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血刃 第一卷 永嘉之乱 第三十三章虚惊一场(上)

程志 收藏 6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size][/URL] 第三十三章虚惊一场 谢飞慢慢地走到了村落中心的广场上,放眼望去,这个偌大的广场上此时再无半个人影。 谢飞不禁哑然失笑,古代人晚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不象现代人夜生活异必常丰富,生活在古代城市里的富豪还好一点,可以在晚上逛逛青楼,听听小曲子,尝尝家花没有的别样新鲜感,或是去赌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


第三十三章虚惊一场

谢飞慢慢地走到了村落中心的广场上,放眼望去,这个偌大的广场上此时再无半个人影。

谢飞不禁哑然失笑,古代人晚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不象现代人夜生活异必常丰富,生活在古代城市里的富豪还好一点,可以在晚上逛逛青楼,听听小曲子,尝尝家花没有的别样新鲜感,或是去赌场博一下手气,总之他们有诸多乐趣打发无聊的晚上。

但是这个村落太原始,原始也有原始的好处,就是没有烦躁,也没有压力。饿了就吃,困了就睡,没有一点世俗的约束。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这些精力旺盛的人们,自然不会浪费这晚上大好的时光,他们都在不遗余力的开展疯狂的造人行动。

深秋的夜,已经有了少许寒意。一阵冷风吹来,谢飞不禁颤抖了一下,他赶紧拉了一下衣领。不过这也无济于事,只是起到心理上的作用。

谢飞突然又感觉有人向他走来,回头一看,竟然是巴鲁部落的现任首领格桑。由于语言上无法沟通,格桑也没有说他们那些让谢飞听不懂的鸟语,只是打着手势,示意谢飞跟他回去睡觉。谢飞抬头看看天色,离天亮尚早,虽然他体格相对强壮,但是在这个空荡的广场上睡一夜,没准也能感冒,感冒虽然在现代不算什么病,但是在那个缺医少药的年代,就是小小的感冒也夺去不少人的性命。

谢飞无奈之下,只好跟着格桑回到他的那个小屋。不过好在,那个巴鲁美女塔丽并没有再次诱惑谢飞,谢飞安然的睡了过去。

曲阳县治所。平日谢飞就是一个甩手掌柜,曲阳县的大小政务都是孟恩在做。谢飞只管军事训练。

谢飞把他后世的那一套训练士兵的方法原原本本的带到了晋朝。原本那些曲阳守军将士个个都是面黄肌瘦,都有点营养不良。就是他们那样的体格别说跟强壮如牛的匈奴人打仗,就是谢飞的那一套训练他们也跟不上。谢飞为了增强他们的体格,随即让伙夫加大士兵的伙食,虽然并没有多少肉食,不过却能天天吃饱,这让他们对谢飞是百般拥护。

谢飞为了激励那些在训练中突然的士兵还奖励他们吃肉,这样以来曲阳军不仅仅在战斗力上为了一个很大的提升,就连原本低迷的士气得到了显著的提升。

不过这样以来,好处虽然明显,坏处更多,原本足够他们支持七个月的军粮,让曲阳军三个多月就快吃完了。虽说只有三个月,但也让他们受益非浅,经过谢飞的训练,这些士兵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极限,练体力,练耐力,练功夫。他们早已脱胎换骨,即使上阵杀敌,与百战精兵也不相让。谢飞把他们训练成了在战场上处惊不变,绝对听从上司信任上司的那份效忠,还有对谢飞的绝对忠心。虽然代价有点大,但是谢飞认为那是值得的。

孟恩收到下面佐官的汇报,发现粮食仅仅够吃半个月的了。这一下让孟恩感觉到为难了。谢飞把原来的征税都减至原来的三分之一,而将商业锐调到原来的一半,(其实曲阳县也没有什么商业,有的仅仅是一些小商铺,生意也异常惨淡,勉强维持生计。)外来迁徙的饥民如果选择开荒则二年内免交农业税,第三年交原来的一半,第四年开始全额交税,而普通的老百姓则可选择开荒和继续租地,倘若家有人从军可半税三年,牺牲的则免税五年,十年内半税,以鼓励青壮年从军,而将原来的士兵则进行精兵简之,将老弱残兵实行军屯政策,一般士兵如果从18岁当起到50岁可选择退休,可再领取三年抚恤金(原军饷一半,并免税一年),如果不领抚恤金可五年免交任何税用,弱兵残兵同样。

曲阳县财政收入几乎没有,全部为支出,现在不仅仅没有钱了,而且粮食也快告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思前想后,决定还是找谢飞商量一下对策。

不过意外的是谢飞并未在曲阳城内,孟恩知道谢飞喜欢一个人静静的思考问题,猜想谢飞可能出城了,当时也没有太在意。但是到了撑灯时分,谢飞居然还没有回来,这让孟恩心里多少有点不安起来。

孟恩赶紧派人在城内寻找谢飞,但是众人忙活了一个晚上也没有结果。孟恩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孟恩想在此乱世有一番作为,想建功立业,想功成名就,想死于泰山,本来他已没有任何希望,生活的天平已重于隐居,可偏偏让他遇上一位这样的明主,谢飞在他眼中可不是一般人,无论领军布阵之道,还是治国滔略,特别是谢飞的思想,不出口则已,一出口就是惊世骇俗。孟恩已决定誓死追随谢飞左右,相信一定能创造自己美好的未来。

孟恩派人把杜曾、李善、贾顺等谢飞的心腹将领找来商量对策。这时,城门守卫来报,称谢飞在午后从西门出城,至今未归。

孟恩心中大急,要知道那时野生动物不少,豺狼虎豹都有。另外这里也是晋阳北面的门户,常常有匈奴游骑兵出没。说道:“将军出城至今未归,唯恐出现意外,你们各位赶紧派兵出城寻找。”

众人现在都着急谢飞的安危,全部领命趁夜出城。

孟恩焦急的等到了午夜子时,这时,众人寻觅半夜,找遍了曲阳周围方圆二十里,别说是谢飞了,就连一滴血也没有看见,众人大急,就差挖地三尺了。

婉娘在守着空荡荡的房间,透过窗户望着天空的月色,只见她双眸深锁,有一种难言的凄美神态,看了让人心碎。

婉娘面露出回忆的神态,往事一幕一幕,是谢飞让她做了真正的女人,让她不再过那种担心受怕的日子。她本是一个苦命的山野农村寡妇,现在居然成了县守夫人,虽然依旧过着朴实无华的生活,但是对于婉娘来说,这简直恍然如梦。

婉娘喃喃的自语道:“君若离去妾必从之。”

在月光的照耀下,婉娘的衣袖下有一把秀巧的匕首,反射出淡淡寒光。

在曲阳城西北十几里处,众将士搜寻到此处,天也快要亮了,一切景物都是变得渐渐清晰。杜曾带领六七百人在此处寻找,虽然众人都是一夜未眠,但是个个却精神抖擞,毫无疲惫之色。

“杜统领,这里发现了将军留下的暗记。”一个曲阳军百夫长祁雨向杜曾报告道。这个祁雨原来是曲阳本地猎户,眼见全族人都是匈奴人杀害了,他自知身单力薄,在报仇无望的情况下,他选择了投靠并州刺史刘琨。他擅长追索痕迹,作战也异常勇敢,被提为百夫长。本来谢飞先后把刘琨安置在曲阳军的的大小将领都换了一遍,但是见他确实有点真才实学。所以也没有动他。

原来谢飞在他没有把握在三十多个强壮的大汉包围中突围。他选择了顺从巴鲁人。他不清楚那些人的用意,但是知道如果他们想杀他,绝对不会把他带回去,带回去就不一定要杀他。但是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想要逃出来,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谢飞悄悄留下暗记,他知道如果自己今天不能回去,孟恩他们一定会出来找自己。

杜曾见寻觅到了谢飞的痕迹,心中大喜,上前一步,大手一把拍在祁雨的肩膀上,杜曾力气大,这一巴掌差点把祁雨拍散架,祁雨知道杜曾性格如此,也没有生气。虽然他疼得直咬牙,但是面部表情却没有发生大的变化。

杜曾接着说道:“情况到底如何?”

祁雨蹲下身子,仔细一查看了好一会儿,起身说道:“对方人数应该不少,至少四十多人,而且都是强壮的大汉,将军在此处并未与对方发生争斗,看来应该被对方俘虏了。他们一直向顺着这条路向山谷里走了。”

杜曾呵呵一笑,又要伸手去拍祁雨,有道是吃一次亏,学一次精。祁雨尝到了杜曾的厉害,吓得他赶紧躲开了杜曾伸来的大手。杜曾见状并不为意。

杜曾命令骑探向孟恩报告发现谢飞的踪迹,并通知其他三路人马向此处靠拢。

祁雨顺着谢飞留下的痕迹继续追踪下去。

然而没有过多久,祁雨的眉头却越皱越紧,杜曾虽然粗鲁,但是不傻,知道祁雨一定是遇到了困难。

杜曾问道:“怎么了,出现了什么意外?”

祁雨道:“杜统领,所有的痕迹都消失了。”

“消失了?”杜曾大急,忙问道:“你现在还有没有办法找到谢爷?”

祁雨无奈的摇摇头,“所有的痕迹都被清理干净了,显然对方也是一个反追踪的高手,情况好像不妙啊!”

杜曾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只见祁雨接着说道:“尽量吧,他们虽然清理了痕迹,但是这样以来就会出现新的痕迹。”

祁雨好像在仿佛完全没有异状的草地、树木上竟然都找到了蛛丝马迹,引领着队伍不疾不徐地朝大山的深处行去。杜曾下令所有的斥候全部跟在祁雨后面前进,这并不是杜曾大意,也不是他不懂行军布阵之道,他是怕斥候会把前面那仅存的一点珠丝马迹给破坏掉了。 虽然在没有斥候探路的情况下,容易受到敌人埋伏。但是在杜曾心中就算要他们这六七百号人一命来换谢飞的安全,他绝对不会眨一下眼,当然和他一样心思的曲阳军绝对不是少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