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统魔王也多情,翩翩胡蝶叹命薄

ygz1959 收藏 16 3106
导读: [img]http://img11.itiexue.net/1224/12247883.jpg[/img] [img]http://img0.itiexue.net/1224/12247884.jpg[/img] [img]http://img1.itiexue.net/1224/12247885.jpg[/img] 国民党军统局的一号人物戴笠与上海滩的女明星胡蝶本来是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的人,一个身居要职除了首都就是陪都,蒋委员长身边的宠信;一个是上海滩的职业电影演员,而且早已是名花有主嫁


军统魔王也多情,翩翩胡蝶叹命薄


军统魔王也多情,翩翩胡蝶叹命薄


军统魔王也多情,翩翩胡蝶叹命薄

国民党军统局的一号人物戴笠与上海滩的女明星胡蝶本来是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的人,一个身居要职除了首都就是陪都,蒋委员长身边的宠信;一个是上海滩的职业电影演员,而且早已是名花有主嫁为人妻了。然而命运就是如此捉弄人,抗战促成了两个人的接触也促成了一段孽缘。尽管一个是真爱,一个是屈从。一个杀人不眨眼、玩弄女人无数的特务头子竟然为胡蝶爱的死去活来如醉如痴,不免令人唏嘘感叹。也印证了“自古红颜多薄命”的古训。

话说民国影后胡蝶不仅演技高超,容貌也堪比古代的西施有倾国倾城之色,公认的“民国第一美女”。在二三十年代的上海滩是家喻户晓的当红女明星,主演了《火烧红莲寺》、《歌女红牡丹》、《自由之花》、《啼笑因缘》等许多市民阶层所喜欢的电影作品。

1908年是一个不平凡的岁月,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在这一年先后驾崩。而后来受千千万万影迷们追捧的胡蝶就在这一年诞生于上海提篮桥附近的一户普通人家。乳名宝娟。后来改学名叫胡瑞华。16岁那年为减轻家里的负担,胡瑞华辍学就业报考了中华电影学校首批演员班(实际上也只办了这一届,却成了她成长为明星的摇篮),为使今后自己的影艺事业能够给观众留下新颖别致的名字。自己改名为胡蝶。在拍摄第一部担任女主角的《秋扇怨》中胡蝶结识了第一任丈夫林雪怀,尽管当时19岁的胡蝶对这个相貌平平演技平平的初恋情人爱的情真意切,怎奈林雪怀吃喝嫖赌肆意挥霍胡蝶的演出收入,1931年二人终于分道扬镳。之后第二任丈夫潘有声走进了胡蝶的生活,潘有声是福建莆田人,礼和洋行职员,虽然语不惊人貌不出众。但为人踏踏实实,很有气质,唯独没有胡蝶所讨厌的商人的狡诈。二人很是合得来。

1931年对国家对胡蝶个人都是多灾多难的一年。这一年东北沦陷,胡蝶在经历了婚变的痛苦后,赴北平拍摄外景时又莫名其妙的卷入了与东北军首领张学良的绯闻中。实际上她与张少帅素未平生甚至未曾谋面却绯闻传遍全国,真是冤枉至极。

其实无中生有添油加醋诋毁张学良名声的伎俩是日本特务机关所为,目的是瓦解东北军的战斗力。虽然日本人不费吹灰之力占领了东北,但东北军也没有任何伤亡完整的撤到了关内。所以从长远考虑日本人不能不顾及驻扎在关内的数十万东北军。国人不明就里出于对九一八张学良不抵抗政策的愤怒,对谣言散布推波助澜。当时尤以马君武的一首打油诗影响最广,被国内各报纸争相转载:

(一)

赵四风流朱五狂,

翩翩胡蝶正当行。

温柔乡是英雄冢,

哪管东师入沈阳。

(二)

告急军书夜半来,

开场弦管又相催。

沈阳已陷休回顾,

更抱佳人舞几回。

蝴蝶被戴上“红颜祸水”的帽子后怒不可遏,愤然在《申报》发表声明以正视听:

蝶于上月为摄演影剧曾赴北平,抵平之日,适逢国难,明星同人乃开会集议公决抵制日货,并规定罚则,禁止男女演员私自出外游戏及酬酢,所有私人宴会一概予以谢绝。留平五十日,未尝一涉舞场。不料公毕回申,忽闻海上有数报登载蝶与张副司令由相与跳舞而过从甚密,且获巨值之馈赠云云。蝶初以为此种捕风捉影之谣,不久必然水落石出,无须亟亟分辨乃曰。昨有日本新闻将蝶之小影与张副司令之名字并列报端,更造作馈赠十万元等等之蜚语,其用意无非欲借男女暧昧之事,不惜牺牲蝶个人之名誉,以遂其污蔑陷害之毒计。查此次日人利用宣传阴谋,凡有可以侮辱我中华官吏与国民者,无所不用其极,亦不仅只此一事。惟事实不容颠倒,良心尚未尽丧,蝶,亦国民一分子也,虽尚未能以颈血溅仇人,岂能于国难当前之时,与负守土之责者相与跳舞耶?“商女不知亡国恨”,是真狗彘不食者矣。呜呼!暴日欲遂其并吞中国之野心,造谣生事,设想之奇,造事之巧,目的盖欲毁张副司令之名誉,

冀阻止其回辽反攻。愿我国人,悉烛其奸而毋遂其借刀杀人之计也。

所谓朱五,是当年北洋政府内务总长朱启钤的五女儿朱湄筠。她是张学良二弟张学铭的大姨子,即张学铭太太的五姐。她经常与张学良跳舞,后来嫁给张学良的秘书朱光沐为妻。后来有一次朱湄筠在抗战期间曾在香港一家饭店中看到马君武,就走过去对他说:“马先生,

你认识我吗?我就是你诗中所写的朱五小姐。”马君武一看,拔腿就走。

上海沦陷后,胡蝶和丈夫潘有声为避免和日本人合作迁往香港。正当小日子过的安宁又惬意时,香港也被日本人占领了。而且为了宣传中日亲善,日本人找到了大名鼎鼎的胡蝶要合作拍片。不愿意当汉奸的胡蝶再次选择出走,当时国内最安全的大后方就是陪都重庆了。胡蝶把自己的所有积蓄珠宝装满30个箱子托运到内地,哪成想半路上这些珠宝积蓄全部丢失了。胡蝶闻听天旋地转大病了一场,然后她托了许多朋友帮助寻找珠宝的下落。这时有个朋友给她出主意去找神通广大的戴笠,从此胡蝶的命运和军统魔王联系到了一起。


戴笠,1926年入黄埔军校,毕业后任蒋介石侍从副官。1928年开始进行情报活动,深得蒋介石宠信。1938年特务处扩大为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任副局长。掌管着密布国内国外的庞大的特务组织,其触角渗透到党政军和社会各阶层。戴笠的军阶并不高只是个少将(中将军衔还是死后追封的),但是戴笠在国民党势力中的权势和知名度却是所有将官所不及的。手握数十万特务武装,几乎所有军政官员和社会团体都在军统的监视之下。无论军内还是政府内无人敢和军统作对,杀人如麻的戴笠是让每个人提起来都感到寒意的名字。时至今日戴笠仍然是国民党军将军中恶名昭昭家喻户晓的人物。

然而这个军统魔头并非冷血,他竟然还是胡蝶的粉丝。尽管他一生玩弄女人无数,但对胡蝶却是爱如天使如醉如痴。他爱看蝴蝶的电影,喜欢蝴蝶的一切。胡蝶的举手投足一笑一颦都让他心动不已,他不计较胡蝶曾经和几个男人缠绵过,在他眼里胡蝶的玉体圣洁的如同天使,一旦拥有别无所求。当然如果是两情相悦自由恋爱却也无可厚非,要命的是戴笠虽然这般痴恋,但是胡蝶却是名花有主已为人妻了并且对这个军统头子并无爱意。但这难不倒戴笠,对他而言世上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闻听自己的梦中情人找上门来,戴笠感到天赐良机喜不自禁。他一方面殷勤的安慰一方面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破案追回珠宝。他马上动用庞大的特工网络寻找线索并派出精干的专案组,虽然找回了一些但不可能全部追回了。为了博得美人开心,戴笠根据胡蝶开出的珠宝清单不惜自掏腰包派人到国外采购,按单补全。巨额珠宝如数“追回”而且成色更新价值更高胡蝶异常开心,对这个权倾朝野的特务头子心生好感。戴笠占有美人的第一步计划顺利实现。

第二步戴笠又办了一件让生意人潘有声感激不尽的事:给潘有声发了商人梦寐以求的专员委任状和滇缅公路通行证。让他去昆明做生意。潘有声一走,戴笠再也按奈不住强行占有了胡蝶。面对戴笠强大的势力,胡蝶无以反抗,虽痛苦难耐,也只好违心顺从。自此,

胡蝶开始了在重庆被幽禁三年的日子。

做特工的戴笠心细如发,他为了不让胡蝶对丈夫有负疚感,两人的ML地点不在胡蝶的住处而是戴笠的杨家山公馆。杨家山公馆位于中美合作所内,尽管戴笠把它布置的相当豪华,但胡蝶嫌公馆的窗户狭小,楼前楼后都是山、景物也不好看,连一个供散步的花园也没有。戴笠闻听不敢怠慢,马上命人在公馆前修建大花园,限一个月内完成。戴笠还亲自设计,在斜坡上用石块镶成了“喜”和“寿”两个大字,空隙处栽上各种奇花异草。落成后他每天陪胡蝶在花园里散步。据说这个花园就花费了上万的银元。而当时国家正处在抗战的艰难时期,前方的士兵连肚皮都填不饱。国民党高层的腐败由此可见一斑。他还从印度空运来胡蝶喜欢吃的水果,买来一大堆鞋子让胡蝶选。

潘有声刚开始做生意回来还能和胡蝶小聚,后来戴笠舍不得与胡蝶分开哪怕是几天,就在潘有声再次返回重庆时命手下以“涉嫌经营违禁品”为由将其扣押审查。释放后的潘有声得知娇妻已被“鸠占鹊巢”,当时非常恼火,就直奔中二路罗家湾19号军统局本部,但连去几次,都吃了闭门羹,又打听不出胡蝶的住所。有一天,他正在皇后饭店生闷气,戴笠的秘书王汉光去找了他,明确指出:“你要把胡蝶女士带回去,这点万万做不到。你还是拿些

钱做个官算了,聪明人不吃眼前亏。”潘有声知道鸡蛋碰不过石头,就独个悻悻回到了上海。

戴笠为博得胡蝶的欢心,想方设法在生活上满足她。于是在附近的神仙洞畔,又造了一所更华丽的公馆,作为他和胡蝶的新居。为了使胡蝶不爬坡,把平坦的马路一直修到胡蝶的房门口。戴笠的部下沈醉为了讨好她,采用强制的办法,逼迫工人们通宵达旦地赶工。因为疲劳过度,精力不集中,3名石匠被砸死,12名工匠被砸成重伤,轻伤则天天不断。这座新公馆当时十分隐秘,数十年里无人知晓。前不久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渝中区文管所在枇杷山发现了军统头子戴笠和影后胡蝶的同居地——神仙洞公馆。该公馆深藏60多年无人知其身世,至今保护完好。位于渝中区枇杷山正街72号。

戴笠对胡蝶说:我今生最大的心愿是与你正式结为夫妻,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了。戴笠准备与胡蝶正式结婚,嘱咐胡蝶飞往上海,先与潘有声办理离婚手续。潘有声迫于权势,同意与胡蝶解除婚姻关系。胡蝶掉着眼泪对丈夫说:“姓戴的只能霸占我的身体,却霸占不了我的心。有声,我的心永远属于你。”正在这个节骨眼上,戴笠因飞机失事摔死于南京近郊,与胡蝶结婚即刻成为泡影。戴笠的丧事变成了潘有声 的喜事。胡蝶便与潘有声一起终于冲破了军统的控制,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上海到香港开始了二人的新生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