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谁是无耻的?

垭口听风 收藏 1 168
导读: [size=16] 近日,“小心你的命”这句话迅速成为流行语,在网上被转发,而扬言“要记者命”的辽宁省建昌县政法委副书记钟继祥更是被网友冠以“索命书记”称号,并引发了新一轮的人肉搜索。   “索命书记”是否真如网上盛传的那样威胁记者性命,他和当事记者之间在当天又经历了怎样的矛盾与冲突?中国青年报记者日前采访了多位当事人,并赶到距葫芦岛市130公里外的建昌县,找到钟继祥,了解事件的整个过程。   一条迅速走红的微博   “刚刚,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王立三在辽宁省葫芦岛市建昌县采

近日,“小心你的命”这句话迅速成为流行语,在网上被转发,而扬言“要记者命”的辽宁省建昌县政法委副书记钟继祥更是被网友冠以“索命书记”称号,并引发了新一轮的人肉搜索。


“索命书记”是否真如网上盛传的那样威胁记者性命,他和当事记者之间在当天又经历了怎样的矛盾与冲突?中国青年报记者日前采访了多位当事人,并赶到距葫芦岛市130公里外的建昌县,找到钟继祥,了解事件的整个过程。


一条迅速走红的微博


“刚刚,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王立三在辽宁省葫芦岛市建昌县采访,被当地政法委派人将相机夺走,后派出所带走记者盘问,针对媒体记者询问,建昌县政法委副书记钟继祥对记者扬言,你要过来,小心你的命!!”


12月8日15时许,网上出现了这条微博,随后被大量转发。


然而,当事记者王立三,却并非这条微博的发布者,当时对此也不知情。在事后回忆时,王立三说,当天他在一个QQ群中发布了在建昌县采访的一些遭遇,之后有同行给他打来电话了解情况。“钟继祥书记从没说过索我的命,我朋友问我,我说在宣传部相机被抢了,再打电话我在派出所,就串起来了,以为我被警察抓走了。事实上警察是我找来的,执法上也没有瑕疵。”

记者调查发现,“小心你的命”这条微博最早出现在《新京报》记者黄玉浩的新浪微博中,时间为12月8日15:02,截至目前该条微博已被转发约2000次,评论近千条。


黄玉浩告诉记者,当天他在qq群中了解到王立三在建昌县采访的经过后,曾和南方一家媒体记者qq私聊讨论,南方这家媒体记者说他曾致电钟继祥,双方言语冲突后,钟继祥说要他小命。黄玉浩说,他综合了这些信息之后发布了这条微博。


带着“上班时间打牌”、“抢记者相机”、“要记者命”的标签,钟继祥成了人们印象中挑衅社会公义底线,蔑视他人生命和法律尊严的反面官员典型。


然而,在网络的发酵和扩散中,当事人王立三和钟继祥的声音却渐被淹没。


采访遭遇“被演绎”


12月8日,王立三来到建昌县政法委采访当地一个信访案件。大约13时40分,他看到政法委办公室的几个人在打牌,于是就到旁边纪委办公室给政法委副书记钟继祥打电话说明了采访意图。


“当时他让我去宣传部联系,说这是纪律要求,我问他大约什么时间回来见一下,他说不能接受采访。”王立三印象中,钟继祥带有几分醉意,并认为他是假记者,还说了两遍“我要抓你”,对采访很不配合。


随后,王立三拿起相机,拍下了当时办公室工作人员打牌的情景。随后,他来到县委宣传部,向外宣办主任王志军讲明采访意图并出示了新华社记者的工作证。然而,新闻股负责人霍卫东对他说,没有新闻出版总署的记者证不能采访。


“我当时带了瞭望周刊杂志社开的介绍信,也告诉他们可以给新华社人事部门打电话或通过其他途径核实。这时钟书记来了,好像是刚喝过酒。我自己介绍了一下,并伸出手想跟他握手,他打开我的手,并说‘我不跟你握手,给我好好的查’”。


王立三说,在这个过程中,王志军把相机递给政法委的人,后来相机就不见了。


王立三坚持要回相机,但没人理他,15分钟后,他拨打了110。警察赶到,他被带到派出所做笔录,称相机在宣传部被抢了。做过笔录后,他决定先回葫芦岛市。在路上,派出所所长打来电话说相机找回来了。


“这期间,有很多媒体同行问我情况,我说我在派出所做笔录,他们可能是误认为我被派出所捉走了。第二天相机送回来,但里面打牌的照片被删掉了,派出所人说是政法委的人动过相机。”王立三说。


12月8日19时,王立三的腾讯微博中写到:“对不起,让兄弟姐妹们担心了!!!请兄弟们不要以讹传讹,整个过程未发生肢体冲突,我的相机是在宣传部被拿走。已到葫市。”


此后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霍卫东说,当天他只是例行公事。“核实记者身份是宣传部的责任,他拿的是新华社的工作证而不是记者证,我在网上搜不到,他也没有出示介绍信,只是让我打他们人事处的电话,我也不知道那电话是真的还是假的,所以确定不了他的身份。”

政法委副书记和记者对骂


12月10日傍晚,在建昌县的一家小饭馆里,钟继祥跟中国青年报记者讲述了他记忆中当天的情况。


12月8日上午,钟继祥陪葫芦岛市法院的人下乡去办一个案子,回到县城已中午,大家就在县法院的食堂里吃饭。吃饭时,有一个自称是新华社记者的人打过来电话说要采访。


“那是个上访人在北京违法乱纪的事,我说你是记者,那你找宣传部,他说不找宣传部,就想找我,我说你找我不行,你找宣传部。”然后,钟继祥挂掉了电话。


钟继祥说,对方马上又打了过来,还是坚持要找他,钟继祥再次让对方去找宣传部,就又挂了。


“结果他又打了过来,问我为什么非要去宣传部呢。”钟继祥说,王立三前后一共打了四五个电话。“我这次就问他,你是真记者还是假记者,我都说好多遍了,你应该先去宣传部核实身份,你应该明白怎么办了,不要再找我了。他问我,真记者怎么着假记者怎么着,我说,要是假记者就报案抓你。”


此后,电话再没打过来。


“大概过了十来多分钟,我办公室秘书给我打电话,说有人上办公室来找我,他告诉对方我下乡了,这人出去之后又进屋照了两张照片。”钟继祥说,吃过饭后他来到宣传部,看到外宣办的两个部长正在问王立三话,“问他有没有记者证,他说没有记者证,只有一个工作证,也没有介绍信。”


“然后我就说,那好好查查吧。”钟继祥随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这时,大量的电话开始打进来。


钟继祥说那天下午接到的电话有七八十个,“有的长话短说,有的拒绝了,都是媒体,自报是媒体,真媒体假媒体就不知道了。”


网上所流传的“你要过来,小心你的命”,出自当天下午钟继祥接到的第二个电话。


“南方一家媒体是第二个打来的,我记得比较清楚。他说话就带有挑衅性,先问我,你是钟书记吗?我说是,他说我要到建昌去,你抓我啊,你抢我相机啊,我说你这是什么话,我就算一般公民的相机都不会抢,别说你记者的相机我更不能抢;他说,派出所带走是怎么回事啊,我说我不太清楚,估计是盘查;他说,有什么资格盘查啊;我说他身份不清楚,证件不是合法证件,派出所也有权盘查;他说,你有什么资格盘查啊,我说派出所盘查我也不清楚,然后他就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他说新华社记者的相机你也敢抢,你惹得起吗?我说新华社记者我惹不起,但是法律你能惹得起吗?这就吵架了。吵架以后,他就出口不逊,他就骂人,最后,他说句,钟继祥,我看你的仕途就完了,我说我啥仕途啊,我仕途完了,你小命完了。”


钟继祥说,这句“你小命完了”是骂人的气话,并不是网上说的“你要过来,小心你的命”,“不是这话,百分之百的”。


至于相机一事,“肯定不是我抢的”钟继祥说。而对于王立三所拍摄的办公室有人打牌一事,钟继祥说可能是别的部门的人,因为当天政法委的人都出去办事了,只留下一个秘书在办公室。


钟继祥:“我实在太委屈了”


钟继祥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先说记者,记者来采访,有采访自由,但是当我跟你说清楚,这事应该找哪个部门,他不应该纠缠我了,你有采访自由,我有拒绝采访自由。但是他一而再,再而三打电话,这属于骚扰了。”


“我认为我没有什么不妥的,再说,仅是在电话里,没见面,我不能确认你是记者。”钟继祥说,他在政法委还分管反邪教,有些不法分子经常给他打骚扰电话,“我不可能认真对待每一个给我打来的电话,我电话接的多,恐吓电话也有,骚扰电话也有。”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