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2010年国际钢管舞健身锦标赛在日本东京拉开战幕,人们对钢管舞的看法悄然发生了转变。业内人士估计,青岛大概有200人在练钢管舞。她们当中有专业的钢管舞演员,也有收入不菲的白领。


钢管舞女郎的辛酸生活 真不容易


随着2010年国际钢管舞健身锦标赛在日本东京拉开战幕,人们对钢管舞的看法悄然发生了转变。业内人士估计,青岛大概有200人在练钢管舞。她们当中有专业的钢管舞演员,也有收入不菲的白领。图为12月15日,青岛一家钢管舞学校内,学员正在练习。


钢管舞女郎的辛酸生活 真不容易


一名学员说由于跳钢管舞穿得太暴露,有人认为钢管舞也是艳舞的一种。“钢管舞是舞蹈的一种,并不是人们想象的艳舞。”12月15日,青岛,这个单腿夹钢管的动作是徐老师“自主研发”的,她说,这个动作可以评上四星,钢管舞的难度等级最高可以达到五星。


钢管舞女郎的辛酸生活 真不容易


一名叫雅琳的学员说,由于自己的学历不高,职业也不稳定,多数是在公司当个小职员。接触钢管舞之后,雅琳喜欢上了这项运动,从此成为了一名钢管舞女郎,她辞掉了自己的工作。用雅琳自己的话说,跳钢管舞的收入,比当小职员的收入高。


钢管舞女郎的辛酸生活 真不容易


直到学完所有的钢管舞课程,雅琳才走上了表演的道路。她说得很坦白:“我们的收入包括几个部分,一种是给钢管舞学校当教练;一种是商业演出,还有一种就是去酒吧跳舞,这种方式给她们带来的收入最多。”“不过,酒吧也是最危险的地方。”


钢管舞女郎的辛酸生活 真不容易


雅琳收入大概在七八十万左右。“在培训学校当老师一年不到20万,商业演出加上酒吧的演出会更多一些。”说起自己收入最多的一天,雅琳说,有一天晚上,她的收入就有一万多元。图为12月15日,学习了20多天钢管舞的学员腿上被钢管磨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钢管舞女郎的辛酸生活 真不容易


虽然收入很多,可是雅琳说,她已经一年多没有进酒吧跳舞了。说起有钱不赚的原因,雅琳说,她已经厌倦了那个地方,那里人员混杂,“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手腕上有伤,钢管舞需要手腕来支撑。”图为12月15日,学员在训练前化妆。


钢管舞女郎的辛酸生活 真不容易


这些女孩跳钢管舞除了希望能有一份高收入之外,还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奥运会。说起奥运会的事,雅琳也说,她同样非常向往,“虽然我的手有伤,虽然我已经23岁了,如果钢管舞能成为奥运会的比赛项目,我想我还会努力去训练。”图为12月15日,一名学员在训练前换上长靴。


钢管舞女郎的辛酸生活 真不容易


目前很多人都对她们存在偏见,甚至,这些女孩当中几乎所有的人都不敢告诉父母自己去酒吧跳钢管舞了。雅琳说,这是因为某些个别的人利用了钢管舞,让钢管舞变臭了,“实际上不是那样。”图为12月15日,训练开始前,老师帮助学员们挑选衣服。


钢管舞女郎的辛酸生活 真不容易


12月15日,青岛,徐老师在每次训练前都会把钢管擦干净,因为如果不干净的话,会影响到跳舞时的动作。她说:你对钢管好,它也会对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