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当晚七时左右,突接中革军委电报:命令我师于十一月二十三日中午十二时前赶到道州渡口附近,阻击湘军李云杰部,掩护军委纵队渡过潇水。我和政委看完电文,忙叫作战参谋拿过地图仔细察看起来,一量一算,心里也吃了一惊。“政委,我们这里离道州约200多公里。我们只有四天半时间,中途可能还会出现其它意外情况,时间非常紧迫。对于战斗部队来说,问题不太大,但对于师直属一些单位,可能赶不上。”

“老陈,你带战斗部队先行,其它的由我来负责。”政委看着我果断地说。

“好!我和黄副政委率100团、特侦营及工兵营为笫一梯队;王参谋长、蔡主任率101、103、104团及狙击连、炮兵营一部为第二梯队;你和唐副师长率师直为第三梯队,102团殿后掩护。部队一律白天行军,做好伪装,各团安排好防空哨。”我思考了一下迅速作出决定。

“我看这样行!马上召开各团主官与师直单位负责人会,宣布命令。另:要各团各单位做好政治宣传鼓动工作,给战士们鼓鼓劲。”政委补充道。“行!就这样办吧!”我手一挥就这样定了下来。

第二天拂哓,我和黄副政委率笫一梯队就出发了。雨,三天前停了,路面经北风一吹早已干涸。路边略带枯黄的草叶上已铺了一层白色的霜露儿。大部队的脚步声惊醒了寂静的山林田野,扬起的尘烟蜿蜒前伸,不久又消失在苍茫的大地上。略微刺人的凉风也带走了我们身上多余的热量。部队神速地向前移动。没多久,第二梯队、笫三梯队也出发了,几路大军,浩浩荡荡,滚滚西去。我骑在高头大马上,心中自然涌起一股自豪感,这就是我亲自指挥的上万的英雄部队。然而,当我望着前方远处因雾气腾升而显得若隐若现的山岚时,一股莫名的忧愁又涌上心头。此去前途未卜,明知蒋介石在前面安排了几十万大军,布下了“陷井”,可还得往前闯。错误路线真是害死人哟!我看了看身边快速走过的战士,感慨万千,他们凭着心中一种坚定的信仰,一种对美好未来憧景的执着,舍生忘死,前仆后继,义无反顾。这对于后世的年轻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和无法想象的事。可眼前的事实就是如此。我心中不由长叹一声,既然无法扭转眼前的大局,那就尽力保全这支队伍吧。

就在我师奔向道州的途中,第一军团二师四团于十一月十九日抢占了道县县城,架设了浮桥。二十一日,红军主力一部渡过潇水,阻击从道县北面逼近的周浑元部。而这时蒋介石的合围部署已基本安排就绪:一、湘军刘建绪部第十六、第十九、笫六十二、第六十三共四个师,加上两个补充旅和十四个保安团,南下至黄沙河、全州一带,负责从北面攻击,防止中央红军往北进入湖南腹地。二、中央军薛岳部笫五十九、笫九十、第九十二、第九十三共四个师另两个旅,由茶陵、衡阳至零陵附近,与刘建绪部一起防止中央红军北去湘西与贺龙、萧克部会合;并催促和监督湘军与红军作战,三、中央军周浑元部笫五、笫十三、笫九十六、第九十九共四个师,逼近中央红军右后方,直插道县,尔后与刘建绪部、薛岳部及桂军联络截击。四、湘军李云杰部第十五、笫二十三共两个师,由嘉禾向宁远及其以南地区蹑匪尾追。五、粤军第一师,经由临武、蓝山、江华、永明蹑匪尾追,并与桂军及湘军李云杰部适切联络。这样,国民党五路大军近二十五万兵力,从前后左右开始向中央红军合围。

十一月二十三日,红军总参谋部截获了总指挥何键下达的作战命令。从这份详细的作战命令中,中革军委已完全清晰地明了国民党军在湘江与潇水之间准备与红军决战的意图和部署,暴露了蒋介石企图消灭我中央红军的阴谋。因此,中革军委决定尽力加快中央红军西进的速度,希望能抢在国民党军完成部署调动之前渡过湘江。可惜遗撼的是军委纵队背着那些“坛坛罐罐”能快得起来吗?二十四日,军委纵队仍在道县,还未渡过潇水;而从潇水到湘江,还有近100公里的路程。

中革军委二十三日发布了“关于野战军二十五日晨前西渡潇水的部署”:笫一军团:于二十三日夜“移至道州地域”,以一个师的兵力控制河水东岸,“准备突击向西追我之敌”。二十四日黄昏,军团主力开始“向永安关方向移动,在河东之后卫师转移到道州地域,并破坏浮桥。”笫三军团:……第五军团:“准备突击明日由东向我尾追之敌”,严防敌人从侧翼包抄而来。二十四日黄昏迅速脱敌渡河,“并破坏浮桥”。笫八军团:……

我率领红34师第一梯队披星戴月,风餐露宿,以每天超过100里的速度连续行军四天,于二十三日上午到达道县潇水以东地区。我将队伍交与黄副政委,便赶往野战军总部(即红军总部)领受任务。返回时,我顺道去看望一下主席。我知道主席昨天曾提出“红军不要过潇水,应转道向北”的建议又被BO古、李德等人断然拒绝,心情必定不畅。我走进主席宿营的小院子,见主席正与两位三十多岁的红军干部边吃桔子边在谈话;便扬声道:“主席,我来看您了。”

“呵!是树湘同志。闻天、稼祥,这位是红34师的陈树湘师长。”主席起身握着我的手向二位首长介绍道。接着,又向我介绍说:“这位是ZHAN闻天同志,这位是W稼祥同志。”我急忙向二位首长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宏声道:“二位首长好!”

“好!陈师长,早有耳闻,年青有为,是我们红军中智勇双全的优秀将领。来,吃桔子”张闻天说完,便递给我一个桔子。我连忙接过,说道:“谢谢首长!”其实,二位首长的情况我早已熟悉,ZHAN闻天时任中央政冶局委员,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主席;W稼祥时任中央政治局侯补委员,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委员;当时二人皆被BO古、李德排斥在领导核心外。随后,我坐下来向主席与二位首长简略汇报了34师自战略转移以来的情况,张、王二位首长都被我师精良的装备、强大的战斗力及取得的战果而惊震。说完后,我故作不解地问道:“主席、二位首长,蒋介石调动了几十万大军,在潇水以西、湘江以东地区布置了个巨大的口袋,我军为啥还要往里钻,难道中革军委就看不出一一”

“树湘同志,上级自然有上级的意图,你只管按命令去执行行了。注意保存有生力量。”主席及时插话叮属道。

“是!我明白了。”说完,我将带来的战利品分送主席与二位首长,便告辞而归。我走之后,W稼祥对主席说道:“老毛,你手下这个战将很不简单哟!”主席笑着回答:“树相同志的确不错,练兵、带兵、打仗都有一套;特别在战略大局的分析判断上,比XX可能还强一点。好好培养一下,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帅才。”

傍晚时分,政委率笫三梯队已赶到。情报室主任将截获的湘军李云杰部的作战命令递到了我的手上,我认真看了一遍,便递给了政委,接着几个师领导也传阅了一圈。我首先发言:“根据中革军委提供的信息及我师截获的情报来看,敌人已发觉我中央红军的行动。二十五日,道县北面之敌中央军周浑元部四个师会拚命赶来,截击我正渡潇水的军委纵队;湘军李云杰部为配合周部行动,后日也将向中央红军后卫发起进攻,牵制或迟滞军委纵队过江。中革军委的命令:是由五军团十三、十四师及一、三军团各一部,在潇水西岸阻击周浑元部。我们34师则留在潇水东岸,负责阻击湘军李云杰部,确保军委一、二纵队安全过河。目前,李云杰部两个师离我师约有一天路程,大家讨论一下,这仗怎么打?”于是,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了一顿。我看差不多了,便把大家的意见集中了一下,作出战斗部暑:一、我师沿白马渡、白茫铺至上关一线构筑简易防御工事。这一带地势平坦,无险可守,必须充分运用小山坡与村落,采取层层设防,节节阻击的战术,消耗和疲惫敌人的有生力量。二、防守反击。我们还是采用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原则。用101团和师警卫营及一个狙击排,阻击和牵制李云杰部第二十三师,由唐副师长指挥。集中我师主力4个团及炮兵营、特侦营、狙击连(缺一个排)、骑兵连打击李云杰的第十五师。具体计划是用103、104团正面阻击,边打边撤,交替掩护,将敌诱至于我有利地形后,坚决阻击;待我出击部队运动到出击地点后,再同时展开反击。100、102两个团从南、北两面,分散隐蔽接敌,要充分运用村庄、树林、陡坡、小山岗等地形。骑兵连随102团出击(骑兵连以往多次请战,我都没同意。这一次地形非常有利于骑兵出击,骑兵连表现如何,我将试目以待。);狙击连配属103、104两个团。特侦营化装偷袭敌指挥部或辎重营,目标由方营长随机决断。解决敌第十五师后,视情况再围歼敌第二十三师。总的要求是:在尽可能减少我师伤亡的情况下,重创或歼灭李部第十五师;迫敌尾追部队远离我军,减轻我殿后部队压力。最后我提醒大家,湘军第十五师是一支有战斗力的部队,必须认真对侍,切不可掉以轻心。

笫二天,全师都忙着战前准备和修筑工事。我与政委商讨:大战在即,部队伤亡是无法避免的,为不影响部队的战斗力,尽量使战斗部队保持满员编制,决定再成立一个补充营,由师政治部蔡主任与李副参谋长负责;蔡主任负责人员搜集审核,李副参谋长负责武器装备与调配。比如这次为我军运粮的俘虏兵,做好工作使他们都留下来,还有收容队收留的各单位掉队、失散的战士,都组织起来,全编进补充营。同时,将教导队也编入补充营,担任班、排、连、营干部,负责训练管理。

十一月二十五日,形势愈来愈危急。军委纵队匆忙从道县出发,抢渡潇水。仍然是浩浩荡荡的队伍,仍然是蜗牛搬家式的缓慢移动。上万人庞大的队伍拥挤在潇水东岸,等待着渡河。潇水西岸,闻讯赶来的中央军周浑元部,向渡口猛冲过来,被五军团十三、十四师及一、三军团各一部死死挡住。潇水东岸,衔尾急追的湘军十五师、二十三师从后面左右两侧猛扑上来。战斗一开始,就异常激烈。我师官兵则不慌不忙,沉着应战。湘军果然勇猛,不负盛名。历史与现实曾沉淀出“无湘不成军”的说法,这并不是戏言。早在清朝后期,湘军就以骁勇善战闻名军旅;在镇压太平军时,更是大出风头。当然,现在的湘军与过去的湘军不在同一个基点上,但血脉相连,风格相承,战斗力丝毫不亚于国民党中央军的精锐。尤其是现在在家门口作战(李云杰部的十五、二十三师皆系湘南宜章、临武、蓝山、嘉禾、桂阳等地的子弟),气焰极为嚣张,更是恶如虎狼。我本就是湘籍之士,自然了解湘军的战斗风格,熟知湘军的顽强与凶猛。我早已提醒全师将士,有了思想上的准备,也有了应对之策。为减少部队伤亡,那就是不与第十五、第二十三师硬碰硬顶,充分利用有利地形和火力优势,给敌人一定杀伤后,交替掩护,逐步后撤,逐次抵抗;叫敌人有劲使不上。待敌人锐气已尽,我师再展开反击。我来到103团团指挥所,洪团长向我报告一说,从清晨到现在,敌第十五师发动了五次进攻,我团逐次抵抗,放弃了三道阵地,已快退到预定位置。不过敌人已没有开始那股凶劲了。我说道:“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待过了午后,再狠狠教训它。战士们伤亡情况怎样?”

“伤亡甚小,还不到半个连。”洪团长回答说。

“好!继续努力,战术要灵活。”我叮嘱了一番,便返回师指挥部。我又了解到其它两个团的情况,101团打得较艰苦,伤亡近百人。不过,整个上午我师伤亡只两百余人。下午三时左右,敌第十五师用两个整团的兵力发起集团冲锋,妄图一举突玻红军防线。我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命令103、104团全力击退敌军进攻并趁势反击,师炮兵营集中进行火力支援;出击部队见师部讯号全面展开突击。战斗进行非常顺利,在我军势如迅雷的反击与突击下,敌第十五师溃不成军。表现最突出的是骑兵连,狂暴密集的火力,迅疾地速度,闪着寒光的马刀,使敌军胆颤心寒,来不及组织有效地抵抗就一溃而散,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骑兵连直追出十余里才返回,光抓获的俘虏就有400多人。敌二十三师闻知第十五师已大败,便立即撤退,我101团和警卫营也跟随展开追击,缴获一大批武器弹药及作战物资。

此一仗,湘军第十五师几乎被全歼,只逃走两千来人,丢失了全部重武器及绝大部分装备和全部作战物资。湘军第二十三师损失近千人。我命令部队迅速打扫战场,押着俘虏和运载缴获的战利品,连夜渡过潇水,并奉命炸毁了浮桥。这一炸使得渡过潇水的中央红军已无退路了,兵置死地而后生,红军只得奋勇向前,用鲜血和生命拚杀出一条生路来。这一天,潇水西岸的五军团主力与一、三军团各一部也击退了中央军的数次猖狂进攻,牢牢守住了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