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唐宋时期的繁荣 与 明清时期的衰落!

北方军团统帅 收藏 5 1852
导读:宋太祖的誓碑和宋真宗的劝学篇——大宋繁荣的文化基础默认分类 在中国历史上,李唐和赵宋两朝,对于文人比较优容,也比较信任。而有宋一代,对文人授官之高,更高于唐朝。以唐宋八大家为例,唐授韩愈、柳宗元的官位,也就是刺史,侍郎等职,相当于省辖市一级,地委一级。而宋授欧阳修、苏轼的官位,往往超过省部级,如范仲淹、司马光、王安石都是进入中枢决策层面的要员。虽然,说到赵匡胤,都会加上“行伍出身”四字,但从他的父亲起,已是历后唐、后晋、后汉至后周数朝的军人世家,为涿州的名门望户,为太原的世家豪族,不仅拥有土地财富的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宋太祖的誓碑和宋真宗的劝学篇——大宋繁荣的文化基础默认分类


在中国历史上,李唐和赵宋两朝,对于文人比较优容,也比较信任。而有宋一代,对文人授官之高,更高于唐朝。以唐宋八大家为例,唐授韩愈、柳宗元的官位,也就是刺史,侍郎等职,相当于省辖市一级,地委一级。而宋授欧阳修、苏轼的官位,往往超过省部级,如范仲淹、司马光、王安石都是进入中枢决策层面的要员。虽然,说到赵匡胤,都会加上“行伍出身”四字,但从他的父亲起,已是历后唐、后晋、后汉至后周数朝的军人世家,为涿州的名门望户,为太原的世家豪族,不仅拥有土地财富的物质基础,还拥有贵族门第的精神传统。


这一点非常重要,巴尔扎克有言,不经过三代的陶冶,成不了贵族。到了赵匡胤、赵光义这兄弟俩,在气质上,在教养上,已非祖辈当初那一派赳赳武夫的形象。《千里送京娘》中的那个善良护送弱女子的男主角,就是赵匡胤,其正直,其正派,其正经,其正大光明,成为话本演义,弹词杂曲的正面形象。赵家虽属武人,由于长期受到儒家教育,接受孔孟之道,所以他们对于文明的趋附,对于文化的感知,对于文人的亲和,对于文字的感情,是那些思想狭隘,意识偏执,识字不多,愚昧无知的农民和小生产者,所不具有的。所以跟没有文化素质的领导人谈文化,跟没有文明修养的统治者谈文明,就如同与坐井观天的人,谈万里无云的广阔天空一样,根本不会有共同语言的。


尤其,赵姓皇帝对于文化人的优容,是有其家族契约的立法基础,在中国,在世界,如果不是唯一,也是少有这样器识的最高权力拥有者。


据宋·叶梦得《避暑漫抄》:“艺祖受命之三年,密镌一碑,立于太庙寝殿之夹室,谓之誓碑,用销金黄幔蔽之,门钥封闭甚严。因勑有司,自后时享(四时八节的祭祀)及新太子即位,谒庙礼毕奏请恭读誓词。独一小黄门不识字者从,余皆远立。上至碑前,再拜跪瞻默诵讫,复再拜出。群臣近侍,皆不知所誓何事。自后列圣相承,皆踵故事。靖康之变,门皆洞开,人得纵观。碑高七八尺,阔四尺余,誓词三行,一云:‘柴氏子孙,有罪不得加刑,纵犯谋逆,止于狱内赐尽,不得市曹刑戮,亦不得连坐支属。’一云:‘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一云:‘子孙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


皇帝发的誓,而且是开国皇帝发的誓,那是具有绝对的权威和约束力的。


九百年前的统治者,敢立这块石碑,可以说是中国文化能在这个世界上有如此博大精深,有如此悠久历史,有如此辉煌灿烂,有如此蓬勃生命力者的精神渊源。当然,不仅仅是这一块石碑的功劳,而是与这块石碑相连贯起来的,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的中国人心目中传承下来的重视文化的血脉。昏君、庸君也许不把这种精神传承放在心上,不等于那些明主、英主不把这种精神传承不当回事。秦始皇焚书,医药的书,农林的书,他是不扔到火堆里去的。这说明,即使暴君在下手屠杀文人,灭绝文化时,作为一个中国人,这种血脉传承的精神渊源,也还在起着作用。除非他已经是畜生,是野兽,否则,总会存有一丝一缕的考虑。这也是五千年中国文化传统,得以绵延至今,还发扬光大的原因。


如果,我们再来看中国历史上绝对无产者出身的朱元璋,就没有这种容量和气度,他对于文人,第一排斥,第二拒绝,第三杀无赦。从他在《皇明祖训》中的教导,就知道他压根儿猜忌文人:“今吾朝罢丞相,设五部六府,彼此颉颃,不敢相压,事皆朝廷总之。以后子孙,做皇帝时,并不许立丞相。臣下敢有奏请设立者,群臣即时劾奏,将犯人凌迟,全家处死。”


丞相,是秦朝建立的内阁行政首长,也是中国封建社会中将政权从皇权中剥离出来的一种文官制度。凡丞相,一般都由翰林、学士充任,因而也是文人为官的最高位阶。朱元璋怕文人专权乱政,干脆废了这个职务。《大明律》更规定:“在朝官员,交结朋友,紊乱朝政者,皆斩。交结近侍官员,符同奏启,或上书言大臣德政者,皆斩。”


碰上这样一个动不动就要斩,就要杀的明朝皇帝,比起宋朝皇帝的那块誓碑,便大约知道两朝文人的命运了。相比而言,唐宋时期文人的日子相对好过点,而明清时期却是一个文字狱大兴、文人如履薄冰的时代。


再看 宋真宗的劝学篇:


当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

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

男儿欲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

字里行间给我们的启示是读书考取功名是当时人生的一条绝佳出路。用现代理念去解释,读书就是接受教育,教育是社会的一个功能,让 学生掌握知识学能,以投身社会,服务人群。赵匡胤以陈桥兵变,得开大宋皇朝,这却使他心身警惕,于是制定了一个重要的国策,贬抑武人参政,建立一个士大夫政治制度,全国地方长官一律任用文臣。


国家一时要普遍起用那么多文臣,而宋承五代长期的战乱,一般人都不喜欢读书,书读得好的就更少。所以朝廷为实行既定国策,就必须一方面广开读书人登仕的途径,一方面竭力提倡读书的风气。宋真宗赵恒御笔亲作《劝学篇》,传布天下,这首短短的篇章,迷醉天下士子者,几近千年。


自由的思想和对文明的追求,是大宋留给中华民族最伟大的遗产!






本文内容于 2010/12/18 9:55:04 被小编a7编辑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