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会遇到太多的偶然,好的,我们称之为机遇,不好的,我们一般称之为运气。只有好的机遇,没有好的运气,只有坏的运气,没有坏的机遇。简单的两个词语,让我们明白了,我们其实都喜欢自我安慰。

有的人总是处在羡慕和嫉妒的状态,仇富也罢,恨穷也罢,我们总会说这些都是少数人的心理,其实我们自己有没有这样的想法(偶尔一闪念也算),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其实我们在有的时候都会明白,每个人都不容易,十全也罢,白丁也罢,都有说不尽的苦和乐。

公平表现在公众的眼前,自私却深藏在我们的心里,人的思想就是从有私心开始的:想自己和妻儿多吃点,于是出现了石斧;惧怕自己会落入兽腹,于是产生了群体;想自己能娶几个妻子,有充裕的生活,于是出现了社会。。。。。。人首先想到的其实都是自己,一些人可能为自己和为大家的想法正好在一条线上,所以,他成了为大家谋福利的人,更多的人正好不合适,所以成了自私自利的人。

虚荣是人最大的罪过,虚荣造就了英雄和枭雄,也造就了型男浪女,虚荣制造了贪官汉奸,也制造了国破家亡。很多的人因为虚荣对乞丐进行施舍,对一些行业进行藐视。没有想过世界上挣钱性价比最高的行业就是行乞和卖淫,还有一个就是收废旧的。

这样的论调似乎有点太决断了,我们常听的论调认为好人还是大大的有的。

其实这种想法是一种阿Q精神。

你每天三点一线的奔波在茫茫都市里,每天重复着起床、洗漱、吃早饭、去上班、上班、吃中饭、回家、吃晚饭、休息一下或者继续忙碌、睡觉的程序,就连每天程序的内容都几乎一样。

另一个你执掌者一个企业,每天重复着起床、洗漱、吃早饭、去忙事、忙事、吃午饭、约朋友、应酬、回家、睡觉的程序,虽然程序的内容每天不尽相同。

这是个早晨,时间长了,每天就连早晨都是一样的,灰蒙蒙的车流人群,嘈杂的各种声音,景色和感觉取决于你的心情。

你开始骑着自行车上班了,多年时间过去了,孩子大了,工作稳定了,多年的积蓄买房子了,由于新房子离单位比较近,加上厌烦了堵车,也为了给正在上高中的孩子攒点学费,你不再坐公交车和地铁,当遇到熟人时,你会看似很自然的说一声,呵呵,就为了锻炼身体,骑车还能保证不迟到。。。。。。

公司越来越大了,你不再是经理或者老板,而是董事长,因为有车,你在一个有山有水的城市近郊买了一套装修豪华的别墅,为了方便,你还在城市中心买了几套精致的公寓。车已经换了几个了,由开始的富康变成了现在的奔驰,车子的数量也由一台变成了几台。。。。。。

就那么几秒钟,你觉得像是过了好久一样,你想着,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人,不知道是怎样的经历和运气才有了现在的家产和地位,开着奔驰,真的好神气啊。

你不经意瞟了一下路边,红灯总是让人觉得时间很长,你看见了路边等红灯的他,和自己年龄相仿,想到自己上次陪儿子骑自行车的囧样,心想,真的是好身体啊,健康真好。

刘大学毕业,很容易的进了一家公司,在基层干了一个月后,由于临时缺人的原因,刘被老板安排进了公司的核心部门——采购部,采购部就两个人,不存在领导和下属的关系,按老板的说法,是互相协助和竞争,刘自然知道这个部门的重要性,在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被安排到这么重要的部门,刘的内心一半是兴奋一半是担忧。

王原来的拍档因为工作不得力被老板开除了,新来的一个年轻人成了自己的拍档,心想,这个刚到公司不到一个月的年轻人能被老板安排在这么重要的岗位上,一定不是平凡之辈,还是小心点好。

一起工作一个星期了,这个很少言语的小伙子,一直在自己的身边,眼睛看着,耳朵听着,本子记着,王感到不舒服,最近没有出去唱歌了,更没有沾荤腥,自己的相好小红也好久没见了,真的好烦。

刘工作一个星期了,王是个很随和的人,知道自己是个不太懂的人,一直很耐烦的解释和讲解,刘觉得王是个不错的大哥,能干又随和,在急的事都能很好的解决掉,自己真的运气很好,遇到这么好的拍档。

不过很快,刘就感到了不安,一些大的材料的采购,自己似乎被隔离了,王的表哥是生产部门的经理,是一个相当能干的人,似乎就没有干不了的事,因为他们是老表的关系,当王的表哥李让自己自己回家的时候,刘并没有多想,可是次数多了,几次大的采购项目在自己根本一知半解的情况下被定了下来的时候,刘心里开始着急了,他也试着找了几个供应商,可是每次都被王以微弱的优势夺走了业绩,很快,老板开始提醒刘了,刘感到了自己的失误。

王觉得刘这个小子越来越狂了,好几次都想破坏自己的计划,还想左右自己的行动,呵呵,王冷笑了两声,看了看在副驾驶位子上打瞌睡的刘。

刘啊,听说你最近上网很勤啊,你本身业务就不太熟,你有空还是多学点东西的好啊,刘从老板的办公室出来,觉得很纳闷,自己上网是真的,老板石怎么知道的,还有,自己其实每天也就上网两个小时,谈不上沉迷,自己还是有时间看看相关的书籍的。

刘啊,你在搞什么啊,你的心思好像都不在工作上啊,你的心在网上,成就就会在网上,要用心啊。老板过了不到两个月,第三次这样和刘谈话。

这个时候,老板手上有个其他的事情要人办,很快就安排给了王和刘,刘不会开车,下面的采购任务又重又急,王就天天把刘送去办那件事,然后把刘扔在那里,说是有事一会回来,刘就这样被这件小小的事困住了一个月,在这个月里,刘两次没有参加例会,对工作的安排和进程也是一知半解。

这天王和刘一起向老板回报一项老板很为关注的一个采购报价,结果,老板生气了,将两个人都骂了一顿,之后刘又被送去办那件事,不到一个小时,另一个同事打来电话,说是老板要见你,于是小刘马上打车回了公司,看到王在老板的办公桌前站着,刘还没进办公室,老板就开始咆哮了:程,你马上安排把刘送走,把赵叫来,刘,你马上和赵交代一下工作,这就离开公司。刘还没进老板的办公室,就懵了,犹如雷击一样,无声的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收拾东西,这时王进来了,面无表情,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抽着烟,很郁闷的样子,而不到半个小时,刘就坐着程开的车离开了公司。

钟来自河南一个农村,小学文化,其貌不扬,很早就四处闯荡,干过搬运、在建筑工地上当过小工,从事收废旧也已经了七八年了,第一次见他是在一个小区的门口,大冬天的,穿着劣质军大衣的他蹲在保安岗亭傍边背风的地方,一旁就是一辆三轮车,车斗里有一些破纸壳子。

接触久了,钟的情况越来越了解,他有个十来岁的儿子,老家里的几个亲戚现在都在他手底下干活,我慢慢的开始钦佩他了,没有文化家里很穷,能在这样的大都市里生存已经是不易了,还能为自己的亲戚提供工作的机会,我当时可笑的问他给他的亲戚们是不是一个月开1200块钱的工资,他笑着不语。

又是一年过去了,我和他的关系越来越好,好到他收到好的电器会以让人不能相信的价格卖给我的地步,一个八成新的西门子带烘干的洗衣机,他能够1500块给我。当我由于需要找他以30快的低价买了一口小柜子后,他硬是开着他新买的面包车帮我送回家,在我的执意下,他答应和我吃顿饭,

在酒醉7分的时候,他已经接了不下3通电话了,听口气和意思,我能肯定是他的妻子,两口子还是很恩爱的样子。我挺羡慕的赞美了他的家庭,他还是笑而不语。

后来的电话意思是自己喝多了,他老婆来接他。

我们又慢慢的喝了半个多小时,都是醉的七七八八了,这个时候他又接了一个电话,意思是人已经到附近了,挂了电话,他收起他的破手机,对我说:“兄弟,谢谢你了,我就不客气了,回见。”说着就往外走,我赶紧结了帐,追了出来,他走路都有些晃晃的,我正要上前想替他叫个车的时候,他前面的一辆酒红色的mini里出来一个穿着很摩登的尼子大衣的年轻女人,一下子把他扶进了车里,然后开车就走了。

第二天再遇到他的时候,我问他,他才告诉我,那个是她在这里的老婆,大学刚毕业3年,是河南郑州的,又是一个有故事性的邂逅。

半夜的时候,在开往郑州的直达硬卧车厢里,这个男人为了这个女人的背包和3个人打了一架,两个人就这样认识了,那时那个女人才是大三的学生。。。。。。

而他在老家的妻子,按他的说法是没有什么感情,但是毕竟跟了自己十来年,过过苦日子,他不能太没良心,所以没离婚,而是每年给他的妻子寄二十万生活费。

两女一男就这样在知道彼此的情况下平静的生活着。。。。。。。

有人会说这个故事是虚构的,有人会说这小子是走了狗屎运。。。。。。不管怎么样,一个收废旧的真的很有钱。而他挣钱的秘诀就是:自己舍得下面子,赚别人的面子钱。

面子就是虚荣。

曾经在等公交车的时候对公交车站的一个年纪很大的乞丐进行观察,有心无心的计算了一下,就在每天下午六点到六点半这半个小时里,就在这个不到一百平方米的车站范围内,那个老乞丐可以收入60到80块钱。

并不是所有的乞丐和收废旧的都那么挣钱,正儿八经受破烂是挣不到这么多钱的,你的房子要装修了,请工人来拆要出钱,请他们不用,他们只要你房子里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对你来说就是破烂,而在他们的眼里就是白来的收入。而你在买了房子外加装修和购买家具家电后,多年的积蓄不仅没剩多少了,每个月月初还将会为了反债而苦恼。

你要搬家了,家电家具都要换新的,原来的东西运走没地方放,所以贱卖给了他们,而他们很快就把它换成了钱,这个钱和你卖给他们的钱,可能是三倍,可能是五倍。而你在买完新的家具和家电以后,数月的积蓄已经所剩无几了。

你衣着光鲜,旁边是暗恋已久的公交车女神,当一个老乞丐这个礼拜第四次向你伸手时,你看了看女神,给了乞丐一元钱,在高兴的时候甚至是五元钱。而你回到家里只能来一碗牛肉面外加一瓶可乐。

当你酒足饭饱的和朋友们从高级饭店出来,在停车场里,你当着朋友的面大方的给了一个很有耐心的可怜人100元。而你心里在计算着这个月的房贷够不够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