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21世纪韩国外交的最大话题。韩国应该同如日中天、日新月异积蓄力量并不断提高发言权的中国保持怎样的关系,应该如何同中国相处?这是韩国外交正在面对的最大问题和难处。中国已经在韩国的经济中占据了绝对地位。无论是韩半岛无核化问题还是统一问题,如果没有中国的协助和支持,这些问题都将很难得到解决。


设定统一后同中国的关系将会是决定韩国命运的生死攸关的问题。韩美同盟虽然是宝贵的财富,但在同中国的关系中也是一种负担。如果中美关系恶化,那么韩国将不得不处于被迫作出选择的境地。现在并不是我们一味苦闷的时候。韩国必须动员所有的国家智慧和力量制定出长期的对中战略,同时还必须准备具体的实施计划并周密的执行。韩国政府在外交通商部下属的外交安保研究院设立中国研究中心就是对这一问题认识的表露。


中国研究中心是韩国政府首个加入特定国家名称的政府层面的智库。通过研究中心,积累同中国相关的知识和信息,同时深化对中国的理解,这些都尤为重要。因为只有正确的诊断才能开出正确的药方。同时还必须有支持韩国内外的专家集团进行积极交流网络。我们必须超越政权的变更,从更长远的角度建立战略,并建立将其积极反映到政策中的系统。


这一努力无比重要的是通过公共外交(public diplomacy)可以制造对韩国友好的舆论。虽然中国同韩国的体制不同,但中国和韩国一样,也必须时刻留意舆论的动向。信息技术(IT)的飞速发展使得市民自由表达观点和意愿成为了可能。中国的网民数量达到了4亿人。不知不觉中国网民的舆论势必会影响到中国政府的政策。获得对方国家国民的人心的公共外交已经成为了重视软实力的21世纪外交的趋势。昨天美国国务部公布了《4年外交·开发讨论报告(QDDR)》,其中揭示的一个关键词就是公共外交。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21世纪的外交官们不仅要和派驻国外交部负责人见面,同时还必须同乡村的部落元老会面,不仅要穿条文正装,同时还必须穿工装裤(cargo pants)”也强调了公共外交的重要性。


中国人对于韩国的认识持否定态度,以至厌韩情绪已经成为一个问题。天安舰事态当时,中国网民94%认为“必须用力量压制韩国”。为了改变他们的看法,创造对韩国更为有利的舆论,不仅是政府,民间层面上也必须积极采取行动。只有通过扩大各领域可群体的人员交流,并表现出成熟的市民意识及较高的道义水平,才能够获得真心的尊重。韩国政府必须以一种播种的心态强化对中国的公共外交,而一般市民则应该以每个人都是一个外交官的姿态努力贴近中国人的内心。


韩国中央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