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密的特战 第十卷.酷吏主政 第三章.难防黑手(2)

shugangj11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


10.3.2

第五大道20号

19:10

走廊的尽头传来脚步声,打破了这边沉闷的气氛,二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扫去,只见陈墨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中。舒展站在原地没有动,林烈上前两步挡在了陈墨的面前。

年轻人的目光里有股骇人的杀气,就像一支利箭穿过林烈枭隼一般阴郁的眼神,如视无物。陈墨走过林烈时的气势逼人,林烈不得不侧了下身子让他通过。

会议室的两扇对开的复合模压木门紧闭着,陈墨站在门前,看了看大门一侧的舒展,二人的目光相对彼此会意。陈墨平和的问道:

“谈得怎样了?何时放人?”

身后的林烈脸色严峻保持沉默,舒展瞟了一眼紧闭的大门也没有回答。陈墨见状不再搭讪,侧身就要推门往里走,舒展连忙伸手阻止了他。

“现在不行,御使吩咐过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陈墨看着舒展诚恳的说道:

“时间很紧,我必须和她谈谈。”

“大家的时间都很紧,难道,你很特殊吗?”

林烈终于打破了沉默,他表情冷漠的说,语气中带着火药味,陈墨的眉头紧皱,头也不回的说道:

“你说对了,我,比较特殊。”

“那也不能坏了规矩,这里是六处!”

林烈毫不示弱,就像被踩了尾巴似的狂啸了起来。这个初来乍到的年轻人所表现出来的藐视刺痛了他的虚荣心。六处副主管的地位是他在博士出局之后不久才得到的,而陈墨竟然在他还没将这个宝座捂热之际就像他发起了挑战,这让林烈感觉蒙受了奇耻大辱。

陈墨侧过头去,斜视着恼羞成怒的林烈,脸上挂着讥讽的嘲笑。舒展一见连忙劝阻道:

“最好不要这样,大家保持冷静。”

陈墨看也不看舒展一眼,他一字一顿的对林烈说道:

“好,我就打破一回规矩给你看。”

说着话,陈墨猛的回身一掌,硬生生的拍在门板上,耳中就听啪!的一声,会议室的两扇门应声而开了。


陈墨大步迈进了会议室,他在椭圆形会议桌的后面看见了端坐在那里的吕律调。二人四目相对,一时激情澎湃,吕律调的眼里噙满了热泪。

林烈气急败坏的追了进来,他二话不说探猿臂疾奔陈墨的后脖颈,眨眼间,手指已如利爪一般紧紧的扣住了陈墨的肩头。陈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吕律调的身上,不曾料到林烈会突然出手,待他察觉时,右肩头已被林烈的五指重重的锁住了。

在吕律调的面前,陈墨的桀骜不驯自然的收敛了许多,他没有立即展开反击,只是头也不回的抖了抖右臂,想要摆脱林烈的束缚,不想,一挣未脱反而给林烈用另一只手抓住了手腕,林烈趁机使出反关节擒拿术,想要制服陈墨。这样一来,陈墨反而使自己陷入了愈加不利的境地。

林烈的鹰爪功在十余年特种兵的磨练中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一但被他五指扣紧关节,要想挣脱就极其困难,更不要说再被他叼住了手腕。林烈觉得麻木的感觉开始从肩头朝整条手臂蔓延,他知道那是因为给对方封闭了血道所造成的,照此拖延下去,不出一分钟自己就会被对方制服,失去反抗能力。

陈墨的怒火直往上撞,愤怒令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血丝已经布满了眼眶。他想,如果不施狠手,束手遭擒必是早晚的事,既然事已至此,也就不必顾虑许多了,还是用一路破釜沉舟败中取胜的险招吧!尽量不要伤了对方,至于能否做的漂亮,那就看这只衰鸟的造化了。

想到这里,陈墨屈身下蹲,缓解了一下被控右臂的压力,接着身往后倚用背贴紧了林烈,右臂借机发力像只硬弓一样绷紧了大小臂上的肌肉。几乎是在同时,抬右腿猛力下蹬,坚硬的战靴后跟像柄重锤猛的楔在了林烈右脚的大拇指上。耳畔就听得啊…!的一声,林烈的身体剧烈的抖动了一下,接着下意识的想要从陈墨的战靴下抽出右脚,但被陈墨大力踩踏之下,他的脚就像被钉子钉在地面上一样,根本就动担不得。剧痛使得林烈不得不屈膝弓腰,手上立时失去了力道。

就在这一刻,陈墨的右臂突然发力,挣脱了手腕的控制之后,立即抬臂上掏,从背后扣住了林烈的后脖颈,跟着左臂撩起扣住自己的右手腕,瘦高的林烈的脖颈就这样被锁在了陈墨的肩头。这时陈墨才将右脚跟抬起,松开了林烈被重踩之后已无法用力支撑的右脚,上身顺势下弯,腰部发力,一个大力前摔,将林烈像只口袋一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好啦!够啦!”

一声尖厉的喊叫从史吏的口中发出,歇斯底里犹如鸡鸣,仿佛陈墨摔下的不是林烈而是史吏一样。陈墨直起腰,活动了一下酸胀的右臂没有说话。

“像什么话嘛!你们还是总参的高级特工嘛!真到了临敌上阵的时候再表演你们的超级功夫吧!现在,你们都给我,出去。”

史吏的恼怒是真实的,他的铁腕也是出了名的。但是,陈墨的怒火并没有因此而被压抑,如果不是顾及到吕律调在场,他很可能会飞身跃上会议桌,揪住史吏的脖领子跟他掰扯清楚今天的事。但他没有那么做,在他的脑海里始终都记着博士说过的话,要照看好吕律调,要想方设法完成今天夜里的情资接收任务。

陈墨理也没理从地上爬起来的林烈便转身朝会议室外走去了,林烈也尴尬的随他一起出了门。其实,他摔得并不重,只是陈墨那一脚跺下时的杀伤力够猛,所以,他不得不一瘸一拐的走出了门。舒展不露声色的将两扇房门关闭,重新站立在门侧,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吕律调平静地出现在门口,她的手铐已经被取下,后面紧跟着的是一脸怒气的史吏。

“舒展,带她去禁闭室,有些问题她还没写清楚,不要打扰她。”

史吏说着,伸出两指再握紧拳头,肘部有力的向下一砸,示意舒展要在门外增加警卫。舒展点头,他的左手同时已经搭在了吕律调的臂弯上。

“林烈暂时接替技术部门的主管工作,要保证设备随时处于工作状态,我们的行动马上就要开始了。”

林烈惜字如金的点点头,他越过已经转身停在半路的陈墨,径直朝着楼下走去。

“陈墨留下,我们聊聊。”

吕律调在舒展的监护下紧随在林烈的身后朝楼上走去,在经过陈墨时她的目光低垂,彼此间没有交流。转眼间走廊里就只剩下了史吏和陈墨两个人,没等陈墨开口史吏抢先对他说道:

“我不在意你刚才的举动,若是你能把多余的精力放在缉拿杀手的事上我会很欣慰。”

史吏很官僚的安抚着陈墨,既给对方圆回了面子,同时也施加了自己的威严。一切都做得恰当周全又不露痕迹。陈墨的怒火已经消了很多,但仍有未了心愿还没有说出口。于是,他看了眼史吏刚想开口,却被史吏抢先把话拦下了。

“有话进屋说吧,我正想听听你追踪杀手的情况呢。”

说完,史吏转身就往自己的办公室走,但陈墨已等不及听他继续东拉西扯的打官腔,于是,站在原地大声的说道:

“你们对吕律调的怀疑毫无根据,她不会犯那么低级的错误,她做这行已经很久了,她没理由当众要毒害荀循。”

“没人怀疑她就是下毒者。”

史吏回过身来压低利声音说道,他的回答出乎陈墨所料,他满腹狐疑的盯着史吏追问道:

“那干嘛还要拘禁她。”

“动动脑筋想一想,众目睽睽之下都会被投毒,那么,在这幢小楼里,哪个地方才算是最安全的呢?我是想保护她。”

“保护!在禁闭室里?”

对史吏的解释,陈墨似乎无法充分理解。他想,这是六处的本部,我们的基地啊!保护我们自己的人要关进禁闭室吗?

“对!她掌握着情资接收行动的全部技术环节,再有二个小时,就该由她唱主角了,在此之前我不想在她身上发生任何不幸。”

原来这样!陈墨半信半疑的看着史吏。史吏点点头接着说道:

“好吧!现在让我们谈谈那个杀手的事吧!”

说完,史吏头也不回的朝办公室走去,陈墨只好紧随其后,他边走边想,此人言行飘忽,喜怒无常,或许真能成其大事!我要助他一臂之力才好。就在这时,突然从楼下传来一声枪响。

“砰!”

突然爆起的枪声令两人同时一惊,陈墨立即分辨出那是格洛克特有的枪声。他的第一反应是吕律调会不会出事?现在可不能失去她呀!史吏说的没错,这关系到下一步的行动,只有她掌握着情资接收的技术方式。

此时,楼下传来嘈杂的人声和凌乱的脚步声,隐约能听到舒展的大声命令和短突拉动枪机子弹上膛的声音。

陈墨没等史吏发话,人已到了楼梯口,他的黑色陆战靴像一阵风无声的掠过地面,伯莱塔px4乌黑的枪身在紧握着的双手间隐隐露出寒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