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6个团被6个营击退

退役不退色 收藏 150 28613

志愿军6个团被6个营击退


核心提示:志愿军砥平里之战失利,虽只是小挫刀锋主动撤围,却在美军面前完全暴露了自己的主要弱点,从此,美国军方认准了志愿军火力极弱,攻坚能力太差,即使穿插突破也难以大纵深攻击。侵朝美军再也不像从前那样一遭迂回穿插即全线撤退,开始敢于固守据点了。美国政府于此役后坚定了在朝鲜打下去的决心,李奇微也以此战证明了他堪为彭德怀的对手!


文章摘自《志愿军战事珍闻全记录》 作者:胡海波 出版社:军事科学出版社


很遗憾,在邓华执意要先打横城的时候,李奇微的看法却和韩先楚一样。李奇微认准了“砥平里是阻止中国军队前进的关键性所在”。


如果志愿军占领砥平里,西线美9军右翼会全部暴露。志愿军只要从砥平里继续打下去,李奇微的战线就会全部龟裂,西线美军将丧失进攻的据点,非大步后撤不可。邓、韩两案之争的关键就在于此点。韩先楚认为,西线付出那么大的牺牲就是为了给东线反击造势,而东线反击的目的是要打开缺口迂回西线美军侧翼,然后迫使李奇微全线后撤以稳定战局。从这个战役目的出发,砥平里才是转换战局的关键所在。打下横城,不管歼敌多少,都只是个战术胜利,打下砥平里才可以改变全局。先打横城再攻砥平里则我军锐气已失,而美军利用强大的机械化力量可以迅速增援砥平里堵住缺口,东线反击就达不成迫使李奇微停止进攻的目的了……


果然被韩先楚不幸言中。横城失败后,李奇微拼命调兵增援砥平里,与此同时,志愿军围攻砥平里的部队由于分属3个军,6个团,建制不一,作战时发生了一系列混乱……


东线反击战开始时,砥平里只有一个法国营在坚守。这是赫赫有名的法国“外籍兵团”的一支部队。统帅这个营的是个标准的老牌职业军人拉尔夫营长,他率法国营坚守砥平里时真是胆战心惊,东边横城方向的炮声震天动地,可以想像那边的仗打得如何激烈,如果中国军队马上攻击砥平里,一个营如何守得住?


“挖工事,他妈的快挖工事!等中国人来就一切全完了!”拉尔夫不断踢着那些放下铁锹朝东边眺望的士兵的屁股。拉尔夫中校的担忧没有持续多久,很快,美2师23团团长弗里曼上校率部赶到了砥平里。小小的砥平里一下就被美法军4个步兵营、1个炮兵营、1个坦克营共6,000余人挤得水泄不通。


横城那边的炮声一开始的确让弗里曼上校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到第三天,侦察报告表明四面八方都有中国军队扑向砥平里,弗里曼更是下定了赶紧开溜的决心。美10军军长阿尔蒙德飞过来看了看形势,也点头“同意撤退”。弗里曼立刻着手准备撤退。


然而,此时李奇微的电令到了:“不准撤退,坚守砥平里!”这条老狐狸看出砥平里的重要性了。丢了砥平里,不要说他的西线攻势“霹雳作战”要泡汤,搞不好会全线崩溃。他的结论很简单:“敌军认为攻占砥平里是绝对必要的,因此我军无论如何都要确保砥平里,不管付出多大的牺牲。”


无路可退的弗里曼上校把所有的部队收缩到一个直径为1.6公里的圆圈里,组成环形防线。环形阵地中央是6门155毫米榴弹炮,10辆坦克。


在预计的志愿军进攻点,弗里曼甚至命令士兵泼水成冰,阻挡志愿军步兵冲锋,直升飞机又运来了10天的食品和堆积如山的弹药。弗里曼一番布置,对于主要依靠步兵攻击的志愿军来说,砥平里已经成了一个难啃的钢核桃。


2月13日,志愿军围攻砥平里的战斗打响了。


这场战斗的准备工作就出了问题——地形没看,地图不可靠,和实地存在差异;敌情不明,一开始的情报是砥平里只有要逃命的一两个营敌军,可侦察报告说敌人在大挖工事要坚守,人数也远远不止一两个营;指挥系统一片混乱,负责战场统一指挥的40军119师师长徐国夫最担心的是,攻击部队建制混乱,前后投入3个军的6个团,有些团长的名字徐国夫都叫不出来,而且,由于通讯手段落后,打起仗来各团根本不可能协同,只能各打各的。


经过通宵血战,主攻的2个团竟没能占领一块敌人的主阵地,反而有大量伤亡,在砥平里其他几个方向,另几个团队也进展不顺。由于地形不熟,有个团黑灯瞎火攻下了和砥平里地形差不多的马山,另一个团则兴奋地报告:“已经占领砥平里!”事实上攻占的却是叫田谷的地方,是朝鲜中部几千个外观都差不多的山村中的一个。这些情况弄得指挥部无所适从,等情况弄明白天也亮了。


白天就是美国飞机的天下了。在这样一个弹丸之地,集中了无数的敌机,整整轰炸了一个上午,到了中午,砥平里被包围的美法军用坦克开路,在飞机掩护下,中心开花,大举反击!志愿军士兵只好固守几个简陋的出发阵地,西线惨烈的阻击战场面在这里重演了,大批英勇的战士倒在美国人的立体火网下……


终于撑到了天黑,白天出击的美法兵全部缩回了环形防线。于是头天的攻击又重演了,黑夜是中国人的。


14日夜,美军飞机扔下了大批照明弹。在那刺眼的白光下,上万名志愿军从四面八方猛攻方圆不到2平方公里的砥平里防线,美军则凭借炮火织成一道密集的火力屏障,竭力组织志愿军战士接近阵地,而志愿军的攻击部队只有3个炮兵连十几门火炮掩护,全部炮弹只有不到400发,2分钟不到就全打没了……


打到午夜时分,志愿军在付出惨重牺牲后终于冲过了一道道炮火屏障,靠近了环形防线。惨烈的白刃战开始了。劈断骨头的“劈啪”声在双方肉搏交战地响成一片,美法军士兵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砥平里环形阵地岌岌可危,就连弗里曼上校也吃了一颗子弹。眼看美国人就要顶不住了,可这时天空又浮现了志愿军士兵不愿看到的亮色……乌压压的美军飞机又要下蛋了……


15日,砥平里的战局仍僵持不下。李奇微也沉不住气了,他严令美骑1师5团23辆坦克搭载160多名步兵解围砥平里。经血战,美军十多辆坦克突进了砥平里环形防线,守军顿时士气大振……


而参战的志愿军部队此时接近弹尽粮绝。15日下午,邓华命令40军军长温玉成统一指挥围攻砥平里部队,16日必须拿下砥平里!可此时部队伤亡过大,歼敌战机已失,即使能够攻克,对整个战役态势于事无补,除非在拿下砥平里的同时,能够歼灭相当数量的援敌。心情沉痛的彭德怀再三斟酌,亲自下了撤退令。


当日夜,在漫天的大雪中,志愿军向北方撤去……



本文内容于 2010/12/19 13:36:46 被小编N编辑

6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