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帝王多好色:揭秘慈禧的获宠之路



自古帝王多好色:揭秘慈禧的获宠之路


年轻的慈禧俊美可爱,娇媚迷人。


咸丰二年(1852),那拉氏慈禧已是17岁的大姑娘了。她出落得俊美可爱,娇媚迷人。恰在这一年,皇太后为咸丰帝挑选秀女。经层层筛选,慈禧幸运地被选中了。同时被选中的还有后来成为皇后的钮祜禄氏。当时,钮祜禄氏被选为嫔,比那拉氏高一级。那拉氏被选为贵人。


苍劲的长春宫匾额。


咸丰二年二月十一日(1852年3月31日),那拉氏被封为兰贵人。五月初九日(6月26日),18岁的那拉氏正式入宫,住在长春宫。这长春宫的正殿高悬着乾隆帝的御笔匾额,上书“敬修内则”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似在告诫后宫妃嫔要严格遵照祖宗家法行事,谨慎地规范自己的一切言行。


兰贵人看到这四个字做何感想呢?这位争强好胜的年轻女子是不会受任何规条约束的。她想的是如何不择手段地攫取到更高的权位。但是,谈何容易。


清代后宫妃嫔有严格的等级限制,皇后以下的妃嫔共分七级:第一级是皇贵妃,第二级是贵妃,第三级是妃,第四级是嫔,第五级是贵人,第六级是常在,第七级是答应。以上统称内廷主位。


当时,慈禧只是一个贵人,是第五级。慈禧对她这个地位,很不满意。她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但她深知,不能过于着急,要一步一步来,一个等级一个等级地去争取。实践证明,慈禧的努力没有白费,经过二年的努力,她晋为懿嫔;又过二年,晋为懿妃;再过一年,晋为懿贵妃。也就是说,只经过短短五年的时间。慈禧便由第五级的兰贵人跃升为第二级的懿贵妃了。此时的慈禧已经22岁了。在咸丰帝的眼里,她是越发美丽了。


慈禧在众多的妃嫔中脱颖而出,固然有天赐的自然机缘,但也不能否认独造的人为因素。从某种程度讲,这独造的人为因素正是天赐的自然机缘的前提。在妃子如林、宫女如云的宫廷内部,一个年轻的妃子要想尽快超升,只有获得皇帝的青睐和宠幸。那么,兰贵人是怎样获得咸丰帝宠幸的呢?这要先从咸丰帝谈起。


一 追求声色的咸丰帝


咸丰帝是个悲剧人物,他是个忧患皇帝和风流天子。咸丰帝生于道光十一年六月八日(1831年7月16日),死于咸丰十一年七月十七日(1861年8月22日)。他18岁当皇帝,31岁病死,在位约12年。


说他是忧患皇帝,是因为他在位的12年,在他看来,没有一天是平安无事的。对咸丰帝来讲,内忧外患无一日不在。

内忧是指以太平天国为首的全国性的农民大起义。1851年1月11日,在洪秀全38岁生日这天,拜上帝会宣布起义,建号太平天国。而此时,咸丰帝即位刚刚8个月。这对年仅18岁的青年皇帝咸丰是个沉重的打击。咸丰三年三月二十九日(1853年5月6日),太平军攻入南京,改南京为天京,定天京为太平天国首都。太平天国起义历时14年,遍及18省,几达大半个中国。咸丰帝死后三年,这个大起义才被镇压下去。也就是说,太平天国大起义伴随了咸丰帝一生。


追求声色的咸丰皇帝。


外患是指英、法、俄、美诸列强酝酿与发动的侵略中国的第二次鸦片战争。1856年诸列强发动了第二次鸦片战争。在这之前,战争就已处于酝酿阶段,然后步步升级。他们先攻广州,次攻天津,再攻北京,直逼得咸丰帝北逃热河。


一个年轻皇帝,对内要对付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历时最久的一次农民大起义,对外要对付武装到牙齿的英、法、美、俄等世界上几个最大的资本主义强国的侵略,他感到力不从心,捉襟见肘。可以说,一个年轻而软弱的皇帝遇到了复杂且艰难的局势。


不仅如此,咸丰帝还是个不争气的风流天子。面对风云变幻的局势,他一筹莫展,便开始追求声色,贪图玩乐了。他即位之初,年轻气盛,也想干一番大事业,挽救岌岌可危的清王朝的统治。汉史氏说:“观其初政,非不思振作有为。曾不数年,晏安如故。”他久居宫内,初涉政坛,对国内国外情况,均不甚了了。面对风云变幻的局势,他一筹莫展,便开始追求声色,贪图玩乐了。


他恋女色。《满清外史》载:


已而洪杨之乱日炽,兵革遍天下,清兵屡战北,警报日有所闻。奕(咸丰帝)置不顾,方寄情声色以自娱,暇辄携妃嫔游行园中。


这里的园指的是圆明园。圆明园是一座大型皇家园林,兼有御苑和宫廷两种功能,距紫禁城四十里。自雍正帝始,圆明园便成为清朝历代皇帝春秋驻跸之所,即是夏宫。圆明园景观各异,宛若画境。且礼节比紫禁城的要求疏简些。皇帝为求舒适与方便,都愿意住在这里,前朝皇帝于三四月始入园,八月往热河木兰秋狝,然后回宫。咸丰帝比前任有过之而无不及,极为贪恋园居。他是刚过新年即赴园。热河秋狝后,尚须返园,至十二月始还宫。或者干脆不往秋狝,一直在园中住下去。其原因在于宫禁森严,必须恪守祖制,不得纵情声色。所以,咸丰帝托言因疾颐养,在园内耽延时日。


园居久了,在他眼前转来转去的全是清一色的满洲女子,不免生厌,便捉摸起婀娜多姿的汉族女子来。本来清代家法极严,入关之初,顺治帝之母庄妃,因福临春秋未壮,恐他日惑于女色,因于宫门外竖二块铁牌,上书:“敢以小脚女子入此门者斩。”小脚女子是指汉族女子,因满族女子是不缠足的。然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祖制也是可以打破的。某奸佞大臣为阿谀奉迎咸丰帝,便心生一计,“托言天下多事,圆明园地在郊外,禁御间,夜徼宜加严密。内侍既不敷用,且亲近左右,恐不能周至,今雇民间妇女入内,以备打更,巡逻寝室四周,更番为役。文宗(咸丰帝)旨允之。此数十女子,始得入内。每夕以三人轮直寝宫外,人执梆铃一,入夜则于宫侧击之。文宗因召入,随意幸焉”。理由可谓冠冕堂皇,然不过是为满足咸丰帝心理变态的需求而已。


以后,咸丰帝在这数十名年轻貌美的汉女中挑选出更为佳丽动人的,加以位号,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四春”。“文宗渔色,于圆明园隅,暗藏春色,谓之四春,世竞传之”。这“四春”是牡丹春,海棠春,杏花春,陀罗春。她们都是良家女子,是被迫入宫的。《清稗类钞》对“四春”的称呼不同:“园中侍有五春之宠,所谓天地一家春者,乃孝钦后(慈禧)所居。其杏花春、武陵春、海棠春、牡丹春,皆汉女分居之。”除四春之外,咸丰帝还钟情于一位曹寡妇。这位山西孀妇,长得美妙绝伦,特别是一双小脚,不到三寸。她的鞋也与众不同,鞋底是菜玉做的,内衬香屑,鞋尖缀着光彩夺目的明珠。入宫后,“咸丰帝最眷之”。


咸丰帝因近女色,不得不借助于秘药。《十叶野闻》记下了一个故事:


咸丰中,贵阳丁文诚翰林,一日上疏言军事,上大嘉赏,特命召见。上方驻跸圆明园。文诚于黎明诣朝房,候叫起。时六月初旬,天气甚热,丁方御葛衫袍褂,独坐小屋内。忽顾见室隅一小几,几上置玻璃盘一,中贮马乳蒲桃十数颗,极肥硕,异于常种,翠色如新撷者。私讶六月初旬,外间蒲桃结实,才如豆耳,安得有此鲜熟者。方渴甚,遂试取一枚食之,觉甘香迥异常品,因复食二三枚。俄顷,腹中有异征,觉热如炽炭,阳道忽暴长,俄至尺许,坚不可屈,乃大惊。顾上已升殿,第一起入见己良久,次即及己,无如何,则仆地抱腹宛转号痛。内侍不得己,即令人掖以出,然尚不敢起立,亦不敢仰卧。其从者以板至,侧身睡其上,舁归海淀一友人家中。友,故内务府司官,习知宫内事,询所苦。文诚命屏左右,私语以故。友曰:“此媚药之最烈者。禁中蓄媚药数十种,以此为第一,即阉人服之,亦可骤生人道。与妇人交,药力弛则复其初。此必内监窃出,未及藏庋,而君误食之尔,然亦殆矣。”急延医诊视,困卧十余日始起。


这位文质彬彬的翰林总算机智,装病脱险,没有露丑。但这媚药是咸丰帝所用则是无疑的。


咸丰帝常近女色,毫无节制,身体愈来愈差。问御医如何才能使身体强壮起来,御医对症治疗,建议他饮鹿血,借以补阳。咸丰帝立命养鹿一百余只,每天都喝鹿血。北逃热河时,他还想带着这些鹿走,只是由于兵荒马乱,未能如愿。


咸丰帝还是个酒徒。但一饮即醉,一醉便耍酒风。“文宗嗜饮,每醉必盛怒。每怒必有一二内侍或宫女遭殃,其甚则虽所宠爱者,亦遭戮辱。幸免于死,及醒而悔,必宠爱有加,多所赏赐,以偿其苦痛。然未几而醉,则故态复萌矣”。大概他心中苦闷,借酒浇愁,拿人泄愤吧!


他有些艺术细胞,爱看戏,有时亲当导演,甚至粉墨登场。无论在紫禁城,在圆明园,还是在热河行宫,他都经常点戏看。他亲自指导太监演戏,教过《教子》《八扯》等戏,并学习演唱过《朱仙镇》、《青石山》、《三岔口》、《平安如意》、《四盟山》、《问路》、《羊肚汤》等戏。他当皇帝真不如当个演员更合适。


清代帝后吸烟用的镀金水烟袋,慈禧喜欢吸吮这样的水烟袋。


他还吸鸦片。即位不久,他就吸上了鸦片烟。这种烟叫益寿如意膏,又称紫霞膏。太平军所向披靡,占领了半个中国,他“宵旰焦劳,恒以此自遣”。北狩热河后,江山有失掉的危险,他“更沉溺于是”,此时吸的鸦片叫福寿膏。


咸丰帝就是这样一个不争气的风流皇帝。他恋女色,吃媚药,饮鹿血,嗜醇酒,喜观剧,吸鸦片,整天过着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生活。他本来体质就差,还因骑马受过伤。那是“为皇子时,从猎南苑,驰逐群兽之间,坠马伤股。经上驯院正骨治之,故终身行动不甚便。咸丰初,京中市井语有“‘跛龙病凤掌朝堂’之谣,谓慈安善病也”。可见,他是个行动不便的“跛龙”。加之,纵情声色,所以“体多疾,面带黄”。


看着一天天衰弱下去的皇帝不知何时会丢下她们而去,那拉氏忧心如焚。面对咸丰帝的玩世不恭,温良的皇后钮祜禄氏束手无策。工于心计且抱负远大的那拉氏,既看到皇帝不久于世,又深知皇后无能为力。那么,就只有靠自己。


宁静的长春宫。


那拉氏在谋划着攫取最高的皇权。


二 抱负远大的那拉氏


那拉氏之所以得到了咸丰帝的宠幸,是有原因的。


从长春宫院内戏台看长春宫。慈禧刚入宫时就住在长春宫。一是姿容超群,美貌无双。她是天生丽质,无与伦比。她自己曾得意地对别人说:“入宫后,宫人以我美,咸妒我,但皆为我所制。”美到遭人嫉恨的程度,可见有多么美了。《十叶野闻》记载了咸丰帝迷恋那拉氏的情景:“当文宗(咸丰帝)初幸慈禧之日,颇有惑溺之象,《长恨歌》中所谓‘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者,仿佛似之。”大有唐明皇爱慕杨贵妃的浪漫味道哩!


长春宫妃嫔卧室。同治、光绪时期,慈禧太后曾在此殿居住数年。


华丽的长春宫东稍间。二是聪明伶俐,善体人意。智慧卓荦不凡,性格机敏善变。这为那拉氏邀得专宠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契机。《满清外史》记道:“少而慧黠。”《清稗类钞》记道:“有机智,遇事辄先意承旨,深嬖之。”《慈禧外纪》记道:“以己之聪明智慧,遂蒙帝宠。”与手握生杀大权的皇帝相伴,要想获得宠幸,善于揣摩皇帝的深层思想是必备的能力。那拉氏正具有这一特殊的能力。


三是书法端腴,代批奏章。那拉氏天分极高,在圆明园居住时,“因日习书画以自娱,故后(慈禧)能草书,又能画兰竹”。那拉氏垂帘听政后,经常书写大幅的福、寿字赠给大臣们。这些草书的大字是蛮有功夫的。但是,我们所能看到的惟一的一份那拉氏的手书,即罢免恭亲王奕䜣一切职务的上谕,计224字,其中错别字竟达11个,且语句不甚通顺。足见那拉氏原来文化水平不高,但她的楷书还是临过帖的,说“书法端腴”,不算为过。那拉氏喜欢读书,有的记载说:“西后先入宫,夏日单衣,方校书卷。”炎炎夏日,她还在埋头读校古书,不能说学习热情不高。咸丰帝寄情声色,懒于国事。有些奏章,就让那拉氏代阅,“时时披览各省章奏,通晓大事”。甚至个别奏章,命那拉氏代笔批答。《慈禧传信录》说:“时洪杨乱炽,军书旁午,帝有宵旰劳瘁,以后(懿贵妃)书法端腴,常命其代笔批答章奏,然胥帝口授,后(懿贵妃)仅司朱而已。”《剑桥中国晚清史》说:“叶赫那拉(懿贵妃)过去曾为先帝整理过奏折。”


高端的养心殿西稍间三希堂。


大约开始是慈禧协助整理奏折,继而阅览各省章奏,后来是由咸丰帝口授,她仅记录而已。这是一个由简到繁的过程。那拉氏当时还不具备处理奏章的政治经验和广博知识,况且咸丰帝也不会放手把如此重要的政务交给她。然而,即便如此,她还是因此而博得咸丰帝的欢心。


兰桂齐芳夹衬衣。取兰花和桂花的谐音。兰花,因慈禧乳名兰儿;桂花,因慈禧入宫之初封为兰贵人。兰桂齐芳,寓意慈禧之花,欣欣向荣,永不凋谢。此衣可能是专为慈禧制作的。


四是相机而行,参与政事。据说,关于任用曾国藩去镇压太平军一事,那拉氏是起了作用的。《慈禧外纪》说:“劝咸丰帝任用曾国藩,节制各师,借给湘军粮饷,无有缺乏。曾国藩得以平定粤匪,慈禧之力也。”同时,那拉氏也有意识地向咸丰帝建言,议论政事。《慈福传信录》说:“迨武汉再失,回捻交作,帝以焦忧致疾,遂颇倦勤,后(慈禧)窥状渐思盗柄,时于上前道政事。”咸丰帝彩绘金龙女朝袍,冬季重要场合用。慈禧太后穿过类似的女朝袍。如正在焦思积虑时,她恰好进一言,也许会博取好感。但是,清朝皇帝一般不准后宫参与政事。时间一久,“帝浸厌之,尝从容为孝贞后(慈安)言妃机诈”。一旦发现咸丰帝不满,那拉氏便急流勇退,“后(懿贵妃)亦敛迹”,马上蛰伏起来。善观风色的那拉氏,能相机行事,知道进退。


清代贵妃的凤冠。慈禧被封为懿贵妃。


五是诞生皇子,地位愈宠。咸丰帝沉迷那拉氏,时有召幸。那拉氏终于在入宫四年时,即咸丰六年三月二十三日(1856年4月27日)生了个儿子。这是咸丰帝惟一的儿子,是为载淳。母以子贵,那拉氏的地位发生了急遽的变化。《清皇室四谱》记道:“六年三月生皇子,是为穆宗(同治帝)。旋诏晋懿妃,十二月行册封礼。七年十二月晋懿贵妃。”可见,那拉氏地位的遽变,关键是因为她诞育了咸丰帝惟一的一位皇子。因此,她才由第四级的嫔,而为第三级的妃,而为第二级的贵妃了。因无皇贵妃,所以实际上,除皇后外,她已跃居后宫第二位了。但由于备受宠幸,且诞育了皇子,其实际地位已在孝贞皇后之上了。咸丰帝寄情声色,切盼得子;那拉氏声色兼备,恰诞一子。那拉氏既凭借与生俱来的自身特有的优选条件,又利用了咸丰帝对声色的追求迷恋,所以,她妃嫔的品级急速晋升。


艳丽的外貌、机敏的性格、端腴的书法、恰当的进言和惟一的皇子,这一切就构成了那拉氏得宠的原因。实质上,她的角色已经成为后宫第一位了。


[附录]同治帝是否为慈禧所生之谜


同治帝载淳是那拉氏所生吗?野史稗乘有说载淳不是那拉氏亲生的。这里有两说,一为后宫某氏说;一为以女换男说。


后宫某氏说。《清稗类钞》记道:


穆宗(同治帝)为孝钦后(慈禧)所出,世皆知之。或曰,实文宗(咸丰帝)后宫某氏产,时孝钦无子,乃育之,潜使人鸩其母,而语文宗已产子月余矣。文宗闻之大喜,因命名曰载淳,封孝钦为贵妃。


即是说,同治帝载淳是后宫某氏产,那拉氏夺其子,并鸩其母。然后谎报咸丰帝,她产子已经一个多月了。


慈禧佩带的古钱纹指甲套。


以女换男说。今人小说家苗培时先生著《慈禧外传》,笔力恣肆。关于那拉氏生子一段的描写更是妙笔生辉。他即采用了以女换男说。小说里写到,那拉氏生了个女儿,然而宠监大总管安得海,勾结老太监汪昌,买通盲人稳婆刘姥姥,从宫外偷偷换了个男孩,即是同治帝。这一行径是安得海一手导演的,既瞒过了咸丰帝,也瞒过了那拉氏。后来,拘押了稳婆,直至稳婆死去,给以厚葬。小说不同于历史。在不违背历史真实的前提下,历史小说允许并且应该迸行艺术的虚构的。苗培时先生关于那拉氏生子的描写,读来令人信服。小说家这样写,自有其道理。


但是,从档案记载看,无论同治帝的生母是后宫某氏说,抑或同治帝是以女换男说,都是不能成立的。其理由是:


第一,从那拉氏之母进宫陪伴来看。根据清宫的规定,妃嫔怀孕八个月左右,其生母可以进宫陪伴一段时间。这是一条比较有人情味的规定。除此之外,一般是不允许进宫陪伴的。现故宫博物院藏有《懿妃遇喜大阿哥》档册,其中记道:“咸丰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内殿总管韩来玉传旨:本月二十六日,懿嫔之母经苍震门至储秀宫住宿。钦此。”到了十二月二十六日巳正三刻(上午十时四十五分)懿嫔之母及其家下妇人二名,由东六宫前部的苍震门进来,到了那拉氏住的储秀宫。可见,那拉氏己怀孕八个月左右,咸丰帝心中有数,所以才传旨命其母进宫。


丽景轩。储秀宫后殿,与储秀宫同期建成。慈禧太后为懿嫔时,在此诞生了同治帝,从此身价大增。光绪十年(1884)慈禧移住储秀宫时,将此殿定名为丽景轩。因是同治帝的诞生地,慈禧对此殿寄予深情。


第二,从为那拉氏分娩所作的充分准备来看。主要有四个方面:一为刨喜坑。先由钦天监博士张熙选定喜坑地点,然后由韩来玉带人刨好喜坑,再由姥姥二名念喜歌,放筷子,放红绸子及金银八宝。刨喜坑以便掩埋胎盘、脐带。放筷子、红绸子,取快生子大吉大利之意。二为选精奇呢妈妈里、灯火妈妈里、水上妈妈里。这些妈妈里都是侍候那拉氏的。那拉氏各选二名,都是镶黄、正黄二旗披甲人或苏拉之妻。又选接生婆姥姥二名,大夫六名。他们都于二月初三日卯正(上午六时)开始上夜守喜,轮流值班,至分娩后的12天,即小满月时止。三为准备新生儿穿用的衣物,即吗哪哈。这包括春秋小袄27件、白纺丝小衫4件、单幅红春绸挖单1块、红兜肚4个、潞绸18床、蓝高丽布褥10床、蓝扣布褥1床、蓝高丽布挡头1床、白高丽布挖单33个、白漂布挖单3个、蓝素缎挡头2个、石青素缎挖单1块、红青纱挖单1块、白布糠口袋2个、白纺丝小带4条、挂门大红绸5尺、蓝扣布挖单10个、白漂布小挖单26个,共用各种绸料156尺4寸,各色布料10匹。四为准备接生用具。这包括大小木槽2个、木碗2个、木锨1张、小木刀1把。这是分娩时处埋胎盘、脐带用的。还要由武备院准备长6尺、宽4尺的黑毡1块,由造办处准备吉祥摇车1座。


从以上刨喜坑、选妈妈里、准备吗哪哈和分娩用具来看,那拉氏怀孕是无疑的。否则不会兴师动众,大动干戈的。


第三,从御医诊断来看。正月二十四日,太医院院使栾泰、御医李万清和匡懋忠,曾“请得懿嫔脉息和平”,认定“系妊娠七个月之喜”。三月初九日,御医得脉象系妊娠近九个月。决定挑嬷嬷,讨易产石。三月初十日,两位嬷嬷取脉,认为在三月底四月初分娩。并把临产时起保佑和镇邪作用的易产石和大楞蒸刀拿来。种种迹象表明,产期就要到来了。


第四,从生子过程来看。三月二十三日,约在午时,总管韩来玉曾向咸丰帝奏报:三月二十三日巳时,懿嫔坐卧不安。随奴才韩来玉问姥姥□氏,说似有转胎之象。”后又奏:“三月二十三日未时(下午二时左右),懿嫔分娩阿哥,收拾毕。奴才带领大方脉、小方脉(案系成人内科和小儿内科大夫),请得懿嫔母子脉息均安。万岁爷大喜!”


懿妃册文。这件册文是咸丰六年(1856)十二月封懿嫔为懿妃时颁发的封册。其中汉文三页,满文五页。当时御医见阿哥神色脉纹俱好,就用福寿丹开口。韩来玉奏报过皇帝后,随即报告皇后,又通知皇室其他成员。同日,咸丰帝封懿嫔为懿妃。“三月二十三日,小太监平顺交出朱笔一件:懿嫔著封为懿妃,钦此。”于当年十二月,才举行册封典礼。


第五,从产后御医用药来看。清祖制,皇子生下来,无论嫡庶,即有保姆抱出,由乳母哺喂。“一皇子例须用四十人,保姆八,乳母八,此外有所谓针线上人,浆洗上人,灯火上人,锅灶上人;至绝乳后,去乳母,添内监若干人为谙达。”为了让乳母下奶,规定“每日用鸭子半只,或肘子、肺头,轮流食用”。既然作为生母的那拉氏不亲自哺乳,就必须使之回乳。因此御医请得懿妃脉息沉滑,系产后恶露未畅,肠胃干燥之症。今议用回乳生化汤,午服一帖调理。这帖回乳生化汤服过后,很起作用。四月初三日档册载,“栾泰、李万清、匡懋忠,请得懿妃脉息沉缓,诸症俱减,乳汁渐回,结核亦消”。


慈禧如没生孩子就不会有这种反应,也就不用下药了。


综上可知,同治帝载淳应是那拉氏亲生。同治帝载淳是后宫某氏生说和以女换男说,都是不能成立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