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第二卷海外篇 第九十八章南亚决战(11)

寒光在此 收藏 2 1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URL] 战云密布下的万象。 “司令官阁下,时下两个外围阵地都已告急。更为严重的是,中国人要是占据了那两个重地,再想反夺回来就不易了。请司令官下决心反击吧!” 可报告者是那么焦急了,久经沙场的山下却不为所动。他那里会不懂的,中国军队一贯的制胜法宝,围点打援!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战云密布下的万象。


“司令官阁下,时下两个外围阵地都已告急。更为严重的是,中国人要是占据了那两个重地,再想反夺回来就不易了。请司令官下决心反击吧!”


可报告者是那么焦急了,久经沙场的山下却不为所动。他那里会不懂的,中国军队一贯的制胜法宝,围点打援!可心中明了归心中明了,山下也有他自已的难言之隐。兵力不足啊!就一座偌大的万象城而言,山下手上的实力本就略显薄弱,自松下大队意外的让中国人的先头部队给一锅端了之后,日方在兵力的调配上就更是捉襟见肘了。否则以山下用兵之老辣,再怎么着,也不会放着两个王城的门户之地,见死不救啊!


“给予两个阵地各自增援一个加强中队,火速支援。”思之再三,作风强悍却生性谨慎的山下奉文,宁愿用上最犯兵家忌讳的添油战术,也没有采纳水川伊夫少将所提出的在他看来成本太高的建议。


此时,山下在想:这种一层层的抽丝剥茧、循序渐进的保守打法,不象是偏好于奇兵致胜的金燕的指挥风格啊!难道说情报有误,中国军队的指挥官不是她?应该不会!这员大逆悍将一定还有后手!那她的后手在哪了?


待悻悻然的去传达命令的水川伊夫一走,山下就又陷入了默然长考当中。


山下对火线上的支援的力度虽不大,可两个加强中队的生力军的到来,却足够让7号地段、8号地段的守军的实质战力、士气皆为之一振。如此一来,战场上那原已有倒向大逆一方的天平,就又被日本人给一把拉回了势均力敌的原状。本来以大逆军队在兵力、火力优势上该更加作为才是,只可借,老挝人修建他们的王宫时太过追求坚固,那狭窄的地理条件,使得华南军能一次性的投入兵力上限,被死死的卡在了大半个团。


战局仍在僵持中。


当两个外围阵地上打得如火如荼、有声有色时,一支人数不过几十人的小股队伍,正奉金燕之命,潜伏于不远处的枪炮声、喊杀声成一片的7号阵地左侧。


只要你详细观察,就会发现这支小部队的正主儿,显然是被围护在正中间的七八个穿着正宗的士兵服色,手上却拿着当时在中国军队里就连营、连长们也甭想配备得上的高倍度望远镜,目光中也无不闪烁着只有相当一级的军官才能拥有地犀利与傲气地军人。


这些分成两个泾渭分明的小圈圈的军人,用望远镜窥视着7号阵地上暴露在他们地视野内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火点力、每个隐约可见的人影。他们一边看,一边还轻声细语的在津津有味的谈论着些什么。


“这里的鬼子炮部队也就是一个中队上下。充其量总数也就二百人。只要把攻击的突然性掌握好,不难解决。要是再打得顺些,光我们就能包打包守!”说这话的这位是大逆军特勤大队大队长杨一凡。现年二十七岁,也算得上是很年轻有为了。这人吗!只要一少年得志,说话就难免会大句。


这不,他在觉得观察得已差不多后,手一挥,低语道:“出发,我们先把这个炮阵地包了。”


一时间,数十个黑影,便分工明确且又训练有素地向日军炮阵地摸去……


稍后,还在山下长考时,一个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日军参谋军官就把7号阵地遭到从己方的炮阵地炮击的惊人恶耗“带”到了山下的面前。


听到这个消息,山下只觉着耳边嗡嗡作响。脑海中一片空白。让山下突然石化的理由是明摆在那地。中方这么大的动作不可能是临时起意。那接着,他又该怎么应付才是?


“水川君。你马上带上这里的一个守备大队,跑步去7号阵地,动作要快,要快!要是遇到阻击,我会用所有地瓦斯(毒气)炮弹,来给你们开路地!”又被金燕抢先一步的山下,再也顾不上什么城府算计了。他声嘶力竭地吼叫着。就差拨刀架在军阶只比他低一级地水川伊夫的脖子上了。


凭心而论,山下的就地抽兵之举。既避免了直接从其他正在作战的阵地上临阵抽兵。又能借助驻王宫的日军在吃了大亏后。势必高涨的报复情绪,加大击败中国军队的概率。在时下的情形下。不失其为上策。


山下的反应虽快,却奈何,金燕不但早已想到了山下前面,还信手专门为此下了一步闲棋。


位于从王宫通向7号阵地的必经之路旁的一处巷弄里。


“全体就位!”随着一员中国军官的一声命下,原本苦苦匍匐在黑暗中,足足忍了半天的四五十名精壮炮手从地上虎跃而起,紧接着这片某户人家的院落便凭空竖起了12门中型迫击炮,那虎视眈眈的炮口正对着前方那条号称是万象城内的大动脉的曲折街道。


在确定了自己的部下们已准备停当后,这名大逆军官立刻把注意力再次放会到了对面街道上。


客观来说,让杨清峰这名堂堂上校炮兵团长出马来执行这么一个小可儿科式的任务,的确是大才小用了,换了别人那心里或多或少总会有几分怨气。可此时此刻,杨清峰心中却是兴奋与期待。这很好解释,这个差使是他自个要死要活的好不容易才争到手的。


从望镜里看到那一大片急速移动着的模糊黑影,杨清峰一边在心里对自己说道:来了!一边对举起自己的右手。收到长官的示意后,炮手们纷纷把炮口的对准了街道。这一刻,包括杨清峰本人在内的每一个置身于此地的中国炮兵的脸上都写满了庄严肃穆。


近了!更近了!很快,急得连往常会前出大队人马几百米的尖兵分队,都没有派出的日军就顺着街道如潮水般涌进了恭候他们多时的这12门迫击炮的最佳射程内。


在下达开炮口令的那一瞬间,突然被胸中一股无法言喻的五味杂陈所主宰了的杨清峰,不顾一切的站了起来,用尽全身的气力高声喊道:“兄弟们,急速射!把死亡送给制小鬼子!”


事实上,炮声是伴随着杨清峰的呼号响起的。


当这炮弹呼啸着砸在日军的队列里时,日本人并没有意识到是报应临头了,到发觉大事不妙时,已躺到了一地。


“撤退!”嚎叫完这声后。走在队伍后面的水川伊夫忙一马当先地施展开了腿下工夫。


这位肩膀上镶着金领花地将军的以身作则,极大地调动了尚还能行动自如地小鬼子们参加这场有“益于身心”地“集体马拉松”的积极性。只几个呼吸间,黄潮就以比来时还快得多地速度顺着原路跑得无影无踪了,只留下了躺满了一地的日军。


“才搞掉了百把个人,便宜了鬼子了!”心有不甘的杨清峰。无比懊丧的说道。


收到杨清峰的发回的急电后,金燕由衷的笑了。精心策划的阻截成功,再结合从7号的阵地下反馈回来的战况,这会儿,金燕对拿下今晚的预定目标,起码已有了七八成的胜算。她这个信心大半是建立在才四散而出的鬼子援军,连报告、带请示、再重整军心的好歹也要过上好一阵子后,方能卷土重来的基础上的。当然,要是日本人的精神够顽强,或是山下还舍把更多的部队投入野战中来,兵力、火力都占上风,唯独没有多少时间可耗的金燕对把生死大决战提前个几小时上演,那可是求之不得。


凌晨6时许,攻击者们用近千发各种型号的大大小小的炮弹,丈量了一遍7号阵地。


风是越来越大了,“轰、隆。”就在原来勉强挣扎的七八成群、三五成伙的日军,渐渐成为孤立零散的“星星点点”时,又一阵从王宫上的日军炮兵阵地“起飞”的炮弹,却毫不引人注目的打在7号阵地上。


从看见7号阵地上的第一缕蓝光闪起,金燕的脸色就变得煞白。


有一点,金燕的心里很清楚的,就算今天自己不瞒着身边绝大多数人,密密派杨清峰他们去先发制人,急红了眼的山下奉文,铁定是在7号阵地这个他丢不起的关键部位上,用上无论威力只能发挥几成,不管会不会造成同归于尽,都会被日军当成救命稻草的毒气弹的。而且金燕也针对此做了些基本防范措施。可是鬼子却把这还以颜色的时机都给抓绝了!此时还在作最后清理战场的华南军突击部队,虽然有一小部分人戴了防毒面具,可大多数官兵配备的防毒器具就只一条作用很值得商榷的绑在口鼻间的湿毛巾。最要命的还是,这成百上千的人现在都挤成一堆了,正好方便人家下手。


在这种情形下,金燕能做的也唯有十万火急的凑出一支防化装具较齐全的队伍,冲上阵地去把华南军接下来,并顺手接管这个阵地。


这边金燕还在忧心如焚的等待着7号阵地上的消息时,那边8号阵地的战况又有了新的变化,那里日本守军正在分批次脱离战场。


这回才才因轻敌付出血的代价的金燕,不敢再有丝毫的掉以轻心,生怕日军的悄悄后撤,是其将要再次释放毒气弹的先兆的她,一面立即直接命令龙行要尽其可能的做好防范日军化学武器的准备工作的同时,还要把部队摆得疏散些。


接着,是焦急的等待。不稍多久,就传来了7号阵地的消息,称已切实的掌握在了新上去的部队手中。而这支突击团在刚才那阵毒气弹袭击的大致损失情况,也出来了,不幸中的大幸,是日军使用的是在旷野上杀伤力相对较小的窒息性毒气,要不然当场死亡的就不会只有一百四五十人了。


金燕在听到这个远比她的估计小得多的数字后,先是长舒了一口气,可接着若有所思的她的眉头就紧皱了起来。上当了!山下这是要放弃在王宫的外围阵地,也亏得他能如此的敢舍敢弃!


追击!追击!穿插!穿插!


在金燕连珠话似的催促下,前线各部都在拼命的住前、往前,最终虽在半道上成攻截击并消灭了向王宫核心阵地收缩的三股日军各自尾巴,可其主力还是在那天气的影响,时灵时不灵的毒气弹的掩护下,龟缩进了老挝王宫。


至这天拂晓时分,战声渐停。在先前这一天一夜的战斗中,尽管大逆军队伤亡较大,但完全占领了除王宫外的万象城,造成了以三万精锐大军兵逼王宫的态势。而日军的主动放弃多处市内阵地,并将其从海上带来的毒气弹基本打光后,终于得以把剩余的万余兵力都集中到了王宫阵地上。


仗打成现在这个样子,双方上至最高指挥,下至普通一兵心里都已是明白白,接下来任你再智深如海,怕是都找不到什么取巧、拖延的机会,也就是硬撞硬的见个分晓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