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阳泉涉黑巡警队长黑色发家史:设赌抽头染指煤矿

新人一只 收藏 2 401
导读:今年5月12日凌晨,“5·6”专案组成立第七天,专案组“中枢”坐镇太原,指挥警力在上海、阳泉同时动手,关建军、关建民等骨干成员同时落网。历时5个月,侦查终结,移送起诉时,关建军被专案组认定“涉黑”。 “关氏兄弟”不仅仅指关建军、关建民兄弟,现在,这个词,已成为一个涉黑组织特指。 2009年7月,多条有关关建军等人违法犯罪的举报线索,从不同渠道汇集到山西省公安厅,厅调查组急赴案发地阳泉明察暗访,获取了关建军等的部分犯罪证据。 今年5月6日,省厅正式立案侦查,于当日抽调精干警力,成立“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今年5月12日凌晨,“5·6”专案组成立第七天,专案组“中枢”坐镇太原,指挥警力在上海、阳泉同时动手,关建军、关建民等骨干成员同时落网。历时5个月,侦查终结,移送起诉时,关建军被专案组认定“涉黑”。


“关氏兄弟”不仅仅指关建军、关建民兄弟,现在,这个词,已成为一个涉黑组织特指。


2009年7月,多条有关关建军等人违法犯罪的举报线索,从不同渠道汇集到山西省公安厅,厅调查组急赴案发地阳泉明察暗访,获取了关建军等的部分犯罪证据。


今年5月6日,省厅正式立案侦查,于当日抽调精干警力,成立“5·6”专案组。


经缜密侦查,阳泉以关建军、关建民、许建军、王红玉为首,在阳泉盘踞13年的涉黑组织浮出水面。至记者发稿,专案组现已发现80余名组织成员,抓捕56人。提取、收缴凶器,各种砍刀、刺刀100余把,镐把、钢管等作案工具70余根,仿六四钢珠枪7支、猎枪1支、弩3支……民警查明,这一涉黑组织,十余年来涉及违法犯罪案件46起。专案组冻结该组织资金近2.6亿元;查封该组织在北京等地的房产27套,价值1亿多元;扣押车辆30余部。此外,还扣押了大量的金条、银锭、玉器、首饰、文物收藏品、名表等奢侈品,查封了阳泉犬业协会、南苑天露、花贺天地等多个经济实体。


A 步入警界边敛财边升迁


关建军的手总在抖,夹菜时抖得更厉害。他患帕金森症五年多了。


1.73米,小平头,不胖不瘦,模样也不凶狠。他看上去只是普通的中年人。“人聪明!”审讯过关建军的专案民警,无不这样下判断。他的记忆力相当好,尤其对数字、时间记得格外清楚。


然而,关建军的聪明,最主要的表现是心有城府。“审讯他时,如果我突然换问题,他从不立即回答,总是沉思良久。而答案无一例外都是推责任、绕道走,竭力不授柄于人。”


关建军生长在阳泉。1982年,按片入学进入市重点阳泉一中读初中。其弟关建民比他小一岁,也在这所学校读书,低他一届。


当年,兄弟俩在学校的名声是爱打架,弟弟更爱打一些。“不过是少年间相互挑衅显威风罢了。”一定要挖出二人异于常人之处,兄弟俩的同学们挠挠头,“的确没有。”


1988年,阳泉公安局招录一批合同警,关建军从阳泉市运输公司以工人身份调入,在城区公安分局当司机,给局领导开车。当时,其父关文刚刚升任该局副局长一职。在这个位置上,关文一直干到退休。


关建军强烈的挣钱欲望,让同事们印象极深。全局上下都知道,当时他经常开着普桑警车,前往河北邢台的香烟批发市场往回贩烟。


小打小闹,这是关建军最原始的资本积累。


有本生意很快过渡到无本万利的大单生意,关建军开始“送车”。


山西省开始征收“煤炭基金”后,设立煤检站,向运输车辆收费。不交费,就无法进行煤炭运输。


当时的收费标准是每吨26元至46元,“有关系”“路子野”的人们,低于此价向车主收费,依照“有钱大家赚”的潜规则,打通收费关卡,让煤车顺利通过。


对煤炭行情略知一二的山西人,都会很快算出其中利润:20年前尚未开始“治超”,运煤车经常200%、300%地超载,一辆煤车的运载量至少在三四十吨。即使打个半折收费,每车也能获利近千元;一天放行十辆车,轻松获利上万元。


当时,关建军在阳泉“送车”的名声,不是最高,收入还行。


1996年,关建军搭上全国解决合同警问题的顺车转正,当年,又被提拔为管辖阳泉市内繁华地段的下站派出所副所长。


“那时,他只有27岁,这样的上升速度,他家老爷子功不可没。”谈及升职途径,民警们个个火眼金睛。


在派出所,关建军以铁腕扫黄迅速闻名阳泉警界。当时,公安部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一场“扫黄打非”专项行动。“只要被关建军抓到的,谁去求情也不行,该罚多少罚多少。”为了快速完成任务,关建军甚至到盂县境内扫黄抓人。


B 设赌抽头从未停止


“哥俩一起发财,是在火车站旁边的景都大酒店开赌场。”阳泉当地一位警察说,1996年前后,关氏兄弟开始支锅起和,按圈抽头,在场内放高利贷。赌徒打1000元借条,只能拿到800元。懂行的人算过一笔账,“半年时间,关氏兄弟挣了上千万元家产。”


半年后,赌场从“景都”撤走,在市内一处十余亩的废品收购站落脚。这时候,关氏兄弟的场子已名声在外,吸引着北京、石家庄、太原的赌徒们。阳泉社会上传闻,兄弟俩一天能挣十几万!


1999年,以关氏兄弟为首的涉黑组织已经初步形成。那时,不光关氏兄弟开赌场,他们的成员也开,王红玉便是其一。


当年,王红玉在距阳泉宾馆不远处,开着游戏厅,生意没有阳泉宾馆后楼的好。一日凌晨两点,王红玉纠集手下拎着棍棒闯入阳泉宾馆,将店里的游戏机全部砸坏,并痛殴游戏厅老板杨平安(化名)。


杨被打得浑身是血,皮开肉绽,逃向屋外,屁股被王红玉的手下捅了5刀,游戏厅当天营业款1.4万元被抢走。“5·6”专案组找到杨平安,向他核实此案时,他哀求道:“我求你们了,别再调查了。没人惹得起人家。我啥也不敢说。”


2000年,关建军升任城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大队长。


此后,兄弟俩的场子规模扩大,数量增多。2002年,阳泉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封锁消息,秘密行动前,将民警的呼机、手机统一装在塑料袋内。凌晨扑到关家一处野外赌场时,里面空无一人,赌徒开的40多辆车停得漫山遍野都是。“气得我们把所有车轮胎全放了气,拔掉气门芯。早上八点再上去,一辆车也没了,全跑了。没有后台,谁敢跟公安这样对着干。”


2004年,“蛋蛋机”在阳泉城区盛行,最繁华的兴隆街上,机房遍地都是。“这东西是电子鸦片,专人遥控,押错了点,100倍翻翻,五分钟内输一万块钱不稀罕。”


关氏兄弟当然不会放过这块蛋糕。“关家开的蛋蛋机,就像电影院一样,人家那是公开的。”两名输掉100多万元的年轻妇女接受专案组询问时,指手画脚地描绘着。“阳煤的一些工人欠赌账太多,工资本就在赌场放着,发了工资自己一分钱见不上,全让人家扣没了。”


开赌场,始终是关建军主要敛财手段,而且从未停止。


“全阳泉人都知道,关建军靠赌场发家。在这地面上开场子,不向关建军孝敬,根本开不下去。”阳泉郊区的一位村长向旁人炫耀:“你们这辈子也没见过那么多钱!”这位村长以亲眼看到这样的场景为荣:关家赌场的人用编织袋满满装了一袋子现金,将当天收入向关交账。”


“5·6”专案组抓获关建军时,从他家中搜出现金486万元。


C 5亿元卖了别人的矿


2005年以后,关建军兄弟俩在阳泉,染指五六个大煤矿,还挖黑口子。


2007年,昔阳县北坪煤业董事长吴岳林耗时四年,终于办齐了煤矿生产的全部手续,手上再无资金投入经营。他与许建军沾亲,就委托许建军经营。一年之后,他才发现,煤矿居然由关建民说了算。


北坪煤业是一个大型露天煤矿,清走煤层表面的土石方,才能挖煤。土石方工程由福建宏达公司承包。公司经理黄亦弟有资产2000万元,这些钱全部是村民凑起来,交给他外出投资的。他先后将2000万元全部投入工程,垫资生产。


2009年,关建民、许建军准备将该煤矿出卖,可宏达公司没有收回投资,拒绝撤出工地,一场阴谋随之降临。


2009年4月29日晚,关建民、许建军指使张旭纠集150余名打手,手持木棍、铁棍、镐把、砍刀、火枪,将位于平定的宏达公司一顿打砸,造成多人受伤,财物损毁达60余万元。


挨打后,宏达公司被迫退出北坪煤业工地。


为了彻底扫清出卖北坪煤业道路上的障碍,去年5月,关建军对不同意出卖煤矿的吴岳林下手了。


他利用手中的办案权,亲自策划实施了对吴岳林的陷害。


范红喜是“关氏兄弟”的骨干打手。按照组织首领的授意,他多次引诱吴岳林吸毒。当时吴岳林44岁,有严重的心脏病,吸毒无异于自取灭亡。范红喜曾在吴岳林的饮用水中放入毒品,吴岳林饮水后,心脏反应强烈,“我当时就以为自己快死了。”


关建军让范红喜指证吴岳林吸毒,再让他在巡警队的亲信郭圣通过诱供、刑讯逼供获得吴岳林吸毒的口供,成功将他强制戒毒两年。


吴岳林刚被强戒,关建民、许建军迫不及待将北坪煤业非法出卖,卖价5亿元人民币。买家先行支付3.65亿元,被许建军、关建民、关建军等瓜分。


后来,在省公安厅、阳泉市公安局的纠正下,吴岳林才被解除强戒。


D 强迫他人垫资建狗场


今年5月12日凌晨,关建军在他的狗场落网。


狗场是关建军、关建民、许建军共同投资建立的,位于阳泉郊区,占地60亩,它的全称是阳泉犬业协会。“5·6”专案组认定,这里是关氏兄弟涉黑组织骨干成员的休闲活动基地。


专案组民警说,“走进去,谁都会惊呼它的豪华。”一南一北两栋楼内,三个人拥有各自的办公室,每间在100平方米以上;有私密的豪华包间卧室;装修精美的餐饮包间;室内私人游泳池、健身器械全是名牌;房间与楼道内,陈列高贵木料制成的艺术品、古董、文物收藏品。


专案组民警行动之初,狗场内还养着藏獒、高加索等名犬以及褐马鸡、名鸽等动物。


金碧辉煌的基地,却是伴着一位残疾人的血泪建成。


2007年4月,关建军让阳泉市残疾人李勇(化名)垫资100多万元为他修建狗场。建成后,关建军以墙体出现裂缝为由,拒绝付款,并要求李勇接着为他另外建造一栋三层楼,李勇不敢不干。二期完工后,他又扔进去90万元。


这190万元的垫资,李勇不敢向关建军要。正当他哀叹自己命不好时,意想不到的灾难降临了:关建军强迫李勇向他借高利贷,“而且必须得借足190万元,年息70万元。”


“别人的高利贷还不完,关建军的高利贷既还不完,更借不完。”


2009年,关建军再逼着李勇向他借了100万元高利贷,月息8万元。当年年底,二人算账,关建军不仅不用支付李的190万元建设垫资款,还利滚利计算出李勇反欠他490万元。


落网前夜,关建军在外通宵饮酒。5月12日凌晨四点多,他带着按摩小姐回到他的狗场。不久,派司机将小姐送走,他独自睡去。


早上八点半,关建军正酣睡之时,通宵布控的“5·6”专案组组长刘金祥率队走进他的房间。有民警拍了关建军一巴掌,叫他起床。


这一巴掌,关建军惊出一身冷汗,回不过神来,环顾左右,梦呓般地呼喊:“吓死我了!”


本报12月16日讯 13年时间里,从一名巡警队长,到涉黑组织里的“老大”,关建军这个名字一度让阳泉百姓谈“关”色变。他与兄弟关建民等人以赌博起家,开设大型娱乐场所洗钱,之后更是染指煤矿资源,靠强取豪夺谋取利益。直到落网前,他手下已有“马仔”数十人,资产高达数亿元。今日,省公安厅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通报:以关建军、关建民、许建军、王红玉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被警方成功打掉,盘踞阳泉十余年的“关家势力”被全部肃清。


今年41岁的关建军,捕前任阳泉市城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大队长。2009年7月,多条有关他与同伙违法犯罪的举报线索,从不同的渠道汇集到省公安厅。经过在阳泉的明察暗访和调查摸底,省公安厅调查组获取了关建军等人部分犯罪证据。今年5月6日,省公安厅决定正式立案侦查,并于当日抽调精干警力,成立“5·6”专案组,全面开展侦破工作。中央以及省委、省政府,公安部领导对“5·6”专案高度重视,多次做出重要批示。公安部将该案列为部督案件,多次派员指导、跟踪督办。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也将此案列为督办案件。


10月19日以来,公安机关将犯罪嫌疑人关建军、关建民、王红玉、范戈、张旭、蒋瑞根等45人分别以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20余项罪名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针对部分渎职犯罪线索,由省纪委牵头,省检察院、省公安厅配合,联合成立调查组对有关民警的违法违纪问题进行专门调查,打击黑恶势力和打击保护伞同时进行。


侦办“5·6”专案,省公安厅首创一种打黑新模式:由厅纪检委负责,督察牵头,刑侦、经侦、技侦等多警种配合侦办的工作模式,整合各种资源形成打黑合力。对这一新型的打黑模式,杨司厅长强调:“就是要通过这起案件,创造一套纪委和打黑除恶专业队伍联手办案的工作机制,培养一批打黑除恶的专家,摸索一套打黑除恶的经验。”


新闻发布会后,警方向记者展示了案件侦办过程中,查处和搜缴到的部分赃款、赃物,以及关建军、关建民兄弟被捕前,大兴土木为自己兴建的豪宅。


在赃物展示厅,十余米长的桌子上,摆满了尺寸不一的砍刀、仿真度极高的钢珠手枪,这些都是他们行凶作恶的证据。在这些凶器旁边,则摆放着十几部高档手机,其中不乏价值20余万的黄金限量版VERTU手机,是关建民使用的。与弟弟相比,关建军似乎对名表更为偏爱,展示的十余块名表总价高达300余万元,其中九块属于关建军。


之后,民警引领记者来到一处停车场。停车场不大,停放了30余辆汽车。放眼望去,不乏路虎、英菲尼迪、奥迪Q7、宝马X6等名车,丰田霸道、帕萨特等车,只能算是这些车中最普通的。而其中最显眼的,莫过于停放在角落的劳斯莱斯幻影。民警告诉记者,这辆车是关建民的座驾,市价高达840万,全国也没有几辆。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