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说林彪打仗最厉害,特会打人海战术的战役。解放战争时林彪帅东北部队从东北一直打到广西桂北地区,而白祟禧在北伐战争中也有帅桂系部队从广西镇南关打到山海


关,成就桂系最辉煌的时期。

在东北,民国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年)春初,美式配备的嫡系中央军才自滇、缅边境由海道开来,在秦皇岛登陆,循铁路向沈阳和长春前进。但是在林彪指挥下的共军经半年的准


备已相当强大,乃开始在铁路沿线与国军作战。自此而后,国军始终无法离开铁路线寻找共军主力作战。相反的,国军竟逐渐蛰伏于若干重要据点,广大的东北原野遂为共军所有


。至三十六年夏季,共军显然已在东北占有优势,野心勃勃的中共指挥官林彪竟想对国军主力作歼灭战。

是年六月底,国共双方动员起在东北的主力,在四平街发生决战。白崇禧适于其时飞往沈阳视察,乃顺便协助指挥作战,前敌指挥官陈明仁且立下遗嘱,赶至四平街前线。这


本是双方为争取东北的第一个主力会战,关系东北前途极大。

共军指挥官林彪这次显然是过分自信,竟倾巢而来,企图一鼓将国军主力歼灭。但是国军究系美式配备,火力炽烈,阵地战经验丰富,经数日夜血战之后,林彪主力终被彻底


击败,向北撤退。这是共军在东北空前的败仗。

白祟禧本是四平街会战的主要划策人,林彪败退之后,白氏即主张乘势穷追,纵不能生擒林彪,也须将共军主力摧毁。当时负责东北军事指挥的杜聿明虽同意白氏的主张,但


未敢专断,陈明仁则认为战事瞬息万变,时机稍纵即逝,应立刻挥军穷追,结果乃联衔电蒋请示。不意所得复电竟是“暂缓追击”,共军因此能从容北撤。前敌将领得此复电,无


不顿足浩叹,白崇禧亦颓然而返。

其时纵是嫡系将领如陈明仁、杜聿明、甚至熊式辉,均不了解何以蒋先生不许乘胜追击,任林彪所部安然脱逃。我得此消息便心中有数而暗笑。我知道蒋先生不是不想歼灭共


军,而是讨厌这主意出自白崇禧,纵可打一全胜的仗,他也宁可不要。

蒋先生就有这样忌贤妒能,宁饶敌人,不饶朋友的怪性格。此事说出去,一般人是不会相信的,但是追随蒋先生有年的人一定会拍案叫绝,认为这是一针见血之谈。

是年九月,参谋总长陈诚兼长东北行辕,这位立遗嘱血战四平街的陈明仁即被陈诚撤职查办,罪名是利用大豆作护墙工事,乘机贪污。其实在“嫡系”将领中,贪污的何止千


百人,陈明仁何以独被撤职查办呢?这可能与他和白崇禧亲近有关。


李宗仁专机抵达桂林时,各界闻讯前来欢迎的仍是人山人海。当时高级军政人员都知道局势严重,他们一致认为在目前局面下,蒋先生既不肯放手,我断然无力起死回生。蒋


先生最后必要凭借他优势的海空军,退保台湾一隅,建立一个小朝廷。到那时,我们在大陆全部溃败,恐怕想进入台湾谋一枝之栖也不可能。现在我既然在内战中失败,倒不如拿


出体育家的风度,干脆承认失败,把军政大权和平让予中共,以免内战继续,生灵涂炭。

接连数晚,广西省军政领袖皆聚于我在桂林文明路的私邸内开时局谈话会。最后且由广西省参议会议长李任仁领衔,由广西省教育厅厅长黄朴心主稿,写了一封很长的建议书


给我。该建议书的内容约分四点:第一,就大局来说,国民党政权已至末日,积重难返,迟早必然崩溃,决无挽回的可能。第二、广西省内尚和平安定,桂籍军队亦尚有三四十万


人可马上退回本省,据险而守,与中共作有条件的和谈,中共投鼠忌器,是可能接受的。第三、广西军政领袖们一向与中央不睦,但与民革主席李济深则友谊极深,现在亟宜运用


李济深居间斡旋,与中共言和。第四、在广西境内如想以全部实力与共军对抗,也许还有回旋的余地,但现在的形势对我们很不利,如可以委曲求全,与中共妥协。

在这份建议书上签名的文职人员,除省主席黄旭初之外,可说桂系全部签署;武职人员,除正在前方统兵作战的将领之外,亦全部签名。领衔人李任仁尤其是物望所归。可见


广西人之团结,不是外省可比的。。。。


不久,白崇禧、夏威、李品仙等亦皆赶回桂林,一致反对投降。白崇禧尤其声色俱厉,痛斥投降论者。黄旭初更因黄朴心意志颓丧,动摇人心,而将其撤职。一般主和人士见到这


种“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夺志”的情况,知道多言无益,大家只有重振精神,追随我们和共军作战到底。


值此紧要关头,湖南省主席程潜和第一兵团司令陈明仁的态度忽起变化。白崇禧知道他二人异动在即,便将张淦兵团撤出长沙,设防于长沙、衡阳之间,并迁华中军政长官部于


衡阳。程潜、陈明仁和客串的唐生智等早与共军暗通款曲,准备“起义”已是公开的秘密。白崇禧为作最后五分钟的挽救,于六月下旬只身飞往长沙,希图说服程、陈两氏,不可


临危变节。

程潜和陈明仁有一批部下急于向中共邀功,认为白崇禧今番自投罗网,正好将其劫持,献于共军。据说唐生智主张尤力。所幸程潜和陈明仁都还算是有为有守的正派人,陈明


仁尤其因为在东北蒙冤莫雪时,白氏对他的扶植,曾使他感激涕零,故白氏留长沙数日,他们对白还尽量敷衍周旋。白氏心知环境险恶,但他还强作镇定,言笑自若。最后上飞机


时,陈明仁还亲赴机场送行,才结束了这惊险的一幕。

白氏返衡阳后不久,程,陈、唐遂正式联名通电易帜。他们三人都曾参预白崇禧华中战略部署的机要,又都是湖南人(真是成也湖南人,败也湖南人.....),对本省地形和国军


部署了如指掌。共军五万余人遂在我叛将指点之下:入侵湖南,威胁华中战区的左翼。白崇禧固早已预料及此,他在返抵衡阳之后,即将湘南防务重行调整。入侵共军竟堕入白氏


预设的包围圈中,被国军包围于宝庆以北的青树坪。血战两日,共军终被击败,为徐蚌会战以来,国军所打的唯一胜仗。自此共军为整理部队,消化既得战果,对白部不敢轻犯,


白崇禧因得在衡阳一带与共军相持达三月之久。

但是整个局势发展至此,已无法挽救。白崇禧固然是一位卓越的战将,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部在衡阳粮弹两缺,孤立无援。


七月二十六日我自广州飞往衡阳。在白崇禧指挥部里与白氏晤谈两小时。白崇禧此时方从长沙脱险归来。他认为战局危急万分,程潜和陈明仁既已叛变,中央军嫡系又不听调度。


他只有把第七军用在衡阳正面作总预备队,以大卡车百余辆集中待命,何处吃紧,便向何处输送应急。因此那时湘南正面唯一可用的精锐部队——第七军,在卡车之上日夜奔波不


息。我说:“这样调度,官兵不是太辛苦了吗?”白感慨地说:“现在能用的部队实在太少了,有什么办法呢?”


49年10月2日,白的桂系部队在回守广西的路途中,在衡宝战役中,让林彪的4野20万的近十倍于对手的绝对优势兵力围歼,!“小诸葛”空有满腹妙计,也没想到这着!只能怪天


了!即使这样,第7军指挥所属171172师和第48军的176138师努力突围,在四面被围,没有粮弹补给,建制全乱,失去联络的情况下,依然战斗的很顽强,只至弹尽粮绝!在后来四野战史和


许多解放军官兵的回忆中都有这样的描述:“...战斗打得异常激烈,在135师的各个阵地上,在每一条水渠,每一道田埂,每一片森林,每一座房屋都必须经过反复争夺,甚至白刃相搏,


才能为敌所战领.有的连队打到最后自己也只剩下二三十人...”“...桂军非常熟悉山地作战,重机枪的支架都是特制的,有一米长,非常适合山区的地形,给我部以很大的杀伤.我部


重武器却无法发挥火力优势.桂军到了粮弹尽空,竟敢于与我军白刃作战,在国民党军中是很罕见的...”《李祟仁回忆录》


衡宝战役,林彪真的要感谢135师,当林彪从北京参加完开国大典回到四野司令部作战室后,得知135师所处的位置后,十分担心会暴露作战意图,立即下令该部隐蔽东撤,(当时他还


不知道白崇禧发现我军诱敌深入的意图后,已全线后撤.)电令还未发出,135师已开始了阻击.第7军指挥所属171172师和第48军的176138师在灵官殿地区被耽误了整整一天一夜,而林


彪的主力只到八日拂晓才赶到,要是没有这一天一夜,白崇禧的部队早就不知撤到哪里呢.也就不会有这场战役了.只能说歪打正着.试想桂军四个师被四野主力十三个师(足有十六七


万人)团团围住,没有粮弹补给,建制全乱,失去联络,依然未被全歼,172师一个建制团以及138师师长率师部和一个团突围成功.被围剩下的29890人被歼灭.




如果是桂系当时的人数与林彪的4野部队差不多的的话,林彪的部队还可能会胜吗,还有就是在湖南人程潜、陈明仁和唐生智临阵倒戈时,如白的桂系全部主力部队马上快速退


守回广西境内的话,桂系主力正规军再加上广西境内的民团有上100万,再加上在桂系的地盘上作战,林彪的100万部队敢轻易与白祟禧的桂系主力部队与广


西民团(桂系部队加民团也有100万)在广西境内做巅峰对决吗?



本文内容于 2010/12/18 9:57:06 被小编a7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