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学里的几个趣事[蓝剑军团]

刚进大学,头一件事当然就是军训了。我们军训的地点不是在学校而是在一个山上,据路边社报道,我们的军训的地方是军队废弃的营地,后来改为军训的营地,平时都没人。

一,万恶的军训伙食造就了一个一桶

营地的食堂实在是不敢恭维,你们都懂的。比学校的食堂还差,以至于军训结束回到学校后,众人感叹学校的伙食真好啊,但不久,学校的食堂又被众人斥之为“饲料厂”。原因很简单,学校的食堂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学校的食堂纵然不怎样,但是与军训时的食堂相比,那简直就是汗血宝马和瘸腿毛驴的区别;但是要是把学校的食堂拿去与学校周围的饭馆相比,嘿嘿!我不说大家也能够明白的。

因为每天都要训练,众人体力消耗都很大,但是又由于军训时的食堂实在太差,难吃也就算了,量还不足;再加上某人又是个胖子,所以某人就更加不满了,后来某人终于爆发了,他在某日愤愤道:这么点菜,别说一碗,就是那一桶我也能吃完。此后,众人皆称其为“一桶”。


二,火星、毛毛虫的来历

因为是军训,所以闲暇时间,大家聊天的话题也和军事有关。总的来说大家的话题基本上都围绕在古代。无奈的是一位陕西的同学历史知识实在是太匮乏,很多常识性的知识都不知道,一些很有名的军事家要么不知道、要么他就让那些军事家提前或者延后出生个几百年的……。所以,众人觉得他实在不像是地球人,遂称之为火星。而毛毛虫则更为搞笑,他睡觉之前喜欢先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再睡,就像一个毛毛虫似的。也就得了一个毛毛虫的雅号。


三,“八路军”夜袭“鬼子炮楼”

军训的第二天,教官要安排男生站岗,两人一组,一组一个小时,全天24小时都要站岗。在军训开始之前,教官们就按照专业把我们分成了若干个连,由教官担任连长,连长以下由教官任命,一般来说一个专业一个连,有些专业人多,就多分一个连。我们连的站岗表是由我安排的(我是排长,嘻嘻!)本来我以为没有人愿意凌晨去站岗,但是出乎我的意料,连里很多人找到我,让我把他们安排在凌晨。

开始站岗的那天下午训练结束时,我和几个已经混得很熟的同学聚在一起聊天,这时,有人提议凌晨的时候去吓那些站岗的人。这个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更有甚者甚至说:解放军的前身是八路军,抗日战争的时候八路军经常趁着天黑,把鬼子炮楼给端了,我们要发扬这个优良的传统。但最后的结果是,所有人都睡着了,等醒来已经天亮了。后来我庆幸道:幸好八路军和这帮人不一样……


四,团结就是力量

军训刚开始前几天的晚上,结束了一天训练的我们都要学习军歌,后来几天是看电影。这是我们军训时唯一的娱乐活动。第一天的晚上我们学了军歌之后,第二天训练的时候,教官们组织各连拉歌。教官们先演示了一遍后,然后就带动各自负责的连队开始拉歌。教官们没想到的是,我们是如此的团结,开始的时候,只有个别几个同学按照教官之前教的,让教官先来一个。可能是出于示范的目的,十几个教官们就唱了一遍,但是接下来就不是个别几个同学了,而是全部!大家可以想象我们上千名学生和十几个教官拉歌的场景,最后教官们悲剧了,他们一直,没停过,因为比声势,差距实在太大。后来训练的时候有几个教官都沙哑了。让我们不禁感叹到,团结就是力量!古人诚不欺我也。


五,看到你,我就知道什么是人猿了

军训结束后,我们回到学校。由于距离开学还有好几天时间,大家也没什么事做,我和我们寝室的人出去逛过几回,后来觉得没意思,干脆就在宿舍里斗地主,不出去了。有一天晚上,一桶来我们寝室,约我出去吃夜宵,我们来到学校附近的小吃街,我们刚刚走进小吃街,我就惊奇的发现小吃街的商贩们对一桶非常熟悉,两边许多商贩都在跟一桶打招呼。令我疑惑的是,一桶不是本地人啊,他和我一样都是刚刚来的,怎么会和那些商贩那么熟悉?一桶看出了我的疑惑,一脸骄傲的对我说:“看看!什么叫人缘!”我随即回答道:“看到你,我就知道什么是人猿了!”


六,内阁

俗话说得好,国不可一日无君。对于我们来说,班主任就是国君了。但是,国也不可一日无臣。所以身为国君的班主任要组织“内阁”了。“内阁”的选举结束之后,班上的人惊奇的发现,我们寝室的四个人都是班干部,一个班长、一个学习委员、一个体育委员、一个生活委员。于是,我们寝室有一个一个雅号—内阁。


七,我们那喂猪也是那样的。

我们四人既然身为“内阁大臣”,当然是很忙的,再加上刚开学事情又多。后来,我们四个“内阁大臣”都因为劳累过度而病倒了。我们四个“内阁大臣”非常有“义气”的得了同一种病—感冒。某天中午,我们四个去食堂打饭,然后打包回到寝室。在寝室里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聊天,突然毛毛虫说:“我把药放到饭里,这样我就不用吃完还要再吃一遍药了”当时,我正准备跟他说最好还是饭后半个小时后再吃药。但是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火星回答道:“我们那喂猪也是那样的”

本文内容于 2010/12/19 16:25:04 被遊劍江湖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呵呵,记得当年我们踢正步的时候,边上一哥们同手同脚,把我手表给打坏了

11楼c先生

真实的部队训练可能比这苦的多,还好是学校的军训,就没那么的苦了。支持一个,期待后续。

我上的是部队的大学校,对真正的大学生活羡慕的一塌糊涂,可惜



大学生活对我来讲就好像这辈子总感觉有块空地没种上庄稼一样。


唉................郁闷

我记得我高中的时候去军训,睡觉的时候有人抽烟,当时是夏天,然后教官一踢门进来了,把那蚊香给我灭了,逗死我们了

大学校园是神圣的殿堂

绿色军营是梦想的熔炉

可惜这样的两个地方都没有机会进去

不能说不遗憾,不能说不向往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