疆域问题,历来是“我大清朝”的粉丝们用来攻击明朝,以显示“我大清朝”的“伟大辉煌”的一大“利器”。当其言论在网上被人驳的体无完肤的时候,往往就会祭出所谓的“我大清疆域比你们的明朝大三倍”这一最后的“利器”来。德意志第三帝国的宣传部长戈培尔先生说过“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变成真理”,很多人就是这么上了当。这个道理,在中国也是适用的,以至于日积月累这么多年下,竟也有很多汉人对这一谎言信以为真了。


我们不妨对这个所谓的拥有比明朝大三倍的疆域的王朝揭揭底。


先来说说这“我大清疆域比明朝大三倍”,这种说法在民国时代就相当的流行,以至于台湾的李敖在他的书中也是这么提的,甚至写《鹿鼎纪》的金老伯也这么吹嘘,结果蒙蔽了很多不明真相的人。


“我大清疆域比明朝大三倍”的内容是什么呢?要得出“我大清”疆域是明朝的三倍的结论需要两个条件:一、明朝后期实际控制的疆域面积只有大约三百多万平方公里。二、“我大清”“康乾盛世”有一千三百多万平方公里面积的疆域。这么一算下来,自然是清的疆域比明代大了三倍有余。然而,如上所述的两个条件是否能够同时成立呢?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首先,比较的时候,为什么明朝要用后期的所谓实际控制面积,而清朝要用所谓的“康乾盛世”?条件不公平。明朝疆域最大是在永乐大帝时代,这是公认的事实。为什么一个要用衰落以后的条件,另一个要用所谓的“鼎盛期”做条件呢?如果反过来,老侯用永乐大帝时代的明朝面积和努尔哈赤发家以前的面积比较的话又岂止大三倍?


其次,一个朝代由兴起,到极盛,再到衰落、灭亡,总需要一个过程。只有在极盛期的时候,才是这个国家疆域最大的时候。到后期,国家衰落了,很多边缘地带也往往被别的强大的国家抢夺去。自古以来,历朝历代莫不如此。没有什么可奇怪的。明朝的实际控制地域不能自始至终保持同样大小,清朝亦如此——这种事情就算是唐朝也不能避免。要合理比较的话,还是拿明清两个朝代的最大面积来看看吧。


再次,清朝的粉丝们喜欢说明末疆域有多小有多小,我们不妨来看看清末疆域有多大。不用其他时候,就选溥仪逊位的前一天的满清疆域好了。溥仪逊位的前一天,中国大陆的各个行省除直隶以外的其他十几个行省全部都已经宣布独立,不属于满清了。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满清疆域,除了北京城以外,就只有直隶一个行省了,有多大,大家应该能够想像的出来吧。(以前冠军侯先生说,清末满清的疆域就只有一个北京城,大约是不太对的,当时直隶应该还没有宣布独立的)当然,清朝的粉丝们又会编造出一套理论来,说什么“大清是中国正统政府,辛亥叛军的临时政府不能算,两个政府不能算两个国家,否则就是台独分子在大陆的变种”云云。不过这些清朝的粉丝们大概忘了,其老祖宗努尔哈赤可是明朝的建州卫指挥使,李成梁手下的龙虎将军。努尔哈赤当年煽动民族分裂,蓄意破坏国家统一的罪行可还没来得及清算呢。要照清朝粉丝们的这种逻辑,努尔哈赤及其子孙们的那点地盘可是明朝正式疆域的一部分。而且清末各省政府都是先从清朝政府中独立出来再加入民国的,说民国从清朝手上继承了多少多少领土实在可笑。


第四条,下面不妨分区来看看清朝的所谓一千三百万平方公里面积的疆域:


首先说明一下,清朝有所谓一千三百万平方公里面积的疆域的是乾隆以后的事情——当然这也是在胡扯。康熙时代的面积其实很少,如果有人说康熙时代的面积有一千三百多万,那么则纯粹是胡扯中的胡扯了。


就从女真们发迹的东北地区开始。


先来说说明朝的,明朝对这一地区控制力度最大的无疑是成祖大帝时代。奴尔干都司的控制地域东到太平洋的库叶岛(库叶岛驻留有明朝囊哈尔卫数千军人戍守,囊哈尔卫大印也经考古已经发现,现在还在),西到贝加尔湖地区的布里亚特蒙古,向北包括整个的通古斯居住区,向南与辽东都司接壤。其面积怎么说也比清朝时代大多了吧?


当然,奴尔干都司没有坚持很长时间,几十年就撤了,可是,这并不能说明那块地方从此就是无主地了,撤销奴尔干都司只是明朝行政区域重新调整的一个动作而已,奴尔干都司撤销后,其大部分任务转移到了辽东都司和地方酋长的手上。


说到布里亚特蒙古,这里再说两句。在明朝属于奴尔干都司管辖下的贝加尔湖以东的布里亚特蒙古,在清朝入侵中原以后被那不知廉耻的康熙割让给了俄国老毛子——当然是通过所谓的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平等的领土条约《尼布楚条约》!!!可见糠稀以及其后代的无耻。


我们往西,再来说蒙古.明朝的时候,虽然不能完全有效控制这一地区,但是也至少数度迫使其臣服,永乐大帝五征漠北将实力雄厚的蒙古诸部搞得抬不起头来就不说了,就算是万历时代,明内阁首辅大学士(实质宰相)张居正不照样让俺答乖乖磕头称臣,宣誓效忠?


这里要说一个有效控制问题。什么叫有效控制,怎么样才算有效控制?清朝的粉丝们会因为明朝经常和蒙古各部发生战争而说明朝不能算有效控制过这一地区。那么我们反过来看看粉丝们的嘴上的屎。如果因为明朝和蒙古经常发生战争而说明朝没有控制过蒙古地区,那么我们将这种观点推而广之,那就好玩了:清朝因为和大小金川发生过战争,所以清朝没有控制过四川;清朝因为和吴三桂打过很多年仗,所以云贵川等等半个中国都不在清朝的疆域内;清朝因为长期和准格尔和回部开战,所以新疆等处都不是清朝疆域;清朝因为和太平天国和捻军打了几十年仗,所以多半的中国也不属于清朝;清朝末年东北已经被土匪军阀张作霖控制了,所以东北也不是清朝的……那么清朝还有什么疆域?


说到这里,再来说说外蒙古。外蒙的独立,当然有俄国老毛子横插一杠以及老蒋乱来的原因,但究其根源,还是清朝政府对待内外蒙古内外有别的态度。对于内蒙诸如科尔沁等部,由于自努尔哈赤以来长期实行通婚,并依赖其来统治汉人,虐待汉人,清朝政府对其自然是照顾有加,想尽一切办法掠夺汉人的利益与其共享。但是对外蒙各部,则不管不顾,拿其来做炮灰,做奴隶。怪不得当年冯玉祥将军出访外蒙的时候,问那些蒙古人你们为什么不愿意和中国统一而要搞独立,那些外蒙古人说你们中国的皇帝坏死了(清朝皇帝),强迫我们当炮灰去打准格尔不说(康熙乾隆时代很多蒙古人因为忍受不了满人的虐待逃亡到俄国去了),还虐待我们,强迫男人去当和尚,把我们的女人抢去强*,不准我们生儿育女,清朝侵略我们几百年,杀害了我们几百万蒙古人,我们还为什么要跟你们统一。(外蒙独立时只有五十来万人)(以上内容见冯玉祥的回忆录当中的《外蒙古纪行》部分)


顺便提一下康熙的所谓“不修长城”。


这一点也是清朝的粉丝们所津津乐道的:你们看我朝“康熙大帝”多么伟大,不用修长城来抵挡别国入侵。


康熙当年确实发布过一份诏书,诏书的内容老侯也曾经看过,虽然不能全部记得,但大概意思还是不会记错的。(这份诏书原文据说还在)其主要内容大概无非是说:今天准格尔蒙古入侵,我不用修长城来防守,投靠我的喀尔喀蒙古就是我的长城。况且前代修长城耗费民力无数,效果也不见得怎么样。所以我命令以后就不修长城了,就是这么一份居心叵测的诏书,居然被粉丝们奉为珍宝。


其实康熙的这点小把戏一戳就破。


说到修长城的目的,无非是区隔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的活动范围,阻止游牧民族对农耕地区的破坏,历代皆然。但是到了满清手上呢。女真蛮族狩猎出身,而其所倚靠的蒙古人也是游牧民族,清朝的统治,是以游牧民族对农业民族地区的占领和破坏为基础建立的,他们修长城来干什么?叫他们修长城,岂非叫他们作茧自缚给汉人以复兴的机会?他们能有这么好的良心?


至于说清朝不修长城云云,一般人是很容易被其谎言所蒙蔽的,不过幸亏老侯博学多才、通晓古今、学贯中西,到头来这个谎言还是逃不过老侯的法眼。清朝真的不修长城?嘿嘿,太平天国的时候清朝为了对付捻军就在山西境内修过长城,遗址今天还在。(老侯我用不着学某些人搜肠刮肚翻一大堆书去伪造什么证据,清朝在山西修的长城就摆在那儿呢,自己去看)可见清朝之所谓不修长城纯粹是一派胡言。其不修长城,原来是对着蒙古人来说的:我们不修长城,你们过来和我们一起统治汉人,虐杀汉人吧!!!到了汉人造反的时候,嘿嘿,长城倒是修的比谁都快。“我们不修长城防范蒙古人,我们修长城来防汉人。”可见其本性。


清可有像郑和的海军舰队耀兵于印度洋的记录?(呵呵,北洋舰队的话,就还是免了吧)清可有像明帝国的海军陆战队在印度洋的孤岛斯里兰卡展开奇袭的记录?



本文内容于 2010/12/17 9:55:31 被小编a7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