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晋 第三卷 第二次晋辽大战 第四章 半部论语也可治天下!

cqx7711 收藏 0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URL] 石重贵见群臣顿时鸦雀无声,知道这帮人都害怕了,遂鼓励道:“朕当然知道这括率使不好做,但今时不同往日,朕手握十万大军,千员战将,可为卿等后盾,诸藩虽然跋扈,但方经契丹扫荡,已是心惊胆战,士气低落,朕在此保证,谁敢动括率使一根汗毛,朕必将凶手绳之以法,判凌迟,诛九族!” 听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


石重贵见群臣顿时鸦雀无声,知道这帮人都害怕了,遂鼓励道:“朕当然知道这括率使不好做,但今时不同往日,朕手握十万大军,千员战将,可为卿等后盾,诸藩虽然跋扈,但方经契丹扫荡,已是心惊胆战,士气低落,朕在此保证,谁敢动括率使一根汗毛,朕必将凶手绳之以法,判凌迟,诛九族!”


听皇帝的语气,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动用军资军粮了,冯道也很清楚皇帝是万般无奈才这样做,民心固然重要,但那是以后的事情了,无粮乱了军心,祸乱就在眼前,那时不但石重贵危在旦夕,而且倾巢之下,岂有覆卵,乱兵蜂拥而来,可不管你什么人,一律男杀女奸,武将有刀枪可保全家,文官只有一双拿笔的手,保护自已都成问题。


当下冯道心中计议已定,咳嗽一声,转身向文官们道:“道以为,皇上说得也有些道理,事到如今,求人不如求已,诸君可有愿出任括率使的么?道为百官之首,理应率先垂范,当先任括率使!”


眼见老奸巨滑,长袖善舞的长乐老都没了办法,众文官都开始议论纷纷,互相讨论人选。


石重贵道:“提醒众位爱卿一事,这括率使责任重大,不是寻常差事,须推举有胆有识,有真才实学,能见机行事之人充任,不可随随便便派出,否则累及身家性命事小,祸及天下苍生事大,这推举的人选,要由冯司徒认可!另冯司徒为百官之首,处理政事繁多,一日也不可离京,朕在此为冯司徒告免,朕将为三十六括率使提供每人五百贯车马费用,另催来的钱粮中,到京即抽半成作为括率使办公费使用,且吏部考评全部为优,可好?“


公费旅游,高额的拥金,马上就可以领到的五百贯车马费,着实让不少中低级官员动心,还有升官的机会,由于财政一直紧张,官员们的薪水普遍不高,除实物发放的米,面,肉,布之外,权知开封府事边蔚这样等级不低的官儿月薪也就是个七十贯,职位高的官有地方官效敬,日子好过一些,职位低又是清水衙门的可就难过了。


大理寺卿张仁愿第一个站出来,道:“臣愿充括率使!“


石重贵看一眼冯道,后者点点头。


有了第一个就好办了,刚才和张仁愿一起跳上丹墀的郑受益,李涛也一齐出班表示愿充括率使,有些人想为国效忠,有些人想以命博财,纷纷站了出来,有些人不太愿意,都给冯道直接点名叫了出来,说:“陛下助资赐剑,开封官民熬熬待哺,诸君何不趁时而起,一展胸中抱负?!“


在众官的推举和强迫之下,终于选齐了三十六名括率使,石重贵亲自授予尚方宝剑,并由太监捧出五百贯车马费,有些括率使见到皇帝显然是早有准备,不由暗叹命苦。


解决了那群叽叽歪歪的文官,已是午后,石重贵换了便装,由刘六和十几名侍卫陪同,奔赴武备学校招生现场。


刚到武备学校外,就听得校外充为武生考场的空地上喝采如雷。刘六率侍卫们拥着石重贵走到前排,只见场中杨业使金刀和一个使长枪的瘦小年轻人战成一团,金刀如虹,枪花如雪,两个交替进退闪避,精彩至极,场边应考武生无不拍手大声叫好,王彦升,罗彦环和几名军官立在一边,神色愤恨。石重贵使人去问,原来王彦升,罗彦环二人担任考官,一如当年飞扬跋扈,多次折辱考生,惹恼了场下一位从府州来的小哥,持枪上前挑战,一杆梨花枪神出鬼没,技艺惊人,王,罗二人及数名军官都是不过五合就被挑下场去,杨业见了,大为手痒,使也下场较量,孰料两人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打了足足一顿饭的工夫,还未能分出输赢。


杨业久战不下,心中焦燥,武备学校五六名学员都打不过一个府州来的野小子,没的折了名头,听得那瘦小考生毕竟年纪尚小,气力不能持久,已是气喘吁吁,不过凭气血之勇,尚在坚持,心下计定,突然收势,拖刀使走,那考生正自焦急,连忙赶上,杨业突地舌绽春雷,大吼一声,震得全场人耳鼓嗡嗡作响,拖在地上的金刀犹如灵蛇弹起,顺过势来,一招力劈华山,当头就朝那考生砸下,那瘦小考生追势过急,一下子措不及防,只得硬着头皮横枪架在头顶上,只听“哧“的一声,枪杆被从中斩断,众人惊叫声中,金刀刀锋从那瘦小考生胸前划过,杨业心地厚道,不过是想挫一挫外人的威风,可不是想要性命,仅仅是刀锋划过外衣,堪堪剖开而已,一块玉佩从那考生怀中掉了出来,石重贵眼尖,认得那居然是自已交给折从远的骋礼!


石重贵喝道:“停手!”一边走到场中,一边打手势阻止学员相认,见那瘦小考生弃了断成两截的长枪,飞快捡起玉佩,瞪着杨业,目光奇异,杨业笑一笑,收刀后退,故作风度道:“小哥艺业惊人,杨某承让了!”


场边王彦升,罗彦环当先跳起来鼓掌叫好,几个亲近学员鼓噪助势,考生们大受感染,都拍手大声叫好,喝采之声震天动地。


杨业将金刀驻在地上,向四周团团作个罗圈揖,神情之间,得意洋洋。


石重贵见那瘦小考生肩膀一抽一抽,似是极为难受,转过脸来,泪水就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冲开了脸上油彩,露出羊脂白玉般的肌肤来,石重贵走近一步,见那考生耳垂上居然还打孔,心中一动,上前拱拱手,低声道:“这位小哥,可是府州折家的人么?”


那考生突地抬口,眼中满是惊讶,目射警惕之光,尖声道:“你怎么知道?你。。。。。。。你是谁?!”


刘六上前喝道:“不得无礼!”


石重贵摆摆手,微笑道:“这玉佩是。。。。。是我送给你家大人的,且随我来,一定骂杨业给你出气!”


那考生听他说话有趣,不由“扑哧”一笑,掩了衣服,跟在石重贵身后,杨业持了金刀过来,满面疑惑地看着校长,石重贵喝道:“叫你们来考试,不是叫你们来惟众凌寡,以强欺弱!好生认真考试,要是存心斗气伤人,老子饶不了你们!“这后一句话,却是说给王彦升,罗彦环听的。


一行人离开武生试场,在石重贵带领下进入武备学校,引至食堂,咐吩上茶之后,便屏退刘六等人。


石重贵和颜悦色对那瘦小考生道:“这位小。。。。。小哥,不知和府州刺史折从远大人怎么称呼?为何身上带有朕给杨业作为骋礼的玉佩?


那瘦小考生紧紧盯着石重贵,道:“你。。。。。。你是皇帝?“


杨业心中惊疑不定,道:“小哥不可无礼,在皇上面前说话要注意分寸!“


那瘦小考生瞪了杨业一眼,哼了一声,扭过头去,女儿之态尽显无疑。


石重贵忍住笑,道:“请问。。。。。。。姑娘可是闺讳赛花?“


杨业再笨,这下也明白了,这个瘦小的考生居然是折从远的孙女,自已的未婚妻折赛花,不远千里到武备学校来了。


石重贵指一指角落,道:“那里有一缸水,杨业,带折姑娘去洗脸罢!“


折赛花愣一愣,伸手一抹脸上,手上全是油彩,想来是被泪水冲开了,花花绿绿的很是怪异,不由大为害羞,女子爱美是天性,当下连忙直奔角落而去。


当杨业晕晕乎乎地带着洗过脸的折赛花过来,石重贵见这女孩年约十四,面如桃李,眉如柳叶,极是俊梢,眉宇之间,神采飞扬,英气勃勃,一派将门虎女的风范,想来折家久在西北争战,家学渊缘,女子与男子一样骑射习武。


看着杨业有点尴尬,又有点害怕的神色,石重贵禁不住哈哈一笑,笑得杨业一张脸红得发黑,折赛花白了杨业一眼,向石重贵大礼参拜:“民女折赛花,叩见皇上!”

石重贵满面堆笑,轻轻扶起,道:“免礼,免礼,折家果然是我大晋西北栋梁,连折姑娘这等娇美的女子俱是武艺出众,好!好啊!”


石重贵让二人在下首坐定,道:“折姑娘千里而来,可曾见过令祖?他就在开封北郊大营,离此不过十里上下,近得很!”


折赛花脸一下子羞红,捏着衣角,低声道:“还没有。。。。。。”


石重贵想一想,定是折从远派人将玉佩送回家,说定了一门亲事,这位心高气傲的折姑娘本身武艺高强,当然想看看未婚夫是什么人品,于是就私自跑出来了,正好赶上武备学校的考试。


石重贵使人去通知折从远来领人,略略陪了几句话,便留下这对少男少女一边暗通款曲,一边等候折从远,自与刘六一行人悄悄出了武备学校,转往设在林外的文试考场。


文试考场也较为简陋,只是在林中辟一片空地,放几张桌子,十余名主考官端上桌旁,桌上放了一大堆笔墨纸砚供考生取用,按石重贵的要求,这文试不考四书五经,只是由学生自由发挥,根据时弊写一篇《策论》,要在五百字以内把论点讲清楚,着重要挑选有社会经验,有自已看法,并且通文理,会表达的人才,说难不难,说易也不易。


考生们愣愣地看着主考官窦仪,面如土色,这位主考官最为严厉,一目十行看完一篇文章,只点说一句话,却能说得人无地自容,一个上午已有近两百名考生被他说走,不少人更是连自辨的勇气都没有,直接出考场回开封城收拾行李走人了。许多人想将卷子递给其它考官,却总被看得很快的窦仪中途截住,抢过卷子,照例狠狠地朝他认为不成器的读书人心头上戮一刀。


石重贵一行人悄悄地隐在着急上火地把纸笔放在膝上,或贴在树上,或甚至放在地上的一大群财政学校考生中间,静静地打量正在判卷的考官们。


“洛阳赵普!”窦仪叫道,一名二十出头,气宇轩昂的青年越众而出,向窦仪行行礼。


窦仪道:“论语读了几遍了?”


赵普一张脸腾地红了,半响才答道:“学生不才,才读了一半!”


窦仪道:“文章却也切中时弊,胆子不小,惜乎读书太少,辞章平庸,我这里你却过不得,去自辩罢!”


赵普接过考卷退下,虽有点沮丧,却也在意料之中,这位窦仪大人文才之高朝野有名,两百考生他只录了两名,翰林院的学士们大抵如此,一个上午,近千名考生,不过十数人入围,自已读书确实不多,落选也在情理之中。


正自惴惴不安想着要不要去找柴荣那边自辩,一名挎了腰刀的武士突地拦在身前道:“赵小哥且慢,我家主人有请!”

四周侍卫驱散闲人,围住了一个凉亭,石重贵看了看赵普的卷子,字写得也就比自已稍好,文章立意是藩镇雄立,朝廷法度难以施行,要强国富民,削藩势在必行,在这个时代写这样公然诋毁丘八的文章,果然胆子不小,难怪想出“杯酒释兵权“这样的好计,原来从年青时就有这个志向啊。


石重贵随便问了几个时弊,赵普对答如流,虽然年轻,看问题居然相当老成,是个难得的干才,窦仪估计也想到了,但因为石重贵规定录取考生的考官必须在考卷上签写自已的名字,以便加强责任意识,复试时如果有问题,就会有人为此受责。赵普虽是干才,但文章修辞实在一般,所以窦仪没有录取他,转而让他去找柴荣。


“那小哥就请找柴考官自辩罢,这个东西拿去,交给柴荣!读书少不要紧,半部论语也可治天下!“石重贵从腰间解下一枚金牌,交予赵普,赵普似有所悟,长跪接过,但见那金牌做工精致,上刻”开运武备“四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