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04.html


我写这篇东西,事先并没有拿给白世维兄看过,因为他在台南,我在台北,平时也很少见面,所以也不曾当面交换过意见。等到“传记文学”发表了之后,世维兄从台南打电话给我,说是有很多地方是我记错了,又有若干情节被我遗漏了。

我和世维兄是老朋友兼好朋友,我们保持了几十年的交往,就是我有什么不对之处,他也会原谅我的。好在我有个“心安”之处,那就是在全文中,并没有标榜我自己。

以下用重叠对照方式,写出其中不同之点:

一、世维兄记得所有事先的侦察部署各项活动,他都没有参加。我想:到了随同王天木先生到六国饭店去侦察张敬尧的踪迹,世维兄是参与了的。

二、是我派交通员陈国治从北平西城旃檀寺街世维兄家里,请他到北长街十八号“北平站”当面交付制裁张敬尧的任务给他的,并不是世维兄“自告奋勇”。这一点说来话长,容将来再加解释。

三、世维兄所用的手枪,是一枝德国造毛瑟,是郑介民先生从身上解下来当场给他的。与我所写的不同。

四、世维兄执行工作的过程,前后只有几个小时,他根本不知道有限期。的确如此。

五、世维兄在六国饭店内的行动,乃至离开东交民巷使馆区的经过情形,与我所记忆的大略相同。惟细节也有些差异。

六、世维兄乘车先到西城卧佛寺街戚南谱兄的岳父徐梦石家,更衣藏械后,再至临近的按院胡同“北平站”书记王云孙家。与我记忆中的先到清华池澡堂而后同去府右街,有所不同。

七、郑先生亲临按院胡同,当面嘉勉世维兄等。不是在府右街。

此外,当然还有些地方,不都一样。经再与八十八高龄的王天木先生相印证,他已经印象模糊了,请他再多想想,可是他说出来的和我们两个又不一样。我自负记忆力不算是太差,实在年代久远了。敬请读者诸君予以原宥为幸。除此,其中并无任何其他利害关系的存在。

以下再说遗漏部分:

一、戴先生来电嘉奖,并通知: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公即将定期召见。

二、白世维兄由“革命青年同志会”会员提升一级为“三民主义力行社”社员。同时派常务干事萧赞育先生代表“力行社”由南京来北平慰问嘉勉。

三、戴先生电令:“北平站”建立“行动组”,任白世维为“行动组”组长。

四、上级颁发之奖金,白世维兄个人不受,经批准,购置交通工具以增强平津两站之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