占荣派出排长张占华带领几个战士沿河而上,到长坝方向去征招新兵。

一路上,花了三天时间,张占华还招了十多人,于是就让一个战士将新招的人带回到县苏维埃,他自己带着另外两个战士继续向北,来到了长坝的上屋基。他们刚上四合院的地坝坎,只听“砰”地一声,走在前面的战士就应声倒下了。跟着,一个大汉跳上前来,挥舞大刀照着另一个战士就是一刀,眼见着从肩膀到胸膛就被劈开了。张占华连忙从肩上卸下枪来,照着那大汉就开火。可枪没响,那大汉顺手一刀向他砍来时,他用枪一挡,只听“噹”地一声,枪就掉在了地上。张占华一见不妙,撒腿就跑,那大汉紧紧追赶,直到跑了一两里路才将那大汉甩脱。摆脱了危险,张占华才坐下来喘气。遭受这突然袭击,都是怪他大意了。没想到这苏区后方竟然有人还敢公然袭击红军,使他们连枪都还没卸下就稀里糊涂送了命。张占华冷静下来才想起,当时一急,他连子弹都没上膛就开枪,难怪没打响。也就是他这一重大失误,使上屋基那些人清清楚楚地看见,只要大汉吴锡林一出面,红军的枪都打不响了。于是,吴锡林就吹开了,说他这是观音菩萨扑到了身上,使他刀枪不入。没要几天,长坝吴锡林有观音菩萨护体的传言不经而走。趁此机会,他便设立佛堂,广招弟子,将那些在乱世中渴求不被刀枪所伤的人集中起来,成立了“圣母团”。

张占华空手回到了罗文,向张占荣汇报了长坝遭受突然袭击的情况,却遭到张占荣一顿臭骂:

“做事又不长脑壳,后方就没事?那还要我们干啥?胀饭?大摇大摆的,一点警惕性都没有,我随时是啷个说的,忘了?你这排长不合格,还是去当士兵吧!真是扶都扶不起来。”

张占明和钟家安都要求去长坝将袭击红军的人收拾掉,可张占荣却根本就抽不出人来。他这独立营才扩充到两百多人,而眼下王陵基和廖震就已打到了万源县与宣汉县交界的大水凼。他不得不将所有人调到罗文河下游,与大水凼河对岸已筑好了碉堡的敌人对峙,防止他们攻过河来。幸好的是,敌人主力在西边,进攻川陕省苏维埃首都通江县。张占荣带着独立营日夜驻守着大水凼,不敢有半点懈怠。一时,双方对峙,没有战事,各自躺在战壕里想着各自的心事。时间一久,有的战士就睡着了。周英兰卧在战壕中,不时伸出头来看看对岸有没有人将脑袋也伸出来,可看了几次,见到的都只有被翻出的新土,不见敌人的踪影。等着等着,她的瞌睡也要来了,于是,她就哼起了山歌。她的歌声一起,那些睡着了的战士就醒了过来,都支起耳朵听她唱。唱了一阵,远处的钟家安实在忍不住了,就大声说:“你别像蚊子叫,要唱就大声点。”于是,周英兰就放开喉咙唱了起来。她这一唱,对河两岸的人都竖起耳朵听。特别一首讲述大巴山秀才与富家小姐偷情的《十里坪》,唱得人是春心荡漾,情意缠绵。歌声刚停,对面的敌人就调笑开了,大声喊:“红军妹娃子,再唱一段。”

“对面的哥哥仔细听,

你们也是穷苦人,

别给‘绅粮’把命卖,

投过河来当红军。”

歌声刚停,对面也就唱起来:

“红军妹娃你长得乖,

答应我条件就过来,

天天给我唱山歌,

天天让我亲腮腮。”

周英兰骂了句,又唱开了:

“白军兄弟听清楚,

兰花现在已有主,

要听山歌办得到,

要亲腮帮有母猪。”

歌声刚落,河两边的人笑得炸了窝。一时,敌对的情绪烟消云散。

当天晚上,大水凼对面一百多名白军杀了他们的连长,泅渡过河,加入了红军。

——这个故事原载于人民出版社《中华女英烈》第二集中。

从投诚过来的人员口中得知,刘存厚被红军打垮后,他刚刚由川陕边防军改为23军的残余部队就由王陵基指挥了。由于他们不是王陵基的嫡系,在战场上就把他们当炮灰使用。

一下收编一个整连,张占荣的独立营算是满员了。他将这一百多人分散编到各连中,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戒除他们的鸦片瘾。

要戒烟,大家听来是不可能的事。才一天,这些投诚兵就忍受不了,仿佛要他们命一般难受。张占荣把大家集合起来,说:“吸鸦片是有害身体健康的,有谁不想活长些的举手。”

一看队伍里,没一个人举手。张占荣又说开了:“我知道戒烟很难受,但这都是好大家的。但我要问你们一个问题,是不吸鸦片要人命呢还是不吃饭要人命?”

“当然是不吃饭要人命。”一个兵说。

“那好,你们戒烟头三天难受,是我要求你们戒的,那我也就陪着你们难受,也就戒三天饭,以表明我不是害你们。”

说到做到,张占荣果然三天不吃饭,饿得走路都打偏偏。这三天中,他就和改编的弟兄们一起,既监督他们,也让他们监督。眼看营长饿成这样,再想抽烟的人都忍住了。像这种长官,也是这些兵油子们从没遇见过的。也就是这三天时间,他们就全成了张占荣的兄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