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六十八 谍影初现(二)

东篱剑客 收藏 0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努尔哈赤接着一脚踢翻一人骂道:“雅松,你这个软蛋!我把二百名白摆牙喇交给你,让你作全军的先锋哨探,哼,你——就是这样报答汗王的恩典的吗!”

雅松伏在地上,瑟瑟发抖道:“汗王饶命,奴才,奴才只是以为,那大明的兵也是川兵——就是浑河边和我们打仗的一样。”

努尔哈赤骂道:“就算是又怎么样?你率领的,也是我后金三十多年来的精锐中的精锐,是常胜之军,是不败之军,怕什么川兵?”

雅松暗想道:“我也不是说谎呀,镶白旗和镶黄旗都败了,正白旗、正黄旗也都没胜,我哪里知道白塔铺的明军很好打呀?”但他不敢说出,只是伏在地上不停地请罪。

努尔哈赤深深呼吸,平息怒火道:“雅松,着夺去所有部众奴隶和牛羊,罢官,冲红摆牙喇!”

“谢大汗不杀之恩,奴才万死。”雅松不断磕头如捣蒜道。

后金大营的一角,额亦都帐内,次子怒道:“阿玛,汗王不公!不说我们家为他立了多少功,流了多少血,就说他莽古尔泰一个正蓝旗的旗主,怎么听我们正黄旗的?不公道!”

长子闷声道:“你还真以为大汗是轻易发怒的?”

次子楞道:“难道不是?人年纪大了,脾气也会坏的。这些年来,大汗处事越来越不考虑我们老人,总把好处给新近的。还有,四旗也好,变成八旗也罢,我们这些额真的权力越来越小。本来,一个旗有固山额真也就够了,还有两帮手和那么多甲喇、牛录额真呢。现在到好,又来了他儿子孙子当旗主贝勒,其他人全成了摆设!”

长子阴恻恻道:“那是收兵权,你没看见正黄旗都有45个牛录了吗?都快超编一倍了!你好好想想,当年舒尔哈齐、褚英。。。。。。”(1)

“够了,闭嘴!。。。咳咳。”躺在毛毡上的额亦都大骂道。

戌时,掌灯时分。

沈阳城,明军这边。

总兵贺世贤听完报信川兵的话,面色沉重地问道:“众位兄弟,都说一说,该怎么救援南边的川兵和浙兵兄弟?”

副总兵尤世功先说道:“沈阳城刚刚保全,城内、城外都要兵马。特别是东北角,已经被打烂了,至少需要两千兵补上。”

马佳建议道:“可以加强城墙上的兵马和枪炮,再把东北墙和北东墙的车营收缩筑墙,和城墙上一起形成两面夹击的态势。这样,东北角可以只补充五六百兵马。末将的火枪兵可用,摆三百在城墙上,总兵再拨三百强兵守在城下,就可守住。另外,再挑三百好手,随时准备支援,就可万无一失。”

贺世贤赞许道:“马兄弟,多亏你了,四处都有你帮忙。这次战后,我和尤总兵一起,联名为你保功。”

“还有我们。”参将夏国卿、张纲、知州段展、同知陈柏等一起应道。

马佳抱拳感谢,然后又说道:“这次援救川兵,还是我率兵打头阵吧。我的线膛枪和炮兵,有一把可以野战。”

段知州忧虑道:“马游击,你亲自出击,这城内守御怎么办?你的枪炮兵,现在是全城最好的,防守可都要靠你啊。”

参将鲍承先也说道:“马游击,去年你在两位经略前说那话时,我还以为是说大话,挖空心思邀功来着。今天,我是彻底服了,你的枪炮厉害呀!不过,你只带一把总的兵马去,我很为你担心啊。”

贺世贤也说道:“马兄弟,你也别急,这救兵的事也不差一会半会。再说,还是骑兵突击的好。”

尤世功也劝道:“还是等明天天亮再说吧,你先回营好好休息一晚。这不,大伙都累了,养好精神再说。”

就这样,诸将都各自返回府第。

马佳也回到西门游击府。刚下马,早等候在门外的乌云珠就跑过来,一把保住他,闷在他胸前哭道:“我的等了你好久,担心死了。”

马佳顿时柔肠百转,笑着拍拍她道:“别担心,我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吗?看,一点伤都没有,不死鸟,哈哈!”

乌云珠抹开眼泪,轻捶他的胸膛道:“还拿人开心,都不知道人家今天多害怕。”

马佳神秘一笑,凑到她耳边道:“不是说笑,真是不死鸟,好大一只,养精蓄锐的,精神可好了,今晚就让你高兴高兴。。。。。。”

乌云珠骚红了脸,拼命打他,不依道:“不要,不要脸,羞死人了。”

马佳搂着她大笑道:“娘子,真不要?那我可给别人看了。”

乌云珠更不依了,恨不得把马佳的嘴给封起来。

马佳长笑一声,探手搂住乌云珠的腿弯,一把抱起爱妻,大踏步迈进游击府。

一路之上,亲兵、奴婢都纷纷侧身避让,偷笑着让开道给男女主人。乌云珠即臊又骄傲,红彤彤的脸颊像要把西天烧透了一般。进入内院,眼看就要进主卧,乌云珠慌乱着跳下来,整整衣角道:“夫君,你。。。你先泡个澡,解解乏。为妻的为你做顿好吃的,鹿筋牛肉,还有奶酪子、鹿血酒。。。。。。”说完跑向厨房。

马佳摸着下巴,暗笑道:“鹿筋、鹿血,这妮子,心里还真野啊,就不怕爷我爆阳了?”

(1)努尔哈赤作为一个中国历史中的人物,如果我们按一个统治者的定位来审视他,那他是非常标准的:能忍,能极其残忍。

一、能忍,表现在创业初期,对李成梁的恭敬和其他女真头领的谦卑忍让上,打了左脸还把右脸送上去,招贤纳士,不惜血本。

二、能极其残忍。当他亲弟弟、打天下的助力舒尔哈齐,与他有平起平坐的意愿时,努尔哈赤毫不犹豫地致其于死地。他的大儿子褚英表现出独立自主的倾向时,他也毫不吝惜地废掉。占领辽东后,他就把以前‘吊民伐罪’的口号抛到一边,连样子也不做了,直接对辽东汉民进行奴隶制统治——这就叫野猪皮报仇,三十年不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