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写在父亲生日之际

fx7622 收藏 9 267

写在父亲生日之际

父亲出生于1948年农历冬月(11月)十三,明天就是父亲的生日,父亲已年满62周岁。父亲出生之时,还正值解放战争时期,虽说四川当时受战争的影响较小,但家境贫寒的父亲在年少时期就吃过不少的苦。

听父亲说,在他不到16周岁的时候,我的爷爷奶奶都相继去世,留下父亲一个人艰难度日。父亲在他幺爸我宽爷(我爷爷的弟弟)的帮助下,勉强维持着一个人的生活。在他十八岁的那一年,在宽爷的撮合下,准备将我父亲嫁到距我们乡有20里的一个地方,农村的俗话叫“倒插门”,虽说是一件不光彩的事,但对一个人的父亲来说,也算是一种继续生存下去的方式。后来,父亲就到他准备嫁的那家去了,好像还在别人家里住了半年时间吧,有没有同女方在一起,我也不知道。估计是没有,因为在农村,在当年的情况下,是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就算是在一起了,那父亲后来也回不了家了。

估计是父亲觉得女方对他不好,或许是父亲觉得以那样的方式生存下去有失一个男人的尊严。所以,父亲后来又回到了家里,虽说家里是“家徒四壁,一无所有”的境况,但在大集体的时期,只要你能劳动,只要你勤快,总能有一口饭吃的。在大集体的时候,因为父亲是高小(现在的小学六年级)毕业,在当时也算是肚里有点“墨水”,就在生产队里当记分员和粮食保管员。记分员的位置,让父亲在村里结下了好的人缘,也时常能帮衬一下家里。

记得父亲给你说过一件事,生产队有一家的大儿子,当时考上了学,要到外地上学,却因家里拿不出“口粮”而面临辍学,那家的人找到了父亲,父亲二话没说,把生产队的粮食“借”给别人了二百斤,说是借,其实也没有让人还。后来,我问父亲,那二百斤的粮食可不是小数目,你怎么办。他说到,其实这粮食每年多出那么几百斤还是有的,谁家有困难,帮一帮,是好事。我又问到,进库的粮食又怎么会多呢?他笑着对我说:往库里收粮食的时候是大秤(估计能称300斤),秤杆稍微往上翘一下,几百斤的粮食就能多出几斤甚至十来斤。出库的时候,用的又是小秤(一般60斤以下),基本上是多少就是多少,这样一来,一个生产队一年的粮食这样一出一进,多上几百斤粮食那是一点问题没有。

父亲是在“四清”运动时(具体哪一年忘记了)入党的,介绍人就是当时住在父亲家里的一个县上的下派驻村干部。当时的入党标准好像同现在的不一样,那是讲的是“根正苗红”或是“贫下中农”们的劳苦大众,我们家的成份是“下中农”估计就是因为家里穷,人年轻,再加上县上下派干部的推荐,父亲才得以入党。其实,在我现在看来,父亲入党与不入党都没有多大的区别,只能说是一种政治上的荣誉而已。那像我,当兵四年才入党,不光政治思想素质要好,还要军事素质好,更要与干部战士的关系好。

父亲在28岁的时候才结的婚,母亲是距我们那有40公里的一个山里的姑娘,现在看母亲已经没有年轻时的漂亮样了,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母亲的一张照片,梳两大辫子。母亲能嫁给父亲,还是外公的作用最大,外公给母亲做了好久的工作,说是我父亲是一个人,家里没有什么负担,父亲的家是平原(相对于其他乡来说比较平)不用整天的爬山,父亲虽说比母亲大7岁,但会疼人。就这样,母亲嫁给了父亲,到现在已经36年了,老两口整天出双入对,相敬如宾。

我出生的时候,已经是文化大革命的最后一年了,童年的事我基本上没有什么记忆,只记得我在5岁的时候就得为父亲母亲做饭,就得在家里照看3岁的弟弟。谁让你是老大,你是家里的老大就是付出,你是家里的老大就得担当。这就是我对“老大”一词的理解。等到农村土地联产承包制实行以后,家里也分到土地,但在我的印象当中,家里的土地(旱地和水浇地)总共也就4亩,平均一人一亩,而每年给国家交的提留、公粮却不少。每年父亲和母亲忙忙碌碌的一年却只能混个肚子,因为父亲不会什么手艺,也就挣不到额外的钱。记得每年开学的时候就是父亲最愁的时候,虽说那时候的学费很少,但也让父亲为难。在我上中学的时候,每学期的学费100元,这在当时也是一个大数字,父亲就只能出去为别人打短工,每天的工钱也就5元钱左右,100元的学费,父亲要忙一个夏天才能凑齐。同时还要搞好家里的生产。冬季少雨的季节,父亲就与生产队的几个人承包为别人盖新房的活,老家当时的房子就是那种土房子,用那种有1.5米长,50公分高,50公分宽的那种木头箱一样,将土倒入箱内一般每次不超过木头箱的三分之一,两人用一种木头制的工具负责将箱内的土夯实,其他的就负责运土,挖土,几间房子(墙)盖下来,半月的功夫就完成了。

等到15岁时,我也成为家里的主要劳动力了,帮着父亲干家里的农活,没事的时候就出去拾柴火。家里的庄稼少,柴火也少,稻草要喂牛,没有柴烧的时候就只能出去拾柴火。别人家里有钱就买柴火,买煤球来烧火做饭,因为家里穷没有钱买柴火和煤球,父亲就带上我出去拾牛粪,把牛粪晒干以后当柴烧。现在想来,那时家里真的是穷。

父亲也想到过做点什么小生意的,而且还带着我,因此从那时起,我基本上整天都同父亲出门找钱。我们做过贩猪的生意,早上天不亮的起来,走路二三十里的山路到邻近乡的集市,买上一个猪,下午再赶着猪回来,人走路二三十里山路,不到三个小时也就到了,可赶上一个猪一起走,那就只能由着猪走了,往往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第二天给猪洗洗澡,“美容”一番,再把猪赶到我们乡的集市去把猪卖掉,好的情况下,这样一来一回能挣个三四十元的。可有的时候,买的时候看走眼了,那就挣不上什么钱,甚至还有买上一个病猪,回来连本钱也收不回来。

我初中毕业后,因为家里穷,因为家里没有钱,因为我还有一弟弟也在念书,所以我就放弃了自己的学业,把上学的机会留给了弟弟——谁让你是家里的老大?结果,什么事情都是事与愿违,在我放弃念书不到一年后,弟弟也不念书了。我不念书不是因为我的成绩差,而是因为家里没有钱,把机会让给弟弟。而弟弟不念书却是因为功课差而被迫放弃。记得弟弟上完小学,考初中的时候,没有考上,当时家里的想法就是不让他念了,而弟弟却不愿意,家里没有办法,只能让他继续念了一年小学六年级,第二年考上了初中,但考上初中后他只念了一年就自动放弃了。哎,这就是家里的老小,谁让他是家里的老小?

初中毕业后,我又与父亲在一家废品收购站干活,父亲每天5元,我每天2.5元,哎没有办法,就这样也要干,家里没有其他的经济来源,日常的零用钱就是我同父亲在外挣的。初中毕业两年后,我在家里呆不住了,就报名参军了,是父亲帮我跑东跑西的,请客送礼,花了家里差不多1500元,其中大部分的钱都是父亲厚着脸向亲朋好友借的,就这样,父亲把我送到了军营。虽然我没有上过真正的高中和大学,但我在部队的大学校里学到不少的知识和懂得做人做事的道理,我知道,进这部队的门,就不能再依靠父亲了,父亲能给的也只是每月两封家书,家书虽轻却能抵万金。学驾驶,当班长,上中专,考公务员,都是在父亲的鼓励下我一步一步的向前走。

我也经常揭我父亲的老底,“你一个共产党员,先进在什么地方,日子越过越穷,是共产党员吗?”面对我的质问,父亲眼睛是那么的无助。

我也全力解决父亲的难题,在我转士官之后,我为父亲还上了家里欠下的近4000元的债。在我成家要另外组成家庭之时,我又悄悄的为父亲存上了6000元的钱,以备父亲母亲的不时之需。

父亲,这一生注定与贫穷相伴。但他却给了我无尽的精神财富,让我的人生之路迈得更坚实。

祝,父亲生日快乐。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