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宁海是一个喜欢踢足球的男孩,只是他再也不能在球场上驰骋了。如今,他静静地躺在殡仪馆里。他牺牲的那一天,正好是他最爱的奶奶去世一百天的祭日。一百天前,奶奶去世,因为接近十一黄金周,张宁海瞒了领导,没请假,强忍着心里的悲痛继续上山执勤去了,连奶奶最后一面都没见着。一百天后,谁也没有想到,一个生龙活虎的小伙子,就这样,说没就没了。


从风景区采访回来的路途上,身体非常不适。一回家就钻进了被窝,喝红糖水。老甲问我,采访得怎么样。我还没开口,泪就涌了出来。我捧着茶杯语无伦次地说,你见过这样的八零后吗,他只有一件便装!他只有一双鞋!牺牲的时候还穿在脚上!摔下去的时候还不知道有多深,电筒一照才知道有几十米,搜救队员放下绳子,把他衣服上的警号摸上来,才知道是他摔下去了!他爸爸一开始还不知道,谁也不敢和他说,就说张宁海摔伤了,他爸爸还带了很多家乡的点心,还打算在医院陪床的时候充饥。其实他爸爸心里已经有些疑惑,但是不敢,不敢往那方面想……


我和张宁海素未谋面,拿到手上的只是寥寥几行个人生平。他真的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迹。但是我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渐渐还原成一个真实的张宁海,一个不折不扣的阳光小伙,一个对工作极其负责认真的年轻民警,一个家教良好孝顺父母的孩子,一个乐于助人兴趣广泛生活十分简朴的80后。当我得知张宁海是个喜欢运动的人,在警校的时候还是学校足球队主力的时候,心情更加沉重。他再也不能踢球了。


老甲说得对,所有参加搜救行动的热心村民、公安民警和武警官兵都是英雄。只是,张宁海付出了他的生命。有人把张宁海比做一盏灯,说他在平凡中燃烧着生命的激情,一个如阳光般明朗的大男孩,舞动着青春的绚烂灯火一路走来,为身边的人们留下温情、暖意、活力和光亮,然后,他奋不顾身地化为一道绝美而耀眼的光芒,永远闪烁在黄山的青松和峭壁之间。“我来为大家照亮,请跟着我走……”这是张宁海留下来的最后一句话,它将永远回响在人们的耳畔,像灯火一样温暖明亮。


今天,我将参加张宁海烈士的追悼会。他的亲人,他的领导,他的战友,他生前帮助过的人都会去送他最后一程。我宁愿相信,人死后,的确有那边的一个世界。我希望,张宁海在一个没有冷雨,没有峭壁,宁静而温暖的地方守着奶奶,幸福地生活着。(文:老甲的周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