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诛杀毛文龙的原因分析

fuyong 收藏 6 3012
导读:   知道一个人干了什么很重要,知道一个人为什么这么干比知道一个人干了什么更重要。   袁崇焕为什么要杀毛文龙?他的目的是什么?这是一个很值得认真研究的问题。所谓“正史”总是对此避重就轻,含糊其辞,顾左右而言它。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有必要把这个问题摆在太阳底下晒一晒。   有些人认为,袁崇焕杀毛文龙的理由“可以有”,比如毛文龙跋扈,袁崇焕要统一事权等等。   但我认为袁崇焕杀毛文龙的理由是“真没有”,因为以上理由虽然有一定道理,但顶多可以作为处分毛文龙的理由,以此诛杀毛文龙就说不过去了。这些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知道一个人干了什么很重要,知道一个人为什么这么干比知道一个人干了什么更重要。

袁崇焕为什么要杀毛文龙?他的目的是什么?这是一个很值得认真研究的问题。所谓“正史”总是对此避重就轻,含糊其辞,顾左右而言它。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有必要把这个问题摆在太阳底下晒一晒。

有些人认为,袁崇焕杀毛文龙的理由“可以有”,比如毛文龙跋扈,袁崇焕要统一事权等等。

但我认为袁崇焕杀毛文龙的理由是“真没有”,因为以上理由虽然有一定道理,但顶多可以作为处分毛文龙的理由,以此诛杀毛文龙就说不过去了。这些理由如果与毛文龙不能杀的理由比起来,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一、毛文龙在敌后方开辟了第二战场,起到了牵制作用。单凭这一点,毛文龙就不能杀。

二、毛文龙有天启皇帝赐予的尚方宝剑,任何人不得任意诛杀。天启曾经在辽东发放过三个尚方宝剑:一个给了王之臣,一个给了满桂,一个给了毛文龙。崇祯继位后,收回了王之臣和满桂的尚方宝剑,但是没有收回毛文龙的。袁崇焕将天启的尚方宝剑视若咸鱼干,采取诱骗和突然袭击的方式诛杀了毛文龙,他完全没有资格这样做。

三、袁崇焕杀毛文龙是“矫诏”,这是杀头之罪。袁崇焕之所以敢理直气壮地到毛文龙的地盘杀他,因为他假冒圣旨,拿皇帝作挡箭牌,扬言“皇上赐尚方(剑)正为此也”,毛文龙的部下因此才不敢表示异议。

可以看出,诛杀毛文龙的阻力实在太大了,不仅冒天下之大不韪,而且是冒了杀头之罪,如果是为了统一事权,因为看不惯毛文龙跋扈,不可能去冒这么大风险,因此这些理由基本可以排除。

肯定一件事情要比否定一堆事情难得多,因此说不行的人总是说怎样行的人多。否定一件事情也不能肯定另一件事情,要想回答袁崇焕为什么杀毛文龙的问题,我们还得另找原因。

原因在哪里?我认为可以从两个方向去探索事情的真相:一个是与朝廷的党争有关,一个是与后金有关。

种种迹象表明,毛文龙虽然孤悬海外,但是无孔不入的党争并没有放过他。毛文龙是王化贞的人,王化贞后来被目为“阉党”,因此毛文龙与东林党的关系很不和谐。

崇祯继位后,东林党人布列朝堂,对魏忠贤集团实行“除恶务尽”的政策,毛文龙因远在天边,是唯一的漏网之鱼。

但是近在眼前的朝臣不时在崇祯面前做他的文章,毛文龙的日子很不好过,他多次上疏自辩,抱怨道:“臣一介末弁,孤处天涯,曲直生死惟命是从,岂敢哓哓取憎?实在是文臣误臣,而非臣误国!”

他预感到了处境的危险,怒斥道:“诸臣独计除臣,不计除奴,将江山而快私忿,操戈矛于同室”。可见毛文龙与东林党朝臣的矛盾己经十分尖锐。

迫于形势,毛文龙开始为自己找后路,他通过叛逃到皮岛的王子登搭线,同后金密谋和谈,以缓解双方的敌对关系。

对魏忠贤集团奉行“宁可错杀一千,不可使一人漏网”的崇祯皇帝对毛文龙却网开一面,继续奉行优容政策。他就群臣批评毛文龙虚冒军饷一事批示道:“辽东人民到海岛避难,拿起锄头就是民,穿上盗甲就是兵,与内地的情况有所不同,毛文龙只管好好干,干出成绩,谁还能拿冒饷说事!”

毛文龙看到崇祯仍然支持他,就毁约绑后金使者阔科上京,以表忠心,使得两者的交通中断数月。袁崇焕上台后对毛文龙采取了一系列限制措施,毛文龙再次骑到了墙头。崇祯元年九月到崇祯二年四月,毛文龙加强了与后金的交往,先后通书五封,后金回书至少三封。可见毛文龙对袁崇焕上台的反应是非常大的。

袁崇焕离京出关之前,内阁辅臣钱龙锡亲自到其住所,咨询袁崇焕“五年复辽”的方略。袁崇焕说:“首先从东江做起。”钱龙锡诧异地问道:“为什么不从陆地进攻,而从海道呢,而且毛文龙用起来也未必很得力。”袁崇焕解释说:“毛文龙可用就用,不可用就杀了他。”可以说他早己下定决心杀毛文龙。他还说:“入其军,斩其帅,如古人作手,臣饶为也。”可见他不仅考虑了杀不杀的问题,还考虑了如何杀的问题。后来他杀毛文龙正是采取了“入军斩帅”的方式。

通过这段史料我们可以判断,袁崇焕去辽东前曾和有东林色彩的大臣商量过毛文龙的问题,并己经定下了“入其军,斩其帅”的即定目标。

因此袁崇焕对毛文龙的处理有可能是朝堂上围剿“阉党”的延续。

通往真相的另一个重要方向是后金。

袁崇焕两次与后金接触的受害者都是毛文龙。第一次接触造成了后金出兵攻打朝鲜和毛文龙,毛文龙损失极大,袁崇焕下台也与此有关。第二次接触时,毛文龙己经呆在海岛上,后金鞭长莫及,而袁崇焕却出人意料地做了后金“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

第一次体现了后金的战略利益,第二次则实现了这个目标,很难说这两者没有联系。

毛文龙被杀几个月后,金兵从喜峰口长城入关,威胁北京,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己巳之变,人们将此事与毛文龙被杀联系起来,认为毛文龙被杀与后金发动的事变有关,从而形成了对袁崇焕诛杀毛文龙事件的官方看法——“斩帅践约”。

这种观点认为,袁崇焕许下了“五年平辽”的海口,却又实现不了,为了避祸,袁崇焕与后金秘密和谈,企图通过和平谈判解决问题,但是由于朝廷不同意和谈,袁崇焕不得不铤而走险,进行“胁和”。袁崇焕与后金商定,由后金出兵包围北京,迫使明朝签订城下之盟,从而达成议和,这样袁崇焕就不用再背负“五年平辽”的重担,后金也不用再担心明朝发大兵来攻打。

这种想法符合后金和袁崇焕双方的利益,但是后金要冒一定的风险,因为长途奔袭北京的话,后方容易被明军抄袭。因此,袁崇焕诛杀毛文龙正是为了取信于后金,同时在军事上消除后金的后顾之忧。

这个观点一点也不新鲜,在明代,这是人们普遍接受的一个主流观点。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