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凄风苟家坪

dbszyk 收藏 2 2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二十五章 凄风苟家坪


郑家碥是一个横碥。大巴山区几乎全是这种地貌。这里的人就将这上下是悬岩,悬岩之间的这种平缓地带叫“碥”。当地人将“碥”字写成“土”旁,可字典中没有这个字,只有“碥”字意义相近。从山下的小河到郑家碥,就有一道悬岩,要上悬岩,就只有一条小路,那条小路经过的地方就是天官寨。只要叫寨子,都有石条砌成的寨墙,并有石头寨门。这些寨子都是1640年至1660年间,四川大周王朝与清朝对峙时,当地乡绅为求自保修筑的。郑家碥这道碥是非常宽大的,有三里路宽,十几里长,围着宝鼎寨绕了大半圈。山梁西边叫郑家碥,东边则叫苟家坪。

郑家碥的住房是傍着后面的山岩修的。几千亩古森林将整个院子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森林中大多是柏树,从外面很难发现这森林里有人家。张老太爷的大花坟就在东边的森林中。张占荣听父亲说,老太爷的大花坟五个匠人修了三年。这让当长年的张占荣听了心里真不是滋味。为死人这么花费,真该共他们的产。可现在,他已经是这个大家庭中的一员了,这产是否又该共呢?第二天一早,张占荣加入张家的儿孙们行列,抬着棺材就去安葬。

办完丧事,钟家安就想回苟家坪去看看。他的女人在红军中什么事都干不了,在罗家寨吃了两月闲饭后,只得回到苟家坪。好的是村苏维埃给她分了苟甲长的两间瓦房和两亩田地,生活问题算是解决了,不用再住岩洞。为了安全,张占荣决定与他同路。他们打算从郑家碥翻山过去近些。就在要走时,出人意料的是,张家二房和三房的张占明和张占华要跟着参加红军。这多少让张占荣有些迷惑。共产党不是专共富人的产吗?他们家的田地都被人分了,一个四合院里都住进了其他姓的穷人,张占榆在红军中也因为是地主成分被杀了,他们为啥还要参加红军?张占荣有些怀疑他们参加红军的目的,就不敢收。

“我们现在也是无产者了,” 还是郑老太说,“和所有人都是一样,我们也得参加红军,保护自己的家园。”

“你们的家产和田地被红军分给了穷人,你们不恨?”张占荣不解地问。

“说实话,被分的那些房屋是祖上传下来的,本来就没住人,只堆了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分给那些叫花子算是积德。被分那些田地,我们做起也是帮王永庆他们做,每年捐税重得吓人。别看我们有那样多田地,昨年和前年下来,除开吃用,还欠乡公所十三块大洋呢!这样一算,红军要好得多,还免得我们一天到晚累死累活地做呢!就在前几天,王永庆带着苟甲长又来收捐税,苟甲长被我这两个孙子打死了,王保长也被他们打伤,现在还不知死活。我们想,只有彻底消灭了王保长他们,我们才有清闲日子过。”

“原来是这样。”张占荣就答应了收这一个哥哥一个弟弟参加独立营。

临出发时,张占明的女人马大娃将五个煮熟的鸡蛋塞给了丈夫。她让他打仗时要放机灵些。走出老远,张占荣看见马大娃在揩眼泪。

爬上屋后这座山梁,就来到了宝鼎寨下。前面有间瓦房,张占荣让大家保持警惕。可他们来到房前,只见门开着,里面没人。进去一看,什么都没有,好像很久没人住一样。张占荣觉得奇怪,就去另一个有人家的地方。可走拢时,只见一堆瓦砾,房屋早被烧了。

张占荣觉得有问题,就走到山边朝苟家坪望。钟家安也过来,一看才发现分给他那两间独院房不见了。他一急,也不找路,顺着那岩塄就往下溜。

来到院子地基前,只见一地的碎瓦,木料早变成了灰。在碎瓦中,一具烧焦的尸体面目全非。钟家安的头“嗡”地叫起来。他不愿相信那具尸体就是他岩洞中认识的女人。还有那个小女孩在哪呢?钟家安用枪尖在瓦砾中刨搜寻找,不见小孩尸体。这多少让他放心了些。这到底是咋回事呢?于是大家到人户多的地方问个明白。并想借把锄头将那焦尸埋了。

刚到苟家大院子,张占荣发现一个人一闪就不见了,他条件反射地一躲。枪响了,后面的张占明“哎哟!”一声。张占荣一下躺地,举枪朝那冒火的地方一枪,只听“噗!”地一声,他就知道子弹打着了软的东西。这时,前边院坝里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跟着就有人跑出了院子,朝另一边奔跑。张占荣举枪瞄准,正扣板机时,钟家安的枪也响了,跑在最后那人一下栽倒在地。

院子里一下静了下来。张占荣这才回头,发现张占明的胸膛在流血。他一看,又是几粒铁沙子打进了肉里。

来到院子,还是只见几个妇女和小娃儿。刚才偷袭他们的那人死在猪圈的栅栏上,院坝下的那位背上中了两枪,连挣扎的力气都没留。张占荣问一个老妇人,才知道这些都是王永庆民团的。那被烧焦的就是苟家坪岩洞里那女人。是前几天被民团的人吊起后才点燃房子烧死的。

“那小女娃儿呢?”钟家安问。

“王永庆说不管她,让她饿死算了。”老妇人说:“后来,大家听说她后爹是红军,才指给她罗文方向。她就到罗文找她后爹去了。”

一切都明白了。大家找来锄头,就在被烧的瓦砾中挖个坑,将那焦尸埋下后,就往罗文方向找小女孩去了。

十月的寒风一阵紧过一阵,钟家回头看了看他和尹大娃共同生活过的苟家坪,心里一下变得酸楚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