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49.html


当然,日本人也毕竟不是什么草包,军官们知道国军在同古必定是以逸待劳,因此试探性的进攻并不顺利。3月20日,日军第112联队在陆航飞机的支援下,强攻同古外围据点鄂克春,并将其守军一个营与国军200师主力的联系切断。

日军的这次行动很快就引起了远征军与绿林特遣队军官们的重视,他们都觉得日本人八成是想先在同古搞分割包围,然后将200师逐步吃掉。这对于在腊戌眉苗的远征军总部的美国佬史迪威和第5装甲军军长杜聿明来说,无非就是一记耳光,因为一旦200师被日军主力消灭或者被迫撤退,那么同古不保,盟军在这里与日军的会战计划即会落空。

驻守在鄂克春村内的国军官兵,虽说人数只有大约一个步兵营,但火力很强大,30多挺来自不同国家的机枪混在一起用,足够让小鬼子喝一壶的了。

胡德明与杨晓坤的部队在彪关也遭遇到日军第142联队的攻击,很明显竹内宽的第55师主力已经在基本上都投入了战斗,情况顿时变得有些危险起来。

另外樱井省三的第33师也跟着拼了老命,从侧翼将将英军杰拉德的部队和中国绿林特遣队的装甲营设置在伊洛瓦底江的防线突破,迫使英军只能放弃中游防线,朝着西北的卑谬方向撤退。而绿林特遣队装甲部队除留下8辆转交给杰拉德的装甲车和火炮以外,大部也向北撤往彪关,使得日军第33师得以按计划向西挺进。

但杰拉德毕竟不是亚历山大或者是斯科特那样的草包,他很快就在卑谬建立了新的防线,配合中国军队继续阻击日军沿江展开的攻势。

杨晓坤没想到现在日军居然有这么大的动作,跟胡德明一商量,决定派兵反击。一般来说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鬼子要是来了的话,中国军队就会把他们往死里整,因此根本不用客气。3月21日,绿林特遣队穿着M42林地迷彩罩衫的那些官兵们便穿过丛林,悄悄地向被日军包围的鄂克春行军。

日军为了防备中国军队可能会采取的袭击行动,让142联队分出一个中队来,全体装备从仰光港口那里搜刮到的汤普森与斯登冲锋枪,再加上部分轻重机枪和掷弹筒作为他们的支援火力,在丛林中秘密设置了几道封锁线。

不过这些鬼子们没有装备什么反坦克武器,唯一可能管用的就是那些在身上捆绑了TNT炸药包的自杀式爆破组,要么就是少得可怜的97式20毫米反坦克枪分队。

杨晓坤驾驶着他的德国4号F2式中型坦克在前面开路,后面的士兵们搭乘SKZ250半履带车、英制通用载具和SKZ222装甲汽车,它们都在原本林地迷彩涂装的外面覆盖了一层茂密的枝叶,进一步提高了隐蔽性。

过了一会儿,杨晓坤忽然听到了坦克装甲受到撞击的声音,估计是被反坦克枪击中,于是他钻出炮塔查看。结果他还没看出什么名堂,车队四周的丛林里就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华军官兵们一群披挂树叶的日本兵端着冲锋枪大叫板载,便知道进了敌人设置的伏击圈。

穿着德式M42林地迷彩服的华军精锐步兵和伞兵分队立即在MG34机枪的压制下跳到地上,咬牙与周围的日本兵对射,密集的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再度席卷了这片原本非常寂静的丛林。

杨晓坤以前虽然也遇到过日本人的突然打劫,但碰到全部装备欧美冲锋枪的鬼子部队还是头一遭,因此他毫不犹豫地用4号F2型坦克的长管的75毫米炮轰炸日本兵。有的华军士兵用上了FL35\41式喷火器,当火焰迷茫敌人的视线之后,他们便用步枪上的刺刀或者自卫的手枪射击。

鬼子在这样的反击之下很难发挥优势,虽然他们也和那些支那人一样装备有英美制的冲锋枪与他们日产的百式冲锋枪,但火力连续性还是出现问题。因为华军特遣队的步兵和伞兵使用的9毫米索米M31与斯登MK2冲锋枪,甚至是经过改造的全自动的毛瑟驳壳枪,都可以安装上71发的大容量弹鼓或50发加长型弹匣,这东西总比32发的标准型弹匣要更能供应持续时间较长的压制火力。

由于这支日军步兵中队误以为当面的中国军队数量较少,再加上武器装备方面的劣势,使得这场丛林伏击战并没有获得成功,但他们依然造成了40多名华军特遣队士兵与2辆SKZ222装甲车负伤的战果。

杨晓坤认为他们不应该在这种小打小闹的战斗中浪费时间,于是命令车队加快速度,如果碰到小股日军或者是缅甸独立军的游击队,只需路过突破骚扰即可。

日军第112联队将鄂克春包围起来后,便直接朝着国军第200师一个营的防御阵地突击数小时,但他们的运气并不算好,3000多人的联队主力在两天内就被村子里的中国军队干掉了600多人。小鬼子见势不妙很快就调整了战术,将他们的突击与火力支援部队混合配置,互相交替掩护展开搜索行动,动作看上去相当小心翼翼。

与此同时,日军第55师主力再次围攻国军第200师控制的同古城区,动用了装甲大队的部分坦克和装甲车,以及炮兵和飞机进行密集而又猛烈的轰炸。国军部队在戴安澜等各级长官的指挥下,拼死固守城门楼子附近的阻击阵地,尽量不让敌人进城打巷战。

守卫城墙的国军士兵们面对小鬼子不停地的疯狂突击,没有表现出半点退缩的模样,反而是越打越凶。一旦城门楼子的防线出现缺口,他们就会组织起密集的枪眼和手榴弹、炸药包进行火力封锁,打得小鬼子根本无法靠近国军阵地。

在同古外围的几个盟军据点附近,日军第33和55师也发动了小规模的攻击,以牵制这些地方的盟军,使其不能与戴安澜的200师主力互相保持联系。

驻扎在彪关据点的胡德明第282步兵旅首当其冲,不过该部装备有20多门后来补充的英制通用载具、76.2毫米苏制M42野炮与双管37毫米高炮,加上绿林特遣队的支持,日军多次突击均被守军的连环火网击败。

胡德明发现日军正从两翼方向杀入中国军队的防线,便也命令手下的士兵们开出几辆装甲车,在绿林特遣队十字军坦克的配合下反击日军。

中日双方的装甲部队就这样在彪关南侧的丛林里再次相遇,华军特遣队的十字军坦克有5辆被日军的38式自行火炮击伤,但后者的操作员却因为炮塔防护薄弱,经常会被华军用步枪和莫洛托夫鸡尾酒消灭。

日军的赫哈半履带装甲车搭载着配备触发器与轻机枪的步兵,紧跟在97式改进型坦克的后面,然后在炮火的掩护下冲入华军的预设阵地。绿林特遣队的工兵引爆了藏在地底下的德制M35反坦克地雷,将日军的部分坦克和战车送进了地狱。

话说回来,由杨晓坤直接控制的那些特种突击部队,经过一个晚上的快速行军,在3月22日进抵鄂克春外围的日军第112联队的阵地后方。此时村内的激战基本上已经停歇下来,双方都在调整各自的阵地位置与兵力部署。

杨晓坤眼前的电子护目镜不断地整理着刚刚得到的信息,从中可以看出守军正准备沿着日本人阵地的空隙撤退,同时另外一支国军部队正从同古的皮尤河逐步赶来换防。不过日军第112联队方面则没有支那人那样的撤退打算,他们从师长那里接到的是不惜一切代价,也必须要攻占鄂克春的死命令。

副官施瓦茨告诉杨晓坤“长官,现在日本人正集中力量攻击国军,所以我们可以从背后打敌人的黑枪,呵呵。”

杨晓坤说“你小子就跟老马一样,只知道占便宜,怎么不就考虑下敌人的具体情况呢?小鬼子有一个联队,咱们才300多个人,双方在兵力上处于10倍左右的差距当中。”

施瓦茨问道“也就是说以前投机取巧的法子不管用了吗?”

杨晓坤摇摇头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咱们需要在战术上作出调整,既要闪电战也要保持缓慢些的节奏,要不然很容易会被人家给钻空子。你要知道去年德军那次攻击莫斯科,就是因为苏军有纵深梯次的防御模式,让古德里安在冰天雪地里几乎动弹不得,所以说闪电战并非总是灵丹妙药,你说对不?”

接着他命令手下的特种突击部队在丛林里停下休整,构建临时的环形防御阵地,以免背后遭到日军的突袭。

施瓦茨说“现在我们也许会得到一份保险吧,哈哈。”身穿M42林地迷彩服的突击队士兵们接到长官的命令,纷纷将枪械放到旁边,然后取出背包里的干粮和水壶大吃大喝。

杨晓坤淡定地说“我看你还是不要高兴得太早,我听说日本人有着无比灵敏的超级狗鼻子,我估计他们一定会派人来侦察追击我们行军的痕迹。”不过让突击队的士兵们感到很意外的是,长官的预言很快就要应验了。

日军第112联队在将重点放在攻击鄂克春的国军防卫部队的时候,其联队长官小原大佐得到来自特高科的情报,称其后面的丛林附近可能有小股支那人出没,务必加强警惕。但此时的第112联队已经在鄂克春的攻击作战中造成了较大的伤亡,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后备兵力予以填补空白,于是日军另外从第33师抽调一个大队协助第55师守备后方占领区。

当绿林特遣队的突击队在逼近敌后的时候,胡德明指挥的国军第282旅也已经接到了眉苗远征军总部的直接命令,要其留下一个团配合第200师在前线继续作战。主力则放弃彪关据点,沿公路北上撤退至曼德勒和腊戌后方,重新转为预备队。

杨晓坤在丛林里接到了来自友军的无线电信号,对此感到有些无可奈何,谁都知道同古战役现在已经进入关键阶段,作为后备部队的第282独立旅的撤退势必会让第200师失去最后的外围掩护。

不过胡德明在临走之前还是给杨晓坤这个老朋友帮了个忙,让其手下的第508步兵团的两个营留守彪关据点,杨晓坤可以通过无线电进行远程遥控指挥。

日军第33师两个大队的援军正从西部公路逼近鄂克春,他们在丛林里发现了杨晓坤突击队遗留的行军痕迹,便不顾一切地饿狼般猛扑过去。

负责外围警戒的华军伞兵看到了在树丛中移动的鬼子,他们手里的M28-AR勃朗宁卡宾自动步枪、索米M31冲锋枪和手榴弹纷纷发威,火光在夜间的丛林中不断闪烁起来。

杨晓坤非常生气“他妈的居然跟在咱们的屁股后面,现在大家听好了,除了伞兵分队在外侧掩护以外,其他的人马上跟我往村子那边打过去。”

施瓦茨带着特务与狙击分队跟在长官驾驶的4号F2中型坦克周围,一路上只要看到小鬼子就猛烈射击,他们拼命击溃了日军第33师的后续援军步兵。

就在这时,马特凯恩航空兵下属的阿拉多AR196水上飞机低空侦察,发现国军守备部队已经撤出鄂克春村内,日军随时有可能突击进村。

“草,小鬼子才那么点人,一个营怎么还守不住啊?” 杨晓坤骂了一句,随后又看了看电子地图,忽然明白过来。他转脸告诉施瓦茨“命令工兵立即做好准备,步兵用装甲车和机枪封锁,老马的飞机也必须马上过来。”

施瓦茨不明真相“长官这是什么意思?”

杨晓坤不耐烦地回答“叫你用无线电打招呼就可以了,你小子跟我去看地形。”

兴高采烈的日本人很快就进入村庄,并升起了他们象征胜利的太阳旗。20分钟后,马特凯恩指挥的12架亨克尔He111轰炸机到达鄂克春上空,扔下了大量装有燃烧弹头的SC250航空炸弹。

绿林特遣队的工兵与国民党友军的工兵一起用上喷火器,再加上部分自行火炮发射的燃烧弹与步兵投掷的莫洛托夫鸡尾酒,鄂克春顿时变成了日本兵的火葬场。

日军第112联队就这样在鄂克春再次失利,其中被中国军队的火攻烧死或者因缺氧而死的士兵大概有500多人,另外被后续的机枪与手榴弹伏击干掉的还有370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