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魁祸首就是这两个人:搅得中国2010年不安宁

tk99s 收藏 1 2556
导读:此次朝韩危机,不仅仅要从朝鲜与韩国的关系来看。还要考虑到整个东亚局势的变化。就拿此前的“天安舰”事件来说,可说是扑朔迷离,情况复杂。我们和俄罗斯都肯定,天安号绝非是朝鲜海军潜艇部队或其他部队的杰作,但是美韩一口咬定就是朝鲜所为。   当初美国扬言派遣航母过来搞演习的地点,设在了西朝鲜湾。不但直逼朝鲜腹地,而且其演习区域正好挡住了我们渤海湾的出口,因此我们才做出愤怒的反应,包括空海军的军演以及后来发生的一系列相当程度的对抗。有关这方面的内容,相信未来在八股中会有所报道。   俄罗斯军事专家

此次朝韩危机,不仅仅要从朝鲜与韩国的关系来看。还要考虑到整个东亚局势的变化。就拿此前的“天安舰”事件来说,可说是扑朔迷离,情况复杂。我们和俄罗斯都肯定,天安号绝非是朝鲜海军潜艇部队或其他部队的杰作,但是美韩一口咬定就是朝鲜所为。



当初美国扬言派遣航母过来搞演习的地点,设在了西朝鲜湾。不但直逼朝鲜腹地,而且其演习区域正好挡住了我们渤海湾的出口,因此我们才做出愤怒的反应,包括空海军的军演以及后来发生的一系列相当程度的对抗。有关这方面的内容,相信未来在八股中会有所报道。



俄罗斯军事专家学院副院长亚历山大.弗拉基米罗夫少将最近说过这样一段意味深长的话:“从过去历史来看,美国在太平洋地区占据绝对主导权,其海军舰队的部署常常被用来压制来自中国的‘逆反’,如今形势发生了逆转……过去美国用一根手指就能完成的压制,现在即便用双手也无法弹压中国的‘逆反’,这一结果得益于中国连续10年的军备扩充。”



金正日于今年5月第一次访华的时候,虽然在某些问题上没有和我们达成一致,并且还撂了一句“难道中国同志对朝鲜的经济渗透还不够深入吗?”之后拂袖而去,但也向我们提供了朝鲜侦察机关从韩国获取的情况。考虑到这一情报来源在过去发生的,涉及我某部门某官员涉韩某事件上的准确性,其真实程度应该得到认可。



朝鲜方面相信,李明博政权有意趁朝鲜金融改革失败造成的困难局面,加紧对朝鲜的经济封锁和压制,进而使朝鲜全面崩溃以实现朝鲜半岛的统一。因而对于韩国的任何举动都必须做出坚决反击的姿态。而汉城方面在将“北韩是我们主敌”重新作为国防对策方针的同时,公开宣布成立“特别工作组”筹划统一事业。



这个所谓的“未来统一发展蓝图特别工作组”在上个月刚刚完成了一份报告,明确提出“未来十年是统一朝鲜半岛的最佳时机”,要求韩国政府和军队为应对北韩巨变及“吸收统一”做好准备。报告还再一次肯定了李明博于今年8月初接受青瓦台参谋班子的业务报告时提出的“征收统一税”,并在韩国内部进行做好统一的心理准备宣传工作的提议。



考虑到金大中、卢武铉时代,韩国当局从不发表政府层面的“统一方案”,而使用“交流合作政策”、“和平共处政策”等用语,可以说李明博政权已经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此前,韩国政府下属的“未来企划委员会”在今年6月曾经提交给青瓦台的一份报告警告说,如果朝鲜因内部突发事件而在短时间内崩溃,从而朝鲜半岛实现实质性统一,到2040年韩国政府的财政负担将达到2.14万亿美元。这相当于韩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倍。这一巨额费用会让韩国的国家负债率在2040年暴涨到147%。这是韩国去年的国家负债率(33.8%)的4倍,几近国家负债率排世界最高的日本(218%)的水准。



而李明博政权在8月公开提出,南北关系现在需要建立新的模式。应该跨越对分裂局面的管理阶段,向着和平统一的目标行进。他所代表的大国家党对于所谓“韩国亲北势力”引用“未来企划委员会”6月报告中提出的,如果快速推进统一或北韩体制突然崩溃的情况下实现统一,会给经济和社会带来巨大负担和危险。


因此统一方式应该通过经济合作缩小双方的经济差距,然后再尝试统一体制的说法进行猛烈抨击,认为这种处理方式只会让北韩体制继续苟延残喘,应该积极对北韩体制施加压力,做好准备应对北韩体制崩溃的局面。



此后,李明博提出增加“统一税”的设想,成立了针对性很强的“未来统一发展蓝图特别工作组”,并且否定了前总统卢武铉在2002年2月与美国就韩军收回作战权一事达成的协议。将原定于2012年4月17日的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简称“作战权”)的时间延期至2015年12月1日。



也就是说,李明博政府改变了卢武铉政府和布什政府之间达成的核心安全协议的内容。因为李明博政权的看法,是北朝鲜政权很有可能在2015年以前崩溃,这样汉城就可以拉着美国甚至日本为其统一朝鲜半岛出钱出力。



对于中国来说,我们的确不希望看到朝鲜半岛陷入战乱之中,但也不想看到两韩过早的统一。就中韩关系来说,从卢泰愚时代开始,两国关系实现正常化,经过金泳三时代的开拓,到金大中政府时期两国关系良好,卢武铉政府时期曾发生东北工程问题,但两国关系也很不错。



目前两国的贸易联系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中国是韩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韩贸易额已超过美韩、日韩贸易额之和。韩国对华贸易的依赖程度已经达到了25%,而且他们对我们是顺差。照理说这样的关系应该是很融洽的,但是最近发生了一些变化。



左愤卢武铉政权之后,韩国迎来了十多年来第一个右翼政客李明博政权。不幸的是,李明博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右愤。他的杰作之一,就是将汉城改为“汉城”,以此显示其去汉化的巨大成功。本来汉江也是要改的,只不过还没来得及而已。李明博政权上台之后,提出所谓的“价值同盟”,虽然韩方一再表示这并不是针对中国。但是对照一下日本和美国不断提出的以“民主之弧”包围中国说,便可管中窥豹。



而且,李明博一上来就以不合作的态度搞砸了我们主导的“六方会谈”。李明博政权内的主要官员在与美国和日本政要接触时,还公开表示过,他们也是用中国威胁论来看世界的。他们认为,崛起的中国会威胁到美国,双方之间的矛盾难以避免。认为只要美国和韩国团结一心,就能延缓中国崛起的速度。只要加强韩美合作机制,就能使中国放慢增长的脚步,只要中国在这段时间里推行民主化和改革,就不会构成威胁。



如果说,李明博政权只是为了实现朝鲜半岛的统一而搞一些小动作,考虑到其韩民族的民族感情和国家统一的意愿,那也无可厚非。但问题是他所采取的某些动作!



美国自奥巴马上台后,在一边制订从伊拉克和阿富汗部分撤军计划的同时,一边高调重返东亚和南亚。一方面,美国在南中国海的问题上跟我们公开叫板,希望拉拢南亚的几个小国对我们进行孤立。另一方面,奥黑延续了前美国防部副部长,鹰派分子保罗?沃尔福威茨所制订的对华遏制计划,在加强针对中国的战略武器部署的同时,积极推动与日本和澳大利亚的军事同盟,



除了我们已经知道的,将B-2战略轰炸机、F-22隐形战斗机和战略核潜艇部署到了关岛外,华府还计划利用冲绳、日本本土、韩国和澳大利亚等区域对中国大陆形成一个三角形的军事遏制。其中要求部署在关岛和冲绳的美国空海军,“在必要时可以对中国实行远程机动打击”。这样美国就可以在亚太地区构筑一个以美国

当初中美南海撞机事件后,沃尔福威茨就曾经积极推销这一战略构想,并且得到了日本的大力响应。若不是后来9.11事件的爆发,转移了美国的注意力,后来的发展是很难说的。但在9.11事件爆发前,华府的这一构想在韩国是碰壁的。当时刚刚于上一年年6月访问平壤,与朝鲜首脑金正日发表了《6?15韩朝共同宣言》,从而改变了前任金泳三政权打算利用平壤面临的经济困境吞并朝鲜的“和平演变”政策,转而采取旨在和解合作、最终实现自主和平统一的“阳光政策”,提出要由南北主导解决半岛问题的“南北当事者原则”的金大中总统,明确拒绝了美国的这一提议。



金大中认为,美国和中国都是大国,韩国在这两个大国之间不应当充当一方遏制另一方的马前卒。他并引用前总统卢泰愚的话说,韩国上千年来奉行的“事大主义”,并不是指对大国言听计从,马首是瞻。而是在大国之间周旋,尽量争取对韩国最大的利益。



因此,金大中明确拒绝了美方提出的,使用韩国空军的电子侦察机加入到美国对中国大陆的电子侦察监控行动中来。实际上这样的侦察飞行在卢泰愚时代就已经被中止,韩国方面是想以此显示对中国的善意。这自然也获得了北京的认可和善意的回报。



当然,左愤卢武铉上台后想更进一步的发展,搞出了一个,韩国要充当“东北亚的力量平衡者”这样自不量力的说法,结果自讨没趣,招来麻烦,那是另一回事了。



李明博政权上台后,积极修复因被华盛顿定性为“偏向朝鲜势力”的卢武铉政权造成的美韩之间的关系裂痕。早在2008年李明博访美前,在青瓦台接见指挥1999年第一次延平海战的前参谋长联席会主席金镇浩的时候,李明博就公开表示,韩国不但是与美国有着同样价值观的“价值同盟”,而且还是支持反恐战争并决心阻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坚实盟友。这就将卢武铉时代韩美之间有关朝鲜问题的分歧全面弥合。



奥黑提出重返东亚战略后,韩国政府主动提出,恢复韩国空军对中国大陆的侦察飞行,并修改了金大中时代明确反对美国利用韩国基地对付中国的政策。



与此同时,利用当初在外务部成立的统管海外同胞事务的“在外同胞财团”,加大了对我延边地区的渗透和非法传教,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宣扬所谓间岛为当年日本殖民者非法割让给清政府的韩国领土,韩民族应该生活在一个统一强大国家,间岛(延边地区)应该归还韩国的说法。当我方就这一问题向韩国政府提出交涉时,汉城方面却以无法干涉言论自由为由进行敷衍。



这里还要谈到韩国方面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观点,前面已经说过,中国是韩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韩贸易额已超过美韩、日韩贸易额之和。韩国对华贸易的依赖程度已经达到了25%,而且他们对我们是顺差。换成中国,对一个国家有这样大的顺差,我们必然非常重视对这个国家的关系,尽量减少摩擦,增进合作。



而韩国方面却认为,这是一个可以要挟中国的重要手段。其观点是,中国是落后于韩国的发展中国家,韩国作为美国的盟国,比中国更有影响力。只要与美国紧密合作,就可以有效制约中国。



今年9月,金正日同志时隔四个月之后偕同金正恩再一次访华,在与中央人民政府达成“重大利益交换”的同时,从形式上解决了中共中央对未来朝鲜领导层的认可,并获得强有力的支持。为中朝两国政府和人民延续和发展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传统友谊奠定了基础,也为朝鲜进一步发展经济,走出困境指明了方向。


这一消息必然引起韩国方面的不安,金正日走后不就,包括民主党党首在内的韩国在野党团代表团访问了北京。随后在10月19日举行的民主党院内会议上,民主党院内代表朴智元爆出的,去年5月在金大中的葬礼上,习近平提出李明博政府是“韩半岛和平的妨碍者”一说在韩国政坛激起一阵波澜。


李明博所领导的大国家党指责民主党是“请中国为韩国政界的纠纷下个结论”,并讥讽说,民主党动辄指责现政府的外交是“一边倒亲美外交”,可却在和外交无关的国内政治问题上扯上了中国。还进一步批判,朝鲜王朝时期每次发生党派斗争时,都等待中国做出判定,这种“追崇大国主义”(韩国称“事大主义”)在当今时代重新上演。


为了回击大国家党的指责,前统一部长官丁世铉站出来反驳道:从卢泰愚大总统时代,韩国就停止的对中国侦察飞行为什么又从去年开始恢复?并拿出他声称从国防部获得的资料指出,韩军于2009年初在乌山基地接收了美军提供的新型设备改装现役飞机,并投入到对中国的侦察飞行活动中。


这一活动的结果,是使中国空军加强了对韩国飞机的监视,并加大了对韩国周边进行的侦察飞行力度。他还拿出几张放大了的,从CCTV7频道截取的新闻图片,上面清楚显示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举行的首长-司令部演习过程中,大屏幕上显示从关岛、日本和韩国基地起飞的指向中国的敌对目标,以及随后中国空军和第二炮兵进行的反击演示。


丁世铉就大国家党讥讽其“追崇大国主义”的说法反驳说,朝鲜半岛上千年来奉行的“事大主义”使这个国家能够在几大强国之间游刃有余,而李明博政权违背了自卢泰愚大总统以来确定的在大国交锋时保持中立的国策。使韩国处于与中国爆发军事冲突的边缘!(原话)


当然,这一说法遭到了大国家党的坚决否认,李明博还亲自出面表示,中韩关系非常之好,没有什么问题。这也是为什么,近来韩国政府总是宣传,与中国关系良好的一个主要原因之一。


讲了这么多与朝韩冲突似乎没有什么关系的话题,无外乎是想说明一点。随着美国战略重心的转移,重回东亚已成定局。最近钓鱼台事件,日本的最大收获就是美国公开将钓鱼岛划入美日安保框架内。现在美国和日本的军队就在附近进行演习。


澳大利亚在一边和中国做生意赚大钱的同时,也在美国的教唆下进行新一轮的武装。最近爆出的,陆克文所谓对华武力说,相信不是空穴来风。当然,作为一个政治家,作为一个国家,一个集团,什么时候都要进行两手准备也没什么过错。


以韩国来说,随着中国的发展壮大,他们对中国的心态是复杂的。一方面他们的经济得益于中国的发展,另一方面又不愿意中国强大起来。朝鲜日报曾经的一篇报道很有意思,一位韩国民众写信给他们说:你们过去总是说中国有这个问题,有那些问题,我们都信了。可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我们一心盼望中国灭亡!可中国却越来越富,这是怎么搞的?


所谓观一叶而知秋,我们不用去责怪这位韩国国民的对华意识,但是可以肯定这即使不能代表全体韩国国民,也是一种在很大一部分韩国国民中的态度。李明博政权之所以在外交路线上全面倒向美国,并且甘愿成为美国对华遏制的一颗棋子,不也正说明了他的政策是有一定民意基础的吗?


当然,国与国之间,向来没有永恒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中国怎么大,历史上也的确没少折腾过朝鲜半岛,他们对中国有戒心有防备并不奇怪。


因此,在不断强大我们的国力,增强我们的军事力量的同时,我们也需要有更多的准备。就如同韩国是美国的一颗棋子,朝鲜虽然和我们有种种龌龊,毕竟也是一颗棋子,一颗我们可以利用的棋子。在我们已经和平壤就未来发展问题达成共识的情况下,未来两国的关系应该会有较大的改善。



李明博为首的韩国大国家党集团,认为没有中国的援助,朝鲜必然走向崩溃,因此不放过任何机会对我们进行拉拢甚至收买。一看不行,就拉来美国狐假虎威,妄图逼迫我们就范。美国政府从去年就一直嚷嚷,说奥黑对中国做出那么多友善的姿态,却没有获得任何回报,中国不识好歹,如何……如何……



这些说法想一想都可笑。难道你对我说两句好话,开一堆空头支票,甚至连空头支票都没有开,一边甜言蜜语,一边在我身边捅刀子,我们就应该给予重大回报?按说美国佬也不吃韩国泡菜,怎么也是泡菜脑袋的思维?



我们和美国也好,日本也好,韩国及澳大利亚也罢,既有合作,也有对抗。因为无论是从我们的国家利益或民族利益来讲,我们和他们在很多方面注定不会是完全一致的。很多事情,是可以通过友好协商,互推互让解决的。但有些时候人家不讲理,就要跟你玩横的,那咱们也只有奉陪到底。



在这种情况下,轻易地抛弃对我们有用的棋子,是不大明智的。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