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殇曲 第一卷:[御鬼剐妖之卷] 第六十八曲:[妖族入侵]

双鱼隐三仙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size][/URL] 水月山庄,公孙水流面沉如水,横眉紧皱,似是在想什么事情。夏惊鸿便在此时缓缓步入屋内,眼见夫君沉思模样,便知道近日仙源极不安生,自己水月山庄的逆天罗庚又被假冒天池神女的妖人盗去,夫君定是在想事情,轻轻走过去,纤手搭在公孙水流肩膀上揉捏起来。 公孙水流回过神来,看到夏惊鸿正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


水月山庄,公孙水流面沉如水,横眉紧皱,似是在想什么事情。夏惊鸿便在此时缓缓步入屋内,眼见夫君沉思模样,便知道近日仙源极不安生,自己水月山庄的逆天罗庚又被假冒天池神女的妖人盗去,夫君定是在想事情,轻轻走过去,纤手搭在公孙水流肩膀上揉捏起来。

公孙水流回过神来,看到夏惊鸿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为自己捏肩,哈哈大笑道:“有劳夫人了,还是夫人知道心疼我啊!”言罢,便眯起眼睛享受起来。

夏惊鸿知道公孙水流表面上装作十分轻松,但心里应该有许多心事,柔声问道:“你确定便是那妖女盗取了咱家的水月逆天罗庚?”

公孙水流目光精芒一闪,嘿嘿冷笑道:“应该不会错了!先盗水月逆天罗庚,再抢剐妖刀,接下来便应该去千雪流寒宫拿那千里子母针了吧。看来这妖女是想要逆天改命啊!果然好手段、好胆识、好心智!”

夏惊鸿咯咯娇笑起来,眼中柔情涌动,称赞道:“我本来还怕你想不通,特地便来此提醒你,没想到我家夫君不仅修为绝顶,更是才智双全呢,真是明察秋毫!你可想好了对策?”

公孙水流闻言心里欣喜不已,郁闷的心情也一扫而空,嘴便咧到了耳门,哈哈大笑道:“我就是一介莽夫,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不过,我已经派人前去千雪流寒宫,水火木三位长老也去了,取回罗庚应该没有问题。最近仙源暗流涌动,各处势力都开始活跃起来。那慕容奇峰野心勃勃,想称霸仙源也不是一两天了,为夫便一直让着他,却不想他却变本加厉,越加放肆,哼,当真欺我水月山庄无人?不过这次,万仙绝宝大会上他们出了这么大的娄子,真是颜面尽失了!”说着便幸灾乐祸哈哈大笑起来。

笑了一阵,公孙水流眯起双眼,爆射出一道精芒,冷哼道:“妖族经过百年的休整,元气已经恢复,蠢蠢欲动,鬼门也在伺机而动,四大山庄表面上同仇敌忾,事实上近些年内斗不止,虽都是些小的摩擦,但却足以给其他势力可趁之机。三大隐仙圣地久不出世,也似有隔岸观火之势。如此内忧外患,桃花仙源不久后定会烽火再起。我本来也不想趟这趟浑水,但是巢之将覆,安有完卵?看来我们还是要早做提防才好。”

夏惊鸿扑哧一下笑,娇声道:“看来夫君心中早有沟壑了,为今之计,你看我水月山庄该何去何从?”

公孙水流略一沉思,沉声道:“我们四大山庄之所以能够称霸仙源,便是有了天上神仙的支持。我水月山庄一脉乃黄帝后裔,可谓大荒正统,螭囿山庄乃太上老君一脉,羽瑶山庄乃天上妖仙一脉,绝器山庄却是仙界炼器宗一脉。我水月山庄虽自古便与绝器山庄走得最近,他们也一直以我们为尊,可是至我们这一代,绝器山庄庄主慕容奇峰野心太大,却非居人下者,故不能为我所用。螭囿山庄乃陆清音掌权,但此人乃妖族后裔,我终究是放心不下。而羽瑶山庄也属妖族一脉,似乎都不可联合,如今便只有先联合其他门派了。”

夏惊鸿嗤嗤一笑,反驳道:“夫君,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依我看那羽瑶山庄和螭囿山庄都是可以联合的。昔年陆清音率领族人叛出妖族,便已经与妖族视同水火了,除非有什么重大变故,螭囿山庄不可能归附妖族,毕竟妖族之人心胸不会如此开阔,而且他们也怕开了先例,后面便有人不识好歹,以儆效尤。

陆清音与姜玉妆是同门师姐妹,据我所知二人感情很好。姜玉妆乃仙源名门之后,陆清音却是妖族之后,昔日同在‘千蛊菩萨’夏侯缨座下习练巫蛊之术,二人初见时有很大嫌隙,均是心高气傲,互相攀比,谁都不肯服谁,更为此不知道斗过多少次法,但二人均是天下间数一数二的奇女子,不久便开始互相敬佩,直至成了好姐妹,而陆清音之所以叛离妖族据说也是姜玉妆的教唆。所以,只要拉拢两家任意一家,便是拉拢了两大山庄。

姜玉妆此人倒是有些手段,虽有机智手段,却非冠绝天下,但羽瑶山庄却有一人便是夫君不得不防之人。此人表面上看起来纨绔至极,胸无大志,但据我所知,这人却是潜龙在渊,暂时隐藏自己罢了。”见公孙水流一副疑惑不已、不可置信的模样,夏惊鸿一语道破天机,缓缓说道:“便是那羽瑶山庄少主左纶煌!”

公孙水流顿时皱起眉头,目光充满疑惑,吃惊道:“左纶煌这小娃娃当真有这般本事?”

夏惊鸿一捂嘴咯咯娇笑起来,瞥了公孙水流一眼,娇嗔道:“夫君有所不知,此子恐怕要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厉害得多!你且看这个。”言罢,从怀中取出一卷丝帛交给他。

公孙水流取过丝帛,细细看了起来,眉头越皱越紧,面色越来越沉,良久才叹道:“若这上面写的全是真的,此子却非凡人啊!可惜我水月山庄却无此等英雄少年!”语气颇为失落,似是又想起了水月山庄后继无人的尴尬局面。楞了半饷,才又忽的问道:“照这上面所说,左纶煌既与那盗宝之人萧子邪颇为熟悉,难道这件事也与他有关?”

夏惊鸿目光一转,轻轻摇头道:“我看未必!据我所知,这萧子邪并非桃花仙源中人,他与左纶煌刚开始并不结识,便是在那万仙绝宝大会上二人才初识的,而且左纶煌似是对萧子邪极为友好,三番四次主动与之搭讪,但是盗宝之事应该与他无关。”

公孙水流沉默一阵,沉声道:“看来,左纶煌不仅机智冠绝,更是颇具慧眼。他若与我为友还好,为敌的话便是一个大麻烦,看来是该让少乾他们去仙源联军锻炼的时候了。绝器山庄这次万仙绝宝大会不欢而散,几百余名修真高手去追拿两人更是铩羽而归,死伤近半,萧子邪和那妖女倒当真有些手段,竟能放出上古妖兽睚眦。”

夏惊鸿微微沉吟,忽的说道:“夫君,刚才小莲来通报,说夏儿病情已经好转,只是她仍然不肯说话。”

公孙水流微微一愣,眉头紧皱叹息道:“这丫头却不知是怎么了?自从上次外出回来便一直魂不守舍,自绝器山庄回来更是连话都不说了,我这当爹的实在是猜不透她的心思。”

夏惊鸿也是叹息道:“一直以来我便没有跟你说,夏儿好像是有了意中人。”见公孙水流吃惊模样,接着说道:“若我猜的不错,便是那萧子邪!”

公孙水流猛然站起,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吃惊道:“怎么可能!夏儿很少出庄,萧子邪也是最近才开始在仙源走动,夏儿怎会结识他,更别说对他芳心暗许了!不可能!”

夏惊鸿冷哼一声,嗔怒道:“这又怎么不可能?早在绝器山庄我便注意到夏儿看那萧子邪的目光不对劲,似是认识他,才暗中派人查访萧子邪,发现他与左纶煌的关系极好。那晚妖族来袭,萧子邪便是一直跟着左纶煌,直到后来他重伤后才被那妖女带走,我当时也很是不解,不知萧子邪为何会与妖族有所勾结。但是夏儿一听此事,竟然当场晕倒了,我才肯定了自己的推测,夏儿必定认识萧子邪。若我猜的不错的话,二人结识应该是在上次夏儿离家出走那时!”

公孙水流来回走了几圈,似是在思索什么,良久才哈哈大笑道:“怪不得夏儿一听到我要给她比武招亲便来找我吵闹,哈哈哈,没想到这丫头竟然早已心有所属了!”

夏惊鸿本还以为公孙水流听到此事定会勃然大怒,所以事先准备了好多说辞,想要替女儿辩解,更是先表现出愤怒的样子,让自己的夫君忌惮三分,省得他暴怒之下去训斥女儿,却怎么也没想到夫君竟不怒反喜,当真是出乎意料!

公孙水流见夏惊鸿微微一楞,满眼的不敢相信,哈哈大笑道:“夫人,你不必担心,我不会怪罪夏儿的。她的性子说来也是随我,便连中意的人也是随我这般与众不同,当真是虎父无犬女啊!哈哈哈哈……”

夏惊鸿听着公孙水流乱扯一通,放下心来,毕竟若公孙水流真的生气执拗起来,自己还真的管不了他,也要忌惮他三分,现在见他丝毫不生气,便放下心来,咯咯娇笑道:“夫君,你为何如此高兴?那萧子邪现在可是人人喊打的妖人,自身难保呢。夏儿喜欢他,你不担心麼?”

公孙水流面色严肃,目光灼热的盯住夏惊鸿,诚挚道:“夫人,你说这天地之间什么最为重要?”

夏惊鸿闻言微皱眉头思索起来,却不知道公孙水流到底想要说什么。自己的这个夫君,有时痴痴傻傻,有时精明无比,有时总说些浑话,有时却是一大堆的道理,却让自己猜不透。

见夏惊鸿微微摇头,公孙水流哈哈大笑两声,握住夏惊鸿的受坚定道:“这世上,对我而言,便没有比你和夏儿更重要的了。若有一天,要我在水月山庄和你与夏儿之间做个选择,我定会选择你们。夏儿从小刁蛮任性,即使如此,我也丝毫舍不得训斥她,才让她越来越野蛮,对你们,我总是狠不下心来。我们的夏儿长大了,现在更是有了意中人,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会怪她!哈哈哈哈……”

夏惊鸿闻言着实感动不已,没想到公孙水流竟说出这等石破天惊的混话,心中柔情涌动,柔肠百转,双目不由微红,一拳捶打在公孙水流胸口,嗔怒道:“我咬死你这骗人眼泪的坏东西!”言罢,咬住了公孙水流的嘴唇,二人便缠绵起来。

便在此时,只听门外有人急促大喊禀报道:“禀报庄主,昨日十万巫山妖族集结三万大军,由‘赤炼天君’澹台烈烛为帅大举全面入侵,经过一天一夜血战,大败仙源联军于九阳山。仙源联军死伤过半,元帅‘千雪魇’欧阳真侯遇伏身亡,现在妖族已经攻入桃花仙源,兵分东、东南、东北三路,分别向离州、震州、藏州进军,螭囿山庄已集结一万离州修真组织防御事宜,并连夜派人前来求援。来人正在门外等候。”

公孙水流与夏惊鸿互望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的惊骇。夏惊鸿不可思议道:“妖族出兵怎能如此迅速,欧阳真侯怎会轻易战死?”

公孙水流目视西北,面色一冷,嘿嘿冷笑道:“夫人莫要担心,妖族此次行动跟我预想的相差不多。我倒要看一看,妖族到底有多少本事!”语气寒气逼人,阴森至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