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3.html


(二十三)

望川市百货大楼位于望川市繁华的主街道迎宾大道上,南面毗邻望川火车站,北侧则与望川市长途汽车总站相接,来自四面八方的操着各色方言的客流,注定了这里必定人气极旺。为了满足不同阶层人员的需求,所经营的商品种类繁多,涉及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既有那些小到手帕真丝袜的生活消耗品,也有高档的体积巨大的国外进口的大背投电视。据说,这里的总经理已有意向和望川市迪曼汽车销售公司合作,在这里经销各类汽车呢!要说经销场所和各种人才,那也是不消发愁的,百货大楼前面的大广场,就是一个极好的场地,面积多达30000多平米,若是迪曼公司再派个能力不弱的人来,想必销售业绩也是不俗。

正因为这些林林总总高中低档商品,吸引着望川市的各个层面上的人前来购物消遣。在这里你连针头线脑之类的小物件都能寻得踪影,可以这么说,不用东奔西跑,这里啥都能找得着,买得到。若你非要抬杠,找那些触犯法律法规的毒品和军火来买,估计你跑上个千百回都算是白跑,这里是绝不会经营的。试问在我们国家,哪家卖场敢嚣张的叫卖毒品和军火?干那种营生,简直是大明星米老鼠客串给猫当伴娘,要钱不要命啦。

在望川百货大楼一楼的整个营业区,汇聚了望川市城乡和所辖的大小各县的名优特产、传统工艺品和风味小食品。尤其在大礼拜的时候,这里看上去很混乱噪杂,就像农村市镇的大集市,除却那些荡漾着方言拖曳着长音的吆喝招徕声,不经意间你会产生错觉,好似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

不过,这里的管理还是很严格的,每日都有一个副总经理在现场办公,办公方式很特别,不是让你在办公室里一呆就是一天,除了喝茶看报聊天之外就没事可做。这家采取的办法很绝,要求当班副总在一楼巡视,若是发现坑蒙消费者之类事件,当即处理,决不手软,也毫不留情,当事责任人是百货大楼合作伙伴的,一切按合约中规定的条款办理,立即驱逐出“境”,永不叙用。假若当事者是本部门工作人员,那就更好办了,只要亮明身份,讲清事由,只消说一句让你滚蛋的话,那你就得灰溜溜地告别这个百货大楼,从此成为无组织的散兵游勇。要是你说,这样做会触犯合同法和劳动法的,那就和你理论理论吧。不管合同法还是劳动法,签订合约的是双方,那些规定和条款还有那个罚则都是双方约定并签字同意的。既然是双方约定,那得共同遵守,一方触犯,只得接受惩罚嘛。若再有人侥幸的认为,躲背着旁人干那点事被抓那绝对是你自己倒霉,那副总们谁不认识啊,自己带点眼脑瓜再转得快些,也许不会有啥事的。哎呦喂,我说同志哥哎,那你就更错了,望百的副总不是望百在编的人员,而是在社会上招聘雇佣的,望百要求他们公平、公正,而不要求他们公开,既然是巡查,那也得有点私访的感觉,要不然,问题和不足还有那些差距,谁能瞧得见?服务质量如何能提升?大楼品牌怎样才能够树立和传承??

至于那些拐骗偷之类的事件,在这里没有市场的。从上午八点开始营业到晚上二十一点半打烊,这里都有一支精干的保安队伍来回巡视,发现不良苗头,则立即密切关注,直至确认没有什么危险为止。在那些防控相对薄弱地带,则是有人长期把守,在虎视眈眈之下,恐怕没有什么人敢以身试法得咯。

这样布置格局,极大地方便了那些南来北往的客人,匆匆驻足望川,在等待车辆始发之际,便可给家人、亲朋好友、社会友好以及单位领导买点纪念品啥的,总得留下点印记吧,同时也给自己留下一个念想,睹物生情,望川的美好也许会油然而生。

望川百货大楼广场的两尊巨大的貔貅,威严孔武地挺立在大楼主门口两侧,斑斓色彩在阳光直射下熠熠生光。雕制貔貅的工匠,把它们雕的憨态可掬,看上去不那么面目狰狞。貔貅为吉祥招财辟邪之物,若是把它雕得让人看上去心生不爽,那岂不是自决断财之路,所以那些雕制貔貅的工匠,构思巧妙地把它们雕的看似嬉戏又似若有所思,给它们附上了一些人类的因素,面部表情像笑非笑,一只昂首望天,一只俯首端视着大地,尾巴也向上蜷曲,乍一看去好似一对舞狮,所以无论远观还是近瞻,它们的面目也就不那么狰狞可怖,而是有些亲切感了。

这天,天晴的很好,阳光灿烂,微风拂面,很适合外出购物、旅游。何红英一大早就匆匆出门,也没说声回不回家,就风也似的颠了出去,真不知道去和哪一个相好的浪漫了。一个人呆在家里也怪闷得,听了几首甜歌,心里也很腻烦,这样好的天气,若是呆在家里,岂不是怪可惜了。反正,不是明天就是后天就得回富春看望老爸老妈了,那就给他们买点啥,也算是二丫头没有白叫他们疼。那就去那个望百看看,也开开眼。她来望川虽有点年头,可是真正到这家据说是商家卖场龙头老大的望川百货大楼买物品,这可是头一次。刚开始时,自己的工资不是很高,勉强应付那些房租水电费之外,还能给自己买一点点化妆品,要用那点钱到这里消费,恐怕连瓶香水都买不了吧。

柳西曼来到望川百货大楼时,她用那双深邃不可见底的忽闪着睿智的大眼睛,仔细地打量着自己面前的高大建筑物。望川百货大楼十八层高的主题大楼,突兀地矗立着,就像一柄利剑,刺破苍穹。与之相比,四周的那些建筑物就显得有些低矮陈旧和落伍了。

望川百货大楼临街主体外墙镶嵌着好些墨绿色的大理石墙砖,中间那一部分则一律用银白色的玻璃窗子由上而下装点,远远望去,她愈发一柄利剑直插云霄了。那些从半空垂悬下来的彩色条幅,五彩斑斓,装点着这个购物场所,徐风拂过,猎猎生响,听去让人心神为之一振,所有的不快和潜藏在内心的阴云都会烟消云散。

步入望百大楼,迎面而来的则是阻挡不住遮掩不了的热烈气焰,让人深受鼓动。那些衣着各异,方言不同的人们,不管市区的,下面郊县的,还是碌碌奔波的过客,都会闻名而来,于是一楼大厅、楼梯通道、徐徐上升的扶手电梯,柜台前、栖息处都挤满了。放眼望去,人头攒动,黑压压一片,真是热闹非凡。

在一楼土特产专厅,柳西曼抬头放眼,只见望川市各地的土特产充斥其间,除了那些栗子、大枣之外,还有一些柴鸡蛋、黄澄澄的小米、硕大圆滚的苹果、鸭梨,在那里静静等候着人们的遴选购买。这里面的东西,柳西曼看不上眼,从小到大,都是在这里土生土长,虽说没有在市区,其实老家富春也会见到这些东西的。这次回家,她想标新立异,给老爹老妈一个惊喜,弄点高档的滋补品总比这些土气的掉渣的玩意要好上一些,说不定老爹也会另眼看待自己呢。

像那些人参、鹿茸、冬虫夏草、燕窝之类的高档滋补品,在望川百货大楼三楼辟有专柜,这类高档的礼品,放在往日是很少有人问津的,除非他特有钱,且十分热爱健康珍惜生命,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求人办事时,或在某个地区、部门的领导要求进步时,给人家送礼了,这样会好看一些,体面得很啊。一般老百姓是不能这么奢侈的,让他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钞票,去买这些个闲暇物,那还了得,那不吓死个人?总得先解决解决个人和全家的穿衣吃饭问题吧。

来三楼这个专区购物的那些人,不是膀大腰圆、财大气粗的款爷,就是趾高气昂、满面荣光的领导。这些人来这里的用意十分明显,款爷爱耍派头,领导要讲面子,这叫做各得其所。款爷不在乎这点小钱,人家有的是钱,不是说笑,款爷们真是穷的只剩下钞票了,不来这里显财露富,张扬自己,那不是有点屈得慌。领导们则不同,人家来这里消费,真有点荣辱不惊的感觉,不管标价几何,大笔一挥,或是向陪同人员语义含涩地哼哈几句,那就一切OK万事大吉了,真可谓要雨得雨要风得风。

可那些小老百姓则大不相同了,他们为了生活,为了老婆孩子老爹老娘大姐小妹一大群的吃喝拉撒睡,苦苦挣扎在社会的最底阶层,劳累奔坡不说苦,吃糠咽菜也说甜,要银子没银子,要权力没权力,要想享受这类名贵物品,那不过是痴人说梦有点异想天开了,只有在这个专区逛逛,开开眼,同时也有望梅止渴画饼充饥的意思,自己再臆想着那些奥妙罢了。

现在的柳西曼则今非昔比了,她离开老家富春有些时日,在银都大酒楼上班,工资待遇都很高,每逢月末和岁尾都有一笔不菲的奖金。有时候,望着自己那个存折上存款余额,她也有些茫然,真不知道该如何花掉那些钱,在银都,吃的喝的住的都不用自己掏腰包,就是你没有移动电话、BP机啥的,也是每个月给你三四百大元的通讯费,外出采购,不出市区,那些补助也是高的离谱,这叫啥,这就叫实力!

柳西曼存折上的存款,大约有个八九万了,到了年底,恐怕得再多几万。一个姑娘家,有这么十几万,也算是不少了,说不上中产,也算是小资产阶级吧。有时,她总幻想着某一天她姐姐柳妙西哭丧着脸,求到自己门上,讨要些钞票好改善改善居住环境。柳西曼假设了N种情况,想象着姐姐上门借钱求助的N种情形,也陶醉在自己挥手甩出几大叠钞票,姐姐惊讶的目瞪口呆的样子,她不禁笑出了声。

可是,人家柳妙西却丝毫不说借钱之事,每次来信或者打电话都像老爹那样,无非说啥世事艰难,人心险恶,你说话做事情都要长几个心眼,天气变化快你要多注意身体,等等等等,絮絮叨叨的像个老太婆。这些话,她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要说,柳妙西或者家里其他人,其实都对柳西曼十分爱护的,生怕她出门在外遇到什么苦处难处,所以,那些问话都是出自内心的嘘寒问暖,满含着亲情和热情。你不主动亮财露富,谁会把你当成财主呢?

乘坐电梯经过二楼时,柳西曼发现了一个身影,很象何红英,她也拿不准到底是不是。二楼是个十分浪漫的地方,这里购物的大多数是热恋的情侣,他们牵手并肩地在那些琳琅满目的首饰展台间穿行,不时地驻足观望,欣赏着首饰的款式,打问着价钱,也有让售货员拿出柜台试戴的,那些身姿曼妙的女子举着芊芊玉手,展示着自己,这时候那些佩戴在手指上的戒指,套在手腕上的手镯也好似更加精美绝伦,爱人自是不肯憋闷自己心里的兴奋,连声说好看漂亮。直说的女子心花怒放,喜形于色如娇艳盛开的花朵。女子穿衣打扮,首先要让自己的老公去评价,让自己的老公赏心悦目,心情愉悦,然后才把自己的那份美丽,向他人展示。要是把先后顺序全然颠倒,想必不算是啥好事,不是他们夫妻间出现了问题,就是那个女的缺心眼,让老公喜欢自己总比让旁人说道实惠吧。

匆匆几瞥,柳西曼还没弄清那个身影是不是何红英。与何红英并肩穿梭的那个男人,看上去不是很熟悉,不像成天骚扰她的那些人。难道会是何红英的恋人?可是自己从没有听过她念叨过要处对象了,大概,是自己看花了眼,弄错了吧。

很快的,柳西曼就到了三楼。这里不愧是富贵人们购物的天堂,摆放在陈列架上的那些商品包装精致,一眼上去就知道价格不菲,在射灯发出的幽光照耀之下,闪着迷人的光芒,似乎在诉说自己的高贵,同时又在劝诫那些买不起的人不要有一时虚荣的购物冲动,给自己带来生活上的拮据。

好像法国小说家莫泊桑的小说有这么一个故事,说的就是一个女人,爱美是她的天分,可是没钱啊,只知道佩戴那种高贵物品显摆自己,更知道自己买不起它。于是,虚荣驱使着她去借。结果,在宴会上大出风头,吸引了不少眼球。可是,最后却丢失了那个物件,倾其所有再搭上一屁股的债,风光一晚落得了一个寒苦十年。自己没钱买那高贵物件也就算了,低调点难道不行,非得打肿脸充个大财主,没有就没有吧,干嘛去借呢?谁知道,那个玩意也值不了几个钱,唉,悲剧啊。这就是冲动的代价,也算是对虚荣的一点点惩罚吧。

哈,我承认自己羡慕那些出行驾车,出入高级饭庄,身着名品,手戴劳力士的大款,也幻想着有那么一天自己也会那个样子,可一瞅每月发放的少的可怜的薪水,还不够人家撮一顿大餐呢!唉,还是算了吧,人贵有自知之明,万不可用别人的标准去套自己,以免雪上加霜苦累自受。

柳西曼做事讲究简单快捷,不繁琐,三楼为老爹挑选了两件人参鹿茸营养酒,老妈的礼品也就是拿了一件燕窝一件蜂胶,结账后便转到三楼楼梯间,准备到二楼再为老妈买条金项链,让老妈也过过穿金戴银的瘾,还要给老妈弄点化妆品啥的,也让她年轻一把。

去二楼,柳西曼还有一个目的。自己看到的那个身影究竟是不是何红英?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她的对象?假若是她对象的话,自己会为何红英那个苦命的女人的感到欣慰,苦熬这么多时日终于要脱离苦海了。可是,那个男人会不会在意她的那些历史?柳西曼不禁又为何红英担心起来。也许是自己多虑了吧,看那个男人在何红英面前诚惶诚恐小心翼翼的样子,应该不会在意何红英的历史的。

望川百货大楼的电梯,只有上行而没有下行的,也许是出于留客的考虑吧。你一下子乘电梯上到顶层,忽而又随电梯下行至底层,这个地方到底有些啥,走马观花地能看清楚,弄明白吗?这样忽上忽下,你以为这里是幼儿园的滑梯啊。

走到三楼与二楼的平台时,柳西曼听到了二楼那里人声有些嘈杂,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尽管望百各层都装有内嵌的音响,播放着旋律优雅深情低缓的背景音乐,那些嘈杂的人声还是让人听得清清楚楚。

从传到耳中的声音中,柳西曼判断是有人在吵骂,那个尖利的声音好像是何红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