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

10.3.3

第五大道20号

19:20

陈墨冲到楼下来的时候,就见大厅里的文职人员已被远远的隔离开来,人们的目光全都投向了医务室所在的裙房,他当即预感到是荀循又出了事。心里想,真是个多事的女人,为何她就不能让人省省心呢?也不知当初秦雅是怎么把她调教出来的,该不是天天都有“惊喜”发生吧!

陈墨想着,脚下一刻不停的朝着医务室的方向走去,远远的看见那里已有荷枪实弹的特工们守卫着,还有几个人正把一辆病床车推出裙房的出口,隐约看见医务室的孔医生高举着输液瓶紧随在病床旁。陈墨暗说不好,莫不是荀循又遭人毒手了?等他一路小跑的来到裙房时,他从每个人的脸上看到的都是一副紧张的神情,心下里说,恐无好事!

果然,等陈墨挤到荀循的病房门口时,他隔着玻璃朝里一看,只见病房里面早已空无一人,不由的心往下一沉,心想,刚才医生推走的那人一定就是荀循了。他马上又联想到了荆轩,暗自庆幸,只要航母专家平安无事就好!

他连忙回过头来再看隔壁的病房时,这才注意到,他一直担心的“惊喜”是发生在荆轩的病房里的。原来,那四五名荷枪的保卫部的特工都是盯着这间病房的。陈墨赶忙穿过特工组成的人墙,走进了荆轩的病房。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正站在病房中央的舒展,只见他的眉头紧锁,表情凝重。接着,他便闻到了一股呛人的血腥味道和子弹出膛后留下的淡淡的火药气味。

陈墨连忙朝病房的四下里望去,只见荀循仰面躺倒在病床旁的地板上,格洛克还在她的双手间冒着青烟,单拐已被丢得很远。门口边上,保卫部负责病房警卫的特工袁勇跌坐在门边的墙角上,显然他死在了荀循的枪下,子弹近距离的击中了他的头部,飞溅的鲜血污染了医务室洁白的墙壁,原本整洁笔挺的西装因沾满了血污而变得异常恶心,一支警用手枪跌落在他的两腿之间。

“伤到没有?”

顾不得其他,陈墨俯下身凑近荀循问道。

“我没事!”

荀循仍旧有些惊魂未定。陈墨搀扶着她坐起来,这才转身向站在屋子中间的舒展问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应该问她才对。”

舒展的脸上现出怪异的表情,语气中也含有嘲讽的味道。这让陈墨意识到了自己的鲁莽,于是他把探寻的目光投向了荀循。

“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我在隔壁听到这边的动静不对,担心教授有事,于是我就到这边来看一下,推开房门的时候就看见这家伙正和教授撕扯在一起。”

荀循边说边收起了枪,说到袁勇时,她用下颌点了点被他击毙的特工尸体。

“我命令他举起双手站到门边,没想到他竟然出枪,我只好先动手了。”

荀循有些激动,呼吸变得急促,毕竟她刚经历了枪击不久,还伤了脚踝,又被下毒的饮料麻痹过,所以身体羸弱精神疲惫。陈墨搀扶着她坐下,再次转向舒展问道:

“教授怎样了?”

“输液管中被人注入了药物,人已经昏迷,正在去医院的路上”

舒展回答的同时,目光却在荆轩的病床与荀循倒地的位置以及袁勇的尸体之间来回丈量着。

陈墨捡起荀循的单拐交到她的手里,继续向舒展追问道:

“有没加派人手?”

他本想说的是,在这里,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荆轩的生命都受到如此大的威胁,更何况是在外边呢?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林烈已经亲自派人沿途护送了。”

“可路途危险啊!你应该亲自护送才对。”

“这已由不得我了。”

舒展幽幽的说道,似乎他已察觉出了某些不祥之兆。

“你说的很对。”

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陈墨寻声望去,只见林烈突然出现在了舒展的身后,不知何时房门外已全部换成了原属林烈外勤部的特工。陈墨见状不由得心生一股厌恶之情。

林烈走到舒展面前,表情冷酷的宣读了史吏的命令。

“鉴于保卫部特工袁勇涉嫌谋杀军工专家,御使命令暂时由我接管基地保卫工作。舒展专职查清袁勇涉嫌谋杀一事,此令,即刻生效。”

与陈墨的震惊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舒展和荀循的平静,他们似乎早有预感,所以当一切来临时反倒表现的波澜不惊。舒展意味深长的瞥了荀循一眼,默默的转身离开了病房。

好凶险的地方!陈墨心中暗忖,好端端的一个六处,而今再看,秦雅遇刺身亡,尹博被逼出局,自己被排挤到外勤,吕律调被诬身陷囹圄,现在又轮到舒展被贬罢权。现在的六处,大小部门已经全部集中在了林烈的手上,距离情资接收的时间已经不到二个小时了,这种状况如何能够完成任务!必须尽早摆脱这些困扰。陈墨明白现在的六处好比一潭泥沼,如不尽早脱身将会愈陷愈深。

看着林烈指挥手下开始清理现场,陈墨搀扶着荀循回到了她自己的病房。安慰了她几句之后便转身出了病房朝大厅走去。此时的特工们比起刚才要安定了许多,文职人员也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大厅里渐渐的恢复了正常的秩序。陈墨左右查看都找不到舒展的身影,于是,他迈步朝大厅门口走去。

来到院中,已经由林烈接管的安保部门正在加强对前门的警戒,四名携带短突的武装特工站在院子中央,天色已晚,夜色遮盖了他们藏在腋下的武器。陈墨心想,如此安排,想要进出小院可就变的困难了。

陈墨凑到院门口朝街上望了望,只见一辆SUV停在了门外,两名便衣特工坐在车里警戒着外围的情况。陈墨暗想,这俩个家伙倒是有点碍事,还是提前准备充分些的好,免得到时尴尬,毕竟,他们现在是林烈的部下了。

陈墨回过身跟一名稍高级别的特工打过招呼,便钻进了了自己的陆地巡洋舰,他发动了车子。特工替他打开大门,他将车子移到院外,停在了那辆SUV的前面。

这时,一个理着分头的中年特工钻出SUV,主动向坐在车里的陈墨汇报了外围的警戒情况。他对这位年轻的少校心存一份敬意。

“一切正常,小院周围的街道出口都有我们的人暗中把守。”

“辛苦。”

陈墨客套了一句转而抬头看着云层渐厚的天空,心想,这样一来可就麻烦大了,必须尽早扫清出走的路线才行啊。他回身对着分头特工半是建议半是命令的说道:

“你看,又要下雨了,离午夜还早着呢,不如把外围的人暂时撤了吧,过早的消耗了大家的精力,等到了节骨眼儿上都没了精神可不行,而且太多的人守在外面会引起周围居民恐慌的,影响也不好,这是我们自己的地盘,敌人还能折腾到哪去?”

“好的,我这就去通知他们撤回来,午夜行动前再重新部署。这门口嘛…还是我盯着。”

陈墨赞许的点点头没再说话,心想,要留就留吧。反正我要想走,是谁也拦不住的。

心里想着,陈墨下了车重新回到院中,他将自己的陆地巡洋舰留在了院门外,车门没锁,钥匙留在了打火孔里。看着外围的特工陆续撤了回来,他感觉轻松了许多,于是想道,现在通往外部街道的道路可算是畅通无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