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

符彦卿(898年 ─ 975年),字冠侯,陈州宛丘人,兄弟有九个人,以后都成为国家重臣,因为符彦卿在九兄弟中排行第四,时人称为“符第四”。

符彦卿的老爸符存审(李存审),现在是响当当的“中华名将”(当然,后唐名将不是盛唐名将,比之李靖那种千古名将,还是有距离的),不但是肌肉男,很罕有的,也是聪明男,和另一名将周德威并称五代猛将中的两大太阳,所以咱们抬头一看,哇,两个太阳光芒四射,一天二十四小时轮流上,啥星星月亮什么的全都看不见!为了说明一下符彦卿绝对优良的基因,同时也为了表达对于无限接近于盛唐名将的猛将的敬仰,焕然决定也说一说他的老爹符存审。

符存审是后唐太祖李克用的众多养子之一,但就论才能而言,则是第一,没有之一。符存审曾任后唐宣武军节度、蕃汉马步军都总管中书令。也就是说,封疆大吏当过,国家武装部队总司令也当过,在沙陀族建立的少数民族政权中,一个汉人能够出人头地得这么厉害,绝对少见,也说明本身的才能实在不是一般的高。限于篇幅和主角的关系,符存审的内战就不谈了,因为五代的猛将内战都很内行,不出奇,相对的,绝大多数(包括符彦卿自已)外战也很外行,符存审就是极少数内战内行,外战也内行的猛将之一。

符存审年轻时有一段颇为有意思的八卦:“乾符末,河南盗起“,在这个乱世之中,符存审有两个选择,要么做刀俎,要么做鱼肉,对于”秉承祖先武将家风,年少任侠,多智算,喜言兵家事,自非池中之物“的小符而言,自然是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答案自然而然,”存审鸠率豪右,庇捍州里”,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的生活,在乱世中当然只有做强盗才能实现。但强盗也有大小之分,大强盗不但能抢很多钱和女人,还能抢土地,抢皇位;小强盗小日子虽然过得也还可以,但官兵捉强盗(当然是小强盗)的戏码在什么时候都不会缺席,有道是上得山多终遇虎,出来混总归要还的,凭借个人能力和努力正在小康道路上一路狂飚的小符终于翻车了,由于后来为尊者讳的原因(为虾米这个小混混成为了尊者捏,这里先卖个关子),史书上写得很简明,“符存审微时,尝为俘囚,将就戮于郊外”,放在今天,抢劫也是大罪,所谓乱世用重典,估计身上案子不少的小符就很不幸地被判了死刑,会不会有些“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候”的感慨呢?事实证明,不同凡响的人从不走寻常路!或者说,英雄未曾发迹时,小混混没有成为大强盗时(“微时”就是这个意思啦),他们都会表现得和凡夫俗子不一样,听听人家小符在要砍头的时分是怎么说话的,“临刑指危垣谓主者曰:”请就戮于此下,冀得坏垣覆尸,旅魂之幸也。“嗯,都要人头落地了,不是哭哭啼啼,而是伸长了脖子东张西望,看到一堵危墙,就说老大您能不能帮个忙,把我杀死在危墙之下,希望稍这扇墙倒下来后,可以盖住我的尸首,也算是我这个游魂的幸运了!虽然比之李靖临刑之前震聋发馈的呐喊低了整整几个档次,但总算不失视死如归的气概,很是光棍,颇有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样子,见惯了死囚要死要活痛哭流涕的监斩官为这样的汉子就要死去颇为怜惜,就答应了他的请求。

跟下来大概是赤裸上身,红衣红裤,鬓边插一支小红花(这是水浒告诉我的),扛一柄鬼头大刀的刽子手要上场了,鉴于五代十国没啥娱乐,杀人或许算是一项公众活动吧,照例的,虽然结果可以预料,但过程才是戏肉,估计刽子手在和观众拉拉话,讨个吉利,要几个铜板(?),喝一碗酒壮胆,然后跟死囚说明爷们杀你们不是因为有仇,不过是职司在身,到了阴间早日投胎,下辈子托生个大富大贵的人家吧!

这边厢杀气腾腾,鬼哭狼嚎,愁云惨雾,那边厢监斩官在干嘛?说出来真是让我们不得不佩服古人的口味之重,监斩官正抱着妓女喝花酒!还觉得只抱女人喝酒不过瘾,最好同时唱歌助兴(十八摸?)。

如同所有神话故事一样,英雄在苦难之中总是突然有人从天而降相助,不过小符的天使从天上掉下来时,不小心摔进了监斩官的怀里!“妓曰:「俘囚有符存审者,妾之旧识,每令击节,以赞歌令。」”那名交际花说:就要被杀的囚犯里有个叫符存审的,是我的老相识(老相好!),以前我唱歌时经常让他打拍子的(很难想像一个男人在打拍子?)!以今天的标准看来,小符不但职场上剽悍,情场上同样也是老手,花费豪爽大方不说,还很有文艺青年的素质,可以和妓女一齐吹拉弹唱,难说还能吟咏作对,不仅仅是物质上的交流,还有精神上的共鸣!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不喜欢?水浒里头风流倜傥的梁山头号文艺青年浪子燕青就将把皇帝搞得五迷三道的天下第一名妓李师师也搞得五迷三道!所以红尘滚滚中阅人无数的交际花记住了这个男人,并且生死关头在另一个男人怀里还不忘为这个男人说好话!

话说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在酒色双重诱惑之下,执法者终于还是没有自觉抵制外部的腐蚀,派人骑马去刑场高喊“刀下留人!”救下了小符。至于其他死囚,谁让你没点特长啊?当然是没小符那么好命,统统死啦死啦的,老话说得好啊,艺多不压身!“主将欣然,驰骑而舍之;岂非命也!”

之后有没有再发生红拂奔李靖之类的香艳情事不好说,这一次险死还生使小符深切认识到个人能力再强,没有集体的帮助也没法成大事,如果说个人是一滴水,集体就是大海,一滴水只有融入大海才能永远不干涸,一个人只有依靠集体的力量才能完全发挥自已的小宇宙!

带着如此刻骨铭心的教训,或者说认识,小符义无反顾地投奔了李罕之的小社团,后来又转投李克用的大社团,由于武艺高能力强,李克用“令典义兒军”,就是统领由干儿子组成的军队,话说这李克用的干儿子不但人数众多,而且群星熠熠,个个都是猛人,听听他们的名字,那绝对叫做如雷贯耳:李存孝(戏剧中的打虎将),李嗣源(后唐明宗),李建及(银枪效节军的头头),李存进,李存信。。。。。。。在这群猛人中间打混,差点斤两都不行,更不用说典兵了,要是不能打马上就会被别人一脚踹下台来,能在义子们中间当带头大哥的,绝对是猛人中的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