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3.html

八天后,结束了WARGAME比赛的我们,再一次发扬风格用甜言蜜语外加糖衣炮弹打的那位小经理晕晕乎乎。顺利的获得了提前休假的批准,附带着增加了三天的假期。美得我们三人对猴子大为吹捧。如果没有猴子同志关键时刻的一记吃了雄心豹子胆的香吻搞的那位小经理薄颜微怒随即杏目含春双眼迷离。自然不会有这么顺利。

雷厉风行的收拾完毕后,我,小胖子,巫师,猴子以及素未谋面的猴夫人一行五人踏上西行的列车,浩浩荡荡杀奔和田而去。

猴子一路质疑为什么要去和田,和乌鲁木齐比起来,和田简直就是鸟不拉屎的地方。乌鲁木齐多好的,大都市,生活方便,天池、妖魔山、大巴扎、南山牧场……

坐在对面的小胖子终于听不下去了,伸出一只肉掌捏成拳头,狠狠的给了一个爆栗:“笨蛋,现在是10·1了,乌鲁木齐的一只茅坑都有苍蝇占位子了。你去了学习野战军露宿街头?那也要你入赘人家才肯让你继承优良传统!”

猴子无言以对,气哼哼的搂过正靠着窗户欣赏美景的女友。他的女友把头埋在猴子怀里片刻,忽然抬起头来说:“我爸是野战军。”

对面的我们三人立马两眼放光,仿佛饿狼看见肥肉般身子一齐探过去:“讲讲?”

猴子本来也是两眼放光张嘴欲说什么。看见这架势立马一把搂紧女友,嘴里嚷嚷着:“干嘛干嘛,这是我老婆。”

“切——”

我们三人一齐一摆手,又靠在舒适的椅子上继续聊天打屁。引得猴子怀里的猴夫人娇笑不已。

21世纪40年代的好处就是高速铁路网遍布全国。从西安到乌鲁木齐2568公里,从乌鲁木齐到和田1552公里,在高速铁路550km近乎小型飞机的速度下不到十个小时便抵达目的地。猴子在下车时站在车门口振臂狂呼:“美丽的维吾尔族姑娘们,我来啦!”引得车上车下哄笑一片。

旁边拎着箱子的女友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我们几个也臊的无地自容。一脚将猴子踹下车便匆匆打的奔赴酒店。居然连新建成的和田火车站都没来得及仔细欣赏。

本着实用至上的原则,我们预定了不算太贵的丰园大酒店,三星级,环境优雅,交通便利。重要的是网速超爽,超导体传输媒介,可以直接接通卫星信道的立体影像电视,最重要的是全国都罕见的双体公交车的终点站。小胖子一直嚷嚷着坐坐这破车,看它是怎么让城市交通立体运行的。

晚上本来准备趁着喝酒打牌好好整治一下唯一拖家带口的猴子的。没想到这小子发扬一贯风格死乞白赖死皮赖脸死猪不怕开水烫油盐不进宠辱不惊。让我们三人干瞪眼没辙。最终猴夫人软绵绵的召唤声如天籁般及时响起,这小子立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撒丫子跑路。剩下我们三人大眼瞪小眼。不过还好有难友。

美美睡了一觉醒来,已经是公元2047年10月1日,建国98年国庆节。

女孩子对于逛街总是有着狂热的爱好。我们在讨论这一天究竟该在哪渡过的时候出现了僵持。不过当我们出于女士优先的绅士风度尊请猴夫人最终裁定的时候。她老人家一句话便粉碎了我们全部的希望——逛街。

猴子杀人的目光在出这个馊主意的我身上来回扫荡,仿佛多瞟我几眼就能从我身上挖块肉出来煮了吃以解心头之恨。见惯了大风大浪的本少爷自然是目不斜视对于所有帝国主义的挑衅一律蔑视之。

不得不承认,和田街道上琳琅满目的民族物品的确是令我们几个大开眼界。就连一向不喜欢逛街的猴子也暂时摒弃成见,流连于形形色色的小物品当中。自古便极富盛名的和田美玉更是让猴夫人激动不已。

不过逛了一个上午之后问题出现了。猴子崇尚美军的蛙跳式进攻理论,就连逛街也充满了美式进攻的速度和激情。往往不等到女友对一件饰品细细品评,精挑细选,猴子的身影就已经在十几米开外等候。猴夫人虽然不悦,但是碍于人多也不好意思发作。更何况有我们几个亦步亦趋的陪同,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原则,她也没办法发起火来。

没想到就在我们把一条街来来回回逛了三趟以后,猴子的猴脾气爆发了。照惯例站在十几米外远远的吼了一句:“你他妈的能不能快点,缠脚了你?”

唰!满大街的目光都顺着猴子兄弟阶级斗争般的目光聚焦在我们四个身上。走在猴子女友侧前方的我回过头去便发现她眼圈一红,泫然欲泣。我赶忙以180分贝的音调吼了回去:“**,你他妈奔那么快挡子弹啊?”

站在我旁边的几个女孩皱了皱眉便走开了。大街上的人发现是两个无聊的小伙子在对骂后也继续各干其事。

猴子的女友带着哭音低声道了声:“谢谢!”便疾步走了过去。我们几个赶忙跟了过去。

猴子发现了那一嗓子的震撼音效后便想起来这是个大街上,也可能是对那个效果的内疚,压低了声音。但出于面子仍然死硬的说:“你他妈的一条街逛了三遍了,烦不烦呀你!”

发现猴子女友好不容易走快了两步压下去的眼泪又快要出来了。巫师赶忙数落猴子:“你他妈的大街上发什么骚啊你?不愿意逛回家呆着去。龌龊!”

猴子张张还想说什么。我急忙跨前一步狠狠的一脚踩了上去。猴子顿时面部表情极其丰富。

巫师还想再说,猴子的女友怯怯的扯了扯巫师的衣袖:“别说了,都是我不好,害你们受累了,你们玩吧,我先回酒店了。赵宇(猴子的名字),你晚上早点回来,别玩太晚了。我走了。”

说完不等猴子说话边转过身快步离开了。

“我好像看见她在用袖子擦眼泪。”小胖子踮起脚尖目送猴子女友上了一辆立体公交车。忽然转过身来对猴子说:“你他妈的真是暴敛天物啊,多好的老婆啊。不要给我,省得在你这受欺负。”

“得得得,少吹牛了,你要拿得走你拿去!”

猴子不耐烦的摆摆手:“去哪玩?”

“去团结广场吧,逛了一个上午了有点饿了,那的民族小吃不错。周围也有好多玉器店,下午你买几个玉器带回去,算是给老婆道歉了,人民内部矛盾就把它消灭在萌芽状态。”我也目送着猴子女友上车后转过身来说。

“嗯,对,这建议可行,批准实施!”巫师看样子也是刚转过身来,头一偏看见我暗暗伸出的中指一脸义愤填膺。

“我靠,都打我老婆主意。不行,我得好好表现了!”

猴子夸张的一张双臂。我们几个嘻嘻哈哈的朝团结广场走去。