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里兹1943 正文 第二十章

意志的勝利 收藏 0 8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71.html


第二十章:来自卡托维兹的爱情(2)

我和莫妮卡完成了2个回合的“较量”,我和她都筋疲力尽的躺在床铺上,仰望着天花板。此时,我觉得人最安逸的时刻就是在激情过后的宁静,当然这不得不和下体扯上关系,只是这不仅仅只是如此,最重要的是两个相爱的人得到的升华。

“亲爱的,我一直想知道,你的父亲的逝世是怎么回事?能告诉我吗?”我在无疑中提到了这个,我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唉……”莫妮卡泛红的面容一下子推去了原本的光彩,她的眼神变的十分的空洞,似乎这个问题让她难以启齿。

“对不起,”我拼命想解释,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好,我全都告诉你”莫妮卡突然平静了下来,坐在床铺上,用被子护住身体,然后开始告诉我了事情的经过:

莫妮卡的父亲是波兰外交部副部长,祖辈是华沙公国的伯爵。他们家是波兰显赫一时的贵族家庭,父兄都是作为政府机关的高官。1939年德军入侵波兰,全家向东逃亡,由于家里带着德裔血统,因此对于德军的入侵,抵触的情绪其实不大,因为波兰在二战爆发前夜也不是个好角色,1938年捷克斯洛伐克被慕尼黑条约所害,深不知波兰也参与瓜分了捷克斯洛伐克北部的部分领土,波兰军队也成为了入侵的急先锋。随后在东部逃亡过程中,他们被入侵的苏联红军所俘虏。由于是父亲是前政府高官,于是在1940年春天被送往卡廷森林被集体枪杀。莫妮卡和她的母亲由于是德裔居民,因此九死一生的逃过了一劫,来到了现在的卡托维兹。后来通过关系,莫妮卡来到基辅大学,主修德国文学。

1941年6月22日,德军闪击苏联,随后基辅被德军攻占(基辅围歼战),俘虏70万苏军。但到了1943年末,胜利的天平开始倾向了苏联。当初她就是希望能逃回波兰,无奈此时苏军已经攻进城了,多亏我的相救,不然估计早已命丧黄泉了。

说到这里,莫妮卡不住的流眼泪。而我此时,对于苏联人的这种滥杀无辜的作法,加深了我对这个国家的仇恨。战场上,分分秒秒的死亡这并不可怕,但是战场下的伤及无辜实在是对战争的侮辱,对军人职业的侮辱。

我亲吻着莫妮卡哭红的双眼,感受到她的泪水滴在我手上的感觉,我们相拥着……一直到睡去。

此后的几天,我都住在莫妮卡的家里,因为处于疗伤阶段,不能立刻返回战场,这是我近1年来第一次得到战争间隙的空闲时光,白天就是看书:雪莱,尼采相伴,下午则是去打打马球,晚上那就是将我交给莫妮卡的时间……

我的伤口的愈合速度不断加快,我的心灵的创伤渐渐被治愈,我正在慢慢回到正途。

我此时只有不断的关注着报纸和电台的新闻,此时苏军发动了尼克波尔-颗粒沃罗格战役,东线丝毫没有因为零下52度的严寒而停火。虽然我同仇敌忾,但是我不得不接受伤病的现实和已经生疏了的射击的现实。我此时我心里明白,每一秒钟都有几个兄弟死于敌人的枪下。我只想着早日回到战场。

2个月后,我再次回到医院,医生惊喜的告诉我,我的伤已经基本好了,但是仍需要继续观察。但是我要求立刻办理退院手续,我的主治医师当然不会轻易同意,我气急败坏的说了很多话,但是丝毫没有用,于是我掏出我的手枪拍在医生的桌子上:

“先生,你是我的恩人,我知道我自己受了多么严重的伤,我知道需要休息,但是我想告诉你,我从天堂的路口转了一圈后回到人间,不是因为我命大,而是因为我死了,那是对不起那些个为我牺牲的兄弟,我的班长,我的下属,甚至我的生死之交……我现在只想用我这只手”,我举起了我缠满绷带的右手,然后当着医生的面用匕首之间将其挑破,露出黑紫的右手,

“这是我的右手,我希望拿他去完成那些我应该完成的任务,我想您作为军医,应该懂得军人的尊严是吧?”我流下了眼泪……伤心事一件件的翻过

“泽平士官,”医生颤颤巍巍的摘下自己的眼睛,平静的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用手撑着身体站起来,向我伸出了右手,试图与我握手,

“您的威名,早已让世人有所了解,今日听到阁下的一番话,我终于明白了那个’国家的骄傲’的称呼真是名不虚传,感谢你为这个国家做的一切,能与于您这样的人在一起服役,我感到骄傲……”眼前这位看似严肃的,年迈的外科医生激动的与我握手,并且毅然的在我的出院申请书上依然的盖上了PASS的章。

走出医院后,我试图联系到了汉斯.海默上校,但是未果,于是我直接找到了鲍曼连长,鲍曼此时正在训练新兵,而汉斯海默上校被调往西线,参与西线的防御工作。

鲍曼将我提前康复的消息事迹向军报宣布,德军闻讯后士气大振,元首也在军报上看到了关于我的消息,于是亲自打电话给我,

“嘿咯,我的狙击士官,祝贺你早日康复,”希特勒此时笑呵呵的在电话那头,声音有些尖促,只是逃不掉的则是他那浓重的奥地利土话的腔调,

“嘿~希特勒,感谢元首的厚爱,我已经完全康复了,这里我只有一个要求,”我在电话这头顿时变成了邻居家的男孩一样的语调,

“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尽量满足你,”

“我想早点上战场!我想早点拿回我的枪!”我语气十分坚定,

“OMG……你真是个让人尊敬的军人,你是一个第三帝国为之骄傲的孩子,我真希望我的将领们都有你那样的气魄,放心孩子,我一定满足你的愿望。”希特勒挂断了电话,对着天花板哈哈大笑,让在做的约德尔,凯尔特,奥尔波多元帅们疑惑不解。

三天后,最高统帅部发来了嘉奖电,授予我大德意志勋章,同时由于我的在东线战场的优秀表现,给予我为期3个月的时间前往慕尼黑狙击兵学校进行学习。

接到通知后,在场的所有人都为我重重的鼓起了掌,但是我的脸色却不是那么的自然,因为我不想去那个狙击兵学校进修,我只想成为一名普通的步兵一样。但是这是OKW的命令,我不得不服从。

那天晚上我穿着军礼服和莫妮卡一起出入了所谓“上流社会”的聚餐,莫妮卡穿着一身低胸的白色长裙,将黑色的头发微微盘起,带着水晶质地的发簪,并且十分罕见的涂上了口红,让在场所有军官和当地官员的女伴统统安然失色。

国防军军礼服,我别着骑士铁十字勋章,一级铁十字勋章,大德意志勋章,银色200狙击手绶带(每击毙10人都能得到一条绶带,由于在基辅战斗中没有人给我作证,所以战果无效),步兵50突击勋章,战车突击10勋章,以及山地师标志的雪绒花标志,灰色的军服在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精神。当晚,我是级别最低的军人,但是又是所有人都认识的士官,我和莫妮卡一直都是整个晚会的焦点。

“大英雄,能和您跳只舞吗?”一位打扮时髦的女子,穿着黑色蕾丝边的长裙朝我微笑,并且伸出了娇小的手,我差一点就没守住自己。

只是在这关键时刻我忽然想起了坐在一旁的莫妮卡,

“对不起,我有舞伴了….”我起身,向莫妮卡伸出了我的右手,莫妮卡面带笑容的牵着我的手走向了舞池中央……

“你干嘛要这样拒绝人家,说不准是哪个元帅的女儿,若是娶了她,弄不好你能当个将军呢!”莫妮卡赌气的说道,

“好啦,我就是个士官,再漂亮的女子,我也不要……”

“讨厌!”莫妮卡将头放在我的肩膀上,丝毫不顾忌周围女生羡慕和妒忌的眼神,女人总是正话反说,她说的讨厌实际上是“你真好!”的意思….这点经过和莫妮卡的朝夕相处后,早已揣摩出来了。

我的手在莫妮卡滑溜的后背游走,很高兴,她的衣服是露背的,

“我说大英雄,你飞的太低了”莫妮卡俏皮的说着,

“那我们拉起来吧……”

晚会结束后,我们坐着配给的梅赛德斯车奔向了莫妮卡家的官邸,回到房间。我们各自迫不及待的除去了双方的衣服,然后冲向了床铺……我们此时已经忘却了这是战争年代,更忘记了战争年代不该有爱情。只有在床上,我们才能够享受到彼此的温存,这是我给她的,也是她给我的。

“我就要去慕尼黑了,去狙击手学校学习,”我摸着莫妮卡如同桃花一样面容,嘴里却说着无可奈何的话,

“不要去!”莫妮卡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傻话,但是她依然这样说,她知道她无法挽留我,但是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这样……这是一个女人的无奈,也是全世界处于战争中男人的妻子,情人共同的语言和无奈。

我突然起身看着即将升起的太阳,

“咱们去看日出吧……”莫妮卡和我起身搜寻在地上的衣服,可是却找了大半天都找不到,两人只有暗暗的傻笑。

看着一轮红日,缓缓升起,整个城市从一条光束到一片太阳光明,太阳是那么的红,红色!让我感到了恐怖……因为那时苏联的标志色,红色又弱到强,越来越耀眼,知道我们睁不开眼睛为止。让我想到了当下的战局,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吧。

最终,我还是收拾了自己的行囊,准备离开卡托维兹,莫妮卡看着我的衣物,勋章,佩枪,证书一样又一样的放入行囊,眼泪不住的流下,但是我此时不能心软。因为我一心软,就会放弃自己的原则,我是一名第三帝国的军人,一名士兵,一个狙击手,一个杀手。

军列早已停满了卡托维兹的火车站,车上不断吐出一批又一批从前线撤退下来惊魂未定的小伙子,也有荷枪实弹的党卫军士兵爬上军列,气势汹汹的准备开赴前线。军列上的高射机枪时刻在提防着苏军飞机的空袭,而我则是坐着驶向慕尼黑的专列,和我同行的还有一大群被截肢的,或是重伤的德军伤病。

“走吧,天凉了,多穿点……”我没有看着莫妮卡的眼睛,低着头说,

“我怕你一走再也不回来了,”莫妮卡伤感的说道,

“不会的,我的命大着呢!”我咧嘴一笑,

莫妮卡一把冲过来抱着我,我也扔下自己的皮箱,脱下帽子抱着她,声后则是许多从列车窗户里吹着口哨的士兵,还有些人则是在那边叫好起哄。

“呜~~~~呜呜~~~~~”汽笛声响彻云际,我不得不挣脱开莫妮卡提起皮箱,走进车厢里。

列车在慢慢滑行,莫妮卡对着窗户口的我走来。很快,车子加速了,莫妮卡不得不用跑的了……

“我等着你!我永远等着你!!记得给我写信!!!”莫妮卡跑到跌倒在地,我慌忙起身,只是火车太快了,根本没有让我下车的机会,我只能看着她跌倒在地哭诉的身影。

“我会回来的!”

等待着我的,是3个月的狙击兵学校生活。





四级考试来了,我去了,考完继续更新,谢谢大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